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活人不能听的故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廖鸿章随即把自己的秘书叫了进来,说明自己要出去一趟,并且特地叮嘱他不要告诉任何人自己出去了,尤其是廖永邦。

    一个公司的核心,穿着平常,直接坐着出租车出去了。

    这样的事儿传在公司里便会很快造成某一种效应。

    廖鸿章的秘书是个年近四十的男人,做事相当谨慎一丝不苟,并且能第一时间领会自己老大的意图。

    当然,像这种正儿八经的大集团,老总的秘书基本都是男人。

    是因为在处理某些危险的时候,男人的反应永远都会比女人要快,女人某些时候只能用来当花瓶。

    再说人家一豪门老总,谁知道有多少个小老婆,根本也不需要小蜜这种东西。

    秘书很快便领会了廖鸿章的意思,既然廖总特别交代了,尤其是自己的儿子,更要保密。

    他也时时刻刻盯着副总的动静,廖鸿章有个习惯,在下午两点左右的时候,会在办公室小睡一会儿,然后喝一杯枣茶。

    就连这个细节,秘书也做的滴水不漏,如果廖总在出去的时候,自己忽略这个细节,那副总就会第一时间发现廖总不在。

    廖鸿章到了阜然的宅子,叹了口气便开门走了进去。

    他本来是想直接派人把陈飞抓来的,冷静下来之后,又觉得这样做会打草惊蛇。

    随即给派出去的人打电话说:“把那个陈飞给我请来,就说廖总要见他。”

    陈飞一觉睡醒,神清气爽,午睡还是有助于下午精神的。

    睡醒之后,陈飞晃晃悠悠的帮家里换完垃圾袋,然后暗骂了一句还在睡觉的吴天赐,这小子真尼玛浪费,擦屁股用两张纸不行?非要用双倍的。

    陈飞转身出去扔垃圾,刚一出门就被吓得一哆嗦。

    只见五个彪形大汉正站在自己家门口,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在干什么。

    当然,陈飞本来是想出去扔垃圾的,但看到这样的情况,还是先别干这种无意义的事儿了。

    换个人,不管是谁,看到这么五个虎背熊腰的玩意站在家门口都会觉得生命即将受到威胁的吧?

    其中一个看到陈飞的同时,眼睛亮了一下,然后说:“您好,请问您是陈飞么?”

    陈飞一看这个局儿,下意识的说:“那啥,不是,你们找错人了。”

    毕竟陈飞这种电视剧看多的人,总想着,如果承认以后,这种大汉肯定就给自己一刀,然后直接翘辫子。

    谁知他刚心虚的往门里退,站在最后的大汉站出来说:“他就是陈飞,我认得他。”

    陈飞真是死的心都有了,他一拍脑门直接转过来,想看看谁这么不长眼,说认识自己的。

    结果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他自己也懵了,最近星座运势上说自己会倒霉,看来是真的。

    说话的大汉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天天跟在廖美惠旁边的保镖。

    虽然陈飞从来没跟那四个人说过话,但是一个多礼拜的相处,混个脸儿熟也是正常的。

    陈飞已经准备展开防御姿势的时候,刚开始说话的大汉往前半步,对着陈飞还算有礼貌的说:“廖总说要见您,您看……”

    陈飞听了也是一愣,不是刚见完么,还见?要是二进宫,可就危险了。

    大汉似乎看出了陈飞的疑虑,笑笑说:“是廖鸿章廖总。”

    陈飞才放下心,要是廖鸿章的话,自己正好想找他呢,他倒先找上来了。

    陈飞摸了摸兜里的字单,正好这事儿得找廖老爷子评评理,拿个没有法律效益的字条糊弄人,可不是什么大家作风。

    想着,陈飞就点点头说:“行,我跟你们走。”

    陈飞被带到阜然路的豪宅,也是一阵咂嘴感慨,心说自己从见过这些有钱人,住的房子一个比一个豪华。

    陈飞刚伸出手打算按门铃,门自动就被弹开了。

    陈飞一惊,就看见前面黑西装说:“先生您进来吧。”

    在陈飞眼里,只要是穿黑西装戴墨镜的,都长一个样,不分谁是谁。

    陈飞觉得既然到了别人家,那人家就是东道主,作为客人,谦虚客气是自己应该有的基本教养。

    他点点头,进了豪宅之中,只见廖鸿章坐在壁炉前面,抽着雪茄,眉头深深的锁在一起,仿佛在想什么事情一般。

    陈飞走过去,也不敢打扰,只是轻轻的说:“那个……廖总,您找我?”

    廖鸿章听见人说话,本来紧皱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却并没有转身,只是淡淡的说了句:“你坐吧。”

    陈飞小心翼翼的踩着鹅绒的地毯走过去,屁股还没落在沙发上,只听刺啦一声,房间中所有的窗帘尽数被拉上。

    他心里一惊,大白天的见不得光,自己有危险?

    谁知廖鸿章不紧不慢的从桌上拿了一个菱形杯,给陈飞倒了杯洋酒,在一抬头,他自己也惊了一下。

    这个小子竟然就是那天就会上品酒的小子?

    廖鸿章本来以为,知道这件事的,只是个稍微有点挖掘能力的小杂碎,没想到,竟然是他?

    据他的观察,他能跟吴承业的儿子混在一起,说明他的身份似乎并不简单。

    而且,他既然知道女儿的病情,那就说明,吴家肯定是已经知道了。

    既然自己守了三年的秘密全被这小子暴露了,那也就只好破釜沉舟了。

    他想着,依旧面带笑容说:“你叫陈飞?不好意思,我眼睛最近有点畏光,拉上窗帘你不介意吧、”

    这一句除了那个你叫陈飞之外,哪还有一点询问的意思,完全就是在通知。

    陈飞小心的笑笑说:“不介意,不知道廖总找我来是什么事儿啊?”

    他决定先卖个关子观察一顿再说,但是似乎廖鸿章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廖鸿章大笑两声,眼睛眯成一条线,就好像是真的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然后豁然反问道:“你既然敢来,说明你知道是什么事儿吧?”

    陈飞不得不在心里骂了句老狐狸,完全不给他任何一点装逼的机会啊。

    屋内因为黑暗的关系,陈飞觉得气氛十分的压抑,廖鸿章叫人点燃了壁炉里的火,才显得明亮了许多。

    陈飞不能理解这种把屋子里开冷气开到最低,然后在点个壁炉的人是什么心态,总之很多有钱人都有怪癖就是了。

    “说说吧,你的目的是什么?”

    廖鸿章完全没有一点一滴挖掘的意思,而是一语点破。

    既然这件事情已经到这个地步,那么也就无需多言了。

    陈飞没有回答,一直静静的看着廖鸿章,紧绷的神经让他稍微有点崩溃,他讨厌这种一步步在沉默爆发的感觉。

    廖鸿章看着手里的东西,面对陈飞的不回答,却也没有多问什么。

    时不时拿起侧面的酒杯,喝一口,然后抬起头,跟陈飞说:“喝一点,我这冷气开的大。”

    表面上,是一个友好的老人在宴请他年轻的客人,可陈飞却觉得廖鸿章此时此刻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下一句做的铺垫。

    陈飞没搞清楚状况之前,除了观察,别无他法,他点点头,喝了一口酒。

    这酒有一股怪异的味道,喝到舌尖麻麻的,竟然有种花椒的感觉。

    廖鸿章从头到尾看了陈飞的资料,并不是有什么背景的人,至于姜夫人说的,什么救命恩人,他也权当只是玩笑。

    就算是真的,姜夫人是何等聪明的女人,自然不会因为这么一个小角色跟廖家过不去。

    他哈哈一笑,把资料放在一边,像个慈祥的老者一样,说:“是不是喝起来感觉麻麻的?”

    陈飞点了点头,他并不认为廖鸿章的这句话是在跟他说这个酒的特性。

    果不其然,廖鸿章一口把剩下的小半杯酒喝掉之后,才开口,那语气,极像是一个正给自己年幼儿子念一本故事书的父亲。

    “这个酒,被我女儿掺了三分之一的花椒水,你猜是为什么?”

    即便是坐在壁炉边上,陈飞依然觉得房间里冷的可怕,也许是因为气场的问题,让他浑身难受。

    面对廖鸿章突如其来,无厘头的发问,陈飞瞬间一愣。

    廖鸿章似乎也没指望这个后生还能镇定自若的回答问题,便喃喃的自语道:“是因为我没有给她买一个特别大的毛绒熊,而是送了她一辆跑车,她不开心了。”

    陈飞一愣,跑车不要,要毛绒玩具?看来廖美惠真的病的不轻啊。

    廖鸿章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苦闷的笑了两声。

    “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也很诧异,那时候她二十岁,我觉得不对劲,就带她去看医生”

    “我偷偷的带她去看了最好的医生,但是每个人说的都不一样,有的说是苏萨克氏群候证,有的说是脑部痉挛萎缩,众说纷纭,却没有一个能治好的。”

    陈飞依旧没有说话,倒是廖鸿章,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脸上带着一丝悲伤,盯着壁炉中跳跃的火焰。

    廖鸿章接着说:“等我发现的时候,其实已经很晚了,她十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患上了这种病,当时暴饮暴食我也没有在意,只要女儿开心,她什么样子我都喜欢,可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