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爸爸的女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男人脸上扬起一丝笑意,让陈飞觉得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男人直接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沙发上的陈飞,淡淡的说:“看来你对新视界不太了解,我叫廖永邦,是廖总的儿子。”

    陈飞一愣,脑子里飞速旋转,他记得吴天赐之前说过,廖鸿章的长子为人比较自私阴狠来着。

    看来他也要小心一点才是啊,不然随时可能被下个套。

    男人见陈飞面部表情微微的变化,也没有再接着他的话去说,依旧不恼不怒的笑笑。

    接着说:“我妹妹的事情,你怎么会知道。”

    陈飞有着过人的观察力,这可能是他唯一的一个比较突出的优点了。

    他本想着通过廖永邦的面部表情和一些细微末节来做判断,现在看来,是不大可能了,这个男人从表面上看实在是太完美了。

    陈飞其实也有点拿不准,被他这种稍微有点阴仄仄的语气搞得比较懵。

    虽然已经知道他个人的性格比较不好,但毕竟有句话说,上阵亲兄弟,打虎父子兵,毕竟是亲兄妹,不能算计人家吧?

    陈飞想完就觉得可能是港都连续剧看多了,竟然疑神疑鬼的。

    陈飞站起来,看着廖永邦说:“那个,廖总,我叫陈飞,对于你妹妹的事情也算是略知一二吧。”

    廖永邦面无表情的看着陈飞,目光相当锐利的说:“你知道什么?”

    陈飞呵呵一笑说:“如果我没猜错,你妹妹是得了一种怪病吧?而且相当不好治。”

    廖永邦依旧没有表情,但是紧张中的陈飞能看出来他在听到自己说话的时候,呼吸明显比之前略微沉重了些。

    廖永邦转过身,貌似不经意的整理了一下衣服,随后从容的转过来说:“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就敞开了说,我妹妹这个病确实相当怪,但这是我们廖家的事情,还希望你不要宣扬出去。”

    陈飞心说,自己看起来像是那么卑鄙的人么?

    随后,廖永邦接着说:“我会给你一笔封口费。”

    陈飞一看机会来了,就说:“封口费就不用了,我只是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们公司的材料,想跟你签个单子。”

    廖永邦一愣,说:“你是为这个来的?不过……这个我现在不能答应你,毕竟我们跟之前的公司还没有终止合同,至少要等到下个月。”

    陈飞想了想,心说:我靠,让我等到下个月,那老子早回家种地去了。

    廖永邦看陈飞为难,一向为人圆滑的他瞬间明白他的意图,说:“不如我先给你写一个字据,然后你拿回原公司。”

    对于销售员来说,有时候一个单子就是决定性的一刻。

    说不定因为一个单子可以一步登天,有时候也会因为一个单子,丧失全部信誉。

    所以就算给他一个字单,他也算是能跟公司交差了。

    看着陈飞拿着字据走出公司的背影,廖永邦坐在副总裁椅上,露出一丝略带嘲讽的笑意。

    这个叫陈飞的蠢货还真是单纯啊,就用一个订单,换了一个可能会让自己丧失生命的秘密。

    随即,廖永邦便收敛了笑容,直接转身下楼,然后坐上专车匆匆离去。

    车子一直开往一个郊区的别墅区,在泉城,这样的别墅区不下三个。

    廖永邦下了车之后,还左右看了一眼才进门。

    刚一进门就看到一个女人正慵懒备至的侧卧在沙发上,看见廖永邦以后,唇角微微上翘。

    有一种在家里也会时时刻刻化妆的女人,她们会时时刻刻等着自己的男人来宠自己的,肯定不是原配。

    廖永邦一进门便迫不及待的脱掉外套。

    这个女人住过的地方,总是有一种能够刺激自己雄性荷尔蒙分泌的香味,让他控制不住。

    女人一直媚眼如丝的盯着男人豪放的脱掉自己的衣物,一层,又一层。

    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应该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既不用抓住男人的心,也不用抓住男人的胃,就能牢牢的把控一个男人,也显示了这个女人在别的方面是相当凸出的。

    廖永邦迫不及待的释放本能,在大床上的他如同一匹驰骋在广阔非洲大地的上野马。

    女人娇媚喘着,不停的刺激他下半身的神经,直到最后一秒,他才将浑身的最龌龊的想法释放出来。

    事后,廖永邦靠在床头点燃一支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在缓缓的吐出来。

    女人赤果着上身靠在男人怀里,看着他深深皱着的眉头,问:“怎么了?遇到事情了?”

    廖永邦皱眉,又吞吐了一口烟,之后,表情变得有些狰狞的说:“今天有一个叫陈飞的蠢货来我们公司,说知道妹妹的事情。”

    女人咯咯的笑了两声,修长的手指在男人身上画着圈说:“知道了又能怎样?难道他能治好么?”

    廖永邦灭掉烟,在女人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说:“你靠谱嘛?如果让老爷子知道美惠的病是我搞得,他会杀了我的。”

    女人呵呵一笑说:“你怕了?你老爷子看不上你,都是因为你那个没用的妹妹,要不然干脆做掉好了。”

    廖永邦猛地一震,推开怀里的女人,面色稍微有点扭曲,双目猩红的看着她说:“她是我妹妹!我只要公司,只要继承人的权利!”

    女人并没有因为男人的样子被吓到,嘲讽的笑了笑,转了个身披上一条真丝的浴巾,洗澡去了。

    留下廖永邦一个人在床上,整个人的表情变得无比冷漠,时不时的皱着眉头。

    “陈飞……陈……飞……”

    他一遍一遍的念叨着陈飞的名字,每念一次就担心一分,这家伙特别跑到公司来,难道就是为了这么一个单子?

    这个人本来是想来找爸爸的,如果今天见到他的是老爸,又是一个什么后果?

    廖永邦总觉得特别奇怪,三年前,自己跟这个女人然在之后,就开始变了,变得不近人情,甚至有点冷血,连自己的妹妹都会下手。

    但每当他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他又会欲罢不能的想要接近她,他觉得她身上是真的有那种让自己喜欢,和让黑暗滋生的东西。

    这个秘密,一直以来,只有自己和廖鸿章知道,但两人又互不自知。

    本来只要自己一直装作不知道,等到廖美惠彻底没有独立思考意识的时候,那日后的继承大权自然是自己的。

    他要做的只要演好一个不受宠的儿子,等。

    廖永邦稍微有点挣扎和迷茫,今天的一切怪谁,不都该怪自己那个看不上自己的老爸么?

    所以,活该,你们都是活该!

    廖永邦内心挣扎万分,此时,女人从浴室走出来,扫了一眼,淡淡的说:“你该回去了,让你爸爸发现你跟小妈偷情,你会死的很惨吧,嗯?”

    廖永邦这才想起来,现在还是上班时间,廖鸿章本来就看不上自己,如果要是被他发现自己不在公司,又免不了是一顿臭骂了。

    他赶忙起身穿衣服,就在穿上衬衫的一瞬间,他的心里闪过无数的恨意,如果他们都不存在,那是不是自己再也不用怕这种日子了?

    想到这,他闪过一丝血腥的念头,但很快,又被自己残存的理智给压下去了!

    他出门的瞬间,看了女人一眼,这个女人……

    他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很快上了车,回到公司。

    廖鸿章已经回来了,他浑身一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快速回到了办公室,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陈飞回到家,拿着一个莫须有的订单,有点丈二的和尚,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用处呢?

    陈飞耸了耸肩,毕竟这东西不是合同,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啊。

    但是不管怎么说,总比什么都没捞到的强很多啊。

    想着,陈飞决定,还是先去公司,把这玩意拿给林小妞看看,要是有用呢,那自己就等着下个月签单了,不管成不成,至少这个月不用走了。

    如果不行,那自己也不能白跑一趟,还是得跟廖老头谈谈。

    陈飞想着,就直接打了个车往公司走。

    公司的人似乎已经习惯了陈飞动不动就会消失一阵子了,这次谁也没惊讶。

    陈飞也无所谓,直接就到了十六楼,刚一进门,就看到小王正整理资料准备出去。

    他笑呵呵的走过去,拍了一下小王的肩膀,把小王吓了一跳。

    小王一看是陈飞,也有点意外,陈飞这几天都是打了卡就走的,从来没有这个时间来过公司。

    还没等他问什么,陈飞就笑着说:“准备收拾收拾换位置吧。”

    小王一听,陈飞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已经搞定了?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那个订单有多难,那是整个市场部众所周知的,别的公司的销售,有的坚持一年了,天天去新视界都没见到经理的面。

    就凭一个陈飞,这还不到一个月呢,怎么可能就搞定了!

    陈飞笑嘻嘻的走到林雪薇办公室,敲了敲门。

    林雪薇正在批文件,听到有人敲门,不禁抬头看了一眼,一看是陈飞,她皱了皱眉头,又把头低了下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