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没钱认命吧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有些人穷极一生,也未必能达到自己追求的高度,但追求是一回事儿,被迫是另一回事儿。

    陈飞耸耸肩,离开财务部的路上,他怎么想都觉得现在的林雪薇特别奇怪,整个人神神道道的,好像有什么事儿瞒着他。

    其实也不能说是有事儿瞒着陈飞,应该说有事儿瞒着所有人。

    陈飞是越来越好奇林小妞了,这姐姐平日里看起来平易近人,但是眼底总是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似的。

    陈飞觉得这个时候,是应该去拜访一下冰山大小姐了,走到总裁办公室,他轻轻的敲了两下门。

    只听里面说了一声:“进。”

    陈飞听着这个声音都要打寒颤了,林小妞算一个,大小姐声音也是异常冰冷,难道女人来大姨妈都是组团儿来的?

    陈飞蹑手蹑脚的走进沈嘉琪办公室,她没抬头,只是用笔在一张白纸上写着什么。

    看到陈飞这时候来打扰,稍有不悦,但还是说:“你回来了?回来就去工作。”

    陈飞是沈氏集团泉城分部的大功臣,她总不能老是对人家恶语相向的吧。

    再说了自古皇帝对待功臣也是好言好语的,虽然有些人恃宠而骄,还是会被除掉,但陈飞还没到那个份上。

    陈飞被沈嘉琪冷冰冰的语气灌了个透心凉,也是有一阵心塞。

    沈嘉琪等了几秒看到陈飞还没走,就放下笔说:“你还有事儿?”

    陈飞笑笑说:“你对林雪薇了解么?”

    沈嘉琪眉头瞬间一皱,他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不过话说回来,了解林雪薇这个人,是从自己的父亲沈之杭开始的,后来在一起接触,她们一直关系很好。

    沈嘉琪想了想说:“林雪薇这个人有主见,能力强,还有独到的见解力,但总觉得,她在对你笑的时候,也感觉不到亲近。”

    听到这,陈飞就呵呵了,说的好像你跟人亲近似的。

    不过沈大小姐好像还真的很少会去评价一个人,首先她愿意评价,说明这个人是真的很强。

    陈飞想了想,就说:“我觉得林小妞,呃,林经理最近状况不大好啊,你个当经理的还是去关心关心吧。”

    沈嘉琪听到陈飞的这句话心里顿时不大爽,至于为什么不爽,她自己也说不出来。

    她的表情骤然变得冰冷跟陈飞说:“关心不关心是我的事儿,用不着你提醒我,没事儿就出去,”

    陈飞心里此时仿佛有一百只曹尼玛奔腾而过,心说这些小妞都咋了,自己说错话了?没有啊。

    陈飞虽然会不要脸,但是也不想在这自讨没趣,耸耸肩转身走了。

    回到办公室,陈飞翘着二郎腿看资料,现在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一个大单,然后搞定。

    小王看见陈飞回来了,心里一堵,说:“你怎么又回来了?”

    陈飞瞬间就不乐意了,什么叫又,自己不该回来吗?

    陈飞想了想,眼睛一转,笑了笑,然后拍拍小王的肩膀说:“我说,小王同志,最近有别人签不下来的大单吗?”

    小王先是愣了一下,看后看着陈飞说:“你都来公司这么久了,这些都不知道?也不知道当初谁让你进来的。”

    说完之后,小王有点后悔,甭管是谁让这个进来的,总之他给公司创造的利润可比他能创造的多多了。

    想着,小王没好气的说:“这不马上就年底了,为了避免造成财务混乱,一般这两个月手里都不会有什么大单,基本上都是一些小的。”

    陈飞听到这瞬间就懵逼了,心说自己来这不就是为了签大单么,没大单还在这混个屁啊,混一个月五千块钱的工资?搞笑呢?

    小王看见陈飞沮丧的神情,觉得有点懵,心说这个人到底是干啥的,为啥老是想挑战别人做不到的东西呢?

    就说:“反正单子的事儿你是别想了,这两个月妥妥的没有,要是想要大单,你还是等着翻过年的吧。”

    陈飞无奈的坐在凳子上,感慨苍天不公,为啥到这个节骨眼上,连自己想努力的机会都不给呢。

    小王笑了笑说:“你别告诉我你想拿大单是因为缺钱。”

    陈飞抬起头看了小王一眼,一拍桌子说:“对喽,还真让你说着了,我还就是缺钱。”

    小王有点得意的说:“那你买**彩啊,我上礼拜买了三组,我靠,本钱九百块,赚了三千多。”

    陈飞瞪了小王一眼,小声说:“切,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你那三千就省省吧。”

    小王冷笑一声说:“你看你这穷酸样,人家有钱任性,没钱你就人命吧,别一天黄鼠狼插鸡毛掸子,冒充大尾巴狼。”

    陈飞咬咬牙,也被小王气乐了,这货也不知道跟谁学的,损人还一套一套的。

    跟小王逗了逗嘴,陈飞也没啥事儿,跟母老虎打了个招呼就回家了。

    回家正好路过吴天赐的奶茶店,他突然很羡慕这种无忧无虑的二代,长得帅身材好,天天被一群小姑娘围着,永远也不愁找媳妇。

    陈飞何尝不想也能找个这么个小店舒舒服服啥都不用想,开开心心的一待一天。

    可是这种地方一个月两千块,连房租都不够,还谈什么存钱,娶什么媳妇。

    更何况自己要娶的,可不是普通人,是沈氏集团的总裁,沈大小姐。

    吴天赐似乎隔着奶茶店的玻璃看到陈飞也在往里看,就招招手让他进来。

    陈飞进去之后,吴天赐看他哭丧个脸,就问他怎么了,陈飞摇摇头,现在就算跟他说怎么了有什么卵用,他能给自己钱吗?

    吴天赐哄散了小妹妹粉丝团,就坐在一边看陈飞,说:“你到底是怎么了?”

    陈飞哭丧脸说:“穷。”

    吴天赐看看陈飞说:“大哥,你一个月工资比我多啊,我都没说穷你吵吵啥?”

    陈飞当即又想动手,但是手刚伸起来,就感觉背后有无数道凌厉的锋芒朝着他的背后射过来。

    他举起的手只好瞬间拍向桌面说:“废话,你一个堂堂吴家公子,腰缠万贯,你高富帅,老子矮矬穷,跟你没法比。”

    吴天赐耸耸肩,似乎觉得陈飞说的有道理,也没吱声了。

    回到家陈飞觉得要不然还是给工厂放假吧过完年能签大单的时候,再说。

    不然给邓洁他们逼急了,真卖房子这可不行。

    吴天赐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说:“对了大哥,你不是有车,有房子么,你老家肯定也有地吧,可以贷款啊?”

    陈飞瞪了吴天赐一眼说:“你说这是个好办法,但地和房子登的都是我爸的名字,你要是能帮我把我爸找出来,我就能贷。”

    吴天赐觉得陈飞绝对是故意的,就说:“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陈飞摇摇头说:“没想法,撑一阵吧,过完年再说,现在先去混个底薪,把年过了。”

    吴天赐点点头说:“是啊,快过年了都,日子真快,我也得回去了。”

    陈飞拿出手机翻了翻日历,发现今年过年的时间格外的早,差不多一月中旬就三十儿了。

    陈飞倒是无所谓回家过不过年的,这几年他都回家,往年好歹还有些亲戚假心假意的串门儿,今年估计一个都不会有了。

    这肯定只剩下陈飞和陈妈俩人,看着春节联欢晚会,然后陈妈在团圆时刻,睹物思人,在当着陈飞的面哭一鼻子。

    陈飞想到这就叹了口气。

    反正不管怎么说,人生嘛,千篇一律也是正常的。

    往后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眼看着离过年越来越近,路边上卖花炮的热闹非凡。

    小时候陈飞最喜欢过节,家里吃完团圆饭,几个小伙子就穿着大棉袄,冻的哆哆嗦嗦的在门口拆小鞭儿,把一串拆成一个一个的,然后在一个个的放。

    省钱玩的时间又长。

    可是现在陈飞最不喜欢过节,没了小时候的童真,还得听老妈哭一鼻子,让他倍感压力。

    想到这他叹了口气,又一年了,二十三岁了。

    吴天赐也不得不在春节前回家,因为每年的宴会是他们吴家的传统,不止是吴家,还有很多周边的豪门望族,如果他不出现,会让全吴家的脸上都挂不住。

    临走前陈飞和他还喝了好一顿酒,两人都喝大了,抱头就是哭,这时候,只有两个即将要分开的兄弟,没有吴家公子,也没有山村里的穷小子。

    吴天赐有可能这次回去,就不一定能出来了,以后陈飞能跟他接触到的机会也不多。

    说不定这顿酒喝完,他俩就得散了。

    因为春节是华夏民族最正统的节日,在三十这一天,家家都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程刚他们一家到他媳妇娘家过节去了,志富一家也喜气洋洋的,大早上就忙者贴春联,炖肉。

    最可怜的就是陈飞他们家和邓洁家了,好在今年还有个大军能陪着她,以前陈飞不认识她的时候,真的不知道,每逢佳节倍思亲,邓洁也不回家,一个人到底是怎么过的。

    陈飞早上溜达,看着村子里的人一个个带着春节的喜气,还跟他打招呼,陈飞也欣慰的笑笑。

    不管这些村民怎么对他,他都有种愧疚感,毕竟自己没能在过年前就完成之前的计划,把钱给他们补到手。

    想着,陈飞在这条带着深深的年味的小路上走回家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