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良禽择木而息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阮泽龙正在扣动扳机的手突然一顿,然后硬生生的停在刚才的动作上。

    他能感觉到,在他太阳穴上顶着的,是一个小小细细的枪口,士兵们拿的都是口径较大的冲锋枪和机枪,不会有这种小巧的感觉。

    就算是口径小,哪个白痴会把冲锋枪顶在别人的太阳穴上。

    当下阮泽龙便知道,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昨晚让他心神大乱的林依依。

    他此时此刻的神经慌乱,更没想到林依依竟然会来这一手,可是让他无比悔恨的是,他为什么昨晚鬼迷心窍一般的就信了她的话。

    事已至此,他硬生生从嘴里挤出来几个字:“林依依,你玩我?”

    但最为一个老手,他手上的枪口和他的严谨,丝毫没有离开阮晋元的眉心,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林依依感受到了阮泽龙的绝望,狗急跳墙,人在绝望的同时,小宇宙也是会爆发的。

    林依依也随之冷笑说:“龙哥,跟我有什么关系,你是你要做掉阮哥,我一个女人,昨晚不得已屈服,但临死拉垫背的,可不是你的作风啊。”

    这个女人一说话,阮泽龙除了恨意之外,心神更加慌乱了,总而言之,现在他的处境,完全是一个绝地,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三个人就这般僵持在一起,谁也没有轻举妄动的意思。

    阮泽龙冷笑一声,既然没有人愿意打破这个局面,那就只能由我来了。

    他在内心盘算着,快速干掉阮晋元后,在干掉林依依,毕竟这偌大的仓库,现在只有三个人。

    能不能绝地反击,就在此一举了。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阮泽龙想要飞快扣动扳机的一刹那,他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手腕一抖,手里的枪也随之脱落下来。

    只见阮泽龙的手腕子已在刚才的一瞬间,被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活生生打穿了。

    这时候的他根本来不及惊讶,这里,除了他们三个还有别人,也就是说,从一开始,这里就已经埋伏好了?

    最终,还是阮晋元打破了僵局,他冷笑一声说:“你说的对,我们金色的三角,以后确实只剩一个了,那就是我……”

    说到我字的时候,林依依毫不留情的扣动了扳机。

    阮泽龙的脑子突然一黑,那个我字的回音还没来得及在他脑海中回荡,他就直接倒地身亡了。

    林依依放下手里的枪,眼睛死死的盯着阮泽龙死不瞑目的样子。

    她将手放在从他脑子里流出的血液上,一股神奇冰凉的感觉犹然而起,让她浑身舒缓倍至。

    这就是力量的感觉。

    阮晋元往前走了两步,按上了林依依的肩膀,笑了笑说:“其实你原本可以跟他联合的。”

    林依依这时候才从阮泽龙的血液里把手抽出来,也笑着说:“良禽择木而息。”

    好一句良禽择木而息,竟让阮泽龙背后一阵发凉,这个女人,到底是有手段的。

    阮晋元放开手,说:“金色三角的毒枭,两个都被你灭了……”

    这句话说的深长,似乎是在提醒林依依,她的行为已经让他觉得有危险了。

    林依依倒是不在意,带着一脸笑意说:“阮泽龙手里的行当,我大可以一分不要,都是你的,我说了,我是女人。”

    这句话林依依的语气极为慵懒,让阮晋元差一点就信了。

    随即,林依依又补充了一句:“有句话虽然恶俗,但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雌一雄。”

    她的这一句话,似乎又再一次向阮晋元递交了忠心,而且她也说了,阮泽龙所有的兵力,和手里的资源,全都给他,那还有什么好疑惑呢。

    阮晋元哈哈大笑两声,瞬间搂过林依依纤细的腰肢,说道:“好,以后你就安心做我的女人,这整个南越的边缘地带,就是我们的天下了。”

    林依依虽然表面笑的灿烂,眼中却写满了冷漠和阴鸷,除掉了一个阮泽龙,还有漫长的路要走,她才不会是一个屈居人下的女人。

    她是什么,是女王!

    直到深夜,鸟兽散去,四周寂静,林依依一个人斜依在床头,在问内心中那个自己:“为什么不把阮泽龙的那部分夺过来,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给他?”

    内心中的她呵呵一笑说:“以退为进,是贪婪者布下最好的陷阱,你觉得呢。”

    林依依皱着眉头,对她的话似懂非懂,但至少,按照做生意来说,她已经盈利了。

    夜幕下,林依依妖艳的样子,已经成了南越边缘的传奇……

    当然,生意场上不只是要盈利,还有很多规矩,说不守规矩的,陈飞算一个。

    既然上有政策,那他肯定有自己的对策。

    他说死都不想坐在这个什么市场部总监的位置上,毕竟自己在这销售的刚当里,就是一个菜头,拿出去真心丢人。

    于是,陈飞想出来这么土办法,干脆就坐在这个位置上,但是什么事儿都不管就好了。

    不管是公司企业还是政府军队,最不能忍的规则就是所谓的,在其位不谋其职。

    陈飞恰恰做到了这一点,这些天搞得整个市场部都是怨声载道,没有一个人不哀怨的。

    该签的单子他一个不签,不该签的也不签,所有人只要一问他,他就一句话:“这玩意我不懂,问原部门经理去。”

    说完两个袖子一甩,就楼下咖啡厅喝奶茶去了。

    这些日子,财务部的门槛儿都要被市场部的人踏平了,财务部小姑娘都快受不了了。

    林雪薇也相当烦恼,看来陈飞是打算用这一招逼着自己回去了,但是不好意思,她不会也不可能在回去,在那个位置上,想得到一大笔钱,是非常难的事情。

    此时此刻送走了市场部一组组长王姐,林雪薇才又拿起手里的财务报表,尤其是十月份的时候,财务部就要进入所有人闻之头疼的紧张战备了。

    从以下三个月来说,做工资,奖金,还有各个部门送来的报销单据。

    尤其是到了快十二月的时候,双薪,考核,还有税务报表。这都是一个大工程。

    特别是她们这种跟钱挂钩的,容不得半点马虎,一旦失误,便会牵扯到整个公司。

    不过自从林雪薇调来之后,这些小姑娘们倒是轻松了不少,很多大账都是林雪薇亲自处理,完全不用她们在白天晚上的加班熬夜。

    而且林雪薇做事相当谨小慎微,容不得一点点差错,这一点更让她们放心。

    可是凡事儿都有双面性,林雪薇的到来确实给其他财务部的人减轻了一小部分负担,但从某些方面却加重了她们的负担。

    从林雪薇调过来开始,也就第一天还好,从后面几天,市场部的人频频报道,就差把桌子搬过来直接在财务部办公了。

    可是她们能怎么办?她们也很绝望啊,要怪只能怪那个不上道的新任市场部经理了。

    林雪薇当然不能自己请调,陈飞这种方式虽然下作了点,但确实很管用。

    这两天市场部和财务部的员工已经快把总裁办公室的门敲破了。

    尤其是市场部,现在可以说跟群龙无首没有区别,沈嘉琪真的没想到,这个陈飞竟然搞这么一手给她。

    而且她也才渐渐发现,陈飞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一个自己说什么听什么的小绵羊,成长为一个死皮不要脸,甚至说有点桀骜的男人了。

    不管是什么战役,但凡是有人向她挑战,示威的,她沈嘉琪都不会输。

    既然陈飞你用这种方式,那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她想了想,对着旁边的刘秘书说:“你去通知市场部,他们的建议不予批准,还有,告诉林雪薇,让她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看来她的工作还是太少了,即日起,林雪薇直接升任财务部总监,原总监给她做副手。”

    刘秘书微微皱了皱眉,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看着刘秘书出去,沈嘉琪轻轻一笑,眼底露出一丝冷傲。

    陈飞,你要不然走人,要不然这个位置你坐也得坐,不坐也得坐。

    陈飞是在群里接到通知的,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完全懵逼了,看来这俩妞大有把他逼上绝地的意思。

    同样的群里,林雪薇也在,看到这条升职消息,她长长的出了口气,她在沈氏集团呆了这几年,一直凭借自己过人的头脑,坐上了一个个比高更高的位置。

    在这样的一个钢筋水泥铸造的城市里,人多的如同蚁群行军,每天公交车挤都挤不上去。

    她从一个月三千块钱的实习工资,还得拿出来七百租一个满是蟑螂鼠蚁的地下室的小女生,到现在。

    一个月收入不下五万的,住着公司配的一室一厅高层公寓,总裁的得力助手。

    这中间的努力和辛劳都不是白费的。

    一个女人,奋斗到这个份上,基本上已经有很好的自身条件了。

    可是林雪薇远远不满足,从那天芝加哥的朝阳开始,她的银行卡,就没有一天让她满足过。

    公司的人已经走光了,林雪薇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桌子上堆着大堆大堆的爆表,还没有整理。

    她喜欢一个人,一个人工作,更喜欢在单独的时刻,来场一个人的狂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