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赌场首战告捷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现在完全是想凭运气,但赌场的运气就像一种无形的气场,也就那么多,别人的好了,你就不一定会好。

    就在陈飞的右手摸到筹码然后准备出手的时候,突然,白骨在脑子里说:“等下。”

    陈飞正伸出去的手,骤然一抖,他不知道白骨这时候叫他是什么用意,但还好没把手里的筹码掉在桌子上。

    如果现在掉在桌上,就是所谓的落地生根,后悔也没用了。

    本来就紧张,被人这么一叫瞬间就更紧张了。

    他小声在脑中说:“大姐,你不是不会么,你叫我干嘛?”

    白骨没有回答陈飞的话,只是说:“他手里的牌是个红桃八。”

    陈飞一想,美高梅里面,红桃八应该就是三边了,那以他的手牌来看,肯定是比不上了。

    陈飞干咳了一声收回手然后说:“我不跟,我飞。”

    之前那个人一愣,明明看着陈飞的筹码马上就要扔出去了,怎么又收回来了?临阵脱逃,这是怂。

    当然,陈飞可不会这么想,这会儿心里的小辫子要翘到天上了。

    之前他一直忽略了一个问题,就是,虽然白骨不会玩,但是他会啊,只要白骨能看见对方是什么牌面不就好了。

    开牌的时候,大家都傻眼了,棒子和吴天赐也为陈飞捏了把汗,好在这个筹码他没有跟。

    旁边的小公关也有点激动,不管陈飞是不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对于赌场这个地方来说,绝对是一个好彩头。

    这把陈飞没赔没赚,倒也算欣慰的,但是他依然做不了庄。

    第二轮荷官发牌之后,男人先看了看手里的牌,然后冷笑一声,脸上极为自信的看了陈飞一眼。

    看的陈飞有点发毛,看男人这么自信,难道他要飞吗,可是连飞三把之后是要负佣金的。

    白骨笑笑说:“表情装的很到位,他方片二。”

    陈飞一笑,心说这人装逼还是装的挺到位看,大概跟我玩心理战,等着我飞呢。

    陈飞没说话,只等着男人拿筹码,男人特别豪迈的扔出来一张一万的,周围人都一声唏嘘。

    所有看客们都有一个,如果是我会怎样的内心戏。

    此时大多数人看到丢出来的一万筹码,都在想,如果是我,就飞了,反正有三次机会。

    没想陈飞直接扔出来一个两万的筹码,这算是他的全部家当了。

    这倒是让所有人为之一振,不少人已经在人群里小声骂陈飞智障了。

    赌场的散台区,虽然每个台子前面都围了不少人,但陈飞这个是最多的了。

    毕竟一个乡巴佬坐在这里,下手就敢跟两万,别人都好奇这人是真傻还是真聪明。

    荷官揭牌的时候,陈飞笑了笑,男人看到陈飞的牌也懵了,是比他大了不少,一万块就这么打了水漂了。

    男人愤恨的拍了一下桌子,就当是他自己估计错了,大意了,没想到这小子心理素质还挺好。

    人一多,被吸引来的人就更多了。

    此时雯姐带完了一个贵宾区的大户,也被这边场景吸引过来,她垫着兜里沉甸甸的筹码,眼底露出一个无法捉摸的笑容。

    第三把陈飞坐庄,按照行规,陈飞在赢一把就算是赌场的鸿运当头,按照这个发展保持,到后面是会翻倍的。

    这时候棒子看见了雯姐,笑嘻嘻的说:“呦,这不是雯姐么,怎么挤我这桌来了?”

    雯姐白了棒子一眼,拍拍身边的小公关说:“这是我带的新人,我怕你们给不起小费,我过来看看。”

    棒子没说话,雯姐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皱眉盯着赌桌。

    陈飞也算是比较着急了,他虽然是庄家,但是男人迟迟不下筹码,不但是他,连在场的看客都着急了。

    这把陈飞其实不需要看自己是什么德行的牌,反正他现在是庄,输了赢了都算他占便宜,只要他不盲跟。

    男人显得特别紧张,看了一眼手牌,却突然如得大赦般的松了口气,直接从筹码里拿了一张五万的出来。

    一般这种散台里,能拿五万出来玩一把的,已经算是少的了。

    雯姐唇角一勾,在她眼里,这算是有意思的事儿,两个没什么实力的人做这对赌,也不知道算是怡情还是伤身。

    不过他从陈飞脸上看到的从容却是很少见的,在赌桌上的人,无论输赢都不会是这种带着自信的表情。

    赢了的人,会担心下一把会不会输掉。

    输了的人当然更是害怕和紧张,更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把自己输到倾家荡产。

    陈飞的从容当然不会是来源于他自己,白骨这货总是会在第一时间里给他最准确的信息。

    如果这一把赢了,连底金就是八万,如果输了,那他真的就只能光着屁股打着白条回去了。

    可惜了陈飞是不会输了,庄家是有权利飞的,不然当庄家的好处在哪?

    不知道是陈飞运气太好还是什么,第一把的手牌竟然比男人整整大出三个点。

    最后男人愤愤离开赌桌的时候,吴天赐的眼睛都放光了。

    虽然赢得不多,但也算首战告捷,明天就可以去赔率更大的赌桌上玩了。

    怎么说也算是个好兆头。

    陈飞拿出一千递给小公关,说:“那啥我没没赢太多,给你吧。”

    小公关是挺激动的,估计还没赚到过什么消费,也算是满足。

    倒是雯姐,狠狠的白了陈飞一眼说:“昨天就看你穷酸,没想到还真是穷酸,才给一千小费,还不够喝杯酒的。”

    陈飞咂咂嘴,心说一个女人长得是好看,但是嘴巴怎么能这么毒呢。

    棒子笑笑说:“雯姐,我们今天本来没冲着真玩来的,下回,下回你带带我们?”

    雯姐冷哼一声说:“算了吧,就你们,手里的筹码还没我小费多,省省吧,姐可不是你们这种级别的赌客请的起的。”

    说完便带着小公关走了。

    吴天赐从小生活在豪门,只有他看不起别人的份儿,没有别人看不起他的道理。

    没想到第一次来金沙赌场就被一个驻场公关给小看了,心情也是十分不爽。

    他看着雯姐的背影,皱着眉说:“她什么东西,这么嚣张?”

    棒子赶紧拉了拉吴天赐说:“天赐哥你是不知道,这个雯姐本事可大了,你别看她是个赌场公关,但是她可是金沙的传奇。”

    吴天赐楞了一下说:“有什么可传奇的?”

    棒子说:“一般来这的大客,在vip玩,都叫她雯爷,跟他关系都不是一般的好,而且你想啊,金沙赌场也算是全澳都最大的赌场之一了,来这里vip玩的都是什么人?个个都护着她,谁知道她到底用什么方法,把那些个土豪大款迷的是颠三倒四的。”

    “时间长了,有耳闻的人来赌,首先就会找雯爷,但是找她的人越多,她越大牌,越大牌,人家还越爱,你说这算不算传奇?”

    吴天赐当然懂,这个跟他们商界差不多,总有那么一个枭雄在一群人里边游刃有余。

    陈飞听完耸耸肩,这个对他到无所谓,他是觉得,他这辈子也没什么机会接触到这些个能在贵宾厅豪赌的上层人物,反正跟他没关系。

    几个人算是连说带笑的走出了赌场,那些散客看着陈飞的彩头也都一片惊叹,跃跃欲试的上了赌桌。

    说实话一个乡巴佬都能赢,他们有什么理由输,陈飞这次算是给立了一个绝好的励志典型。

    有时候,一个人的神秘感比她背后到底有什么更吸引人。

    谁都只知道,在澳都这个地方,真的不缺老板这种身份的人,因为不管任何时候,这里都充满着,本地和外地的各种老板。

    吴天赐和陈飞虽然对这个雯姐的印象并不好,但还是好奇,这个女人是怎么做到能在一个大赌场里站住脚的。

    几个人玩够了,陈飞建议去吃夜宵,棒子给吴天赐推荐了一个意大利餐厅,说是还不错,就自己回去了。

    陈飞好奇的说:“他不去?”

    吴天赐神秘一笑说:“他都这体型了,不得找个地方运动运动减减肥?”

    陈飞好歹也是老司机,听到吴天赐这话瞬间秒懂了。

    他打趣的说:“哎,按理来说你们不都应该是这嗜好么,你怎么不去?”

    吴天赐瞪了陈飞一眼说:“你开什么玩笑,我可是个纯情的人,知道什么是唯爱与美食不可辜负么?”

    陈飞故意冷笑一声,没说话。

    两人揣着筹码换的八万块钱,准备找个地方吃东西。

    夜晚的澳都,在灯光的映衬下格外大气和美丽,两人也没事什么事儿,就准备腿儿着去,就当看看风景了。

    回去换了衣服,刚出门,就在金沙赌场的后面看到一个跟乞丐似的人。

    而这个乞丐前面正站着一个人,陈飞眯着眼睛一看,这人的制服还没脱,好像是金沙赌场的雯姐。

    吴天赐往前走了两步,陈飞也跟过去,说:“我靠,这女人该不是连乞丐都欺负吧?”

    吴天赐一听也来了火气,要说人有势力是真的不怕事儿,上去就要跟雯姐理论。

    却被陈飞一把拉住。

    吴天赐也挺纳闷,心说你拉我干嘛。

    在吴天赐眼里,这女人就是恶势力的代名词,谁都看不起,但是一个乞丐,离金沙赌场这么远,也没影响你生意,你欺负人家干什么。

    陈飞却没怎么冲动,摇了摇头说:“你别冲动,她好像不是在撵人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