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死无对证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林依依看着阮晋元,虽然心底里有一种微微的惧意,却在脸上完全没有显现出来。

    她笑笑说:“我手里的名单,都不过是一些特殊客户,他们完全不惧怕在任何地方暴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实力之强大,根本不需要别人来动手脚。

    然后她缓缓走到阮泽龙面前,玉臂搭上他的肩膀说:“但是龙哥手里的单子可就不一样了,你包含了我们所有的渠道和所有客户的最全的信息,你说会不会是你?”

    阮泽龙听后,大吃一惊,然后把头偏过来,搞事情可以,但是当着阮晋元的面搞事情,那就不好玩了。

    对于林依依而言,阮晋元也许就是一个脑子比较单纯的皇帝,因为坐拥天下,天生龙威,所有人都只能惧怕。

    而她再厉害,再有精明的头脑,也不过就是皇帝身边的一个宠妃,但事实上,妃就是妃,再大也不过就是皇后。

    除非……她是武则天,拆了皇帝的龙椅,自己坐上去。

    阮泽龙仔细想了想说:“你的意思是我嫁祸你?我没有必要蠢到这样做。”

    林依依呵呵一笑,说:“蠢不蠢我就不知道了,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不然我们查查看啊。”

    阮泽龙冷笑一声,没有说话。

    他看到阮晋元的表情已经彪怒到了极点,这让他觉得有点不寒而栗。

    现在一句话说不好,阮晋元就会亲自来割断他的喉咙。

    想到这儿,他的整个神经都绷紧了。

    阮晋元对于两人说的话起了一种莫名的烦躁,一个堆一个,像是踢皮球一样。

    随即,他伸手一摆,说:“这件事你们两个都去查,然后把结果给我,如果让我知道是你们俩谁在背后搞鬼,我就杀了你。”

    阮泽龙和林依依都看见了阮晋元最后那个冰冷和满载杀戮的眼神。

    这让林依依有种莫名狂热的兴奋,她喜欢那样的眼神,也渴望那种眼神。

    阮晋元说完,直接带着部下离开了,林依依看着他的背影,怔怔出神。

    那是一种久经杀场,趟过不知道所少尸体才总结出来的冷漠,而不是故作潇洒的冷酷,就凭这一点,她还远远不够。

    阮晋元走后,阮泽龙也冷哼一声带着人离开,只剩下林依依,一个人站在偌大的仓库中,突然有些孤独。

    她该怎么办,这件事,不是她做的。

    阮晋元虽然头脑简单,但他也不傻,林依依的势力逐渐庞大的时候,他也会担心这个看似妖艳的女人会在任何时候把他取而代之。

    而阮泽龙则是他们合作了很久的伙伴,就算算不上是伙伴,至少彼此互相知根知底。

    所以,如果这件事查不出来的话,那林依依很可能会被阮晋元除掉。

    一个男人,如果能在女人赤身果体的条件下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说明他不是一个会被感情左右的人。

    当然,林依依也不会用这么愚蠢的方式来依附阮晋元。

    如果女人用自己的美貌和身材去驾驭男人,就要做好终有一天会年老色衰的准备。

    阮泽龙回到窗边,依旧坐在那扇窗边,看着远方,紧紧皱眉。

    这件事不是阮晋元,一定不会是,那就是林依依,因为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会是谁能把这个单子公布出去。

    可是如果真的是林依依,那这样的嫁祸不是太明显了吗?

    如果不是,那又会是谁,有什么目的?

    阮泽龙看着窗边的阴云变化,完全找不到一点思绪,却冥冥中觉得,好像这几个人就像一条线,所有的线都牵着这些人往一个点走。

    可现在完全不知道的是,这个点在哪里。

    阮泽龙身后站着一个面容有些苍老的士兵,他皱着眉说:“阿龙啊,你不用去找罪魁祸首吗?”

    阮泽龙听到之后,笑笑说:“我们不急,就算找不到,第一个被掰下去的,也不一定会是我。”

    既然是栽赃陷害,或许不是他,或者林依依,那就一种可能就是——内鬼。

    但这单子他一直放在一个极为机密的地方,半分都没有向旁人曝露过,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事。

    阮泽龙毕竟是一个年过半百的人,在南越这个充满硝烟的地方能活到这个岁数,没有一定的头脑,恐怕是不行的。

    他不经意起身,拍了拍身后年老士兵的肩膀。离开了窗边。

    这个人曾经是个散兵,在南越的某一次战争中,做过雇佣兵,更是曾经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救过阮泽龙的命,而且还是两次。

    阮泽龙回到自己房间,带上白手套从床板的夹层里拿出来一个精密的小盒子,打开之后,是一个芯片一样的东西,还有一份纸状的东西。

    阮泽龙看到这两样东西,皱了皱眉,合上之后,拿出来一个特质的紫光灯。

    这个紫光灯是用来鉴别指纹存在的,他拿盒子一向是带着白手套的,如果上面有指纹,那一定不是自己的。

    他将屋子里的的窗帘全部拉好,然后对着盒子打开紫光灯。

    上面的一层并没有什么人的指纹,他又把盒子换了一个方位,然后看了看,也没有什么指纹的痕迹。

    看来就算有内鬼,那也未必是自己这边的。

    此时敲门声响起,阮泽龙小心放好东西,然后去开门。

    敲门的是刚才跟阮泽龙说话的散兵,他拿着打扫的用具,说:“阿龙,该打扫房间了。”

    阮泽龙点点头,转身出去了,他是唯一一个除了儿子之外,能进自己房间的人了。

    一个两次救过他性命的人,他还有什么理由不去相信呢?

    林依依坐在仓库里,眉头深深的锁着,自己手里的这份东西,也是之前那个人留下来的,但如之前所说,这里都是一下大到不需要掩盖身份的人。

    而且,他们的货都是直接自己派飞机来取走,根本不会经过任何渠道去取。

    就算公布这些东西有什么用呢?

    如果是阮泽龙做的,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也就是说,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件事并非是他们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如果是别人做的,那目的就一定是想让三个人自相残杀。

    对于这敌在明我在暗的时候,林依依便完全没有招架能力,只怪之前自己的野心太茂盛,有让人想除掉自己危险。

    倒是阮泽龙,如果他也想到这一点,完全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因为阮晋元想除掉的,一定是自己。

    三天时间,如果自己和阮泽龙谁也没有查出来是谁,那自己的下场会怎么样。

    三个人里,势力范围最小的,便是阮泽龙,如果……

    突然,林依依心里一震,好像自言自语一般,自己的声音从心里那个黑暗的角落升腾出来:“杀了阮泽龙,死无对证。”

    她突然身形一抖,杀了阮泽龙?可是阮泽龙对自己完全构不成任何威胁,而且如果杀了这个人,阮晋元不是更加怀疑她了?

    她不明白,那个黑暗中的自己到底要做什么。

    就在林依依完全没有想通的时候,那个声音幽幽的说:“杀了阮泽龙,把得到的所有,都给阮晋元。”

    自己跟自己说话,这就像是一种催眠,林依依突然升起了一个杀戮的**。

    她凝神静气,转身离去,现在要做的,就是在这三天里,好好休息,养精蓄锐。

    接下来的三天里,林依依除了每天用牛奶沐浴以外,就是用一种只有南越才有的一种花浸泡身子。

    这种花不但能有效的消除疤痕,更能让使用者自己身上散发出一种奇香,这种香味会不自觉的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但这种花一般都长在阴冷潮湿的树洞内侧,极难采摘。

    做掉阮泽龙,完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的他一定从身体和心理上,都有所防范。

    直到第三天的傍晚,夕阳下,在阮泽龙的宅院面前,一个孤傲的女人,被十几个佣兵围着,影子在被拉的格外的长。

    林依依的唇角一直挂着不屑的冷笑。

    如果这是在平时,就凭阮泽龙这几个人,早就被她的人干掉了。

    可是今天,林依依什么都没带,连她一直没有离过身的左轮手枪,此时都安安静静的躺在盒子里。

    今天此举,不成功便成仁。

    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下,林依依的冷笑更浓了,只是那冷笑中,带着些许嘲讽和不屑。

    阮泽龙的士兵有一个算一个,当然都听过林依依的大名,此时此刻都想一睹芳泽,却没想到这个女人身上的气场,竟像是能硬生生的堵住枪膛一般。

    夕阳缓缓落下,宅院门口,林依依一句话也没有说,也没有在往前半步,她要等,等阮泽龙出来的那一刻。

    阮泽龙坐在窗边,这个女人已经在这里站了半个小时了,依旧傲然,看来是有备而来,明天就要给阮晋元答案了,难道她有什么了?

    阮泽龙一方面想端个架子,一方面又想探探林依依的底,但是说真的,有句话叫英雄难过美人关。

    在华夏的历史上,还真有这种不爱江山爱美人的。

    阮泽龙即便是再对林依依有所防备,也无法按捺住内心深处的一丝淫邪。

    他走下楼,缓缓打开大门,呵呵一笑,远远的看着林依依说:“这个时间了,林总有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