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3章 另一枚指环的力量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听到这话,心里往下一沉,关机了?

    他隐隐中感到十分不安,他觉得白骨一定是受到了什么危险。

    不然像她自己说的,强上活人的身体,她也是很痛苦的,如果这人阳气再重点儿,那她有可能会神形俱灭。

    陈飞焦急的踱着步子,廖鸿章在一边看的一阵一阵的头晕。

    但他也并非会这么干等着,廖鸿章叫了一堆人去找人,并且下了最大的指令。

    陈飞到今天为止,还没这么担心过一个人,派出去找的人也没有动静,廖鸿章也开始有点急了。

    廖美惠一直在他身边安慰他,陈飞盯着墙上的表,一个小时,两个小时……

    一直到凌晨还没有白骨的消息。

    有时候,在你越害怕的时候,才会越往好的方面去想,陈飞不得不换一种思路,也许她只是想多跟踪一会儿呢?

    陈飞干脆也不转悠了,直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等吧,现在只能等。

    又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

    突然,陈飞心里一沉,一个感觉瞬间填满了他所有的空荡。

    他知道,这个感觉,是白骨回来了,陈飞赶紧在脑中问:“我说姐姐,你没事儿吧?”

    白骨轻声哼了一下,看样子似乎受了重伤,相当的虚弱。

    陈飞看这样,估计是失败了,但是许慕青这个样子,他也实在在是不忍心问她什么问题。

    随即,陈飞抬头跟廖鸿章说:“我问你个问题啊,你一定要跟我说实话。”

    廖鸿章点点头,现在家里出了个祸害,不知道用什么邪门歪道害了自己的女儿,那下一个目标呢?

    祸害不除,难得平安。现在有这么个现成的人帮自己,还哪有隐瞒的道理。

    想着,他点点头,说:“你问吧,我一定如实回答。”

    陈飞看着廖鸿章的眼睛,说:“你那个小老婆是怎么来的?”

    说到这个廖鸿章一顿,他是没想到陈飞一上来就问这么有杀伤力的问题。

    他眯起眼睛回忆着:“当时美惠的妈妈去世了以后,我就没在找了,当时廖家正好有一笔生意在南越,遇到了戴安娜,她只有一个父亲,而且还是私生女,我看她可怜,就把她带回了华夏。”

    陈飞见廖鸿章还想接着说,连忙打断了他。

    陈飞是完全不想知道这女的是怎么当了他小老婆的,首先,人家一个女人,要是不愿意,肯定没人逼她,也就是说,很有可能这个女人是故意来廖鸿章身边的,而且极有可能的是,在南越,她还有一定的势力。

    关于廖家的事情,要是在华夏热土上,他还能发发慈悲帮个忙,要是出了华夏,那就不关他什么事儿了。

    想了想,陈飞就说:“对了,那个廖鸿盛是什么人?”

    廖鸿章很意外陈飞会问到这个人,就说:“是我大哥,早年跟我争夺廖家继承人的时候被我爸爸赶出了廖家,怎么了?他有问题?”

    陈飞嘿嘿一笑说:“没有,我就是好奇而已,行了,我先回去了,有消息了再联系你们吧。”

    陈飞走出廖家的宅子,廖鸿章还特地派了人去送他。

    到了家门口的时候,只见他家门口大开,陈飞的一地反应是,吴天赐这小子没有关门?

    他小心翼翼的走进去,准备给他来个惊喜的见面礼来着。

    却见家里相当杂乱,好像刚被人翻过似的,这不禁引起了陈飞的警觉。

    其实陈飞家没啥值钱的东西,最值钱的,就数那个大少爷了,剩下的钱和银行卡,都在他自己身上贴身装着呢。

    陈飞慢慢往里移动,只见吴天赐正坐在沙发旁边,一脸颓丧的盯着电视,看见陈飞回来,他头一歪,气愤的说:“这些天你去哪了?”

    陈飞嘿嘿一笑,看吴天赐这个样子,跟个老公好几天不回家的小媳妇似的。

    陈飞笑着说:“我去给你青梅竹马治病了。”

    吴天赐才不管这个重点,接着数落陈飞说:“大哥,你一走就是三五天,家里一分钱都没有,还不拿电话,你就这么忍心让你可爱的弟弟喝西北风?”

    陈飞这才明白,感情家里被人翻得跟糟了抢劫一样,都是掰这货所赐。

    随后陈飞走过去,在吴天赐后脑上拍了一下说:“行了,你也别抱怨了,走,带你吃饭。”

    吴天赐整整饿了四天,要是陈飞在不回来,估计他就只能回家了。

    陈飞带着吴天赐找了一家火锅店,两人先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会儿,吴天赐才问:“你刚说去治病,你会么?”

    陈飞当然不会跟吴天赐说什么乱七八糟指环的事儿,就胡诌道:“其实廖小姐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病,找个跳大神的一看就能看好,之前我们村儿就有个这样的。”

    吴天赐一愣,心说世界上还有这种神奇的技能?

    吴天赐从小被教育的相当优秀,但是他的教科书里,并没有告诉他这种邪门歪道的东西,但是没想到廖美惠就这么被治好了,他是越来越佩服陈飞了。

    陈飞吃了一会儿说,等会儿吃完了就赶紧回去。

    陈飞其实很担心白骨的状况,本来他饿了一天,饿劲儿一过,早都不想在吃东西了。

    但是想到如果自己吃的话,白骨多少也会吸收一点吧?

    回到家,陈飞赶紧就在脑子里问:“你好点了吗?”

    白骨的声音还是很微弱,但是比刚回来的时候好多了,说:“好点了,那个女人,跑了。”

    陈飞一愣,什么叫那个女人跑了?

    陈飞赶紧接着问说:“她跑哪儿了?不不不,关键是你这么牛逼,怎么被人搞成这样的?”

    白骨一阵剧烈的咳嗽,陈飞听着都心疼,要不是因为这货没有肺,估计就该咳血了。

    渐渐的,白骨停下了咳嗽说:“我不能上人身太久,不然会被活人的阳火烧伤,第二枚指环,确实是在那个女人身上。”

    陈飞听着她完全没有逻辑的话也有点懵逼,说:“你就捡着重点说,说完赶紧休息。”

    白骨点点头接着说:“当时我上了她的身,只是想看看指环到底在不在那个女人身上,可是上了之后,那个指环竟然在吸收我的灵识,我根本无法挣脱,后来我只能舍弃自己的一小部分修为,伪造了一部分灵识才得以脱身。”

    陈飞听了半天是听懂了前因后果,但是这个女人呢?好吧这个不重要,总之她已经暴露了,肯定不会在回廖家了。

    那正好明天把单子一签,齐活儿。

    到时候看那个林小妞还有什么话说。

    这时候,白骨突然问陈飞说:“你身上的那枚戒指,你见过么?”

    陈飞想了想说:“见过啊,反正当时觉得也不怎么值钱,就没在意,上面一个骷髅图案,侧面好像是什么花啥的我也说不准。”

    白骨骤然沉默了一会儿说:“我知道了,我累了……”

    白骨说完,就再没了声响。

    陈飞也挺纳闷的,这个女人,无论任何时候,都是这么雷厉风行。

    陈飞收拾好屋子,躺在床上,想着,现在廖家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了,那下一步自己应该怎么办呢?

    想着想着,陈飞还是相当不争气的睡着了。

    廖鸿章在家等着,直到天亮起来的时候,才有人回来说:“最后追踪的时候,是在机场见过戴安娜最后一面。”

    廖鸿章叹了口气,虽然这人是个祸害,但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她想必是逃往南越了,既然这样的话,就随她去吧。

    只要有点智商的,想来都不会再接近廖家一次吧。

    第二天一大早,陈飞就给廖鸿章打电话说:“老廖同志,你的条件我也完成了,不过你那个小老婆好像发现事情不对劲就跑了,所以,你看我的合同?”

    廖鸿章哈哈大笑两声说:“合同已经签好派人送到你的公司了。”

    陈飞一愣,自己好像没有告诉过他自己是哪个公司的人啊,他怎么……

    这么一想,陈飞也不得不佩服,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调查过自己,而且不知不觉得?

    算了,陈飞也懒得想,只要合同搞定,他也不想参合廖家这些破事儿了。

    不过还得跟白骨聊一下,这个指环到底是什么东西,由来是什么。

    陈飞打了个哈哈,直接挂了电话,像个脱了缰的野驴,撒欢儿的蹦到公司。

    刚一到市场部,就看到所有人为了一堆,跟开茶话会似的。

    看到陈飞来,所有人的眼中,有的嫉妒,有的兴奋,有的不可思议。

    陈飞一看就知道,肯定是老廖同志把合同送来了。

    这时候杜鹏飞站起来一拍陈飞的肩膀,他一边蒙的汉子,这一巴掌给陈飞拍得想死。

    只见杜鹏飞满眼精光的说:“我说陈飞,你简直就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啊,传说中受诅咒的单子都特么能签下来,厉害。”

    这时候,善于嫉妒的小王在一边冷笑了一声说:“只能说我们陈组长运气好,可能出门就碰上新视界的经理了。”

    陈飞也冷哼了一声,格外认真的看着小王说:“如果你不知道别人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就别妄加评论,除非你想找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