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你们玩阴的?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一愣,这种地方是有点黑暗,从程刚身上就能看出来,但是没想到,上来就扒衣服是怎么回事儿。

    一堆大老爷们儿要扒男人衣服这算怎么回事儿啊,想着,陈飞就想起捡肥皂这么个梗了。

    这么一想,瞬间就是一阵恶心,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找白骨出来帮忙。

    他习惯性的顺手一摸兜里,心里一凉,妈的刚才收监的时候,手机和烟都给收走了,什么都没剩下,现在叫白骨是不可能了。

    虽然当过两个月特种兵的他真不care这些玩意,但事出蹊跷,他怎么都觉得不对,预感告诉他,这个时候动手,可能会中了别人的套。

    陈飞表面上虽然是百般抗拒,但还是没能抗拒的过八个犯罪分子。

    表现的怂一点,是会让人放松对自己的警惕的!

    他们把陈飞扒的就剩下一条内裤的时候就停手了。

    还没等陈飞稍微放心点,一盆冷水就从头浇到脚,冻得他瞬间一哆嗦。

    现在虽然才十月末,但已经初露寒意了,加上这个地方本身就潮湿,这一下就给陈飞弄了个透心凉。

    陈飞刚反应过来想骂,后边一个人瞬间捅了他的腰一下,陈飞这一口脏话就被噎在了喉咙里。

    这一下捅的不轻不重,但也没有什么伤害性的意思,陈飞连忙转身去看。

    只见一个头发半长不短,四十来岁,还带着眼镜的男人,在后边轻轻摇了摇头,而这个动作之小,好像生怕前面的人发现似的。

    陈飞立刻就明白,他是想提醒自己千万别骂人,如果骂了,说不定后面还有别的整人招数。

    陈飞便没再说话,俗话说的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当下还是先不要太张扬了,这肯定是个误会,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把他弄出去的。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间,陈飞就拿着发的棉被准备上床,这时候,一个男人一把就把他从床上扯下来说:“你没看见爷们儿几个都不够睡么,你上来凑合什么?’

    陈飞皱了皱眉毛说:“那你意思我应该睡哪?”

    男人往地上一指,讪笑一声说:“这么大地方,随便你睡。”

    镇上的看守所还是水泥地,而且刚才被这些人一盆水上去,还没干,怎么可能还有地方去睡。

    而且现在这个季节,他的被褥最薄,就算地上是干的,那睡两晚上出来,那肯定会生病的。

    陈飞瞪了男人一眼没理他,直接把自己的被褥扔在床上,男人冷笑一声说:“新来的,有意思。”

    说完,其他几个人也站起来了,瞬间又是一个包围,然后男人从床上拿下陈飞刚扔在上面的被褥,直接甩到地上了。

    陈飞现在相当生气,但是他没办法,他总觉得这个事件实在是太蹊跷了,公安局没有理由只问话不让自己解释,更何况他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犯人。

    可能这也是个套,所以他从心底里安慰自己,千万不能生气,先凑合两天,等跟自己的人见面再说。

    想着,陈飞没吱声,只冷笑一声把被子捡起来放在桌上,然后从床底下拿出拖布,开始拖地。

    几个男人走到陈飞身边,刚才扔他被子那个男人,带着嘲讽的哈哈大笑两声说:“小子,你特么就是个怂包,赶紧把你狗窝收拾好,然后来给我们老大洗脚。”

    陈飞的拳头偷偷一攥,这简直欺人太甚了吧,作为男人,试问谁受得了这样的屈辱。

    看陈飞的眼神不善,男人一巴掌拍在陈飞后脑勺上,说:“能给老大洗脚是你的荣幸,怎么?不服?”

    陈飞没说话,这时候,又是一个轻轻的动作,戴眼镜的男人抱着一个褥子,放在桌上,说:“那个,地上冷,你再铺上一层,明天让你们家给你拿个厚实点的。”

    虽然不认识这人是谁,但陈飞心里还是一阵感动的,他笑了笑,没说话,接着拖地。

    等着地差不多干了的时候,陈飞才把褥子铺在一个靠近门的角落里。

    这时候,戴眼镜的男人端着一盆热水放在左手第一个床边的位置,说:“老大,新来的不懂事,今天还是我来,让他看看。”

    那个老头哼了一声,把脚放下来,说:“就让他来。”

    戴眼镜的似乎很听话,轻轻叹口气,站在一边,给陈飞让了个位置。

    陈飞心里相当窝火,从小这么大,就给父母洗过脚,现在凭什么要给这个人做这些二十四孝的事儿。

    戴眼镜的男人看陈飞又要发作,就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别试图挣扎。

    陈飞是忍了又忍,才硬生生的把这股火压下去,蹲下身子。

    不过看来这个戴眼镜的是经常给男人洗脚,可能自己来之前,这活儿一直都是他在干,现在可算是找到替身了。

    陈飞只好蹲下身子,将手放在洗脚水里,老头的脚已经伸进来了,陈飞学着之前给爸妈洗脚的样子开始给老头洗脚。

    当他的手放在水盆里的时候,才发现一个问题,父母都是农民,脚粗糙的很,还有水泡。

    可是这老头的脚是又嫩又光滑,看来这双脚是经常做保养啊,保养的比自己的脸都好。

    陈飞这才开始自己观察这里面的门道,一个干巴巴的瘦老头,竟然能成为这个监房的老大,看样子肯定不是武力取胜的。

    靠智力?还不如那个文绉绉的戴眼镜的男人看起来有学问呢。

    靠年龄?监房这种地方肯定不是看谁岁数大谁就是老大的。

    所以肯定也不可能是看收押时间,要是论时间,看守所和监狱不一样,看守所最多也就三个月,除非像程刚之前,一直往里面砸钱,外面暂时没公审这种,还是有可能的,那这老头是凭什么呢。

    陈飞正想的出身的时候,只听老头哎呦一声,旁边一个男人上来照着陈飞的肩膀就是一脚。

    刚在洗脚的时候,光想事儿了,根本没注意,按照给老爹按脚的力度,他这种细皮嫩肉的哪受得了啊。

    像他们这种富贵命……想到这,陈飞从地上爬起来,富贵命?说不好这老头后面有人,看来自己得打听一下了。

    想着陈飞没吭声,老老实实的起来,接着给老头洗脚。

    到了熄灯时间,陈飞就躺在地上,因为被子薄还是冷的不行,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

    刚有点睡意的时候,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就给陈飞震醒了。

    他从地上爬起来,借着唯一一个带着铁栅栏的窗户照进来的光,才算看清了。

    十个人的床位,那老头一个人就占了一个半,剩下的位置几乎越来越小,最后一个就是给自己褥子的戴眼镜的大叔。

    被挤得几乎只能侧着身子贴在墙上,翻身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样睡觉,连陈飞都觉得不舒服,还不如在地上呢,虽然冷,起码能翻身。

    陈飞叹了口气,躺下,因为冷,所以睡不着,脑子还算清醒的。

    他想着这些天的事情,把从自己回来的每一个细节回忆到位之后,才算明白点事情。

    其实这个事情的细节非常重要,第一,这个虫子不是华夏的东西,那它是从哪来的,而且竟然这么多。

    然后就是这些虫子的特性,这些虫子是以药材为食物,但也不是不能吃其他的东西,毕竟它们跟蚕不一样。

    而且好巧不巧怎么就在自己村的药田里,别的作物区都没有。

    还有就是马青莲和王秀娥的突然出现,一个危言耸听,一个妖言惑众,所以这两个人肯定是有什么目的的。

    加上那个突然带头喊口号的,尼玛这个村子三十岁以上的,就没有几个上学上长了的,口号喊得押韵整齐,完全就像是提前设计好的。

    最后就是这个看守所,他连到底为什么被关都不知道,而且这些人似乎很着急把他关进去,分明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吧?

    想到这,他突然有了一些眉目,能跟官场上打交道的,就只有副镇长他们了。

    他们之前一直没有动静,估计就是憋着坏玩这一套呢。

    陈飞骤然冷笑一声,小声说:“呵,好一个借刀杀人,可以,你们玩阴的?”

    看来想把这个事情解决了,绝对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最后定罪要三个月的时间,在这三个月里,能不能彻底铲除这些王八蛋就看自己了。

    陈飞又顺了一遍这个事情的原因,李大健先是利用自己跟他妈,在人群中散布自己不仁不义的名号,然后时机成熟之后,在配合李强兵的妈来这么一套。

    本来事情还有的商量,没想到大军为了替他出气,最后那一下,算是正中下怀了。

    想着陈飞叹了口气,蜷成团儿缩在被子里。

    第二天一早,陈飞他们要出去上操,起的很早,他睡了一晚上冰冰凉凉的地板,整个人都腰酸背痛的,难受的很。

    队列里,陈飞站在最后,正好跟那个戴眼镜的大叔站在同排,这也正和陈飞的心意。

    陈飞用胳膊肘碰了碰他,小声说:“大叔,昨天谢谢你啊,还不知道你叫啥。”

    大叔苦笑两声说:“哎,啥也别说了,你啊,跟我儿子差不多大,虽然不知道你咋的了,但看样子也不像是坏孩子。”

    随后,大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我叫陈炳德,在镇里一个高中教书,后来几个老师一起把一个学生打了,我最没背景,就被拉来顶包了。”

    陈飞一听,也只能惋惜,不然他还能说什么,赶紧岔开话题问:“那个老大,是什么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