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红酒品鉴师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吴天赐现在最怕的就是所有人的围观,如果把老爸吸引来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他小声在陈飞耳边说:“要不然认怂咱们撤吧大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陈飞特别无奈的露出一个微笑说:“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你有钱赔这个酒么?反正我是没有……”

    吴天赐被陈飞这个现实的问题搞的瞬间懵逼了。

    要是放在一个月以前,当然没问题,一瓶红酒而已,小意思。

    但是现在,自己还要寄人篱下,别说红酒了,一瓶二锅头都赔不起。

    他回头看了看身边的廖美惠,突然打了个寒战,千万不能跟这个胖妹有太多牵扯,不然被缠上就麻烦了……

    吴天赐毕竟流着商人的血脉,他是不知道陈飞是不是真的会品鉴红酒,所以赌一把也未尝不可。

    但摆在眼前的事实就是,如果陈飞懂,那当然是最好的,既不用赔偿,自己也没跌面子。

    如果他不懂,现在撤退,赔一瓶就可以,虽然没面子,但是损失不至于太大。

    最坏的结果就是陈飞根本什么都不懂,回头为别人买单不说,自己还要被赶出去。

    试问,我吴家的少爷,什么时候在任何场合里被人赶出去过?

    谁知,陈飞哐当一屁股坐在桌前,深深的喘了口气,然后从桌上的雪茄盒里拿出一只雪茄。

    白骨不是说有事儿抽烟么?这外国烟劲儿大,而且烟也大,就是她睡死了也能把她弄出来。

    当诺曼看见陈飞竟然点起了烟的时候,他瞬间皱起了眉头。

    吴天赐当然知道诺曼皱眉的原因,品酒师一般会选择在饭前,味蕾因为饥饿慢慢张开,这个时候品酒最佳。

    而且在味蕾张开的时候,绝对不能沾染巧克力,咖啡,烟,等刺激味蕾收缩的东西。

    这可是作为品酒师的大忌,偏偏陈飞就从刚开始就犯了这么致命性的错误。

    吴天赐叹了口气,看来自己这个大哥说装逼,是真的在装逼,一点不带含糊的。

    抽了几口烟,陈飞就懵了,尼玛这个外国烟是不能下肺么?为啥抽了一会儿头都晕了。

    下面人群,有些对红酒还算有研究的,都皱着眉点头,看来这小子是注定要被赶出去了。

    陈飞自己懵了好一会儿,才听到脑子里白骨的声音,说:“你又怎么了?”

    陈飞也说:“大姐,我这遇到点麻烦,你懂红酒么?”

    白骨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说:“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我不行的东西么?”

    陈飞心里一喜,既然你懂,那就好办了。

    白骨呵呵一笑说:“我怎么说,你怎么做就可以了。”

    陈飞点点头,把雪茄按灭在烟灰缸里,露出一个从容的微笑说:“诺曼先生是吧,咱们可以开始了。”

    诺曼看陈飞是个外行人,有点不想浪费自己的红酒了,他定定的看着陈飞说:“先生,请不要勉强,每一瓶有年头的拉菲红酒对喜欢他的人来说都是有收藏价值的,如果你不可以,那就把机会让给别人。”

    陈飞瞬间有点生气,什么意思?法国佬瞧不起老子?

    现在小爷就让你看看我们华夏老祖宗的厉害。

    吴天赐小声说:“红酒品鉴师在开始品酒之前是绝对不允许沾染烟酒的。”

    陈飞笑了笑站起来,走到诺曼身边,与他平行,面对而立,一只手压住他的肩膀说:“诺曼先生,一个好的品酒师当然会严格遵守那些条条框框的规定,但是如果不遵守也能准确的对一只酒做鉴定呢?”

    诺曼的身子一顿,然后缓缓转过头看着陈飞,眼睛放出光芒,没有说话。

    陈飞极为有自信的轻轻一笑说:“那么,开酒吧。”

    当然,这种装逼耍帅可不是白骨教的,完全是陈飞临场发挥出来的。

    有了气场,这个逼装的才好看不是么。

    陈飞现在之所以敢装逼,底气足,完全是因为他有许慕青这个怪物当做坚强的后盾。

    这种无疑是考试的时候,有人给了你一张答案,而且除了你还谁都看不见。

    陈飞坐下,学着电视里的样子,优雅的翘起二郎腿,等着侍者开酒。

    诺曼并没有亲自开酒,而是直接叫来一个酒窖的小侍应生。

    陈飞抬眼一看,心里冷笑一声,这个诺曼绝对是在玩自己,这个小伙子看起来紧张的要命,到时候对于倒酒的过程肯定会漏洞百出。

    如果自己有一个环节上的错误,那肯定就会被冠上不专业的帽子。

    小伙子的神色紧张,很明显应该是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场合,是个新来的也说不定。

    陈飞倒是很无所谓,气定神闲,反正到时候白骨都会帮自己的。

    吴天赐在一边看着,都惊呆了,要不说怎么装逼他就服陈飞呢,这个装的太有技术含量了。

    只见小伙子拿着螺旋形开瓶器,慢慢的插进软木塞往下拧,突然,白骨说:“让他停。”

    陈飞反应算快的,直接对着小伙子说:“停下,螺旋形开瓶器拧进软木塞的三分之二就够了,你再向下的话,木塞会被你拧穿,木屑会掉进瓶子里。”

    小伙子一愣,然后那个之前骂陈飞的年轻人就从人群里站出来说:“我来。”

    陈飞丝毫不惧,面带微笑的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看来有句话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话一点都没错,跟着吴天赐的这些日子,对于他的教养,陈飞多少还是有些耳濡目染的。

    年轻人看着陈飞不屑的笑了笑然后下压开瓶器的手柄,将木塞拔了出来。

    陈飞看到这儿,笑了两声说:“你这酒还让我怎么喝?”

    年轻人一顿,咬着牙说:“穷鬼,你别没事儿找事儿,我还什么都没干呢。”

    陈飞坐在椅子上看着眼前的人,嗤笑一声说:“正确的开瓶方法,是要先将瓶口的塑封划开,然后取出软木塞,但关键的是,你在拔塞的过程中转动了红酒瓶身,酒里面的自然沉淀物都被激起来了,你让我怎么喝?”

    吴天赐听着陈飞说话,不由的也长大了嘴巴,这完全就是专业品酒师才会知道和注意的细节啊。

    陈飞绝对不是个不懂红酒的主。

    本来并没有抱什么希望的诺曼此时眼底也带出了一丝赞赏,然后继续静静看着陈飞。

    年轻人没想到这个东西还要注意的,此时丢了个人,但是这并不重要,好在刚才晃动的并不厉害,再稍加沉淀就好。

    片刻之后,年轻人看差不多了,就貌似特别专业的拿起了陈飞的红酒杯,准备给他倒酒。

    陈飞瞬间站起来按住了他的手腕子。

    年轻人是真的被陈飞搞烦了,说:“你特么又要干嘛?这会儿酒已经沉淀了!”

    陈飞叹口气说:“你要是不懂,就别装懂行不行,这种放置了这么长时间的酒,不醒酒?”

    年轻人的爸叹了口气,从人群里拉住儿子说:“你能不能不要在这给我丢人了,一天到晚跟那些不学无术的人混在一起,会干什么!”

    吴天赐看着年轻人被教训的样子,想笑但是硬生生憋住了。

    陈飞也瞥了一眼,做了一个鄙视的眼神。

    最后,陈飞干脆自己动手,侍者已经拿来了精美的醒酒器,陈飞缓缓用软布轻轻擦拭瓶口,双手托举,稳稳的拿着瓶身,把酒注入醒酒器之后,放在桌上。

    吴承业坐在后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整个过程,看来这个小子并不是混混,那也就不用担心宝贝儿子学坏了。

    倒是姜夫人,饶有兴趣的看着陈飞的每一个动作。

    唇角始终带着淡淡的微笑。

    十五分钟之后,陈飞才起身把醒酒器中的红酒倒在杯子里。

    他二指捏着高脚杯的下端,将鼻子凑进杯中狠狠的一嗅,然后,闭上眼,仿佛在感受什么似的。

    然后笑笑说:“是产自波尔多庄院的葡萄,说明这酒是真的,而且这种果香四溢的气味,是日照较为充足的赤霞珠葡萄作为主原材料的吧?”

    说完,陈飞将酒杯横置,皱着眉在光线下看了一会儿才又立起来。

    然后看着诺曼,特别自信的笑笑说:“颜色偏褐棕色,如果我没说错的话,应该是八七年出窖装瓶的。”

    说完以后一转身又坐回座位上,将杯口放在唇边,喝了一口,然后皱皱眉。

    刚才完全是白骨帮忙装逼,现在自己喝了,他恨不得赶紧咽下去,这就是传说中的拉菲吗?也不怎么好喝啊,还是自己这种人真的没有这个喝红酒的命?

    但是为了这场完美的演出,陈飞还是忍了。

    按照白骨的交代,缓缓的,用舌头在酒里搅动了三圈儿。

    吴天赐看着陈飞专业的品鉴动作,和说出来的话彻底懵逼了,如果完全是在装的话,那奥斯卡影帝给别人都可惜了。

    接着陈飞一脸严肃的放下酒杯,走到诺曼面前笑了笑说:“赤霞珠葡萄中,应该还惨有梅乐,而且口感相当馥郁,入鼻气味

    樱桃、李子、甘草的复杂果香,入口厚重,微涩,有着相当棒的口感,以及铅笔屑,烟熏木,咖啡和矿物质的气息。”

    这时候,还没等诺曼反应过来,陈飞就听见身后啪啪啪的一个人掌声响起。

    陈飞转身去看,竟有点受宠若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