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提前夺权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什么事儿?来交辞职报告?”林雪薇淡淡的说。

    陈飞一听有点来气,心说你个小妞就这么想让小爷走?

    想着,陈飞呵呵一笑,直接走过去,把廖永邦给的字单放在林雪薇桌上。

    林雪薇看到字单的时候也是愣住了,然后抬起头,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陈飞,这个字条只有廖永邦的签字,按理来说是没有法律效益的。

    但是凭借她所了解的陈飞,他也不是一个能为了不离开公司而伪造这东西的人。

    她冷冷的说:“你这东西哪来的?”

    陈飞随性的拉开一个椅子就坐下,跟到了自己家似的。

    然后说:“还能是哪来的,当然是廖家的副总裁给我写的啊,他说跟别人的合作还有一个月才能到期,所以给我写了这个东西。”

    林雪薇瞬间皱了皱眉头,问:“你见到廖永邦了?”

    陈飞点点头说:“是啊,可惜这个不知道有没有用,如果有,那我就等到下个月签合同,如果没有,那我就亲自找一趟廖老头。”

    林雪薇可以说已经相当惊讶了,毕竟她去了几回连他们经理的面都没看到,更别说是总裁级别的了。

    陈飞看着林雪薇的表情,也有点拿捏不准,就问:“这玩意儿到底能用么?”

    林雪薇把字单放在一边,又低下头接着批文件,说:“这个字单是完全不具有任何法律效益的,我对你说的这个廖永邦也不了解,不知道一个月后会怎么样。”

    陈飞听着林雪薇淡淡的语气,撇了撇嘴,意思就是让自己听天由命喽?

    陈飞极不满意,有种被人耍了的感觉,他站起身,往外走的时候还琢磨,自己是应该尽快找一趟廖老头,还是等到下个月再说呢?

    陈飞想着,决定还是回家跟吴天赐那小子商量一下,毕竟这小子的脑子要比自己灵活了点。

    想着,陈飞就回家,吴天赐一如既往的坐在电视前面玩数独。

    看着陈飞好像有心事的样子,扬了扬眉毛就问:“怎么样,签了吗?大忙人。”

    陈飞一屁股攮在沙发上,长长的叹了口气,有点垂头丧气的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啊。”

    吴天赐一听,笑笑说:“怎么了?没见到人?”

    陈飞摇摇头说:“见到了,但没见到廖老头,不过见到他大儿子了。”

    吴天赐骤然眉头紧锁,问他:“你见到廖永邦了?”

    陈飞点点头,把手里的字单递给吴天赐。

    吴天赐拿着单子看着上面的字,想事情。

    吴承业曾经跟儿子说过,如果以后把公司交给吴天赐,让他一定要小心堤防这个廖永邦。

    他也听过,这个廖永邦的性格在三年之内变化相当快,而且比以前更加阴狠,做事儿狠绝,善用阴谋。

    他看着这张单子,也很好奇,陈飞到底是用一个什么样的方法让这个廖永邦签的字。

    但按照吴天赐的分析,既然廖永邦给了陈飞这个字单,就说明陈飞确实用了比较能触动他的方法。

    但他既然没有实质性的直接签合同,就说明,陈飞这个能触动他的点,现在还不能作为他交换的条件,只能说应该注意,却又不重要。

    而且他知道,廖永邦似乎根本就没有什么实权,所有的大权都在廖老爷子手里攥着呢。

    陈飞看吴天赐一直眉头紧锁,就喊了他一声,说:“我说,小吴同学,你想什么呢?”

    吴天赐被陈飞这么一叫,才回过神,看着他说:“你到底跟廖永邦说了什么?”

    陈飞笑了笑说:“我是觉得那个廖美惠不对劲,所以诈了他一下,没想到是真的。”

    吴天赐此时也很意外,但也不是很清楚陈飞讲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廖美惠不对劲。

    陈飞看吴天赐一脸疑问,也没打算瞒着他说:“意思就是,廖美惠似乎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但是廖家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就诈了他一下,他以为我知道什么,才拿这个作为交换条件的。”

    吴天赐听到这个,眉头皱的更紧了,按理来说,女儿得病,求医问药也是很正常的事儿,又不是廖老爷子得病,有什么不能公开的?

    难道他们在刻意隐瞒什么?

    吴天赐想到了什么,问陈飞:“那你诈他之后,他什么反应?没说跟廖老爷子商量一下?”

    陈飞毕竟对廖家的事情,和这些豪门的内部也不是很了解,不知道这有什么牵扯,长兄如父,跟谁说不都一样吗?

    他很好奇的说:“他?他挺淡定的,但是只是要求我把这事儿瞒下来,并没有跟廖老爷子商量的意思。”

    吴天赐把前因后果分析了一下,眉头骤然紧缩了一下,然后说:“我看这事儿没这么简单,你还是去找一趟廖老爷子吧。”

    陈飞当然不懂吴天赐所言何意,只是看着他的样子,好像这个事情很麻烦。

    廖永邦坐在办公室里,紧紧皱着眉头,老爷子看不上自己,对美惠的病也是一瞒再瞒,难道他还抱着能治好的希望?

    想到这,廖永邦冷笑了一声,那个叫陈飞的不管是怎么知道他妹妹的病,对他来说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廖永邦本来只能等到过阵子,美惠的病再也瞒不住的时候,老爷子自己说出来,名正言顺,能拥有公司继承权的只有自己。

    说不定自己还能大发慈悲的养着这个傻妹妹一辈子,但是现在看来,有这个叫陈飞的出现,自己再也不用等那么久了。

    他低下头阴仄仄的笑了两声,直接站起身,在落地窗的反光面上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然后转身直接走到总裁办公室的门口,紧紧皱着眉头。

    敲响门之后,就听廖鸿章淡淡的说了声:“进。”

    廖永邦进去以后,表情疑惑的看着廖鸿章说:“爸,那个……”

    廖永邦话还没说完,就被廖鸿章打断。

    廖鸿章冷冷的说:“我说了,在公司叫我廖总。”

    廖永邦被堵的说不出话,一丝又一丝的恨意集结成一个茧,手心手背都是肉,他怎么就这么看不上自己,偏偏对自己的儿子是这个态度。

    等着老子有一天抢到你廖家所有的财产,在抱着你的女人,把你和你那个傻子女儿赶出去要饭。

    他眼底的阴鸷和狠绝被廖鸿章的余光捕捉的丝毫不露。

    廖鸿章冷笑一声,摇摇头,手心手背都是肉,他怎么会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呢。

    可是这个儿子小时候,还算比较听话,性子稍微有点懦弱,却嫉妒心理特别的重。

    后来慢慢的,更是变得愚蠢不堪,一心只为一己私利,对公司大业不管不顾,这样的孩子,自己怎么能把老一辈打拼下来的东西交给他?

    廖永邦顿了顿,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说:“廖总,你不在的时候,有个叫陈飞的人来找你,是我接待的。”

    廖鸿章一愣,陈飞?这个人自己根本就没有听过啊。

    廖永邦接着说:“但是他说,他知道妹妹的病…”

    廖永邦聪明的没有再说下去,只静静的等着看廖鸿章的反应。

    廖鸿章的双拳垂下,猛地一握,眼球一缩。

    廖永邦本来以为廖鸿章会说什么来掩饰,没想到廖鸿章突然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怪事儿年年有,今天格外多啊,现在造谣的都玩这套了?”

    廖永邦也是一愣,不得不佩服自己爸爸的反应,和他能瞬间冷静应对的头脑。

    说真的,如果妹妹的怪病不是跟他有关,他一定会信这是无关人士的造谣。

    廖鸿章说完,冷笑一声说:“你也不要捕风捉影了,你妹妹什么事都没有,回去做你的工作吧。”

    廖永邦吃了一亏,这场较量才刚刚开始,但是他需要一个人,就是自己的小妈,凭借自己还斗不过这个老狐狸。

    所谓的小妈,就是廖永邦三年前从南越带回来的一个女人,比自己还要小,长得算是极品。

    本来他是挺喜欢的,没想到顺理成章的做了自己爸爸的小老婆,这让廖永邦怎么甘心。

    好在这个女人似乎觉得老爸年事已高,并满足不了她,她这才慢慢依附自己的。

    其实凭他廖永邦是不可能到这个位置的,所有的一切,包括廖美惠的病都是这个女人帮自己一手搞出来的。

    眼看胜利在即,他受了这么多侮辱,实在是在这一刻再也忍无可忍了。

    既然忍无可忍,那就无需再忍了!

    廖鸿章在儿子出去的一刹,才松了口气似的坐在椅子上。

    他双拳紧紧的握着,眼中摄出一道极为凌厉的光芒,刚才儿子的眼神,已经让他完全的警觉了。

    每一个豪门,对黑白双道,或多或少都是有牵扯的,他也很想知道这个陈飞,是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廖家的事情的。

    想着廖鸿章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给我查一下那个叫陈飞的,然后带到阜然路。”

    阜然路说的是廖鸿章的一处房产,除了廖美惠以外,没有任何人被得到允许,进去一探究竟。

    陈飞此时正在家睡大头觉,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正悄悄来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