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给我把他扒光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心里都无比的沉重。

    表面上看,这就是事儿干事儿,但实际上,这次的事情已经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了。

    突然的遭难,让他们的经济状况更加不佳,但如果有一笔资金支撑,度过难关应该是没有问题。

    但因为这个情况,投资方决定暂时停止投资计划,停止投资就会让整个奥飞陷入更加不良的状况。

    陈飞现在需要一大笔钱,他想来想去,也不知道这笔钱应该从哪来。

    自己手里的,加上两个大单总共的提成,也就三四十万,正常公司运作去掉,也没什么钱在赔给老乡了。

    借钱?但是陈飞能管谁借?

    周南音吗,不行,他还是要脸的,最近几乎不怎么联系,再加上每次她老公一出现,她就会连电话都不接。

    本来他跟人家老公比已经够不行的了,这种时候去借钱脸往哪放。

    陈飞想来想去,沈嘉琪那边就更不行了,自己还在人家公司挂名呢,要是让她知道自己的主业在这边,按照她的脾气,能三年不跟自己说话。

    吴天赐那小子就更别指望了,虽然陈飞抱着个鲁地吴家的大公子,但现在这小子纯属花瓶,暂时不靠他养着就很不错了。

    想来想去,没有一个能指望上的。

    其实陈飞真是真的不愿意借钱,毕竟金钱是检验感情的东西。

    有时候关系看起来能穿一条裤子的兄弟,等你受难管他借钱,借了倒还好,不借还给你各种搪塞的时候,心里还真特别不是滋味儿。

    陈飞摇了摇头,整个办公室都无比安静,扔跟针都能吓一跳那种。

    程刚性子最为急躁,坐不住了,干脆站起来在屋子里转悠,边转还边叹气。

    他是真想帮陈飞一把,但是自己刚从看守所出来,家里的钱都扔那里边去了,现在手头的也就够日常吃饭花销,多的一分都没有了。

    邓洁沉默了一会儿,说:“陈飞,要不我们先把我那房子卖了吧。”

    陈飞一惊,看着邓洁,还没等说话,一边的李大爷说:“我还有几个政府补贴,本来是留着当棺材本的,陈娃,咱们都不是外人,你先用吧。”

    陈飞听到这句话,整个眼眶一酸,差点就哭出来了。

    虽然说穷山恶水出刁民,但身边有这么几个出了事儿跟你扛的人,真心不容易。

    他抽了抽鼻子说:“我先在这谢谢大家,这些钱都是你们的救命钱,看咱们现在这个情况,这个钱多少扔进去,是不是打水漂还不一定呢,我再想想办法。”

    陈飞话是这么说,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

    突然,陈飞一想,自己不是还有车吗,这么一来,加上积蓄,凑吧凑吧,能凑个小一百万。

    总之先把欠村民的这个窟窿补上再说。

    陈飞已经做好了准备,跟程刚说:“刚子,你跟我去趟城里。”

    程刚看陈飞的眼底已经泛起了一层光芒,知道他这是想出办法了,连忙答应,就准备出去。

    结果他一拉门把手,就碰上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正要敲门。

    陈飞心里一沉,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警察这时候上门搅局干什么。

    两个警察似乎是镇上公安局的,程刚一见吓得本能往后退了好几步,毕竟才刚放出来没多久,他还是怕人家再给他抓进去。

    这人恰好程刚还认识,一个是李队长,另一个是个叫老秦的老警察。

    程刚看清楚来人是谁,赶紧给人家鞠躬,说:“李队,我,我都改邪归正了,您……”

    李队笑了一声,随即便恢复了严肃,从兜里亮出警官证说:“您好,我们是镇公安局的,你们哪一个是陈飞?”

    陈飞先是一愣,然后后面走出来说:“我是。”

    两个公安瞬间把陈飞肩膀一按,说:“你好,我们接到群众联合报警,说你拖欠工资不还,未履行合同上的义务,并且逃逸,你的行为已经触犯华夏国公民劳动法,您已经构成刑事犯罪,请跟我们走一趟。”

    陈飞还在懵逼里没反应过来,就被俩警察一左一右直接架走了。

    程刚本来就害怕警察,这是他比较致命的弱点了,只站在身后干着急。

    陈飞现在脑子里相当乱,刚才警察说的啥也没听明白,但是他知道,这事儿闹大了。

    大军想过来拉陈飞,但是被邓洁一把拉住了,陈飞要真是进去了,他们在,还能想想办法,但现在要是动手,罪名就更大了。

    陈飞笑笑说:“没事儿啊,我去了解了解情况。”

    其实他也只是强撑着,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

    他被人粗暴的塞进车里,仔细算算,这尼玛都是三进宫了,第一次在这种车里还是挺紧张的,现在想想也就那么回事儿了。

    到了公安局,他陈飞直接被带进了审讯室,冰凉的椅子一坐,陈飞也差不多镇定下来了。

    这时候,走进来两个警察,其中一个拿出记录本,另一个冷着脸说:“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别说废话啊。”

    这种审讯房里一般都会带监控监听设备,就是怕犯人翻供准备的。

    所以一般警察在这个环节里也会相当小心。

    他看着陈飞说:“开始吧。”

    陈飞点点头,虽然现在他还是懵逼的,但至少能从他们问话里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被弄进来的。

    警察顿了顿,跟旁边的记录员说小声说了两句,便开始问陈飞。

    先是问了出生日期,姓名和一些无关紧要的问题,这些身份证上都有。

    接着问陈飞:“之前你们奥飞公司,是否有拖欠员工工资的状况?而且长达三个月之久?“

    陈飞楞了一下说:“那是因为……”

    话还没说完,问话的警察便射过来一道凌厉的眼神说:“我问什么你回答什么!”

    陈飞轻叹了口气说:“是。”

    警察接着问:“在xx年x月x日,在田间,员工在讨要工资的过程中,是不是你指使别人将其中叫王秀娥的妇女打伤?”

    陈飞眉头瞬间锁了一下,说:“没有。”

    警察眉毛挑了挑说:“好好想,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会逮捕伤人者进行问话。”

    陈飞知道,他们这完全就是一头热,自己根本没有说话的权利,而且要是说不是自己指使的,那大军肯定要被他们抓起来。

    警察看陈飞个人表情变换了几个之后,又问了一遍刚才的话说:“在讨要工资的过程中,是不是你指使别人将其中叫王秀娥的妇女打伤?”

    陈飞只能无奈的点点头,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王秀娥是李强兵的妈,看来今天这个事儿跟她也少不了什么关系。

    后面警察又问了几个表面上的话,但这些问话都有一个特点,就是如果陈飞不解释,从字面上看,都是他的错。

    最后的时候,警察站起来,合上记录本说:“行了,先关押到看守所吧。”

    陈飞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人压着往看守所走了。

    自己怎么什么罪都没定,稀里糊涂的就被收监了?

    现在这些事儿,就像是一堆黑点,东一块西一块,他脑子很乱,现在给他一个安静的地方,让他好好想想也好。

    陈飞是傍晚的时候进去的,这时候,已经差不多吃完饭了。

    陈飞是进过几次局子,但从来没真的进过看守所啊,这次要真进去,他还是有点紧张的。

    本来还以为看守所都是像电视一样,一间一间的,但到了地方,陈飞才发现,自己想多了。

    这里十个人一个房间,就是一个简易的大通铺,可是要按照男人的身板子来说,睡八个还行,十个人就有点不大可能了。

    此时的监禁室里没有人,应该是晚饭之后出去活动了吧。

    陈飞看着床上的枕头,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睡哪,但好在他还算不胖,挤一挤应该可以挤下。

    他坐卧不安,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又坐下,邓洁他们应该会想办法把自己弄出去。

    正想着,只能铁门哐当一声被打开了,**个犯人排着队进来,看见陈飞先是一愣,然后个个露出一个不大善意的微笑。

    陈飞皱眉看着这些人的脸,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毕竟很多时候,他的预感还是挺强的。

    为了方便管理,看守所的警员会按照犯人关押的监房和进去的顺序给犯人编号。

    比如陈飞,他被关押在十三号监房,最后一个进去的,编号就是1310。

    警员对着其他犯人介绍了一下,说这是新来的,并且嘱咐其他人要好好相处,就转身走了。

    警员刚把门关上,几个犯人就全都靠近了陈飞,一个个表情凶神恶煞的,看着很是恐怖。

    陈飞往本能的后退,直到贴到墙上了,这些人也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其中一个往前一步,在陈飞身上到处摸了一遍,对一边的一个看起来干巴巴的小老头说:“大哥,这小子是个穷光蛋,啥都没有。”

    没有?没有那就好说了,既然是新来的,那一套都得让他尝遍了,唱着铁窗泪才有那个滋味儿!

    大哥坐在床边上,阴仄仄一笑说:“给我把他扒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