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章 第一步反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炳德楞了一下,警惕的说:“你还是别问了,这种人,你接触多了没好处。”

    陈飞呵呵一笑说:“这人之前要不然很有钱,要不然就是当官的。”

    陈炳德没想到陈飞小小年纪,刚一进来,看人就能看个**不离十,也是十分佩服。

    接着就说:“小伙子看人很准,这人以前是个当官的,但是被人撸下来了,至于是为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是他本事可大呢,连狱警都得给他三分薄面,而且整个看守所,就他一个人能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旁边还不用人跟着。”

    陈飞一听,得了,甭管是谁,就凭这一点,这个近乎他就套定了。

    如果按照之前猜想的,这里边肯定有副镇长的人,那他跟自己人说什么都相当于直接告诉给那个王八蛋了,要是真有个私人电话,就方便多了。

    想着,陈飞嘿嘿一乐,就没在说什么了,毕竟他对这个人是谁根本不感兴趣。

    跑完操,就是休息时间,然后就到了吃饭时间,陈飞他们吃饭是一个监房围成一个圈坐的。

    今天刚好吃面条,到了陈飞这种没有地位的小卒吃饭的时候,盆里只剩下汤了,连点菜叶子都没有剩下。

    陈飞现在要做的当然不是注意这些细节,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忍再忍。

    陈飞这种新来的,当然就是身心备受摧残,动不动脑袋上就是一巴掌,不过好在他本身也不是什么大户出身,从小就被人这么欺负,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

    下午三点的时候,警员打开监房,说:“1310号,有人探监。”

    陈飞本来正蹲在墙角被人调教呢,一听见这个声音立刻一个蹦子蹿起来,探监室里面走。

    来的人是邓洁,陈飞小声说:“我说,你听着就行,我在里面挺好的,别担心我,专家说了让把刘老三他们家地埂上的土拿过去,他们有用。”

    邓洁一脑袋疑问,但看陈飞面色严肃,也就没说什么,反正他做事儿一向有自己的理由,他说什么,自己照做就是了。

    陈飞想着,接着说:“我手机里通讯录里有个叫熊孩子的,你给他打电话,他是我室友,告诉他我的情况,一时半会儿回不去,让他自己想办法交房租。”

    邓洁被陈飞这两句话弄得丈二的和尚一样,现在出了这么大事儿,邓洁可不是来这听他说这些废话的。

    心说在都什么节骨眼上了,他还担心房租呢?

    邓洁本来眼泪窝就浅,看陈飞穿着橘红色的背心儿心里也酸涩,就说:“我跟刚子我们商量了,不管多少钱,我们都先把你弄出去,你在坚持两天。”

    陈飞苦笑两声之后,一脸严肃的说:“别多说话,我说啥你就做啥,这地方要是这么容易就能出去,那别人不都出去了?”

    邓洁不理解,还想再说什么,就听后面警员喊:“1310号,时间到。”

    陈飞最后说了一句:“别忘了我交代的事情啊。”

    邓洁点点头,心里难受,双眼通红的看着陈飞被关押回去的背影。

    陈飞心里明白,现在巴结这老头是不可能了,毕竟那么多人都在巴结他,自己也不是个啊,这玩意就跟后宫争宠一样。

    那么多妃子,皇帝一个人忙不过来,等到自己上位了,估计也就该直接送监狱了。

    他其实也庆幸,今天来看他的是邓洁,而不是程刚。

    要是程刚,就他那脑子,估计没等到家呢,就忘了自己交代的什么了。

    好在邓洁心窍玲珑,她现在听不懂是正常的,要是都明白了,那估计这里边副镇长的眼线也就明白了。

    邓洁也没有辜负陈飞,在回去的路上,就琢磨,陈飞说着两句话的意图。

    难道是因为陈飞在里面想到了什么,关键是刘老三家田埂上的土,之前没有专家说过要啊,难道是土有什么问题?

    想着邓洁觉得自己肯定没有想错,还有那个叫熊孩子的,应该是能帮到他的人。

    至于陈飞为什么把话不说到明面上,那也太好猜了,肯定是因为这里面有眼线,这些东西,没吃过猪肉她还是见过猪跑的。

    邓洁回去之后,就跟程刚他们说明了陈飞的意思,程刚说:“那还愣着干啥,赶紧去弄土去啊?”

    邓洁摇摇头说:“现在不行,要真是有人在后面耍手段,那不就等于告诉人家了?’

    程刚想想也是,邓洁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就说:“哎,你儿子年龄还小,让他找几个小孩儿上田里抓虫子玩去,然后给咱带一抔土回来。”

    程刚也是连连叫好,赶紧就回家组织儿子取土去了,邓洁则负责联络陈飞那个什么熊孩子。

    吴天赐接到电话的时候,刚下班,正看新闻呢,听到邓洁把陈飞的话原原本本的复制了一遍,心里也是一惊。

    本来走的时候好好的,怎么突然就进去了?

    吴天赐点点头说:“行,我知道了。”

    看来自己怎么的也得出现一趟了,在怎么也要去看看真假再说。

    陈飞的生活现在是生不如死,铁窗泪也不是好唱的,妈的天天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过得难就不说了,天天还得被这些孙子欺负。

    尤其是把他被子从床上扔下去的那个,动不动就动手,虽然说打的不严重,但总是用一种侮辱性的打法。

    他真的已经有点忍不了了,要是在没人来他觉得自己就要死着出去了。

    第三天的时候,又有人来探监,陈飞兴奋的出去,果然就看见了自己想看见的人。

    只见吴天赐今天收拾的格外精神,西装板正,皮鞋锃亮,还梳了个成熟的背头,那种豪门气质一下就显露无疑了。

    他看见陈飞的时候,也愣了一下,小声就说:“我还以为别人逗我呢,你还真进来了?”

    陈飞叹了口气说:“一言难尽。”

    陈飞扫了一眼周围,只见身边站的,还是之前那个,看来眼线应该就是他了。

    吴天赐皱着眉头说:“大哥,我回家找我爸吧,他一句话估计你就出来了,要不找我姐夫也行。”

    陈飞一笑说:“我暂时还不想出来,出来就没的玩了,我找你来,就是想让你想办法让我在监狱日子好混一点。”

    吴天赐叹了口气说:“那好办,姐夫一个电话就搞定的事儿,你还有啥特殊要求没?”

    陈飞摇摇头说:“你小子把这事儿办好了,就算给你大哥帮大忙了。”

    吴天赐点点头,直接走到外面跟狱警说:“能借一下你这电话么?”

    狱警看吴天赐器宇不凡,也只好答应,要是一般人他们早都赶出去了。

    现在以貌取人已经不仅仅是看长相了,狱警这个行当,三教九流的都见过,看人最主要的是气质,有些人,装是装不出来的。

    尤其是站在这个位置上,光看人间的阴暗面了,难免怕得罪人。

    吴天赐想了想,拨通了一个号码,没过多久,那边就接起来了:“您好,哪位?”

    吴天赐嘿嘿一笑说:“姐夫,是我,天赐。”

    那边很明显没想到老丈人的宝贝儿子能给自己打电话,就说:“你回家了?岳父很担心你。”

    吴天赐切了一声说:“我老爹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花天酒地么,说真的,姐夫,给我帮个忙呗?”

    吴天赐打电话的这个人,是他的大姐夫,官儿虽然没有二姐夫高,但在这方面绝对是说的上话的。

    大姐夫深深的知道,吴家这个豪门贵胄,以后的继承人肯定是吴天赐,现在把他哄开心了,以后自己也吃不了亏。

    想着,他笑着说:“行了小子,什么帮忙不帮忙的,都是一家人,你有什么话就说。”

    吴天赐笑着说:“我有个朋友,因为点事儿进去了,现在在南看收着呢,你看你帮帮忙?”

    大姐夫一听是这种事儿,瞬间皱了皱眉毛,这种事情表面上看是一句话的事儿,但是背后的水很深,毕竟不知道能压着吴天赐朋友的人,背后到底有什么势力。

    他也没急着答应,而是直接问:“你是想让他出来?”

    吴天赐想了想说:“按照他的意思,不想出来,就是想过的好点。”

    大姐夫松了口气,这就太好办了,确实他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现在世上最不能欠的就是人情债,只要有人情,以后都是不看僧面看佛面的事儿。

    他笑了笑说:“你朋友叫什么名字?收监号多少?”

    吴天赐交代了一下就把电话挂了,干脆也没走,就坐在走廊里等消息。

    但是大姐夫的速度还是相当快了,没过十分钟,陈飞就被带出来了,连手铐子都没带。

    带陈飞出来的警员说:“监狱长要见你。”

    吴天赐没说身份,给陈飞递了个眼色说:“我先回去了,有事儿你找我就行。”

    陈飞注意了一下,这次带自己来的人似乎应该是警员里的头头,不是之前的那个人。

    看到这他也放心了不少,等到了狱长办公室的时候,陈飞推开门,就惊呆了。

    只见那个天天被自己伺候的老头,正坐在里面优哉游哉的跟狱长喝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