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 赌场旁的老乞丐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吴天赐也是一愣,却听了陈飞的话,没有再往前走。

    只是看着前面的雯姐和乞丐。

    只见雯姐从包里拿出一个塑封袋,里面不知道是什么,递给乞丐。

    乞丐似乎很不乐意的样子,雯姐硬塞给他之后,被乞丐推搡了一下,让她恼羞成怒,直接照着乞丐的脸就是一个耳光。

    乞丐愣了一下,雯姐脸上的怒意却未减,撩了一下头发,怒气冲冲的走开了。

    这样的一幕在陈飞他们面前仿佛是一场无声的电影,谁也不知道这个电影到底演了些什么。

    但在吴天赐看来,这女人动手打人,这在华夏绝对是违背道德准则的。

    更何况这是欺负弱势群体?

    陈飞还来不及搞清楚状况,吴天赐就已经去追雯姐了。

    他是知道,这小子虽然娇生惯养的,但也有一颗善良的心,无论在哪,这澳都也是华夏大地的一部分,这女人这么对待一个乞丐,他八成就是冲上去打抱不平了。

    所以说有些血性的男儿在这种时候拉都拉不住,陈飞叹了口气,就算吴天赐跟他是兄弟,他也不想在布满势力的澳都搞事情。

    只见吴天赐怒气冲冲的往前走,陈飞伸手去拉,却拉了个空。

    吴天赐冲着雯姐喊了一声:“你站住!”

    雯姐闻声,带着疑惑的转头,看见是这俩人的时候,眉头舒展了一点,扭着腰肢走过来,说:“呦,小帅哥叫我?”

    雯姐眉眼间带着一股魅意,却不显轻佻,陈飞在一边看的也是咂咂嘴,越是这种女人越尼玛不好对付。

    吴天赐看着雯姐,大概这种女人也是他喜欢的类型,本来的怒气瞬间就被削减了半分。

    他看着雯姐说:“你在赌场里看不起人也就算了,干嘛还要欺负一个乞丐?”

    雯姐听完,挑了挑眉毛,说:“你就是要跟我说这事儿?”

    吴天赐没说话,只看着她,雯姐也盯着他的眼睛,两人对视了几秒钟,然后转身往前走了两步:“如果是这事儿呢,那我就走了。”

    吴天赐被搞得莫名其妙,陈飞在一边看的十分不爽,心说:尼玛长得好看打报不平的时候也跟演偶像剧似的,还对视一眼!

    他们现在站的位置正好是乞丐的前面,整个过程,乞丐都没说过一句话。

    这时候才突然说:“两位少爷,给点钱吧。”

    陈飞本来也是好心,这乞丐看起来五十多岁的样子,身形消瘦,身上还有不同程度的伤口,想来也是被雯姐这帮人长期欺负导致的。

    想想一个二十多的女人打一个跟她父亲一样大的男人的脸,陈飞心里更讨厌这个雯姐了。

    他摸摸兜,从里面掏出两百块钱,刚准备递给乞丐,却听见雯姐踩着高跟鞋折回来的声音:“别给他钱。”

    陈飞一愣,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雯姐此时也带着怒意急匆匆的赶回来。

    陈飞看到就是一肚子气,当即就说:“你欺负人就算了,我们给乞丐钱关你什么事儿!”

    就在说话间,雯姐已经走到了乞丐面前。

    乞丐此时正要伸手去接陈飞手里的钱,却被雯姐先一步抢走。

    陈飞也没有防备,愣了一下,然后带着一股难言的感觉看向她,说不上是憎恶还是什么,如果雯姐不是女人他就要动手了。

    吴天赐在一边早都冷静下来了,从陈飞掏钱开始,他就一言不发的在一边看着。

    此时他也走过来,伸出手,却不是拉雯姐,而是拉住了陈飞。

    陈飞此时此刻也算是惊呆了,心说这小子吃了什么迷药了?拉错人了吧?

    吴天赐站在一边看着,这个乞丐的虽然身上有伤,但好像也是很久之前的。

    他破旧的行李旁边放着一个速食袋,里面还有热腾腾的烧麦,应该是刚才雯姐硬塞给他的那个,但是乞丐没有动,却在刚才管陈飞要钱。

    直觉告诉他,他们应该是误会雯姐了。

    吴天赐笑笑说:“雯姐,你方便一起喝个咖啡么?”

    雯姐手里攥着陈飞的两百,说:“既然是小帅哥请,姐姐我肯定会给这个面子的。”

    现在陈飞满脸大写着两个懵逼,然而除了懵逼还有气愤,非常气愤!

    他走在后面看着俩人的背影,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可思议,怎么就误会了,他又不瞎,雯姐动手打人也是真的。

    可是此时人俩反而化干戈为玉帛了,难道说这就是爱情,来了挡都挡不住?

    澳都,在赌场附近的餐厅和便利店都很多,尤其是二十四小时的便利店。

    陈飞走进去,买了三杯咖啡出来,三人就坐在便利店门口的凳子上。

    这里离吃饭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便利店的咖啡也是陈飞提出来的,他可不想带着这么个女人去吃饭,否则看着她吃什么都是味如嚼蜡,多不划算。

    吴天赐先笑了两声缓解尴尬,然后问雯姐说:“雯姐,那个乞丐是怎么回事儿?”

    雯姐舔了舔嘴唇,喝了口咖啡,说:“没想到你们会对他感兴趣啊。”

    陈飞瞪了雯姐一眼,说:“当然感兴趣,谁知道一老乞丐干什么了,让你一个日进斗金的公关拳脚相向的。”

    雯姐皱皱眉,却连看都没看陈飞一眼说:“这个人算是金沙赌场的名人了,早几年带着一笔钱来赌场,当时我还是个公关小妹,他是我带的第一个客人。”

    雯姐喝了口咖啡继续说:“开始的时候,这个人的运气不错,手里的上百万美刀很快就翻了倍,但是赌场,你们知道,好运不会永远附着在同一个身上。”

    “他开始输钱,我就劝他收手,但是他拒绝,那时候他的样子,就像是一个丧心病狂的赌徒,什么都不管不顾,只想翻盘回本。”

    吴天赐皱了皱眉,他看到雯姐的眸子带着一层水雾,仿佛在说一个遥远的故事。

    陈飞也仔细的听,如果不是听到雯姐说,他也不会想到那个睡在金沙赌场后边的男人曾经身家上百万美刀。

    “后来把手里的钱都输光了,他就去借,赌徒借钱完全是不择手段的,不知道染上了什么人,借了高利贷,那时候他赌博,给的小费特别高,我也不忍心看着他这个样子,就一直劝他,但没有用,赌瘾就跟毒瘾一样,很难戒掉的。”

    说到这里,雯姐在没说什么,反而是吴天赐,一个劲儿的催促说:“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雯姐笑了笑说:“不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运气好啊,他有一张卡,每个月都会有人寄钱过来给他,他流落街头,但只要每个月收到那笔钱就去赌,然后输了,就有人上门要债,没有钱就打。”

    吴天赐皱了皱眉说:“高利贷我知道的,大多都是一些社会组织给一些人放款,可是这种东西,利滚利,根本不可能还完,如果是这样,这乞丐不是早被打死了么?”

    雯姐说:“所以说他命好,从几个月前,那笔钱还是会照样打过来,但是却没人上门讨债了,上个月我拿走了他的卡,我只希望他不要再赌了,我每天会买饭给他,从不给他钱,因为我知道,他宁愿饿死,也会拿钱去赌。”

    陈飞很震惊,看来是他们先入为主了,这个雯姐不是什么坏人。

    想到这,陈飞也问:“那给他寄钱的到底是什么人啊?”

    雯姐扬了扬眉说:“我也说不准,好像是他女儿,我也劝他回去过,但是他说没钱,没脸见女儿,也没脸见死掉的老婆。”

    吴天赐不在说话,陈飞也没说话。

    钱这个东西真的很重要,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一点都没错。

    现在陈飞就是一个为了钱到澳都来赌博的人,也许没有白骨他的下场跟这个男人也差不多。

    家底在雄厚,玩的大了,也会一夜之间倾家荡产。

    陈飞笑了笑说:“雯姐对不起啊,我误回你了。”

    雯姐站起来,把手里的咖啡杯子扔进旁边的垃圾桶说:“无所谓啊,这么多年误回我的也不止你一个。”

    说完,连招呼都不打直接过街进了赌场里面。

    吴天赐叹了口气说:“真是魔鬼中的天使啊,啧啧。”

    陈飞在一边调笑道:“哎,你该不是看上这小姐姐了吧?”

    吴天赐瞪了他一眼说:“你开什么玩笑,我要是看上她我爸不得把我腿卸了,以后我出行的交通工具就只有轮椅了。”

    陈飞听完,就笑了,但是他的眼睛一直看着金沙赌场的大门口,心里颇多感慨。

    这么一闹腾,喝了一肚子咖啡,两人也没心情在去吃什么夜宵了,商量着回宾馆睡觉。

    吴天赐问陈飞明天什么打算,陈飞当然是准备在赌一把,赢回八十万就够,能有钱把家里的窟窿先补上这是再好不过的了。

    吴天赐倒是很兴奋,毕竟刚赢了钱,这种运势可以说正是大好的时候。

    两人约好,好好睡一觉,下午起来吃点东西就直奔金沙赌场。

    灯火通明的澳都,是人人向往的天堂,每一个带着钱来的,都想一睹澳都赌场的风采。

    林依依站在金沙赌场的门口,轻轻笑了笑,当然,她可不是为了赌博消遣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