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天降灾祸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这次回去,没通知任何人,本来说好下礼拜的,这才是本周的礼拜六。

    陈飞回家的时候,连陈妈都觉得挺意外,但关于儿子这个来无影去无踪的,她已经习惯了。

    陈飞先是跟陈妈拥抱了一下,然后问:“妈,我不在的时候,家里都好不?”

    陈妈一个劲儿的点头说:“都好,都好,就是……哎……”

    陈妈的欲言又止和唉声叹气让陈飞知道,妈肯定是嘴上说好,其实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飞坐在沙发上,看着陈妈的眼睛说:“妈,跟儿子还想瞒着不说?”

    陈妈想了想就低下了头,小声说:“你爸离家这也小四年了,他也没啥亲戚,我这边呢,就你一个舅舅,还不在泉城,剩下俩姨……”

    陈妈说到这,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就连陈飞也不知道她到底说话了没有,让人着急。

    说到底,陈飞是比以前能沉住气多了,坐在沙发上,也没说话,就是盯着陈妈看。

    陈妈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也就只能吐露心声了:“你大姨上次从我们家回去之后,不知道上你二姨那说啥了,后来这事儿就传开了,说我们家有点臭钱,就六亲不认,尾巴翘到天上了什么的,搞得我一出门,谁都不理我,连以前上咱家拉家常的大婶子都不来了,也就隔壁陆婶儿还来说说话,但也来的少了。”

    陈妈是越说越委屈,只不过她给儿子说的时候,已经捡了好听的说了。

    陈飞也算是明白了,合着阴的玩不了,李大健他们母女俩就来这套更损的。

    农村这种地方其实是很可怕的,尤其是语言,它能杀死人。

    他们趁着自己不在,联合这种方式,让母亲受委屈,确实够阴的。

    陈飞笑笑说:“妈,咱身正不怕影子斜,别管他们的,李大健那边我收拾他。”

    陈妈叹了口气说:“你别在惹事了,你不在家,家里连个能跟我说话的都没有,你在惹了不该惹的人,你让妈怎么做人啊。”

    陈飞算是明白了,妈妈这是埋怨自己呢,自己这妈,没啥文化,而且善良,但却极为玻璃心,现在她被全村儿老婆娘孤立,心里不好受。

    陈飞不得不感慨自己机智,要是晚点回来,或者不回来,指不定他们会用这种手段,刺激自己的妈对厂子造成什么威胁呢。

    陈飞笑笑,安慰陈妈说:“妈,别担心,这事儿我会好好处理。”

    话刚说完,陈飞电话就响了,一个陌生号,陈飞也不知道是谁,就接了。

    陈飞刚喂了一声,那边就说话了。

    说话的是一个瓮声瓮气的男人,还有点结巴:“喂,陈,陈总吗?我,我是,邓洁,的表,表弟。”

    就这一句话,陈飞是不知道他说的费劲不费劲,反正他听的是挺费劲的。

    但是他说自己是邓洁的表弟,他才想起来,前两天邓洁确实说过想给自己一个退伍的表弟找工作来着。

    陈飞想了想就问他:“你现在在哪呢?”

    那边似乎愣了一下,过了十几秒才说:“我,我在,我姐家。”

    陈飞本来想着让他过来,自己跟他聊聊的,但是一想到,妈妈刚受刺激,要是邓洁在跟着一起来了,估计老太太要抓狂。

    想着,陈飞就说:“这样吧,十五分钟之后,经理办公室找我。”

    说完,把电话挂了,他跟陈妈说:“没事儿,你儿子本事大着呢,别担心啊。”

    说完,陈飞就开车直接奔厂子去了。

    这些时日自己不在,厂子也没有外人干扰,没想到真的被这几个人整理的井井有条的。

    看着自己的地盘儿一片朝气,陈飞也算是放心了不少。

    等陈飞到了经理办公室的时候,邓洁和他那个表弟已经等着了。

    邓洁看到陈飞回来也相当高兴,赶紧招呼表弟说:“大军,这是陈总。”

    那个大军赶紧从走廊的椅子上站起来,瞬间给陈飞敬了个军礼,害的陈飞也迷迷瞪瞪的给他也回了个军礼。

    陈飞再看这个大军,身强体壮,个子相当高,反正比他是高了不少。

    但是光看面相就呆呆傻傻的,一看就不是什么精明人。

    陈飞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步走过来的,也没有以貌取人的意思,就问他说:“你有什么特长?”

    大军憨憨一笑说:“我,我特别,特别能吃。”

    陈飞听到这,一脑门子冷汗,心说,这第二个特别是他结巴的重复啊,还是真的特别特别能吃。

    邓洁听到这也吓了一跳,要是你上哪个单位应聘,领导问你有啥特长,你跟人说,能吃,那你就可以直接回家了,况且这傻弟弟不止说了一个特别。

    陈飞倒是觉得挺有意思,说:“除了吃呢?”

    大军愣了一下说:“俺力气大。”

    说完话不由分说的就拉着陈飞往外走。

    陈飞的手腕子被他拽着,可能对于大军来说,是随便一拉,但陈飞只觉得整个腕子都被一个钢钳子狠狠的夹着。

    好在大军的目的地只是院子,不是大门口,不然胳膊就要被这货整废了。

    到了院子,他才松开了陈飞的手,陈飞举起腕子去看,只见腕子上竟然有两道特别明显的淤青。

    顿时陈飞便惊愕的看着眼前的大军,说:“你到院子干嘛?”

    办公室前面的院子里还留着以前的树,都是老树了,陈飞当时也没舍得砍掉,就把这块给隔出来了。

    大军笑了笑,找了一颗看起来并不茂盛的,扎了个马步,深深呼吸一口,然后照着树干就是一拳。

    随后的一幕就连陈飞也惊呆了,只听大树被打的那块咔擦一声,竟然直接断裂,树的前端向前倒去。

    邓洁扶额摇头,这个傻表弟,在这卖力气有啥用,虽然从小这表弟就力气大,八岁的时候就能一个人扛一百斤的面粉,但厂子里又不是搬砖的。

    陈飞也张着大嘴在一边拍巴掌,然后问:“大军,你会开车么?”

    大军把树扔在一边,挠挠头说:“会,会开,之前,在,在部队,给领导,领导开……”

    陈飞怕他再说下去天就要黑了,赶紧阻止他说:“行,以后你就给我当专职司机兼保镖。”

    邓洁没想到陈飞真能把他收了,就走到陈飞面前。

    虽然这是自己的表弟,但也不能坑陈飞吧,她皱了皱眉就说:“那什么,我这弟弟小时候发烧烧的脑子不好,说话还这样,跟着你我觉得……”

    邓洁后半句还没说完,就被陈飞打断了,他嘿嘿一笑说:“这可是人才啊,天生力士,再说了,当司机也不用说话啊,只要能听懂我说啥就行了。”

    邓洁想想也是,跟陈飞说了个谢谢。

    三个人正准备回办公室,给大军办个入职呢,就看程刚面色慌张,急急忙忙的往这边跑。

    看见陈飞的时候程刚先是一愣,然后脸上慌张的神色好了一点。

    但是由于刚才跑的太猛,大气还没喘均匀,所以一时间只皱着没有喘气。

    陈飞看的也着急赶紧给程刚拍拍背顺顺气。

    大军是个好孩子,来的时候表姐就说要他会察言观色,领导拿被子,就赶紧倒水,领导要出门,就赶紧拉把手。

    此时大军看陈飞给程刚拍背,心里也想表现一下,一巴掌就拍下去了。

    也就是程刚身体结实,被大军这一巴掌差点给拍趴下,但还是稳住了。

    程刚一愣,赶紧站起身就往后跳了一步,不停的咳嗽,陈飞此时是哭笑不得,大军估计是不知道自己的力气有多大,他的手腕子到现在还疼呢。

    陈飞趁着刚子没还手赶紧解释道:“那啥,这小子是我保镖,力气太大,别生气。”

    刚子半信半疑的看了大军一眼。

    大军手足无措的呆立在原地,陈飞感觉他俩不能在这么大眼瞪小眼了。

    就看着刚子说:“你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干嘛的?”

    刚子也是愣了一下,愤愤的说:“妈的,都是这小子给老子拍傻了,对了,出事儿了!”

    陈飞眉头一缩,说:“什么事儿?”

    程刚表情也明显变得十分难看的说:“地里种的草药,都,都快让虫子啃没了。”

    陈飞和邓洁都是一惊,啃没了是什么意思?

    邓洁最先冷静下来说:“刚子,昨儿不还好好的么?怎么今儿就给啃没了?”

    刚子跺了跺脚,也着急说:“对啊,昨天还好着呢,谁知道呢,今早我还在家的时候,王大爷就找我说了。”

    陈飞听完二人对话,才插嘴说:“只有王大爷家一家吗?”

    程刚赶紧摇头说:“不是,所有地里的药材都被啃了,你快去看看吧,专家已经过去了。”

    陈飞点点头就开车带着几个人往专家的地方走,沿路两边的药田可以说触目惊心。

    本来绿油油的叶子已经几乎都没有了,杆子上还扒着一些不知道什么虫子,足足有大拇指大,一个杆子上就趴了三四只。

    看的陈飞都一阵一阵的心疼。

    程刚摸着汗说:“陈总,你看,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以前没有见过啊。”

    陈飞也从来没遇到过这种问题,唯一就是小时候他们村儿闹过一次蝗灾,那次是人人危机,闹了好一阵饥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