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 赌场规则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按照计划,棒子先把吴天赐和陈飞送回酒店。

    陈飞是真没想过赌场里要穿什么的,倒是吴天赐穿的特别精神。

    别说他是吴天赐的大哥,以他现在的形象,往人家旁边一站,连小弟都算不上。

    棒子离赌场不远,不到一个小时就杀回来了,这次可真是亮瞎陈飞的十二卦氪金狗眼。

    只见棒子从下午的嘻哈风直接来了个大转变,西装革履,倍儿精神。

    三个人进了赌场,吧台的艾文似乎还记得陈飞,还冲他打了个招呼。

    赌场里形形色色的人,围着赌桌,中间都有一个荷官。

    这时候,棒子眯起小眼睛说:“天赐哥,看见了吗,那些穿红色小西装的公关,其实说白了都是赌场上的好手,她们的赌技都很好,但是她们跟人,都有一套。”

    吴天赐还没说话,棒子指着一个长发女人就说:“看见了吗,这人穿着牛仔服,背着轻奢品牌蔻驰的包,这种人公关一般都不理,因为真正的赌客,没人会穿牛仔服上赌桌,就算上了,蔻驰的包一个才多少钱,也给不了多少小费,这种人,一般都是游客。”

    陈飞听到这眼睛都直了,怪不得昨天那个公关甩都没甩他。

    这时候,走过来一个男人,看样子也是个老板,棒子眼睛尖,努努嘴说:“这人,看上去挺那啥的吧,穿骆驼,一手牌绝对不敢下两千以上。”

    吴天赐听完笑了笑说:“你小子要是个女人,长得好看点,来这做公关也够格了。”

    棒子笑着带陈飞他们往里走。

    远处一个同样穿公关制服的女生站在昨天陈飞看到的那个女人身后。

    女生来看起来略显青涩,也许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工作。

    她有些紧张的跟在女人后面,说:“雯姐,这些客人看起来都差不多,怎么辨别客人的等级啊?”

    来这里做赌场公关,当然谁都想跟对了客户多赚一点小费的。

    雯姐指着刚才棒子刚评论过的男人,说了跟棒子一样的话之后,说:“这个,也就是五流赌客。”

    女生跟在后面点点头,接着跟雯姐狩猎。

    这时候女生指着赌桌上的一个男人说:“雯姐,你看这个男人,带着金表哎,肯定很有钱吧。”

    雯姐冷哼一声,说:“这人之前还算有点钱,但是现在看样子是家底儿都献给赌场,贵宾厅去不起,混上散台了。”

    女生听完,眼睛里放出一阵精光,怪不得雯姐能当上金沙赌场的金牌公关,这眼力和记忆力真不是盖的。

    这时候,从一边走过一个男人,看似其貌不扬,可是身上穿的均价值不菲,看来是为人低调。

    眼睛不停的寻找空余的散台。

    同时她也看见了吴天赐,小声说:“这小哥气质可跟一般的二代不一样,估计是个名门,而且看他左看右看的样子,还带着好奇,估计是第一次来。”

    权衡了一下,雯姐刚准备走到吴天赐身边,就看见陈飞也跟在后面。

    她当然还记得昨天晚上的土包子,专业告诉他,这帮人里,虽然有一个有颜值的,但是时候放弃了。

    说完,就对身后的女孩说:“你去带那几个,我先去忙了。”

    然后唇角一勾,直接走向之前那个男人。

    吴天赐他们刚好走过来,就碰到女孩,棒子笑嘻嘻的说:“小姐姐,帮我们找个台子。”

    女孩看起来有点紧张,哦了一声就带着他们走到一个散台前面,面前已经坐了不少人。

    这是一个玩三张的台子,其玩法几乎跟炸金花差不多,一般精于物理计算的人在这种上面赢的几率要大一点。

    虽然吴天赐也算是个公子哥,但到这种地方,除了游客以外,年轻的都是公子,年纪大一点的都是老板,没有什么特别的身份之分。

    他从兜里摸出卡说:“棒子,帮我把三十万都换成筹码,今天我就要给我大哥赢个金山回去。”

    陈飞站在他后边笑笑说:“我说弟弟,你这话我听着是挺感动的,但是你也别尼玛输的穿着我的裤子回去。”

    小公关听到这话轻轻一笑说:“我说这位赌客,我虽然是新来的,但是也知道,赌场不能乌鸦嘴,不吉利的话咱们尽量少说。”

    吴天赐坐在赌桌前,多少有点紧张,然后看着眼前的荷官发牌。

    筹码的面值不一样,颜色也不一样,吴天赐开始的时候也是本着小赌怡情来的,但是上了赌桌,所有的豪言壮语都成了扯淡。

    有句话叫新手手气冲,不到二十分钟,吴天赐就从原先的三十万翻盘到五十万筹码。

    这多少让陈飞有些高兴,在一些大赌客的人眼里,赢二十万而已,毛毛雨。

    要是让陈飞进vip区,估计全得抓瞎。

    从赢了二十万以后,吴天赐整个人就有点飘,下筹码的时候也没个轻重。

    所谓上了赌桌的赌客,都有一个赌徒心理,赢了不收手,输了就还想翻盘。

    此时吴天赐已经有点收不住了,根本不管手里的牌面适不适合加码,就一个劲儿的往里扔,陈飞是看不懂,但棒子在一边着急。

    就连那个小公关也不住的劝吴天赐注意观察形势。

    但现在吴天赐整个人都被别人激着,不住的跟压,最后不但二十万,连底金都输进去了。

    吴天赐扔下最后一张牌,站起来,骂了一句**。

    棒子拍拍他说:“没事儿啊天赐哥,小赌怡情,再说了,三十万对你来说也不算啥啊。”

    陈飞一看,赌场如战场,这种时候,杀气一起来,挡都挡不住啊。

    他小声说:“那个,我也想试试”

    吴天赐愣了一下说:“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们没有筹码了啊。”

    小公关也挺郁闷,没想到她带的第一个客人就是这种想赌没钱赌的,看来赌场公关也不是好当的。

    棒子一拍大腿说:“我今儿也没想来赌,现在身上就两万,咱们玩点小的,看看能不能回回本。”

    说完就去前台换了两万块的筹码。

    陈飞拿着筹码晃荡了半天,走到一个百家乐美高梅的桌前,跟一边的棒子说:“能给我根烟么?”

    棒子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拿出一支小雪茄,陈飞到吸烟区抽了一口。

    这种烟的味道相当浓烈,刚一到肺里,陈飞只觉得浑身一凉,看来白骨是感应到了。

    陈飞在脑中说:“姐姐,咱们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看你的了。”

    白骨的语气里带着些不踏实的说:“我只能说试试看吧。”

    走到赌桌前,有了白骨,陈飞的底气可算是硬了不少。

    但是当荷官看到陈飞的时候,眼里都带过一丝鄙视,你见过乡下人到赌场来的吗?

    剩下的赌客坐在一边,看着陈飞的样子,都是一脸不可思议和不屑,还有的边笑嘀咕着。

    虽然是故作不经意的嘀咕,但声音却大的周围人都能听见:“这是谁家的衰仔,不知道从哪里搞到钱,到这里来装,搞笑哦。”

    吴天赐冷冷的笑了一声,没说话,他虽然表面二,但性子还是比较稳的。

    陈飞也笑了一声说:“衰仔,爷输的你连内裤都找不着,你信么?”

    但是陈飞说完这句话就知道他错了,因为他这个牛逼吹完的同时,就听见白骨在脑子里说了一声:“这种玩法我完全不会。”

    陈飞顿时就口无遮拦的骂了一句:“卧槽,你特么在逗我?”

    白骨冷笑了一声:“刚才就跟你说我只能试试,现在怪我了?我真不会。”

    荷官已经开始洗牌了,陈飞如果现在站起来走人,那这个就不只是丢人了。

    此时周围已经是围满了看客,有些人自己虽然不赌,但喜欢站在一边评头论足,像陈飞这样的,有不知道多少人等着看他的笑话。

    尤其是刚才他吹完让人家连裤衩子都不剩的牛逼之后。

    他是知道这个的玩法,但是没有什么卵用啊,吴天赐这小子脑子这么好使,都栽进去了。

    那就凭陈飞自己的本事,估计十个他也不是个啊。

    这种百家乐的赔率还好,不算是赌场里最高的,华夏的赌客都比较钟爱这种玩法。

    所谓的压庄,只是一个概率问题,因为要抽佣金,庄赢或者六个点赢一半。

    但是无论是哪一个,都有一个前提,就是你必须赢。

    剩下的,就看你的手牌和运气了,这个玩法简单就简单在,优势是可以慢慢积累的,不像刚才吴天赐玩的那种,要精于计算。

    所以,这个赌法不需要做决定,完全就是看运气,压了就等着赢钱或者继续跟,不行了就飞掉。

    陈飞倒是明白规矩,只是不知道他的运气好不好。

    金沙赌场的公关,都相信鸿运当头。

    这跟农村打麻将可不一样,他们跟老头打麻将的时候将就,不和前三把,怕前头运气太好,后面会一直输。

    但是在这里,前三把连庄,就算你是鸿运当头了。

    陈飞这边牌已经到手了,现在就看对家会不会压庄,也就是陈飞只要叫开或者飞掉就行。

    刚才笑话陈飞的男人挑了挑眉毛,瞬间丢出一个五千的筹码说:“有本事你就压。”

    陈飞现在是两眼摸黑,算了,尼玛全靠运气了,懵吧,说完,右手就摸向了旁边五千元的筹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