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廖家的家宴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凝思静气了一会儿,说:“但我对你儿子也不怎么了解,也不能妄下定论,不过你们家里,觉得美惠是威胁的人都有谁?”

    说到这个,廖鸿章唯一能想到的,当然就是廖永邦,但是似乎还有一个人,也不得不怀疑。

    虽然说她并没有因为美惠的存在而觉得有什么威胁,但是就凭廖鸿章极为敏感的嗅觉,发现端倪也是可能的。

    泉城另一个别墅区,廖永邦跟女人刚完事儿,两人躺在床上,廖永邦有些担忧的看着赤身果体的女人说:“戴安娜,你说爸爸会不会发现这事儿是我搞的?”

    女人冷笑一声,没说话。

    当年她被作为依附廖家势力的人,被爸爸送到华夏的这个地方来。

    本来以为廖老头人老了,比较好糊弄,没想到他精明的跟什么一样,她的任何动向,他表面上装作看不见,却在背地里,用各种方式提醒她。

    如果不是这个老头子太过精明,她才不会跟他这个没用的儿子然缠在一起。

    但是这个蠢货的仇恨,正好让她有了新的目标。

    一个可以拿来利用,夺权的利器。

    这些年她一直暗中帮助他上位,但是这个蠢材完全出乎了她最初的预料,胆小怕事,完全被他这个精明的爹看不上眼。

    而且,明里暗里,廖鸿章都已经露出了有意栽培廖美惠的意思,所以她才出此策略。

    万万没想到,就在自己可以成功的时候,南越传来父亲被人暗杀的消息,她也一直不得空回去一探究竟。

    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个蠢材竟然还在一直问,廖鸿章那边会不会出事。

    戴安娜坐起身,点燃一支烟,缓缓的吞吐着,完全不理会廖永邦。

    从刚才廖永邦的话里,这家伙没忍住跟廖鸿章摊牌,这一下就打乱了她的所有布局。

    不过好在时机已经成熟了,没有人会知道她戴安娜的秘密,廖美惠很快就会完蛋。

    到时候,只要廖永邦能乖乖在她手里,任凭她差遣,那就等于她已经掌握了整个廖氏家族的全部权利。

    陈飞和廖鸿章此时坐在沙发上。

    廖鸿章眉头紧皱,陈飞把女儿的怪病治好之后,他便藏住了这个消息。

    所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知道廖美惠已经好了的事实。

    廖鸿章想了想,跟陈飞说:“那天我以为美惠不行了,就把她带到这里来,但是没想到,她大难不死,我想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看看知道美惠的死,到底谁最开心。”

    陈飞当然也很开心,这样就能大幅度的缩小范围,毕竟廖家的人也太多了,谁都有可能啊。

    廖永邦靠在床头,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他没有存的号码,但是这个号码他再熟悉不过了。

    这个人是自己安插在廖鸿章身边的人,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这个号码是不会响的。

    廖永邦有点忐忑的接起了电话,说:“什么情况?”

    电话那边有些着急的说:“廖小姐,好像死了……”

    廖永邦听到这个消息,先是一阵惊愕,然后转为欣喜说:“你说什么?给我说清楚。”

    电话那边说:“那个叫陈飞的人说能帮廖小姐治病,但是,没有治好,反而把廖小姐给治死了。”

    廖永邦的手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直在发抖,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因为害怕。

    他声音也有些颤抖的说:“你,你说清楚。”

    男人顿了顿说:“当时廖小姐的尸体是我亲自帮着廖总背回去的,都硬了,也没呼吸了,廖总到现在还没有出来,也不让人进去。”

    廖永邦挂了电话,哼了一声,怪不得这个老头这三天没来公司,感情给他的智障女儿吊丧呢。

    戴安娜淡淡的说:“怎么了?”

    廖永邦把她一搂,声音压不住的喜悦说:“美惠,死了……”

    戴安娜瞬间一愣,然后紧紧皱起了眉头,怎么可能现在死了,如果是现在,廖鸿章肯定会第一个怀疑廖永邦。

    那如果他被怀疑了,那她辛辛苦苦铺出的路就更难走了。

    她冷冷的问:“廖美惠是怎么死的?”

    廖永邦说:“说是让一个人给治死了,身子都硬了。”

    戴安娜冷笑一声说:“呵,最近你最好把尾巴夹紧了,别让你老爷子看出端倪。行了,回去吧。”

    廖永邦点点头,穿好衣服马不停蹄的往公司赶。

    他是万万没想到,他这个不争气的妹妹竟然这么快就挂了,那继承人就非他莫属了。

    陈飞也在一边思考,那怎么才能让拿着指环的人露出马脚呢?

    在他看来,人和人之间,不过就是感情二字,任何时候都离不开感情。

    感情呢,又是通过某种特殊的情绪和表情表达出来的,既然是这样,那不如就再来一场鸿门宴,然后让大家出席,看看表情不就好了。

    陈飞想着,就把自己的想法跟廖鸿章说了。

    廖鸿章精明算进,没想到倒是陈飞这个方法,简单又实用,当即决定,就这么做了。

    陈飞说:“到时候,我在后面观察一下,如果看看能不能排除一下。”

    廖鸿章点点头说:“那就这样,明天晚上,我会召集廖家所有人口。”

    陈飞点点头说:“既然廖小姐没有向外透露,已经好了这一说,那暂时就不要露面了,等到晚会的时候,直接让她出面就对了。”

    廖鸿章当然还是同意陈飞的说法,两人很快达成共识。

    而他也不得不佩服陈飞头脑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很灵活的。

    按照计划,廖鸿章第一次走出了阜然路的宅子。

    陈飞通过窗户的缝隙看着廖鸿章的一举一动,心下也不得不感慨,这老头的演技也挺好的嘛。

    看着这失魂落魄,踉踉跄跄的背影,陈飞都觉得一阵心酸。

    廖美惠一直很安静的坐在一边,时不时的拿出廖鸿章放在一边架子上的资料看着。

    看的似乎很入迷,要是让陈飞坐在这看这些半英文半中文的东西,他肯定不到五分钟就会觉得困。

    不过她这个样子,要是能恢复到以前的身材,跟吴天赐倒是相当的配啊。

    两人都是豪门子弟,都一样的有教养,还挺不错的。

    想着,陈飞突然意识到,自己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手机也不知道哪去了,还是自己出门比较急,根本就没带手机?

    那小子不会担心吧?

    想了想,陈飞觉得自己还是有点杞人忧天了,那小子只有有口粮就不会怎么样,再说了,就算睡破头能睡几天?

    想到这,陈飞把心放在肚子里,但是因为太过无聊了,他就开始跟廖美惠搭话。

    为了缓解尴尬,他呵呵一笑,但是这个笑声,貌似让气氛更尴尬了:“呵呵,那个,廖小姐,你还记得吴天赐么?”

    廖美惠把头抬起来,合上手里的资料,轻轻放在一边,说:“记得啊,怎么了?”

    陈飞又问:“那你记得你知道挂他身上的事儿么?”

    廖美惠想了想,面带抱歉的摇摇头,她这一个细微的动作,让陈飞觉得,原来优雅这个词,跟每个人的体重没有关系。

    这个廖美惠自从好了之后,完全变了个人一样,给人一种格外高冷的感觉,也不好搭话,于是只能乖乖的闭上了嘴。

    一时半会儿,陈飞也不知道廖鸿章去哪里了,不过想想即将能见到第二个指环拥有者,他还是无比的兴奋的。

    闲散的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按照原计划,廖家的家宴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开始了。

    陈飞提前好几个小时就到了廖家的大宅,提前在一个最能纵观全局的地方蹲点儿。

    还有一个小时开始的时候,除了廖鸿章已经出席了以外,已经有人陆陆续续的开始进场了。

    陈飞看着这些廖家的七大姑八大姨,一个个穿着华丽,珠光宝气的,看着就让人心烦。

    他看着这些属于势利眼一类的人,压根想都不用想就滤过去了。

    这种人的小人物心理都在嘴上,要让他们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儿,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当时廖鸿章提到两个要着重观察的人物,一个是廖永邦,这是板儿上钉钉的,还有一个,就是陈飞从来没见过的廖鸿章最后一任夫人。

    陈飞蹲在角落里,穿着佣人的统一服装,廖家的宅子太大了,光佣人就一堆,所以陈飞穿成这样的情况下,谁也不会注意到他。

    陈飞集中注意力,看着到场的越来越多,场面也越来越乱。

    为了不打草惊蛇,廖鸿章也是一脸悲伤,整个人完全没有精神,陈飞也只能暗自佩服。

    就在这时候,陈飞要调查的第一个目标出现了,廖永邦。

    他穿着的相当低调,一改之前陈飞见过的风格,虽然都是正装,但却不是家宴该有的颜色。

    陈飞冷笑一声,这还没开始宴会呢,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这就叫此地无银三百两,隔壁阿二未曾偷。

    按理来说,所有人听到是家宴,这种团结齐聚吹牛逼,为了能拥有一个庞大的家族而自豪的时候,应该都会高兴,穿着上应该会比较鲜艳。

    这个廖永邦反倒穿成这副样子,看着像个乌鸦,感情跟来给人吊丧似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