第349章 金鳞岂是池中物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酒会当天,陈飞就按照计划好的,早早就跟吴天赐来到会场。

    很显然,这次的会场要比之前自己见过的所有都大的多,而且豪华,辉煌,和气派。

    陈飞不禁咂舌感慨这些商人的奢华程度,这一顿饭,估计也够一个普通家庭的老百姓小半年收入的了。

    这时候,吴天赐小声说:“你别胡思乱想了,我们尽快结束尽快回去。”

    陈飞点点头,答应了,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还是免不了的感叹,连一个门头都这么精致,那里面还指不定什么样子呢。

    吴天赐带着陈飞到门口,陈飞虽然带着墨镜,但紧张的程度可不是一星半点。

    在这种场合下,随便一个不符合礼节的动作都会引起别人的嘲笑,所以他必须紧绷着,不能出一点点差错,

    这时候,陈飞只见吴天赐腰身挺得笔直,面上带着从容的微笑,完全不如陈飞一般窘迫。

    左手自然下垂,右手轻轻放在小腹的位置上。

    这种礼节是他们这些豪门子弟从小就要去学习的东西,也是在他们高贵的骨子里流淌的优越感。

    此时的吴天赐哪里还有平常吊儿郎当的模样,完全就是一副贵公子,绅士的样子。

    陈飞不得不佩服,他们这种人每到一种场合,是真的会带上应有的面具的。

    陈飞跟着商圈儿里人人皆知的吴大公子,当然随随便便就混进了内场。

    这里完全不像陈飞想象的一样,是个什么宴会厅,而是一个红酒庄。

    有钱人总是会把一个简单无趣的事情,升级到高端大气的优雅。

    喝酒嘛,在陈飞眼里那就是,划着拳,嗑着瓜子,嚼着花生,大口大口的干。

    但是在红酒庄喝酒,这样的礼节可就不是自己所理解的那么粗鄙简陋了。

    吴天赐看似大方的穿梭在每一个在商圈都占据一定地位的人中间,眼睛却没有停止的在人群中扫来扫去。

    陈飞知道,他已经开始锁定目标了。

    这似乎并不完全是一个红酒庄,后面好像还接连着一个私人酒窖的样子,看样子跟延安的土窑洞子似的。

    陈飞在这样的环境下难免有些压抑。

    按理来说,自己也是出席过这种宴会类的地方,可是这里的人暂时还没有一个他见过的。

    难道是自己之前见过的那些人还不够资格来参加这样等级的聚会?

    吴天赐默默走到酒架附近,眼睛一扫说:“今天这个酒会看样子还不小呢,你看看这些酒。”

    酒?红酒这东西陈飞倒不是很了解,最开始的印象中,就是一个避光的玻璃瓶子里灌着发酵过的葡萄汁。

    当然,既然到了这种高端局儿,那自己肯定得虚心求教了。

    吴天赐说:“今天来的,肯定有蓝鲸集团,廖老头,我爸,还有一法国商人,搞运输的。”

    陈飞不得不佩服,小声说:“我靠,这你特么都能看出来?”

    吴天赐唇角一勾,扫了周围一眼说:“一般这种场合,右手第一个酒架上摆的,都是贵宾喜欢的酒,这里每一个集团的老总都有不同的偏好。”

    他顿了顿接着说:“酒架上第一排是法国波尔多庄园,产自gcf旗下的法国拿戈卢红酒,偏好这款红酒的,是那个法国商人,说明今天这个主场是他的。”

    陈飞砸吧砸吧嘴,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来这干什么的,竟然当起了好奇宝宝。

    问吴天赐:“那后面三瓶呢?”

    吴天赐当然也很乐意在自己这个大哥面前装逼,扬扬眉毛说:“后面的一瓶是,产自法国五大红酒庄之一的,拉菲红酒庄,这个你应该知道吧?”

    陈飞点点头,电视上有钱人装逼,不都是去西餐厅,特别灿烂的跟服务生说:来瓶八二年的拉菲么。

    吴天赐接着说:“拉菲红酒庄的全名,是拉菲罗斯柴尔德酒庄,也是世界最具收藏价值的红酒,而在商圈站在顶尖位置上的,有收藏红酒癖好的,只有蓝鲸集团的姜夫人。”

    陈飞觉得自己的膝盖已经要软了,他突然觉得,这个小子惊人的分析能力和对所有人物的了解真的不是盖的。

    看陈飞的眼睛放光,吴天赐嘿嘿一笑说:“最后一瓶,算是比较怪异了,马爹利特级精选干邑白兰地,是一种高蒸馏类干邑型红酒,这种酒半洋不洋的,也就廖老头有这爱好了。”

    陈飞感慨的张大了嘴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他是厉害,但是不一定自己就没有比他强的地方,

    毕竟虚心是华夏民族的传统美德嘛,现在多学习一点,对以后是有大大的好处的。

    但是他也是真心佩服这小子居然对每一个合作伙伴或者竞争对手的喜好和偏爱了如指掌。

    此时陈飞一转头,远远的看见穿着一身黑色晚礼服,气质和气场都完全散发出一种高贵和典雅的女人。

    他扯了扯吴天赐的衣服说:“我说,那个女人我见过啊!”

    吴天赐也是一愣,说:“你见过?这是姜夫人,你在公司不才是个小组长么,你这个级别的就算是谈业务也没资格见姜夫人啊。”

    陈飞一股火起,没管在场有没有眼睛盯着自己这边,抄头就是对着吴天赐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

    打完陈飞还不是很满意的说:“你小子看不起谁呢,听过一句话么,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老子是不屑展示!”

    吴天赐露出一个微笑伸出手,轻轻的拍拍。

    自己这个大哥吹牛逼的本事真的不是盖的,这点他谁都不服,就服陈飞!

    陈飞瞪了他一眼,小声问:“还没看见那个廖家的小姐么?”

    吴天赐摇摇头说:“报告长官,暂时没发现目标。”

    陈飞一伸手,也认真的说:“接着侦查。”

    酒窖一个角落的房间里,吴承业跟法国人商人在一边坐着,这个房间是开放的,在红色的砖墙映衬下,从外面看极为不显眼。

    但是从里面往外面看,却是清清楚楚,吴承业坐在主客的位置上,一言不发的把陈飞和自己儿子的小动作看了个一清二楚。

    此时,蓝鲸姜婉灵也款款信步的走进来,特别优雅的冲着他点点头。

    法国商人的汉语相当流利,她牵起姜婉灵的手,在指尖上印上一个轻吻,笑着说:“姜夫人如果在我们法国,一定是伯爵夫人呢,这种高贵的气质,会连一个皇室出身的贵妇都自叹不如。”

    法国商人这句话,自然是带着客套的,但他也确实感叹姜婉灵的大气和美貌。

    一句话里七分真,三分假的,就把姜婉灵迎在了座位上。

    吴承业教育儿子的方法很特别,他喜欢华夏的孔孟之道,教育孩子礼节最为重要。

    此时别说自己了,所有人都能看见这俩小子鬼鬼祟祟的样子,不禁有点气恼。

    现在自己儿子身边这个小子,完全不知道是谁,刚才那一巴掌,打的自己这个当老爹的都有些疼。

    这时候姜婉灵一转身,也看到了吴天赐和陈飞,面上也露出了一丝惊讶。

    这一丝惊讶却被吴承业捕捉的通透,他笑笑说:“姜夫人认识那个男人?”

    姜婉灵随即转过头,笑笑说:“当然认识,他是我的恩人。”

    姜婉灵说话的语速极慢,这才是一个贵族应该有的礼节。

    吴承业也微微皱眉,这对他来说,无疑是个震撼的消息。

    他接着问:“冒昧问一句,他是你什么恩人呢?”

    吴承业爱子心切,他当然想知道天天跟在自己宝贝儿子身边的人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这句话问的不但冒昧,而且唐突,完全有点有**份的意思了。

    但姜婉灵却不很在意,轻轻一笑,又转头看向陈飞,小声说:“救命恩人……”

    这一句,却彻底把在场的人都镇住了,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姜婉灵平时出行极为隐秘,很少会大肆张扬的出现在某一个场合。

    而她身边的高手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数一数二的,一个女人,对自己的安全问题是要比男人重视的。

    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特别的危险,能让这小子去救她的命呢?

    但看姜婉灵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假话。

    吴承业没有再接着追问,他微微一笑,不再说话,心里却对陈飞生出了无比的好奇。

    自己已经年近古稀,已经有将近二十年没有任何人让自己如此有兴趣了。

    这时候,门口出现一个爽朗的笑声,另一个看起来相当富态的老头,穿着布鞋马褂走进来,还拿着一柄华夏风十足的扇子。

    老头不顾及礼节,直接一屁股坐下,说:“呀呀呀,不好意思啊,各位,廖某来晚了。”

    吴承业一身西装板正刚直,面上的胡子修正的相当整齐干净和廖鸿章接地气的打扮形成了完全的对比。

    可以看出来,前者一丝不苟,后者比较随性。

    但毕竟看人,永远都不能从外貌看的。

    陈飞和吴天赐在酒庄看了一圈,都没有发现目标。

    就在吴天赐都有点摸不准的时候。

    突然在二人身后的不远处,一声相当甜美的声音响起:“天赐哥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