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上面得有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心里还是很介意的,之前只听陈炳德说过,说这个老头有点实力,没想到竟然跟看守所的监狱长在一块喝茶。

    不但没有丝毫拘谨的意思,反而相当轻松,反倒是这个监狱长,一直不停的给他添茶。

    陈飞推开门的时候愣在原地了半天,监狱长看见陈飞先是一顿,然后赶紧把手中的茶壶放下,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让陈飞坐下。

    陈飞也懵逼了,心说这是什么情况?

    他看了看老头又看了看监狱长,老头正眯着眼睛打量他,陈飞自己也不知道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从吴天赐的一个电话打完,这个监狱长就怪怪的,关于他态度上的这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陈飞一时间接受不了。

    毕竟最近他经历的圈套稍微有点多,现在对于这种会突然逆转的局面还是会有一定戒心的。

    陈飞就坐在老头对面,老头也没说话,一双眼睛已经从站在门口开始就上下打量他,不知道打量了多少遍了。

    陈飞面前的杯子里,已经被监狱长添满了茶。

    陈飞最近神叨叨的,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阴谋搞得整个人只有一个思维:总有刁民想害朕。

    本来他是觉得这个茶里会不会被人下毒了,毕竟刚才老头盯着自己的表情并不是很友善。

    但陈飞的观察力也不是盖的,老头的稍微不友善应该来自于监狱长刚才倒茶的顺序。

    监狱长是先给陈飞倒的,然后在给老头。

    在这种地方,像这样的细节是尤为重要的,所有重犯里面,除了死刑犯以外,他们都会掂量身份。

    万一一个不小心在这里面得罪了个当官的,人家前脚出去,后脚就能把你办了,在怎么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道理,他们是懂的。

    三个人坐在一桌上喝茶,两个犯人一个狱警,这样的组合在外人看来一定会觉得无比奇怪。

    开始的时候谁都没有开口说什么,陈飞看到狱警几次欲言又止的样子,也皱了皱眉,心里猜测他到底想说什么。

    还没等他绞尽脑汁想出来的时候,倒是他先开口了:“那个,陈飞是吧?李乾宇是你什么什么人?”

    陈飞一愣,心说:这个李乾宇是谁他也不知道啊,这怎么回答,该不是这个人跟自己过不去吧?

    在这个地方,陈飞可不会傻到直接跟人家说自己不认识,他笑笑说:“你觉得他是我什么人?”

    陈飞这个太极推的挺好,不过这还得感谢吴天赐那个熊孩子,临走前他特地嘱咐了一下,要是不知道怎么回答就把问题往回推。

    监狱长看陈飞这个表情,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就说:“那个,实在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您跟李哥关系这么好,你看你要是觉得有啥不满意的就说话,我给你调就是了。”

    陈飞一愣,这么想想也不难推测,这个李乾宇八成就是吴天赐的姐夫了,他虽然不知道这个李乾宇是干啥的,但是吴家传说是手眼通天,在别的地儿不敢说,但在鲁省,他们家敢说一,还没人敢说二的。

    这么一说,陈飞心里就有底儿了,他嘿嘿一笑说:“哎,其实也没啥大事儿,姐夫也真是,搞得这么麻烦。”

    陈飞这完全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但这个乖可不是白卖的,他就是要说给这俩人听,这样来说,以后日子能好过一点。

    另一方面,要是真传到那个奸细耳朵里,也正好让那个王八蛋副镇长看看,他陈飞也不是好惹的主,这也算是狐假虎威吧。

    这时候,瘦老头在一边说话了:“你刚才管李乾宇叫姐夫?你是吴天赐?”

    陈飞撇了撇嘴,心说你这个老头什么记性,亏老子给你洗脚洗了这么多天,你压根就不知道老子叫啥。

    “不,不是。”还没等陈飞自报家门,老头自己先把自己的猜测给推倒了。

    陈飞笑笑说:“老大你也别猜了,天赐这熊孩子是我收的小弟,刚才门口那个人模狗样的就是他。”

    瘦老头刚才确实瞥了一眼门口的人,但匆匆一面只看到了背影,可是,光一看背影,他敏感的官场嗅觉就已经觉得这人不简单了。

    老头心里突然有点慌乱,他当官这么多年,虽然跟李乾宇管的不是一个方面,但是这小子的官可是比他大的。

    现在出来这么一个小子,说吴家的大公子是自己的小弟,虽然听着荒唐,但是李乾宇确实在这上面使劲了。

    他突然很后悔之前这么欺负陈飞,如果能跟这小子搭上关系,也就说明他能跟李乾宇搭上关系。

    到时候自己出去,恢复官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瘦老头笑笑,给陈飞倒上茶,说:“那个,咱们都是一个监房的,缺什么跟我说就是了。”

    陈飞尴尬的笑笑,心说这老头还挺势力,变脸变的比女人还快,昨天还让自己给洗脚呢。

    陈飞没说话,只是冷笑了一声,瘦老头身子一抖,说:“时间不早了,我们得回去了。”

    陈飞本来在监房里的工作就是每天跟环卫工一样的打扫,给所有人洗碗,铺床,叠被子。

    现在想想他心里挺高兴,看来吴天赐这小子还挺靠谱的。

    陈飞他们刚回监房,那个平时带头欺负陈飞的一巴掌就拍过来,陈飞迅速的偏头,让他一把拍了个空。

    他一击落空,刚要在动手,却被瘦老头一声喝止,说:“以后他是我们监房的头儿,你给我放尊重点。”

    出手的男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其他人,陈飞得意的一笑,坐在床边。

    看着男人不服的样子,陈飞心里就别提有多爽了。

    人生在世,老子就喜欢看你那种不服我还干不掉我的样子。

    瘦老头也坐在床边,谄媚的跟陈飞说:“那个,十号,我这个位置腾出来给你,你晚上睡这儿吧。”

    欺负人的还像个傻子一样待在原地,其他人已经都明白了,看来这个十号的背景肯定是比老大还牛逼。

    既然老大都这个态度了,他们这些没权没势就想在里边过得好一点,没事儿能要个烟抽的小喽啰还能说什么呢。

    突然,监房门开了,一个狱警抱了两床厚被子进来,声音比之前柔和了好几个度说:“1310,这是你的。”

    陈飞赶紧从床上跳下来,接过狱警手里的棉被,笑笑说:“谢谢警官。”

    监房门重新锁上的时候,所有人都是一阵羡慕,陈飞把棉被仍在床上。

    刚才接过来的时候,他就觉得手感不对,里面硬邦邦的,他顺着硬的地方摸过去,然后打开被套,看见一个红色的长条。

    他伸手去摸,心说这个该不会是什么凶器啥的吧?

    自己一个看守所的,也用不着越狱吧?

    陈飞有点忐忑的伸手去掏,周围一圈的犯人的眼睛都略带好奇和制热的盯着他伸向被套里的手臂。

    等他拉上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呆了,那还真的不是什么刀枪棍棒,而是一整条华夏烟。

    陈飞看到这条烟的时候,都被气乐了,估计这也是吴天赐那个姐夫交代的。

    不过在美利坚和墨西哥一些国家的监狱中,烟被当做一种特殊的货币,越是昂贵的香烟,相对的面额就越大。

    因为在监狱附近,是没有香烟贩卖的,从狱警到犯人,所有的日常用品都是由外界送进来的。

    在那样的铜钱铁壁里,想搞到烟可以说是难上加难。

    犯人们所有烟的渠道都是通过一些探监的人员,用各种手段搞到的。

    甚至有的人伪装成犯人的家属,在某个月定期的时候想方设法送烟进来。

    犯人们会在监狱里收集到各种各样的有用途的东西,用烟交换,或者赌博。

    其实这东西在华夏就没有那么邪乎了,但犯人仍然是没有资格抽烟的,除非你跟狱警的关系相当好,在特殊的时候会给你带你包。

    但这对于老烟枪来说,一天出去抽一根跟要了命是的。

    而这样的老烟枪,陈飞他们监房就有好几个。

    这就让他们更加相信,陈飞在外面的关系相当的硬,连之前这个老大都是带出去才能抽到烟,竟然能有人直接给他送进来。

    而且还是华夏烟,这可是华夏香烟中的标榜。

    在这里,大家都知道规矩,就算你有点本事,这烟也不可能送进来,就算进来了,也就最多只能有一两盒,剩下的肯定就被扣了。

    但是能完完整整送进来的,他们还是闻所未闻的。

    陈飞苦笑了两声,自从白骨让自己跟她用烟作为召唤信号以来,他就基本上再也没抽过烟了,都快戒了,送这东西还不如送点好吃的呢。

    陈飞自从来了这个地方,整个人瘦了都快十斤了,没有一天能吃饱的。

    不过今天之后就不一定了。

    陈飞坐在床边,随手把烟拆开,分给其他人,说:“得,我呢最近嗓子不好,这玩意你们抽吧。”

    陈飞特地没有给那个之前老对他动不动就打骂的六号。

    看他一脸不服和委屈,陈飞扬了扬眉毛,一脸不服你咬我啊的表情。

    日子好过了,那接下来,就当在这里休假了,看看这些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