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以牙还牙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孙志富赶忙陪着笑脸就出去了,今天这一个局儿搞得他莫名其妙,不过也有他的好处就是。

    想着,孙志富从镇上回到了村里,但却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去了另一个地方。

    邓洁在程刚家坐着,现在所有的事情已经让她焦头烂额了,毕竟没有陈飞在,也没个主心骨,现在很多事儿她也拿不了主意。

    程刚的脑子直,什么事儿根本指望不上他,本来三个臭皮匠还能顶个诸葛亮,现在连臭皮匠也叛变了。

    程刚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看到邓洁看着他,他拍了一下桌子说:“你说孙志富这货怎么这么孙子。”

    邓洁瞪了程刚一眼说:“都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了,你就不能说点别的?现在说这个有用么?”

    这时候,趴在窗户上的程刚儿子说:“爸爸,窗外有人。”

    程刚一愣说:“谁让你大晚上爬窗户的,下来。”

    邓洁一听窗外有人,也警惕起来,毕竟小孩子是不会骗人的,她赶紧使了个眼色,让程刚去看看。

    程刚点点头,心说不会是孙志富那个王八蛋贼心不死来爬墙根的吧?

    程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黑影,嗖的一下就窜出去了。

    虽然天黑,但程刚他们家院子还是有灯光的,程刚看着窜出去的人的背影,那件熟悉的衣服,分明就是孙志富的,还真让他猜着了。

    他没管别的,破口便骂,快把孙志富全家咒遍了。

    邓洁也出去,拉了拉程刚说:“行了,人都走了,他也没听到啥,得饶人处且绕。”

    程刚不乐意了,说:“咱们饶了人家,人家饶得了我们吗,王八蛋,大半夜听墙根,下次让我看到这孙子,见一次打一次。”

    邓洁叹了口气无奈的说:“我说行了刚子,陈飞还没出来呢,你是又想进去了是么?有这功夫,咱们还是安安静静等专家报告出来再说。”

    两个人在程刚家的客厅里好不容易熬到天亮。

    邓洁一大早就说:“行了,你先休息,我先去问问专家,今天报告应该出来了。”

    到了厂房的实验楼大门口,没等邓洁进去,一个穿着无菌服的专家就出来了。

    专家虽然装备齐全,还带着口罩,但眉眼间也有一丝难掩的喜悦,看见邓洁的就把她拉住了。

    邓洁笑笑说:“今天这么开心啊,有啥好事儿?”

    专家也笑着说:“土壤的检验结果出来了,我说,您可真是料事如神啊,这土壤检验对了!”

    邓洁有点没懂,就说:“怎么对了,这是陈总让我拿来化验的,有什么问题么?”

    专家摘下口罩,指着手里的报告单说:“这土壤里面含有一种模拟格拉多巨蜥体内分泌物气味的药,用这个撒到田间,虫子当然不会过去了。”

    邓洁点点头,虽然她也不知道陈飞是怎么知道这个蹊跷的,但还是由衷的佩服他。

    想着邓洁把报告装在包里,就准备去找陈飞。

    陈飞在监房里晃荡了好几天,见邓洁来找他,也是一阵欣喜,说:“怎么,有结果了?”

    邓洁笑着说:“已经出来了,有问题。”

    陈飞笑笑说:“在村民眼里,事实胜于雄辩,现在咱们有这个,马青莲那妖言惑众的说辞就能不攻自破了。”

    邓洁有点不解,之前陈飞都跟躲着什么人似的,现在怎么好像一点都不忌讳了呢。

    邓洁害怕陈飞是一时高兴忘了,还提醒她说:“有些话,是不是不太方便?”

    陈飞笑着冷哼一声说:“没什么不方便的,对了,现在刚子在家吗?”

    邓洁点点头说:“我出门的时候还在,我让他在家里等我消息。”

    陈飞听到这,脸上显出一个难掩的欣喜,说:“你出去之后,给刚子打电话,一分钟都别耽误,告诉他,他家老树下边有东西。”

    邓洁听得云里雾里的,什么叫有东西,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难道就不能说清楚点?

    陈飞站起身,小声说:“要拷贝,保留原件,记得。”

    说完,自己就跟狱警说:“带我回去吧。”

    陈飞走了,留下邓洁一个人消化陈飞这有一搭没一搭的话。

    但是不管现在她能不能揣测清楚陈飞的想法,她都要去执行,像上次一样,听陈飞的,绝对没有错。

    她从探监的地方出来,一分钟都没敢耽搁,直接给程刚打电话说:“刚子,陈飞说你家老树下有东西,这东西,要拷贝。”

    程刚也挺纳闷的,啥东西,还要拷贝啊?

    虽然他不明白,但还是抱着疑惑的态度去挖了,结果没挖几下,就看到一个塑料袋,他把塑料袋拎出来,迅速回了屋子。

    只见里面的东西被塑料袋包的里三层外三层的,看起来应该是个很重要的东西。

    他打开之后,只见里面是一个细长的,笔一样的东西。

    上面还有一个细小的usb接口,程刚小心翼翼的插到电脑上就去看,只见文件夹里面只有两个录音文件,他很是好奇,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想着他就开始拷贝,之后才打开听,越听越开心,最后一拍桌子说:“吗的厂子有救了。”

    程刚这一嗓子把他老婆吓了一跳,说:“儿子都午睡了,你在这一惊一乍的干什么。”

    他扯下耳机,一把抱住自己的老婆说:“老婆,厂子有救了,哈哈哈。”

    程刚老婆知道程刚是有沉不住气的个性,但是像今天这种欣喜若狂的,还是头一遭,到底是啥好事儿让他激动成这样啊?

    程刚在高兴之余,小心翼翼的把优盘拔下来,跟宝贝一样,放在兜里。

    然后把录音笔放在抽屉里,想了想觉得不妥当,又跟老婆说:“那啥,这个东西,你把这个放在咱装存折的盒子里锁好了,这玩意可是我的命。”

    陈飞在监房里,皱着眉头,不知道程刚拿到东西了没有,如果那帮王八蛋的线人通知了他们,先一步拿到,那他这边就彻底完了。

    也就没有挣扎的必要了,乖乖坐牢比较好。

    程刚的开心劲儿还没过去,就听到有人敲门,他哼着小曲儿去开门,一看是邓洁,心里就更高兴了。

    邓洁看程刚一反常态,之前自己出门的时候,他还哭丧着脸呢,这么一会儿就雨过天晴了?

    邓洁狐疑的看着程刚说:“你怎么了?不会是疯了吧?”

    程刚赶紧拉邓洁进屋,把自己拿到录音笔的事情,以及里边的内容说了一遍,就连邓洁也觉得十分不可思议。

    但邓婕可不像程刚一样,就知道傻乐,他脑子里只有一个疑问,就是,这东西是谁放在这的。

    程刚家院子里也是有狗的,这人既然能让狗不叫,就把东西埋了,说明是经常来程刚家的熟人啊。

    想着便不由自主的联想到昨晚孙志富的影子,皱了皱眉,轻轻一笑,好一个孙志富,连自己人都骗过了。

    第二天一早,邓洁又去了监房,陈飞看到她的时候,也很是着急。

    还没等邓洁说什么,就焦急的问:“东西呢?东西拿到了吗?”

    邓洁笑了笑说:“放心吧,东西已经按你说的,拷贝了,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陈飞骤然冷笑一声,故意放大了声音,好像是故意说给别人听似的说:“下一步?下一步让那帮王八蛋用八抬大轿把老子抬出去。”

    旁边的狱警听到这话,脸上一抽,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怪异表情,狠狠瞪了陈飞一眼。

    陈飞嬉皮笑脸的耸耸肩,又看向邓洁说:“今天回去之后,尽快把拷贝出来的东西给那人寄回去,相信他很快就会来见我。”

    等节点点头,看着陈飞运筹帷幄的样子,又不自觉的迷恋了三分。

    想想自己当初脑子一热,差点就打算用出卖肉身去帮陈飞想办法,简直就是愚不可及。

    她应该相信眼前的男人,这个男人永远会有一种安全感和魔力。

    就好像跟他在一起,永远都不用担心什么,再大的事儿都是眼前的事儿,不用放在心上似的。

    陈飞回到监房,人逢喜事精神爽,看着这些犯人都觉得分外可爱,现在自己只要等着明天主谋找上门就好了。

    副镇长办公室,收到一个快件,他当然不会知道这是陈飞给他的一个大惊喜。

    也许再收到这个的前一秒,他还做梦想着把陈飞碾死在自己脚下。

    副镇长儿子也在,拆开之后,看到只有一个小优盘,而且还是同城送来的,也有些奇怪。

    副镇长皱了皱眉,瞬间觉得不对劲,便直接把优盘插在电脑上。

    看到录音文件的时候,心里瞬间感觉像是被泼了一盆凉水。

    一边安慰自己,一边用自己有些颤抖的右手握着鼠标打开了录音文件。

    因为录音内容是外放,声音格外的大,连副镇长儿子听完,都完全呆住了。

    里面录到的,正是那晚在出租屋里,他和李大健还有李强兵吹牛逼时候的那些话。

    副镇长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个完美的计划眼看就要成功了,竟然被这帮小王八羔子给交了底儿。

    他站起来,二话没说,照着儿子的脸就是一巴掌,这一声,格外的清脆响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