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叛变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其实陈飞完全没有必要跟他这种人一般计较,但想想自己也不是什么圣人。

    况且华夏也有句话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招还是挺好用的。

    拿到烟的人看着陈飞的眼神都变成了一种兴奋和狂热,要知道,他们这些人已经多久没有摸过整整一盒烟了。

    陈飞刚准备铺好被褥,就有人抢着上来帮他,这种从监房最底层一下爬上来的感觉得真的让人觉得挺爽的。

    陈飞看着一帮人把他的位置放到了之前瘦老头的位置,然后说:“我旁边让那个戴眼镜的大叔睡,谁睡地上你们自己商量。”

    所谓墙倒众人推,陈飞就是被人这么推倒的,现在这个监房也不例外。

    之前嚣张跋扈的六号顿时没了精神,瞬间就被大家一起把他的被子扔地上了。

    陈飞笑了笑,估计这个六号之前嚣张太久了,这里面每一个新来的都吃过他的亏。

    但是之前都屈服于他的淫威,这回自己被人家顶了,只能就这样默不作声的,一脸愤恨的看着陈飞。

    再加上谁都不可能为了他得罪陈飞这种金主,所以他这样,也算是报应吧。

    晚上吃饭的时候,还没等陈飞说话呢,就有人抢着给陈飞盛饭了。

    这种在监狱当头的感觉虽然比较低端,但是低端的很爽嘛。

    陈飞拿着自己的碗筷,感动的都快哭了,想想自己之前只有菜汤喝的时候,突然觉得,人这种东西,无论在哪,都要站在顶端,不然就是被人踩的命。

    这么想想也更让他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给这三贱客点教训,以前的自己真的是太善良了,才会被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欺负。

    这就是老虎不发威你当老子是哈喽kt。

    吃过饭,在操场上活动和的时候,陈飞就蹲在一边琢磨,怎么才能来个万无一失的办法。

    想着,他走到瘦老头边上,说:“哎,我说老爷子,我听说你在这能用自己的手机啊?”

    瘦老头笑笑,什么都没说,直接把一边的小狱警叫来了,说:“手机我用一下。”

    小狱警愣了一下,从兜里摸出手机,瘦老头带着陈飞绕到一个没人的地方说:“只有五分钟。”

    陈飞心想这老头办事儿效率挺快啊,最重要的是他能猜出自己的心思,看来以前也是个善于交际的老狐狸。

    陈飞拿过手机,迅速的拨通一个号码,眼睛还四处在一边扫着,现在他也不敢说到底谁是奸细,所以不管是谁,最好都不要看到他在这里打电话。

    五分钟之后,陈飞把手机递给老头说:“你别告诉别人这手机是我用的。”

    老头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表示自己都懂的,然后两人一前一后的出去,才把手机换给了小狱警。

    晚上回去之后,陈飞就准备睡觉了,这几天的看守所生活倒是让他的生物钟调整的蛮好的。

    这时候,一个男人看着六号说:“哎,不过来给大哥洗脚么?”

    陈飞砸吧砸吧嘴,看来这就是规矩啊,谁是老大,谁就有这待遇。

    其实陈飞是觉得,他也不是什么七老八十的,这个待遇就不用了。

    然后看着陈炳德说:“我就不用了,不喜欢,你给这大叔洗洗吧。”

    六号瞬间觉得有一种耻辱冒上心头,要是说给陈飞洗,他也就忍了,连老大都对他敬让三分,说明人家实际地位摆着呢。

    但是这个陈炳德,一看就是一股子穷酸气,他凭什么要伺候这种人?

    陈飞坐在床边,立刻把自己周身的痞劲儿放出来说:“我说,让你干你不干是吧?”

    陈炳德从进来哪受过这种待遇啊,赶紧摆摆手说:“不用不用,我自己洗就行。”

    陈飞冷哼一声说:“我今天还非让这货给你洗,哎,你们对抗拒大哥指示的,有啥惩罚?”

    其中一个个子不高但是满身肌肉的,看着六号说:“这个六号最清楚,飞哥应该问他。”

    六号此时觉得相当委屈,但是从刚才那句话听,这些人大有一报前仇的感觉,他还是别挣扎了,最后怎么都逃不过这个命运的。

    陈飞盘着退坐在床上,看着六号端了一盆水过来放在陈炳德的床边,心里也挺纳闷的。

    这个陈炳德以前都是自己那个盆子出去洗,从来没在监房里洗过脚啊。

    按照规矩,这个六号得先把他的鞋和袜子都脱了。

    就在陈炳德的黄胶鞋被脱下来的一瞬间,就连陈飞都懵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脚可以这么臭。

    其他围在六号身边看热闹的也都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两步。

    尼玛这哪是脚啊,这特么是生化炸弹吧?

    陈飞因为从小在农村,对于气味这种东西已经算是不敏感的了。

    但是此时他也非常好奇陈炳德这双脚是怎么长的。

    他伸出头去看,只见脱了黄胶鞋的陈炳德脚上穿着一个到处都是破洞的袜子,已经完全看不出来袜子本来的颜色了。

    六号已经被这股猛烈的气息熏得定在原地了,陈飞都能感觉到他挺壮实的身子此时在这双脚面前蹲都蹲不稳了。

    其他人退避三舍已经不管用了,都用手捏着鼻子尽量用嘴呼吸。

    陈炳德很明显也知道自己这个香港脚的威力有多大,赶紧不好意思的笑笑,把自己袜子脱了,然后把脚放在水里。

    陈飞明明看到六号的脸上流出了泪水,也不知道是被熏得,还是在忏悔之前自己的暴行。

    陈炳德把脚放在水里之后,随着空气的流通,屋子里的气味才好了一点。

    六号给陈炳德洗完脚,赶紧用香皂洗了好几遍手,但是心里已经把陈飞的祖宗骂了一万遍了,谁知道这小子是什么来头,之前这个老大来这里面只是因为之前犯事儿了,不得不在这个地方做做样子,难道这小子也是?

    陈炳德在之后还谢谢陈飞呢,这让他原本只能被踩得地位一下子提高了不少。

    陈飞本来就是那种有恩就会报恩的人,谁让自己刚进来的时候,也就陈炳德对自己好呢。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陈飞收到有人探监的消息,他兴奋的出去,只见来看自己的并不是邓洁,而是孙志富。

    他被狱警带着出去,面露惊讶之色说:“志富,咋是你,邓洁呢?”

    孙志富冷笑一生说:“我听说,你要给判了?’

    陈飞尴尬的笑笑说:“没有的事儿,这还说不好呢,对了,你咋来了?’

    孙志富先是叹了口气然后说:“陈飞,我知道你对我们老孙家挺好的,也有恩于我们家,但是你也知道,现在的日子不好过,我还有个闺女呢,我也不能花着时间在你身上耗着。”

    陈飞一愣,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孙志富立马换了一个表情,这个表情从他跟陈飞之后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这个表情是一种冰冷而不近人情。

    陈飞看到这,心里一下凉了大半截,就说:“这就是你今天来找我的目的?”

    孙志富点点头说:“我想好了,咱散了吧,还有,之前合同上签的明明白白的,我们可都有技术股,这钱你得给我。”

    陈飞冷笑一生说:“孙志富,我陈飞对你不薄,对你家人也不薄,没想到你是这种落井下石的小人,老子还真是看走眼了。”

    孙志富说完,也冷笑着说:“反正今天咱们也算是撕破脸皮了,那我也没必要藏着噎着了,我能来跟你说,已经是算对你好的了,明天我就去要钱,要是没钱,你就等着被告吧。”

    陈飞眼睛瞪的很大,毕竟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最信任的兄弟会这样对他。

    孙志富站起来,隔着玻璃墙接着说:“你的罪也差不多了,要是不给钱,你就等着罪上加罪吧。”

    说完,连看都没有多看陈飞一眼,转身就走了。

    陈飞痛苦的低下头,狱警把他带劲监房的时候,陈飞整个人都是失魂落魄,毫无精神。

    毕竟谁遇上了这种事儿一时间都很难想开。

    整整两天,陈飞都没从被朋友的背叛里缓过来,外面到底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

    终于在孙志富来的第三天,邓洁急冲冲的来了,陈飞也没什么精神,坐在后面,看着邓洁焦急的样子,知道,孙志富说的应该都是真的。

    邓洁来的意思是,孙志富这两天上门要他那份钱,要不到就带人来闹,开始的时候她和程刚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听李大爷说了还不相信孙志富真的会干这种事儿。

    陈飞有点憔悴的说:“行了我知道了?还有什么事儿?”

    邓洁一愣,说:“你怎么知道?这个小人来找过你了?”

    陈飞点点头,这点邓洁很意外就说:“早知道那个孙志富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跟李强兵他们都是一伙儿的,我呸,现在来搞落井下石那一套!你等着,我这就跟刚子商量把你弄出来。”

    陈飞嘴角勾了勾,本想着说点什么,最后竟只露出了一抹苦笑。

    他说:“行了,别瞎操心了,不过你刚才的意思是,他跟李强兵他们又混到一起了?”

    邓洁愣了一下,看了看陈飞的眼神,知道这事儿迟早他也会知道,就无奈的点点头。

    陈飞的脸上表情顿时一乱,看来孙志富是真的叛变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