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我就是以后的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光线的边缘,一个黑色的长裙裙摆露出一角,林依依当然不是吃素的,直接对着那个影子就是一枪。

    按照林依依现在的枪法,直接能按照敌人露出的一个身体部位,判断出致命点,在扣动扳机,一击致命。

    可是面前的影子却连动都没动,如此近的距离,林依依肯定不会打偏的。

    看着那个身影慢慢接近,林依依对着身影又是两枪。

    可是这两枪却似乎打在了棉花上一样,没了动静,林依依稍有惊惧的盯着慢慢出现在光圈里的身影。

    知道出现了一**依依熟悉的脸,她的眼底才彻底的透露出一股惊恐。

    这张脸是她自己的!

    只是面容上更加的精致和成熟,带着一种不可一世的轻蔑,她伸出手轻轻抬起林依依的下巴说:“我就是以后的你。”

    林依依想摆脱她挑着自己下巴的手,却发现怎样都动不了,仿佛身体被万道钢丝束缚一般。

    那声音也是她本人的不假,可却比她的更加冰冷和残酷无情。

    她缓缓挤出几个字:“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另一个林依依笑了一声说:“我就是跟你共生的,指环的力量,我代表着你内心深处的贪欲和虚妄。”

    林依依听到这,她知道,人的一生中,最可怕的敌人就是自己,最有力的伙伴也是自己。

    她冷笑一声说:“你是我?但你能带给我什么?”

    挑着她下巴的身影再一次笑起来说:“利用我,带给你,无限的金钱,权利,和地位。”

    林依依看着身影,说出这些话,竟然有些痴了,仿佛真的看到了自己以后的样子,那种不可一世的高傲,和站在人群之上,受万人敬仰的时刻。

    在下面的士兵看着林依依带上指环之后,美眸瞬间变得一片猩红,直勾勾的盯着一个地方看。

    谁也没有勇气敢上前说一句什么。

    刚才那个被林依依处罚的士兵已经因为疼痛昏厥而直接被拖走了。

    他们这些人,虽说都是雇佣兵,其实这种小喽啰级别的,根本只能说是心甘情愿为了一口饭来这儿的。

    虽然这有一个可怕的老大,但相比起顿顿能吃上牛肉而不是在坟地边上吃野菜汤,他们宁愿好好活一段时间。

    林依依在看着以后的自己,突然笑了,是啊,自己不就是应该成为这种人么?

    她活着,就应该踩着一批又一批的尸体,然后站在人类的顶点,什么豪门,什么望族,都是自己脚下的基石。

    突然,眼前的光柱消失了,另一个自己也消失了,等林依依再看自己的手,指环已经消失了,彻底的没入了她的体内。

    她突然感觉从自己内心深处滋生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如同一丛花朵,正在不知不觉得悄悄绽放。

    这感觉让她觉得十分舒适,她看着下面一脸带着懵逼的士兵,冷笑一声,转身离去了。

    阮泽龙坐在椅子上,看着窗边的阴云,一场暴风雨又要来了。

    南越处在热带地区的边缘地带,这里地方小,人们生活相当的低端,甚至有些贫民区就在坟地旁边。

    这里常年充满着硝烟和暴力,让一些老幼妇孺食不果腹,人与人之间的武力冲突也是层层不断。

    站在这片大地上的三大巨头,阮晋元,林依依和阮泽龙便成了这片地区的统领者。

    所谓饱暖思淫欲,有了温饱,才有犯罪和法律,可是这里的一片混乱,告诉这些无知的平民,没有犯罪,就没有温饱。

    林依依缓缓走向靶场,夕阳下,她火色的长裙格外的妖艳夺目。

    她也知道,稳定的三角要因为某些人不甘的行动而开始动摇了,而她,则是这三角中的一个点。

    这场血雨腥风,她倒要看看,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这时候,林依依的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士兵的声音说:“女王,阮晋元来找你。”

    林依依淡淡的回答了一声知道了,便转身往仓库走,她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坐井观天,是永远看不到天有多大的。

    阮晋元这个男人,做走私声音很久,对于怎么把自己的货带到别的国家,他比谁都有一套。

    毕竟也是南越的大毒枭之一。

    林依依也是奔着他的名号来的,却发现这个男人只适合去训练那些有勇无谋的雇佣兵,他想的,跟林依依想的,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林依依从来这个地方,从我只想活着,到我想好好活着,再到我要活的比别人好,最后到我要别人只能仰视我。

    这样一个蜕变过程虽然是她一生中最黑暗的痛,但好在得到那个指环之后,她骤然觉得,这些黑暗正是滋养贪婪最好的肥料。

    她记得幻象中,自己跟自己说的那句话:利用我,就能得到一切。

    到了仓库门口,阮晋元已经在等着他了,只是表情并不怎么好看,林依依走过去,坐在他旁边,轻轻一笑说:“怎么了?好多天没见你。”

    听到林依依媚人的声音,阮晋元的表情似乎才稍微有一丝松弛,他习惯性的把头埋在林依依的后颈上,深深的,一嗅芳泽。

    林依依顺手推了阮晋元一把,表情冷淡的说:“到底发生什么了?”

    阮晋元笑了一下,坐正然后看着林依依说:“我们的渠道被人做成一个病毒散播出去了。”

    林依依秀眉微蹙说::“你什么意思?”

    阮晋元对于这种大事儿,当然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立刻冷静下来说:“我的意思是,我们的渠道,也就是很多大客的信息被用一种病毒编码,散播出去了。”

    林依依一惊,她虽然也掌握着一方权利,但这些大客多是南欧和北美的黑色帮派组织,这些人大多都是恐怖分子,他们的身份被外泄之后,那自己这边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林依依皱着眉,问他:“阮泽龙那边怎么说?”

    阮晋元深深叹了口气说:“他似乎还不知道这件事,暂时没有反应。”

    林依依冷哼一声说:“消息是哪里来的?身份信息准确么?”

    阮晋元没想到这么重要的时候,林依依竟然还能保持着如此清晰的头脑。

    消息当然是来自一个走私的老手,也是阮晋元的手下从南欧发过来的。

    至于身份信息的准确性,那阮晋元还没核实过。

    林依依突然觉得心里滋生出一种异样,她仿佛在内心深处看到一些穿着恐怖分子服装的样子,但却平静的很,没有一丝异样。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从带上指环之后居然频频看到这些幻象,但是心里的那种感觉告诉她,这不是重点。

    林依依唇角一勾说:“看来我们得见见阮泽龙了。”

    阮晋元手里的雇佣兵,是整个南越最好的一支非法组织的军队,他们都有相当牛逼的反侦察意识,做走私这一行更是如鱼得水。

    可眼下掌管渠道的却是阮泽龙,所有的大客户资料都在他手里,没有理由外泄的。

    说曹操曹操到,阮泽龙带着怒气直接找到了林依依,看见阮晋元也在,冷哼了一声。

    林依依立刻站起来,走到阮泽龙前面呵呵一笑说:“我正好想找你呢?”

    林依依的下一个目标当然是除掉这个头脑精明的阮泽龙,但现在所有的资料和渠道都在他手上,要下手,至少现在还不是时候。

    阮泽龙有备而来,只是处于礼貌,并没有带人进来而已。

    他冷笑一声说:“渠道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阮晋元站起来说:“我还想问你呢?我手里可没有渠道。”

    阮泽龙没说话,只是看着林依依说:“我记得,你手里是有一份资料的,那个资料上,可是有大批客户的资料信息。”

    林依依一愣,这话虽然不假,自己手里是有一部分,但现在所谓的资料外泄,到底是什么样的资料,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

    对于三个人而言,她手里管辖的,虽然是最重要的,却也是最狭隘的。

    根本得不到任何消息,现在却在自己的地盘上被阮泽龙倒打一耙。

    林依依听到他说的话,丝毫没有怒气,倒是阮晋元,一脸疑惑的看着林依依。

    他完全不知道林依依什么时候有的这一份名单,看样子自己才是被蒙在鼓里被人摆了一道。

    他怒意勃发的走下台阶,一把掐住林依依细嫩的脖子,眼睛射出一道寒光说:“是不是你干的?”

    林依依既然会依附阮晋元的势力,当然有她的意图。

    这个男人有着强大的除了头脑以外的实力,有着能让她一个女人感受到安全和庇护的臂膀。

    此时她就这么在自己的手下面前被阮晋元像抓小鸡样的拎在手里。

    这只能说明,她林依依的实力还不够。

    想绊倒阮泽龙还远远不够,既然这样,这次的事件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对她来说,也许是一个机会。

    林依依在阮晋元手里,不怒反笑,幽幽的说:“这件事情还不够明显吗?声东击西?还是栽赃陷害?”

    阮晋元一愣,瞬间松手,林依依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直接把她送了出去,险些跌到。

    阮晋元冷哼一声说:“你什么意思,我不喜欢卖关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