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另一枚指环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看着廖鸿章的样子,哽咽的说不出话,却带着只有父亲才有的,对女儿的愧疚和深深的自责。

    让他十分的触动,这让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陈飞刚想说点什么安慰他一下的时候,没想到廖鸿章立刻掩住了他的情绪,接着陈述。

    这让陈飞不得不乖乖的闭上了嘴。

    “我对所有人隐瞒了美惠的病情,只是希望在我活着的时候,能把她治好,因为只有她才有这个才能和资格继承廖家的企业。”

    廖鸿章说完,想起了什么似的,从茶几下面取出一个精美的红木盒子。

    然后打开盖子,从里面拿出一本相册,轻轻的放在陈飞面前。

    陈飞当然想不到,廖鸿章这么一个集团的老总,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这么让他视若珍宝。

    既然这东西已经送在他的面前,那看看也无妨,总之,有一点线索比没有要强的太多了。

    陈飞虽然好奇,但也丝毫不敢怠慢,慢慢的打开相册,映入眼帘的,竟然是廖美惠的照片。

    从婴儿时候的,到上小学时候,再到初中,高中。

    让陈飞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一直到十八岁的廖家大小姐,竟然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

    如果非要形容一下的话,从这些照片上看,就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很显然,是那种清新脱俗的姑娘,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陈飞的语文水平也是有限,看到廖美惠之前的照片,他能想到的只有这两句诗了。

    再想想廖美惠现在的样子,简直是不敢恭维啊。

    廖鸿章苦笑了两声,接着说:“不只是身材,每过一段时间,美惠的智力就会低下一个阶段,现在她的智商,完全就是个十岁的孩子。”

    陈飞恍然大悟,怪不得廖美惠说她自己今年十岁呢,开始陈飞只是觉得不对劲,却没想到原来是这样。

    随即,廖鸿章接着说:“我的大儿子,廖永邦,我想你见过了,他有多大的野心,我不是不知道,美惠的事情,一旦让他知道,那就意味着,他要开始夺权了……”

    陈飞越听越不对劲,总觉得这些话,按照廖鸿章谨慎的性格,似乎不应该告诉自己啊。

    就在陈飞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廖鸿章又从那个盒子里拿出另一个盒子,也是同样的精致。

    陈飞还在纳闷,这个老爷子到底是什么心思,他是越来越捉摸不透了。

    廖鸿章笑了笑,说:“这是我送你的礼物,打开看看吧。”

    陈飞看了廖鸿章一眼,满脸疑惑的接过盒子,打开之后,他张大了嘴巴。

    这是一只已经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枪膛被人保养的很好,锃亮锃亮的。

    就在陈飞一边疑问,廖老爷子为什么会送这个给自己,一边刚要伸出手去触摸的时候。

    瞬间觉得后脑一痛,然后眼前一黑,毫无防备的就被人一闷棍给敲晕了。

    浑浑噩噩之间,陈飞只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然后浑身骤然一阵冰冷。

    这种来自外界的刺激让他瞬间睁开了眼睛。

    只见自己被绑在一个架子上,两只手都被拷住,根本动弹不得。

    他觉得一阵刺骨的寒意,自己似乎被人泼了冷水,再去看周围,好像是一个地下室一样的地方,这个地下室完全冷的像一个庞大的冰窖。

    陈飞稍微一呼吸,就能看到从嘴里吐出的寥寥白气。

    随后,廖鸿章从黑暗的角落里走出来,手里拿的,正是那把消音手枪。

    他满眼杀意的看着陈飞,冷笑了一声说:“小伙子,这个故事,我从来不说给活人听……”

    陈飞瞬间一个机灵,虽然头痛,可是这种寒冷却让他异常的清醒。

    没想到陈飞只不过是诈他的一句话,却成了要他丧命的原因。

    陈飞现在满脑子都是怎么脱身,而且现在自己被这么绑着,跟本没有办法叫白骨出来帮忙啊。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跟他拖延时间,然后想办法。

    随即,陈飞说:“廖总,本来我对你家的事儿也不敢兴趣,你就这么把我做了,也太不道德了吧?”

    廖鸿章一愣,冷笑一声,这个蠢货到现在还在跟自己讲道德?

    如果我廖鸿章一直这么崇尚道德,不用极端手段的话,那么廖家的产业,早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完蛋了。

    哪还轮的到这个自私的逆子来打继承人的主意。

    陈飞的一句话不但没让廖鸿章进行任何思考,反而加快了自己丧命的时间。

    枪膛已经不由分说的顶上了陈飞的喉咙。

    陈飞只觉得自己的喉结处硬邦邦的,此时额头上流下细密的水珠,也不知道是刚才的水,还是他自己的冷汗。

    人说,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有两种人,一种是大脑会在瞬间停止运作,一片空白。

    还有一种就是,遇到危险的同时,大脑会瞬间高速运作,并传达最准确和可行的方法。

    陈飞没别的本事,但对于危机时候的处理,很明显就是后者。

    他的大脑告诉他,应该不惜任何方式然后拖延时间,哪怕要一根烟,只要白骨能出来帮忙,那自己这个命,就算是保住了。

    陈飞随即一笑,这个笑容让廖鸿章骤然想到年轻时候的自己。

    不畏恐惧,竟让他怼着陈飞喉咙的枪,顿时松了三分。

    陈飞笑笑说:“廖总不是之前问我,我的目的么?”

    当然好奇心人皆有之,廖鸿章也不例外,毕竟廖家的事儿跟这个小子毫无瓜葛,也犯不着以身犯险。

    他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陈飞说,如果这个理由不能让他满意,那么下一秒,子弹就会穿过他的喉咙。

    陈飞故意克制住他的惧意,冷静下来,如果只有一个不杀自己的理由,那一定是这个……

    “如果我说,我能治好廖小姐呢?”

    当然这只是一个脱身的计策,要说真治病自己还真的没有这个本事,只要能让自己从这个架子上下来,不这么被动就好了。

    廖鸿章听到陈飞说的,手腕明显一抖,然后紧紧皱着眉头。

    显然,这个老狐狸并不好糊弄,此时如果陈飞的眼神里有任何点点闪烁,那他就死定了。

    陈飞也算是在装逼场上久经考验的老手了,此时眼神无比坚定的看着廖鸿章的眼睛。

    廖鸿章跟陈飞对视半分钟左右,才将信将疑的放下了手中的枪,陈飞不敢有一丝松懈,立刻说:“廖总,能给我支烟么?”

    廖鸿章对于这个倒不在意,就算给陈飞吃顿饱饭再送他上路也是可以的,何况一支烟,他又能搞出什么来呢?

    廖鸿章点点头,旁边的黑衣男就给陈飞嘴里塞了支烟,点燃。

    陈飞把烟吸到肺里的一瞬间,心跳变得异常的快,如果这个时候白骨没有回应他,那他今天肯定就死这了。

    十秒……二十秒……

    陈飞的这支烟抽的相当缓慢,好在廖鸿章还有耐心等他一根烟的功夫。

    就在烟马上就要烧完的时候,陈飞已经被熏得完全睁不开眼了……

    这时候,陈飞才听到许慕青的声音,说:“我知道事情的经过了,这个廖美惠得的,可不是一般的病。”

    陈飞暗骂一声说:“我特么知道!现在你得把我救出去啊!我可不想死的这么不明不白的。”

    谁知白骨倒是无所谓似的,巧笑两声说:“出去?你别想了,这房子里三层外三层都是廖鸿章的人,就算有我,你这**凡胎的也出不去。”

    陈飞一听,脑中的语气更加激动的说:“那你什么意思!意思老子今天就必须死?”

    白骨呵呵一笑,之后瞬间语气严肃的说:“如果廖美惠得的,真的是怪病,我还真没有那个本事,但她现在这样,跟病没有关系。”

    陈飞一脸懵逼,这时候,突然嘴上一疼,是被烟把子烧到了,他大叫一声,打断了白骨的话。

    廖鸿章看陈飞不动了,求医问药了三年,多少钱他廖某人也给的起,但却没有一丝希望。

    现在这个陈飞既然说他能,病急乱投医,试一试也无妨。

    陈飞顾不得疼痛,接着白骨的话茬问:“你说不是病?那是什么意思?”

    白骨的语气里有些兴奋不已,就连陈飞也从来没见过白骨如此兴奋的时候。

    白骨说:“是指环,指环扣住了她的记忆和神识!”

    陈飞纳闷的说:“我可没这么干啊,再说你是怎么知道的。”

    白骨第一次跟陈飞耐心的解释说:“我能感应到,另一枚指环的力量,就连廖鸿章身上都沾染上了,所以我敢肯定。”

    陈飞瞬间惊呆了,难道除了自己以外还有另一枚指环?这什么意思?

    白骨说:“事不宜迟,赶紧把那个廖小姐弄过来,我现在就可以让他恢复原状,不过我有个要求……”

    陈飞开心的快飞起来了,别说一个要求,就是十个也行啊,只要能让自己满载荣誉离开这鬼地方就可以。

    随即,陈飞笑着跟廖鸿章说:“廖总,把廖小姐带来吧,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廖鸿章一愣,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开始了?

    他有点压抑不住自己的兴奋,跟身边的人说:“去,快把大小姐请到这儿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