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贪婪的力量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林依依这时候才抬起头,莞尔一笑,在她一张冷艳精致的脸上绽开。

    竟然让阮泽龙看出了一丝错觉。他愣了一下,然后也露出一个笑容。

    林依依看着阮泽龙说:“龙哥不让我进去坐坐么?”

    阮泽龙呵呵一笑说:“这不是因为我们林女王太美,我一时间看呆了嘛,快进来。”

    就在林依依跟阮泽龙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她看到阮泽龙对手下使了一个眼色,这个眼色及其隐蔽,很容易被人遗漏掉。

    林依依在心底里生出无尽的嘲笑,这老头子果然还是怕死。

    果然,刚进宅子的大门,一个全副武装的人就上来给林依依搜身,然后对着阮泽龙摇了摇头。

    随即,她才看到阮泽龙放心下来的表情,然后从容的走进客厅。

    阮泽龙的茶海上,还沏好了从华夏运来的上等普洱。

    看来这老家伙早都知道自己在下面站着,就等着她来了。

    林依依从容的坐下,阮泽龙随即也跟着坐下,从公道杯里给林依依倒了一杯。

    茶,是要用来品的,但是林依依的目的却不是来品茶的。

    阮泽龙没有说话,这让年轻的她稍有沉不住气的意思。

    就在林依依等了许久不见阮泽龙先引话题,准备先发制人的时候,阮泽龙终于开口了:“林总,你觉得我这茶,怎么样?”

    林依依微微一笑说:“色泽光亮,入口先苦后甘,好茶。”

    随后阮泽龙笑笑,从另一个紫砂壶里倒了一杯茶给林依依然后接着问:“那你觉得,这杯又如何。”

    林依依几乎从不喝茶,阮泽龙是在为难自己?

    她双眸微闭,喝了一口,然后睁眼巧笑说:“这一杯却有些浑浊,但口感相比前一杯要苦涩一点,还是之前的那一杯好。”

    林依依话音刚落,阮泽龙便哈哈大笑起来说:“林总啊,看来不经常喝茶,这两杯茶,都是同一种茶叶,哈哈哈。”

    林依依面上骤然一僵,随后便立刻隐去了,没想到刚一来,这老东西就摆了她一道,这算是个下马威?

    也许他是在提醒,提醒她还年轻,想在自己家里有什么动作,还为时过早。

    林依依轻轻一笑,立刻带着些嗔怪的语气说:“龙哥,你这么欺负妹妹,可就没意思了。”

    没想阮泽龙没有为他刚才的行为发表任何话语,话锋一转,便说:“林总无事不登三宝殿,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林依依一笑,刚才先是一个下马威,紧接着直奔主题,竟然让林依依有些分散注意力,拿不准这人的套路了。

    但既来之则安之,他问了,自己也来个顺水推舟就是。

    林依依用余光扫了一下周围,确定没人之后,才说:“明天可就是最后的期限了,我觉得阮晋元的飞机大炮都等着对准我们俩了吧。”

    林依依这么说话,虽然不免夸张了些,却也合适的强调了阮晋元的实力,和她二人现在所处的危险。

    阮泽龙倒是一脸无畏,笑笑说:“华夏有句古话,叫身正不怕影子斜,这确实跟我没有关系。”

    林依依一笑说:“那龙哥觉得,跟我有没有关系呢?”

    阮泽龙没想到林依依会直接暴出这么一句话,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了片刻,然后说:“我觉得,自然跟林总没有关系了,那天是我唐突了。”

    林依依冷笑了一声,然后起身直接坐在阮泽龙旁边,面色有两分凄楚。

    她小声说:“我一个女人,是不可能争得过你们男人的,说我是风中芦苇也好,墙头草也罢,我想要的,只是能安安稳稳站住脚跟。”

    阮泽龙一听,眉头微微一皱,心说这个女人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确实,林依依现在的势力在这个铁三角上,占据着中间的位置,如果自己能得到她的势力,那想干掉阮晋元,也并未难事。

    如果她依附阮晋元,那阮晋元便是如虎添翼,在回过头来咬他一口,那也没有办法,那时候他只能当一头任人宰割的肥猪。

    阮泽龙一笑,看着林依依精致的侧脸,问:“你的意思呢?”

    随后伸出手在阮泽龙的心口上一放,回答说:“我什么意思,想必龙哥比任何人都清楚吧?”

    被林依依的手这么一放,阮泽龙的心口处瞬间猛地一缩,仿佛心里有一种东西正在被人吞噬,他自己本应该有的沉着和理智正在一丝丝被剥离。

    剩下心里对权利的贪婪和对金钱的渴望在无限放大再放大。

    当他再看见林依依的脸,竟然有一种难言的异样,这个女人像是撒旦的使者一样,当他凝视着她的双眼,便会觉得浑身那种贪欲在无限制的爆棚。

    他猛的摇摇头,去看别的地方,林依依似乎察觉了他的异样,虚带担心的问:“你怎么了?”

    阮泽龙从心底滋生出一种恐惧,他勉强的笑笑说:“没事,刚才有点晕。”

    林依依则是在心里冷笑一声,她感受到了周身的力量,却没想到这个指环竟然还有如此神奇的作用。

    林依依接着说:“我猜,你跟我的想法一样,对么?”

    阮泽龙还没从刚才那种异样的感觉里缓过来,便被林依依逼问,他不知道为什么,对她,竟然起了一种服从的感觉。

    阮泽龙喝了口茶,没说话,缓了片刻,这种躁动不安的心绪才缓缓平复下来。

    林依依接着说:“我听说,阮晋元打断了你唯一儿子的一条腿,这个仇你不想报么?”

    阮泽龙冷哼一声,要报,当然要报。

    他突然站起来说:“告诉我,我们要怎么合作?”

    林依依一笑,小鸟依人的伏在阮泽龙的肩膀上,然后说:“明天在仓库,阮晋元一定会来找我,我所有的士兵将会全副武装,而且,他绝对想不到,这个时候我们两个会联合一线。”

    阮泽龙一笑,这么想确实没有问题,就算明天阮晋元是来兴师问罪的,也绝对不会把所有手下的所有士兵调离他的本营。

    只要有了林依依的兵力和他自己的,合力围歼阮晋元,那他就死定了。

    阮泽龙没有发现,在内心深处,他所有的理智已经不复存在了,那种邪恶的贪婪,化作黑色的斑点,渐渐吞没了他仅有的心智。

    阮泽龙突然把林依依拦腰抱住,他很想要这个女人,就现在,他要得到,他只想得到,没有后果,不计后果。

    突然一张嘴便印上了林依依的脸,她厌恶的推开他。

    他从没想过,当一个人丧失理智,变得贪得无厌的时候,竟然这么可怕。

    随后林依依硬声说:“我帮你可以,我要好处。”

    阮泽龙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才说:“你要什么?”

    他现在心里已经完全杂乱了,或许这会儿林依依说什么她都会答应。

    “我要你的庇佑,和阮晋元二分之一的兵力。”林依依站起身,看着窗户外面不紧不慢的说着。

    阮泽龙点点头,现在他什么都不想,只想赶快做了这个女人。

    林依依说完,没给阮泽龙扑上来的机会,直接说:“我现在必须回去了,如果让阮晋元知道,我们俩就死定了。”

    林依依发现,当自己越接近一个人的时候,他就会越丧失原本的心性,然后将自己最丑陋的一面暴露出来。

    说完之后,她转身出了房子,明天早上,将会是异常混战吧。

    金钱,权利对美色的贪婪,会把控一个人的心智,会让人变得腐朽不堪。

    当这个男人对她有了贪欲的时候,那他就一定会乖乖的被自己摆布了。

    林依依趁着夜色,一个人回了她的宅子,大本营里却有两个士兵,向着另一个方向去了。

    明天,她只要坐稳了看好戏就是。

    一晚夜色清凉,阮晋元很早便来到仓库,林依依随即也慵懒的进来。

    阮晋元看起来火气相当大,似乎是又从掮客哪里得到了什么最新的消息。

    林依依上前笑笑说:“阮泽龙还没来,我们等他来了在问问怎么回事儿吧。”

    阮晋元点点头,直接走上高台坐在了沙发上,若有所思的看着场中所有人。

    林依依站在下面,却突然听到了几声讪笑,这声音,是阮泽龙的。

    阮泽龙出奇的没有穿西装,而是穿了军用的防弹装备,林依依看到阮晋元的眼球猛地一震。

    阮晋元起身,走到阮泽龙面前,淡淡的说:“阿龙,你这是什么意思?”

    阮泽龙一笑,看了林依依一眼,他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杀了眼前这个男人,他就能独占他的一切,金钱,权利,还有女人。

    他的语气里带着狰狞的说:“什么意思?阮晋元,你的位置该让给别人坐坐了。”

    有道是擒贼先擒王,只要先干掉阮晋元,那那些士兵,也不过是些散兵游勇罢了。

    他的话音刚落,阮泽龙就从腰间摸出一把马格南,漆黑的枪口便直接顶上了阮晋元的眉心。

    阮晋元先是一愣,然后冷笑起来,把阮泽龙笑的心里发毛。

    随后,阮晋元笑笑说:“没想到我们金色的三角,今天就要剩一个了。”

    阮泽龙接着狞笑着,食指已经开始渐渐扣动扳机了,他从牙缝挤出几个字:“是啊,剩我一个……”

    就在阮泽龙说完这句话的同时,突然觉得太阳穴一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