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意外横生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就在廖鸿章正胡思乱想的时候,女儿又是一阵痛苦的惨嚎,他立刻收回心绪,赶紧去看。

    作为总裁,他可以做到冷血无情,但是作为一个父亲,他完全做不到。

    他不能看着女儿这样,也看不下去。

    陈飞的痛苦也不比廖美惠好多少,这种情况来来回回重复了八次左右,那种痛苦一次比一次强烈,陈飞不管是身体还是心智,都已经开始受不了了。

    后来的几次那种灼烧的痛苦已经远远超过了之前,而且现在那个痛感,已经不仅仅在中指了。

    就在第九次的时候,陈飞觉得自己的手掌仿佛直接插进了烧的滚烫的沸水之中。

    就连他也开始忍不住痛苦的叫出声,廖美惠更是不停的挣扎,试图摆脱束缚,她喉咙里不停的发出一种惨烈的哀嚎。

    第九次神识入体的时候,廖美惠终于收不住,她瞬间张开眼睛,眼球一阵痉挛。

    这样子跟恐怖片也差不了多少了,陈飞咬着牙,痛苦难耐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挺住,别放弃啊……”

    就在陈飞话音刚落的时候,廖美惠瞬间白眼一翻,在没有动静了。

    廖鸿章不敢过去,却很担心女儿的身体状况,他站在外围,脸上的汗丝毫不比陈飞少多少。

    廖美惠没有坚持住,这让陈飞是万万没想到的,喘着大气,在脑中问:“她这是晕过去了还是怎么了?”

    白骨声音也有点焦急,说:“够了,停止吧,她撑不住了。”

    陈飞听到停止的时候,瞬间松了口气,然后说:“好像还有一次啊,没完,会有什么影响么?”

    白骨叹了口气说:“最多会丧失一年的记忆而已,但是如果再来一次,说不定她会直接丧命的。”

    陈飞低下头,廖美惠的表情暂时凝固在了痛苦扭曲上,他皱着眉头。

    一年的记忆,重要吗?如果她最开心和快乐的记忆,都在这一年呢?

    陈飞一直觉得,既然要做,就要把事儿做的漂漂亮亮的,这种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事儿,绝对不是他的作风。

    他咬咬牙说:“我相信她能挺过来的,继续吧。”

    这时候,白骨却犹豫了,说:“可是……你真的可能会没命的。”

    陈飞笑了笑,说:“没事儿,我是那种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人,开始吧。”

    随着更加痛苦的感觉袭来,陈飞整个人已经蜷缩成了一团,这次廖美惠直接开始全身痉挛,好像被人用高压冷冻气体直接冰封了一般。

    陈飞眼看最后一丝神识缓缓飞过来,然后汇成一股,直接往里钻,他咬着牙,一阵一阵的晕眩。

    现在他只有一个感觉,想死。

    他觉得如果廖鸿章这会儿站起来给他一枪,也许对他来说是最舒服的死法了。

    这时候,陈飞突然发出一声嘶声竭力的大吼,廖美惠则是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痉挛过后,直接两眼一翻,没了动静。

    最后一下结束,陈飞才抽回手,他觉得自己的右手已经废了,这会儿握住个生鸡蛋估计都能秒熟。

    他跪在地上,将手掌贴在冰凉的地板上,大口喘着气,没有力气再站起来看廖美惠一眼。

    但最后的一声也惊动了外面的保镖,廖鸿章的地下室是相当隔音的,陈飞这一声嘶吼能惊动外面,说明真的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了。

    保镖进来之后,看见廖鸿章似乎呆立在原地,眼睛一直盯着廖美惠的方向。

    其中一个胆子大的,直接走过去,伸出手指,在廖美惠的鼻子下面一放,过了几秒钟,也是一惊。

    他又伸出手摸了摸廖美惠的上身,然后哆哆嗦嗦的对着廖鸿章说:“廖,廖总,大小姐,没,没气了……”

    廖鸿章一听,顾不得别的,直接冲到廖美惠面前,抱着廖美惠就开始哭。

    此时陈飞的神志已经有点不清楚了,他只觉得浑身的影子重重叠叠,两眼一片模糊。

    连听声音,都仿佛是隔着一个玻璃罩子一样。

    他再也支撑不住,倒了下去,模糊中,他只觉得一个坚硬的东西顶在自己的太阳穴上,那个蹲在自己身前的人是谁?

    他在说什么,他什么也听不到,最后就连模糊的声音也变成了一阵刺耳的鸣声。

    陈飞想:顶着自己的东西是枪吗,如果是的话,就快一点吧,让我舒服一点,再也不要这样的折磨了。

    他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听不到,白骨说什么他也听不清,难道自己要死了吗?

    陈飞缓缓的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知道了……

    陈飞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沉长的梦,可是这么梦是什么,却不记得了。

    睁开眼的时候,是一阵刺眼的阳光,他躺在一张无比柔软的大床上。

    软的好像躺在天上的云朵里,身子陷下去半截,陈飞觉得不大对,自己是上天堂了?不应该啊,自己可是华夏子孙,咋可能上天堂呢。

    不过,不管了,好累,还是在睡会儿吧。

    这一次的梦,似乎比上一次清晰了许多,他似乎在走过山川大河,每一步,都是一个坚实的脚印。

    直到他醒来的时候,刺眼的阳光给了他无比真实的感觉。

    他猛的睁开眼睛,从床上坐起来,打量了一下屋子的情况。

    这是哪里啊,陈飞的记忆里,好像从来都没有来过这样的环境啊。

    突然,一阵爽朗的笑声把陈飞吓了一跳,差点就从床上弹起来了。

    进来的人是廖鸿章,陈飞的记忆出现了混乱,现在还比较懵逼,最后的时候,这老头不是把他干掉了吗,怎么出现在这了,难道也死了?

    过了一会儿,廖美惠也从后面过来了,陈飞这下更加确定了,估计是廖老头不忍女儿死掉,然后杀了自己,最后自尽了。

    陈飞干咳了两声说:“那啥,前世今生都是注定了,既然咱们都死了,就别计较了,来生好好做人。”

    廖鸿章听着陈飞刚醒,就驴唇不对马嘴的发出这种评论也不知道说什么。

    倒是廖美惠,神色一改往常,往前走了两步,然后伸出肉乎乎的手,对着陈飞微微勾唇,道:“谢谢你,陈飞。”

    陈飞一愣,她叫他陈飞,不是那个酥掉牙的,飞哥哥?

    陈飞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的问:“我们是不是还都活着?”

    廖美惠耸耸肩说:“当然,不然你以为我们在哪?”

    陈飞听着廖美惠清晰的条理,有教养的站姿,虽然跟这个肥胖的身体显得不是很相得益彰,但那也说明,她好了!

    廖鸿章在一边摸着下巴,说:“那个,陈飞啊,大恩不言谢,我廖鸿章不是那种知恩不报的人,你有什么条件尽管跟我提,只要我能做到的,通通满足你。”

    陈飞听到这句话,一愣,然后立刻从兜里一顿摸。

    边摸,还边自言自语,应该不会丢吧,哎?这个兜咋没有,哦哦,在这。

    叨叨完,把字条往廖鸿章面前一递,说:“你把这合同给我签了,咱俩的事儿就算扯平。”

    廖鸿章一看这个合同,瞬间眉头一皱,说:“没问题,这都是小意思,但是你还得再帮我一个忙。”

    陈飞的眉头也在廖鸿章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瞬间皱了起来。

    妈的老狐狸,刚才还说知恩图报,有条件尽管提,这会儿说话怎么还跟放屁似的。

    老子救了你女儿,一个订单对你来说还不值你女儿的命么?你还在这儿给老子挑三拣四。

    简直是不把老子榨干净你不开心啊。

    想着,陈飞一脸不情愿说:“不管你啥忙,老子都不帮了,我要回家,你赶紧的把合同给我签了,我要走人。”

    陈飞突然有点后悔,早知道廖鸿章是这种人,就让他先把合同签了再救她女儿了。

    现在倒好,这老家伙要是赖账,那自己那通苦可是都白受了。

    廖鸿章看陈飞不愿意,也十分为难,他想了想说:“是这样,你能不能帮我查查,到底是什么人让我女儿这样的?”

    陈飞一愣,这个老狐狸果然不是白捡便宜的,竟然这么快就想到,自己的女儿得的不是什么一般的病了?

    陈飞刚准备咧开大嘴说不关自己的事儿,白骨就在脑中说:“你答应我的条件呢?”

    陈飞叹了口气说:“大姐,我又不是榨汁机,你们这一个个都拿条件出来压我,我特么得到啥好处了?”

    陈飞说完,就听白骨浅笑两声说:“我的条件,就是让你答应廖鸿章的条件,查出是谁用指环扣住廖小姐的神识,然后抓住她。”

    如果是要找出第二个指环拥有者,那陈飞还是比较感兴趣的,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很好奇的,也想看看这到底是什么人。

    还没等廖鸿章再开口,陈飞就说:“行,我答应你,告诉我,该怎么查。”

    廖鸿章点点头说:“美惠的意思,当时她第一次晕倒的时候,是在家里聚餐的时候,那时候醒来,她就已经没有之前的记忆了。”

    陈飞一愣,这话说的倒是非常明显,说明罪魁祸首肯定是廖家人里面的其中一个。

    随即,廖鸿章皱紧眉头说:“虽然很不愿意,但我不得不怀疑,是永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