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 黄斑大鳄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一听,心说一帮愚民,没上过几年书,口号跟研究过似的这么整齐。

    但现在并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村民们来势汹汹,陈飞要是现在被抓到,活活打死都有可能。

    程刚一把推开马青莲,冲着还在田埂里发呆的几个人说:“先走,这群人疯了!”

    陈飞反应还算激灵,撒开腿就开始跑,虽然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但跟这些人讲道理,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啊,更别说还是一堆怒了的牛。

    现在这个情况,也只好先跑了再说。

    邓洁穿着小高跟,走的慢,但大军在旁边跟着,也估计也没人敢上,毕竟刚才大军那个神奇的抛物线,大家都已经见识过了。

    陈飞坐上车,大军他们也快速上来,几个人便绝尘而去。

    大军开着车,问陈飞:“陈总我们现在去哪啊?”

    陈飞叹了口气说,到村口停车,然后大军先下去,到厂子里守着,有你在,那些村民也不敢怎么样。

    大军倒是特别实在说:“陈总,俺们,俺们东坝村附近,还,还有几个跟我一样的退伍兵,拳脚啥的都,都不错,俺让他们,赶紧来帮帮忙,不,不然俺一个人估计整不了。”

    还没等陈飞细细琢磨,邓洁直接一个大巴掌就扣在大军脑袋上了,说:“拳脚,拳脚,你能不能长点脑子!”

    大军一脸委屈的说:“俺也没做错啥事儿啊。”

    邓洁狠狠瞪了一眼这个表弟说:“没做错?要不是你刚才直接把人扔出去了,我们至于跑吗?”

    陈飞本来就够烦的了,哪有心思在这听邓洁教训弟弟,就说:“行了,大军没错,这弟弟够忠心,耿直,我喜欢。”

    听到陈飞不但没跟表姐一样骂自己,反而夸自己耿直,大军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然后陈飞说:“行,大军,你就找你几个弟兄帮帮忙,但是记住一点,不能伤人,挡不住了就报警。”

    大军点点头,把车停在村口的路边,就跳了下去。

    刚子从副驾驶位上换到主驾驶位,问陈飞:“咱们现在怎么办?”

    陈飞皱着眉说:“咱们现在是众矢之的,赶紧给自己一家老小打电话,让到别的亲戚那躲躲,没亲戚的,就上镇上旅馆先住下,我报销,还有,刚子你等会儿给志富打个电话,让他也安顿一下家人,然后上镇上跟我们会合。”

    程刚听了点点头,一脚油门就上了开往镇上的路。

    开出几公里后,掏出手机按照陈飞的话交代好家人,也通知了孙志富。

    几个人一路奔忙,找到镇上一个还不错的酒店,要了个安静的包厢就坐下了,点了几个菜意思一下,所有人就都沉默了。

    眼看已经下午了,陈飞焦头烂额,自己现在一走了之,那地里怎么办。

    这些虫子一晚上就能把地啃得精光。

    这时候,菜也上了,虽然中午都没吃饭,但现在来说,谁也没心思吃这口东西。

    没到十分钟,孙志富就到了,酒店离镇医院不远,他到这比较快。

    看着人到齐了,陈飞才说:“兄弟们,这次的事情比较突然,这是谁也没想到的,而且我更没想到,村民会这么激动。”

    邓洁也露出疑惑的神色说:“我觉得也是,而且我也奇怪,为什么邻村都没事儿,而且这东西,我们从来就没见过啊。”

    孙志富也点点头,觉得事情来得太突然,也太蹊跷。

    他说昨天下午的时候,才去地里检查过,一切都好,还打了肥,没可能一晚上就凭空出现这么多虫子啊,而且这是啥虫子也不知道。

    陈飞总觉得这个事情发生的太过奇怪,可是好像一切又很有逻辑。

    昆虫灾害算是天灾,几乎没有人为的可能性,但如此蹊跷的天灾陈飞是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

    陈飞叹了口气说:“大家先安顿好家人,都别慌,先等ken总部的化验结果出来吧,不然一切都是白搭。”

    众人也都点点头,谁都没有在说什么。

    包括陈妈在内的家属,也已经到了镇上,由刚子去安排住所和接待。

    陈飞一再嘱咐刚子,要找条件好的宾馆,还有,千万不要试图解释,不然越说越麻烦,自己家的人,一定要信任。

    陈飞几个人随便吃了两口,就在附近开了宾馆住下了。

    陈飞很担心大军那边,就让邓洁打电话问问,大军说厂子这边没什么事,他的六个兄弟也来了,都穿着退伍的军服,没人敢接近。

    陈飞一听才放了心,军服自己是可以穿走的,只不过退伍的时候,肩章什么的要留在部队。

    这些村民估计没几个懂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陈飞又是对着沈氏集团请了个假,吴天赐那小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放弃,竟然连个电话都没有。

    不过他这个时候不打电话也挺好的,倒是给陈飞省了不少事儿。

    陈飞焦急的等待着化验的结果,他不是不想打电话去问,关键是自己英语不好,当面交流,连比划带猜的都差点事儿,更别说电话里了。

    就这么几天,大军那边也没联系过他,陈飞急的少白头都出来了。

    邓洁和程刚也急,孙志富的孩子还小,换了环境之后不太适应,这两天也有点发烧,陈飞就给他放假回去看孩子了。

    陈飞一琢磨,这飞机把样本送回去,少说也得一天,报告什么的,电子版就行。

    但要是这么个化验结果半个月才能出来,那自己还真得在这躲半个月?

    这叫什么事儿啊,自己堂堂一个男人,让一个老板娘们儿和一个神叨叨的给整的跟见不得光的老鼠似的。

    想想就觉得窝囊。

    就在陈飞实在沉不住气,决定回去直面村民的时候,那边的检验报告终于出来了。

    检验证明,这种昆虫是南非某一个部落特有的,因为它们类似于蝥类昆虫,专家称它们为黄斑大鳄蝥。

    这种昆虫和华夏有的斑蝥外形相似,所以容易混淆。

    黄斑大鳄蝥和斑蝥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并没有斑蝥的触须,以及肢体相对斑蝥较细,身上花纹比斑蝥密集。

    陈飞一个字一个字的往下看,没想到ken的这些人还挺好,都给翻译成华夏语发过来的。

    这种昆虫多以药材为食,在南非,有一种叫格拉多巨蜥的爬行类生物,是这种黄斑大鳄蝥的天敌。

    这种大鳄蝥繁殖速度快,成熟期很快,但生命相当短暂。

    而且对环境的适应能力非常强,它们会把卵产在药材根部附近的土壤里,然后经过一周时间,卵变为幼虫,幼虫靠食土壤中的肥料和微量元素,在几周时间内快速生长为成虫。

    成虫在这段时间里会开始爬出土壤,再以药材为食。

    南非部落族的成员因为黄斑大鳄蝥吃药材的特性,也因而禁止猎杀格拉多巨蜥。

    报告结果显示,这种虫子到了这个地方,因为环境相对南非好的太多,并且没有天敌,便开始大量和快速的繁殖。

    陈飞看到这,气的一摔手机,妈的,这让他怎么办?难道自己去南非抓两只蜥蜴回来繁殖一下?

    陈飞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突然觉得这个事情完全不简单,这种来自于南非部落的昆虫,怎么可能会在泉城市出现,而且偏偏还是在自己的药田里。

    就在陈飞觉得,这很有可能是有人在搞鬼的时候,从ken官方又寄来了一个重要文件。

    斑蝥是一种非常有要用价值的昆虫,ken的生物工程学研究专家研究后表明,这种黄斑大鳄蝥的药用价值是普通华夏斑蝥的五到六倍之多。

    专家们还对现场的照片进行过评估。

    这些大鳄蝥要是都被采收回来,它能创造的价值是这些药田价值的十倍还多。

    陈飞看到这心情就跟天上的星星一样,忽明忽暗的。

    说他应该难过吧,这些恶心的虫子带给他的价值很大。

    说他该开心吧,关键他是要用药材做药的,这些玩意又不能做药,有啥用啊!

    这不就跟蝗灾的时候拿到饭店去卖的蝗虫一样么?顶多安抚一下村们,减小一部分损失,可是他的厂子不就要停工了?

    市面上收来的药材能有多少,而且山里的药材普遍都不会像种出来的一样那么好。

    陈飞想了想,一拍桌子,决定,打道回府!先抓了虫子再说,能减少损失就减少损失。

    想着,陈飞就召集了程刚和邓洁,孙志富就先留在这儿,照顾孩子顺便照顾着他们的家属,毕竟这场事件的风波还没过去。

    等陈飞开到村里的时候,地里更加惨不忍睹了,村民并没有处理这些遗留下来的残枝败叶,难道是等着上法院当证据呢?

    陈飞想到这就是一阵恶寒,他让程刚把车停在路边,自己就跳下去看情况。

    到地里的时候,陈飞才看见,这些虫子竟然都不见了!

    如果不是因为隔几米还有一两只还在几近光秃的叶子上趴着,他甚至会觉得这特么根本就没出现过这种虫子。

    而且村民的反应也很反常,按理来说应该闹事儿啊,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陈飞心里猛然一沉,这下完了,村民那边先不说,这些虫子都没了,那自己的损失怎么办?

    就算是死了,关键是尸体呢?专家也没说虫子死了尸体自动蒸发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