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不仁不义?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光想想那次蝗灾就心里发慌,好在城里人好这口,村里把那些蝗虫抓了卖给饭店还贴补了一部分。

    虽然没看清楚,但就略看一眼,陈飞就已经觉得那些虫子挺恶心的了,而且好像他以前也没见过这玩意啊。

    陈飞到了现场,专家一个个已经穿着特质的衣服蹲在田地里研究了。

    陈飞下了车就往田里跑,那些高鼻梁的外国专家也很是奇怪。

    陈飞蹲下身子,从地里随便抓了一只放在手里看。

    他从小就喜欢去山里玩,抓虫子更是不在话下,别说益虫跟害虫了,就连什么虫子能吃,什么虫子不能吃也知道的一清二楚。

    可是这种虫子,他在山里从来没见过。

    而且这么大的个头怎么可能是地里的虫子呢。

    这种虫子不但个头大,而且头长得稍微有点像天牛,但跟天牛不一样的是没有触须。

    头和身子连接的地方地方很细,身子上面有一个很大的椭圆形甲壳,上面是黄色和黑色的波浪形条纹。

    腿比较细,上面还有倒刺,本来陈飞还抱着能不能像蝗虫一样,卖给饭店什么的。

    但是看看这玩意长得这么恶心,估计就算能吃别人也下不去口。

    陈飞随手把手里恶心的虫子扔在地里,深深的喘了口气,看着药田已经破败不堪,心里一阵一阵的难受。

    这是王大爷的药田地,老两口年事已高,唯一一个儿子刚被查出癌症,光是药费就有点让老两口不舒服的了。

    自己辛辛苦苦种植的药材,眼看就可以采摘收获,换点钱给儿子治病的时候,天有不测风云,竟然让这种大祸降临在整个本就不富有的村子里。

    到现场的时候,王大娘瞬间就晕过去了。

    孙志富半天也没出现,陈飞就问程刚。

    程刚叹了口气说:“早上发现这个事情的时候,王大娘先是晕过去了,然后王大娘儿子一看自己得癌症,又摊上这么个事儿,就在家里喝农药了,好在刚喝就让人发现了,这不,志富开着村长的三马子送母子俩去医院了,还没回来。”

    陈飞也跟着叹气,眉头锁的格外紧。

    村长家住的最远,这时候才呼哧呼哧的骑着老二八自行车赶过来,下了车看到眼前的一幕,气的把头上的帽子往地上一摔,就坐地下了。

    狠狠叹了口气说道:“作孽啊,作孽!”

    陈飞他们村儿本来就偏,村里人都迷信,而且善于嚼舌头的老婆姨到处打听了,隔壁两个村儿啥事儿都没有,就他们村儿出了这种怪事儿。

    村里有个姓马的,今年五十出头了,他爹年轻的时候是道士,有段期间,全国反封建迷信的时候,他爹正好赶上了,后来让红卫兵给一顿打,赶出了道观,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在陈飞他们村儿落脚儿。

    后来觉得这地方虽然穷,还是挺安逸的,也就没走,再后来就有了这个姓马的。

    这人叫马青莲,因为刚出生的时候身体不好,老人迷信,都好给体弱的小孩子起个贱名儿,比如狗子,旺财啊什么的。

    或者男孩子取个女孩儿名儿,好养活。

    意图在,阎王爷不收贱命。

    马青莲一天神神道道的,陈飞小时候就挺怕他。

    不过陈飞回来好几次了,也没见过他,早把他这么个人给忘了,可是这回,他竟然主动过来凑热闹了。

    村民都围过来了,家家田地都一样,只不过有的特别严重,有的情况稍微好些,但这么下去,估计不到晚上,地里的药就都得啃光。

    村民都听陈飞的,说明白点,陈飞在村子里的威信相当足。

    这会儿全村人都在王大爷家的地里,等着专家给说法,里三层外三层,那气势,赶上一个师的编制了。

    这时候,一直看热闹的马青莲哈哈大笑两声说:“逆天而为,必遭天谴啊,哈哈,报应。”

    陈飞一听就不乐意了,心说村里出了这么大事儿你看热闹就看呗,至于说这种风凉话吗?

    程刚脾气可比陈飞大多了。

    陈飞好歹还有个心理活动呢,但是程刚完全没有思考的意思,一个健步就冲上去,瞬间就抓住了马青莲的领子。

    马青莲不但没有害怕,一双眼睛反而一直盯着程刚。

    村里边人这时候都被突如其来的闹剧吸引了,在说大家也都想知道马青莲突然说出的那句话到底什么意思。

    马青莲被程刚抓着,丝毫没惧意,声音放大两倍说:“这是山神爷发怒了,药材本来应该长在山上,人们上山采药,受到山神爷爷的恩惠,才会祭拜山神,心存感恩,你们把山里的东西移到地里,山神爷能不降罪嘛!”

    话音一落,陈飞只听周围嗡的一声,村民都跟炸了锅似的纷纷开始讨论。

    程刚一看场面不对,心里更加急躁,一时发怒,对着马青莲就吼:“放你娘的老屁,你特么活在啥年代,懂不懂科学?”

    马青莲冷笑一声接着说:“呵,当年蝗灾的时候,咱们靠山的这一片儿十里八乡的,都糟了灾难,这次为啥别的村儿都没事儿,就咱们村儿糟了灾!”

    程刚被他这么一说给噎住了,半天没吭声。

    本来有些半信半疑的村民一下子都炸了,大家纷纷开始赞同马青莲的说法。

    都开始后悔翻了自家的口粮地,非种什么药材。

    陈飞站在田里,听着一圈又一圈的人跟闷雷似的鼎沸,心中十分烦躁。

    这时候专家已经做好了被啃咬植物的采样,还有泥土结块的采样,以及昆虫的采样,对着陈飞用撇脚的华夏语说:“陈总,我们要移交ken总部做研究。”

    陈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看着专家走了之后,陈飞吸了吸鼻子,走到田埂上对着村民开始喊:“乡亲们,大家稍安勿躁,这东西专家已经准备移交外国研究了,结果很快就会出来。”

    “还有,这些药物的事情,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补偿和交代,请大家不要猜疑……”

    陈飞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人群里一个女人尖着嗓子喊了一声:“放屁!”

    本来陈飞讲话的时候村民们讨论的声音已经小了不少,这一声出来的嘶吼,大家竟然都安静下来了。

    陈飞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从人群里挤出来。

    陈飞看到女人的瞬间,皱紧了眉头,这女人正是三贱客之一,李强兵的妈。

    陈飞冷笑一声说:“李婶儿,你这是啥意思?”

    李强兵的妈听到陈飞问话,直接两脚分开,单手叉腰,丹田提气,一手指着陈飞破口大骂。

    “老娘就不愿意听你这小比崽子放这个屁,天天交代,你交代啥!别说别的了,这都多长时间了,说给大伙补钱,补工资,钱呢?啊?我问你钱呢?”

    陈飞当然知道,现在药物才刚贴上商标,自己这边字儿还没签呢,外资的钱当然还没有拨过来啊。

    还没等陈飞解释,老婆娘又开始了。

    “就说你们老陈家坑人,我看一点都不假,哎,大伙儿都听说了吧,老陈家仗着自己有点钱,自家实在亲戚都不认了,人家张婶儿也是好心,眼看着厂子建起来没有负责人,就让儿子去帮老陈家看厂子,李大健,是,人没上过学,啥也不懂,这个小比崽子,回来就给张婶儿儿子打了,副镇长让儿子去调停,也让打了。后来张婶儿还亲自去他们家道歉,亲姐妹啊,都让活生生打出来了。”

    陈飞自己听的都呆住了,这番言论在李强兵的妈嘴里说的是慷慨激昂,可是竟然如此没有是非黑白,反倒把陈飞推向一个不仁不义,六亲不认之地。

    村民对上次的事儿都是一知半解的,这回倒好,这个闲话给陈飞编排的够悬乎的。

    老婆娘喘了几口气,但完全没有停的意思,接着喊。

    “你说说,这样的人,是不是天打五雷轰,我看啊,咱们村儿这次的灾,都是因为他们老陈家……要不是他们做人……哎,哎哎,哎呦……”

    李强兵的妈还没骂完,便被在一旁实在忍受不了的大军给举起来了。

    村民看的都是一呆,这小子不知道哪来的,竟然有这么大力气,一个手就能把个一百二十多斤的女人举起来,而且毫不费劲。

    要说程刚脑子直,那大军连直都不是,直接可以说没有,他举起李强兵的妈顺手就往田埂里扔。

    眼看一个抛物线出去,陈飞死的心都有了,心说大兄弟你这不是把哥哥往火坑里推么。

    虽然心里这么想,陈飞还是挺爽的,更是没想到第一天跟自己,这小子就这么忠诚。

    村民本来都是墙头草,趋之于利,现在都完全被老婆娘妖言惑众了。

    加上这些人,本来就已经心烦气躁,觉得陈飞就是祸害了,没想到他不知道从哪弄了这么个人,直接把人扔出去了,这不是不打自招么。

    村民之前就已经被马青莲的话搞得将信将疑,这下李强兵的妈这么一说,更是群情激奋了。

    混乱中不知道谁带的头,只见村民纷纷朝着陈飞走过来,边走还边喊:“还我辛苦,还我公道,人性灭绝,必遭天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