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几年的变化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只见姜夫人轻轻拍着手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走出来,正对着陈飞露出一个赞赏的笑容。

    陈飞不好意思的笑笑,心说这个白骨还真是厉害啊,连姜夫人都能鼓掌,说明这货没坑我。

    随即,包括诺曼在内的所有人都是掌声雷动的看着陈飞,毕竟对红酒复杂的口感能品鉴的这么到位的,确实只有专业的品酒师能做到。

    站在人群中一脸不服气的年轻人,此时也只能咬牙切齿的随着众人鼓掌。

    吴天赐冲着他挑挑眉,陈飞也笑意盎然的看着周围的人。

    吴天赐走上前,对着陈飞竖起一个大拇指说:“哥,厉害了,没想到我这个牛逼吹的,还正好对上了。”

    陈飞瞪了吴天赐一眼说:“下回你小子干嘛跟我说一声。”

    吴天赐点点头,又退回半步,使劲鼓掌。

    廖美惠此时也在旁边使劲鼓掌,然后笑着跟吴天赐说:“好厉害啊。”

    吴天赐得意的笑笑说:“那是,那可是我吴天赐的大哥,当然厉害了。”

    他这句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然后瞥了一眼廖美惠的反应,只见她正兴奋的看着场中拍手呢。

    吴天赐这才松了口气,要是让这小妞知道了,那就等于她爸,自己的爸都知道了。

    然后下场肯定是惨不忍睹。

    此时坐在后面的吴承业也露出一个笑容,随后把注意力转向别的地方。

    这个男人,迟早自己得会一会,毕竟在这个能力者匮乏的时代,说不定也是个可造之材呢。

    陈飞跟姜夫人鞠了一躬,然后说:“那个,你好。”

    一时窘迫,陈飞突然发现,面对这样的女人他竟然有点不敢说话,就像自己第一次见她的时候一样。

    姜夫人看着陈飞的样子,也只是微笑而不语。

    吴天赐赶紧拉住陈飞说:“赶紧走吧,姜夫人都出来了,一会儿我爸该出来了。”

    陈飞想想也是,他礼貌的跟姜夫人道别之后,就跟在吴天赐后面走出来了。

    陈飞的表现,当然全场人都看到了,也包括廖鸿章。

    他笑眯眯的看着整个过程,一言不发,整个人跟尊弥勒佛似的。

    他敏感的商业嗅觉告诉他,从穿着打扮上来看,陈飞肯定不是什么名门之后。

    而且极有可能只是个有意思的普通人。

    但是如果这个男人真的有一定的能力,或许可以为自己所用也说不定。

    自己需要一个听话,忠心的倒插门女婿不是吗?

    虽然他心里也知道女儿从小喜欢吴家的公子,但是自己女儿现在的情况并不好,这门亲事,吴承业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而且吴家财大势大不说,两个女儿还直接嫁进了高官府地,相辅相成,也不一定看得上自己这个女儿。

    这个时候,退一步而求其次,找一个听话能力强有潜力的女婿为自己所用也是很好的选择。

    想着,廖鸿章也露出一个有预谋的微笑。

    吴天赐带着陈飞逃似的出了会场,喘着大气说:“大哥,咱们今天事儿漂亮了,但是也是危险啊。”

    陈飞也跟着喘着大气,说:“谁让你小子特么非要说我是什么品酒师的,要不是你,我能这样么?”

    吴天赐摆摆手说:“行了,这事儿谁都不怨,要怨就怨那个廖美惠!要不是她一胳膊,你也不能把那瓶红酒砰掉啊。”

    陈飞听着这话,突然楞了一下,然后问吴天赐:“那小地雷呢?”

    吴天赐也是一愣说:“她没跟着我们出来?”

    陈飞看了周围一圈儿,摇摇头说:“好像没有啊。”

    吴天赐一拍大腿,一脸悔恨余生的感觉说:“咱们今天算是功亏一篑了,还是另想办法吧。”

    陈飞到是想得开,摸着下巴,眯着眼猥琐的看着吴天赐。

    把吴天赐看的直发毛。

    陈飞笑笑说:“嘿嘿,虽然咱们今天失败了,但是看的出来,那小地雷挺喜欢你的,咱们用个美男计怎么样?”

    吴天赐听陈飞打的这个如意算盘,如遭大难一般,哀嚎着说:“大哥,我求你了,你让弟弟干什么都行,千万别让我跟她干嘛。”

    陈飞听完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拍过去说:“你小子思想能不能单纯一点,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龌龊啊!”

    吴天赐听了这话,才放下心,故意捂着自己胸口说:“只要不是这个,大哥,我就豁出去了。”

    陈飞点点头说:“回家,开始制作b计划!”

    吴天赐调皮的对着陈飞敬了一个军礼说:“收到,长官!”

    说完,两个大男孩在街上嬉笑着离开了这个人人向往的会所。

    酒窖的内部,酒会也并没有因为一个所谓名不见经传的小品酒师而受到任何波动。

    廖美惠嘟着嘴走到后面,坐在廖鸿章的旁边。

    廖鸿章宠溺的摸着女儿的发顶,一脸怜惜的看着她说:“怎么没跟天赐哥哥去玩?”

    廖美惠摇摇头说:“天赐哥哥不知道去哪里了……”

    廖鸿章笑笑说:“爸爸改天带你去。”

    听到这话,在座的一屋子人都是一脸疑问,见过爸爸宠女儿的,但是像廖鸿章这么个宠法还真的是……

    把别人都视若旁人也就算了,这个语气,完全像是再哄一个小姑娘嘛。

    廖美惠也就比吴天赐小两个月而已,都是二十一岁的青年了,可是感觉完全不像是一个年龄段的。

    这些人异样的眼光就算再收敛,也都逃不过廖鸿章锐利的眼神。

    但是这里面的一切心酸苦辣,只有廖鸿章自己知道。

    陈飞和吴天赐回到家的时候,觉得自己腿都要断了,妈的,一个该死的公交车,站牌设那么远是要闹哪样?

    陈飞直接躺在床上,吴天赐躺在地铺上,俩人谁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儿,陈飞才说:“哎,我感觉你跟那个小地雷挺熟的啊。”

    吴天赐嗯了一声说:“是挺熟的,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熟,我俩应该可以说是发小吧。”

    陈飞侧目看了看他说:“你那不叫发小,叫青梅竹马吧,哈哈。”

    吴天赐想到廖美惠一百六十斤的体重,还有她宛如一个智障一样的说话方式,整个人狠狠的咽了口吐沫。

    吴天赐叹了口气说:“哎你知道吗,我从小没妈,我爸女人又多,但是都对我很一般,倒是廖美惠的妈妈,可温柔可漂亮了。”

    陈飞挺纳闷的,按照基因遗传学来说,这孩子不应该胖成这样啊,就算是营养过剩也不太可能。

    吴天赐接着说:“小时候廖美惠也不是这样,她虽然不跟我念一个小学,但是天天跟在她屁股后面的小男孩可多了。”

    陈飞没说话,就静静的听着吴天赐回忆他跟廖美惠的过去,他当然不会放弃每一个细节。

    细节打败一切,说不定吴天赐某一句话就能成为成功的突破口。

    吴天赐看着天花板,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小时候我被人孤立,只有她跟我玩,要是别的小孩想欺负我,她还会出手帮我揍人呢。”

    “可是后来因为上学的原因,我们也就慢慢疏远了,再后来看到她,她就越来越胖,而且感觉整个人就像变了个人是的。”

    陈飞一愣说:“什么叫跟变了个人似的?”

    吴天赐也露出疑问的表情说:“之前的她,大概初中时候吧,是个特别温柔娴静的小姑娘,可后面也不知道受什么刺激,就变成这样了,做事不经大脑。”

    陈飞点点头,吴天赐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从地上坐起来说:“对了,我这还有一张她小时候的照片呢,换了几个手机了一直没删过。”

    吴天赐说着就拿出手机,翻了半天然后递到陈飞面前说:“你看,是不是完全不一样?”

    陈飞拿过手机,照片还算清晰的,只见一个小姑娘站在一片湖边,穿着一身长裙,正侧着头看着海,眼神悠远而绵长。

    陈飞不禁惊叹道:“这尼玛不是一样不一样的问题,简直就是判若两人啊。”

    这小姑娘一看就跟个小模特儿似的,任凭谁都不会往陈飞今天看到的那个小地雷身上安吧?

    陈飞咂咂嘴,感慨道:“岁月是把杀猪刀,黑了木耳,软了香蕉,紫了葡萄……”

    吴天赐一愣,也不禁跟着感慨:“大哥,你老司机吧?入行多久了?”

    两人一笑,打闹了一会儿,都累得先休息了。

    直到酒会结束之后,廖鸿章带着廖美惠回家,他一改之前随性的神色,一脸酸楚和温柔的看着女儿。

    他廖鸿章有一个庞大的秘密,别说外人了,就连自己的儿子们,都没有一个知道的。

    一般这种家族似的企业,对继承人的挑选是极为重要的。

    大儿子廖永邦,为人头脑灵活,却相当阴狠自私。

    这样的人,如果把公司交给他,那日后,他廖家就永远都不会有兄友弟恭这么一说了。

    二儿子廖国豪不学无术,天天跟一帮小混混儿喝酒飙车,除了要钱,否则连家都不会回。

    继承公司更是无望。

    三儿子廖启泽在军事学院,励志为了华夏热土,做一名导弹部队的后方指挥官。

    对公司的继承权丝毫没有兴趣。

    廖美惠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孩子,从小聪明懂事,智商超群,对事物的见解,绝对不会亚于男孩子。

    可是老天总是会捉弄人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