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大野心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深夜的澳都金沙赌场,仍旧是灯火通明的一片。

    在这里夜夜笙歌似乎已经成了赌徒们的习惯,他们觉得,在夜晚赌博是一件能招来好运的事情。

    在整个赌场里,每天都有人拎着裤子出去,也有人拿着钱洒在公关们的身上。

    小费这种东西就像漫天的雪花,那些老板,习惯在这个时间赌钱,当彩色的筹码压在桌子上的时候,才是他们兴奋的开始。

    也许,他们就是那种能掌握自己命运的人吧。

    所以才会迷恋这种唯一跟命运没关系的游戏。

    金沙赌场隐秘的包间里,装修的更加精致和富丽堂皇。

    而这个房间里里外外都站满了保镖,他们一个个训练有素,岿然不动,眼睛却始终盯着一个地方——包间的沙发。

    林依依穿着一条黑色的丝袜,美腿在丝袜下若隐若现,脚下高跟鞋的高度让她尽显一个女人王者风范。

    上身穿着一件黑色呢子头蓬,英伦风的帽檐下,挂着半扇黑色的面纱。

    刘华强坐在林依依的身边,从这个女人进来开始,他的眼睛就没有从她身上拔出来过。

    这女人强大的气场中,夹杂着些许神秘,让人想接近却又不敢接近。

    桌上的杯子里,是有些年头的红酒,在澳都,人不像在内地一样讲就,红酒一定要几几年份的才好喝。

    林依依拿起高脚杯,轻轻晃动里面的液体,不紧不慢,然后送到唇边。

    刘华强始终在没有说话,他在这里开金沙赌场已经十年有余,之所以能让赌场成为澳都最大的赌场之一,也是因为他在黑白两道都有一定的势力。

    一个人在道上混的久了,在三教九流之间游刃有余,反而少了不少杀伐之气。

    他穿着一件灰色的西装外套,身材算是匀称,脸上驾着一副看起来斯文的眼镜。

    这样的装扮反而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教书先生。

    片刻之后,林依依把手里的红酒杯放下,刘华强才笑笑说:“不知道林总此时在想什么?”

    林依依笑了笑,红唇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然后说:“我在想,强哥的酒好像是比我的酒好喝一点。”

    刘华强很意外,林依依的一声强哥完全打破了生意者之间的界限,反而显得亲近自然。

    他笑笑,伸手给林依依把酒添上,说:“从林总手里拿货的时候,我可是从来没想过,林总是个女中豪杰啊。”

    刘华强他们这种人,赌场只是个掩饰罢了,只能给他们带来稳定的收入。

    但他们背地里,却做着市面上所有非法暴利的行当,谁手里没有几条人命?

    他也是在一年以前认识林依依,那是他第一次做毒品行当,所有的货都是从她手里拿的。

    让刘华强放心的是,从林依依手里拿的货,从来没出过什么事情,这次听说林依依要来澳都,作为地主,也为了能更稳固二人的生意关系,才亲自接待。

    没想到这个一直未曾谋面,精明狠戾的林总,竟然是个如此妖艳的女人。

    林依依笑了笑说:“我猜我一定很美,不然强哥也不会一直盯着我看啊。”

    不管是生意上的往来还是别的,没有人敢跟刘华强这么说话,哪怕是个无所谓的玩笑,他也是不允许的。

    可是这个女人此时胆子却很大,丝毫没有一点点惧意。

    刘华强故意冷哼一声说:“妹妹,跟我开过玩笑的人,现在没有活着的。”

    谁知林依依反而笑的更厉害了,她神秘面纱下的表情模模糊糊,却有一种勾人一探究竟的感觉。

    她说:“没想到强哥不喜欢开玩笑,却在这跟我开玩笑。”

    刘华强一愣,他硬生生被这个女人小看了,所以这个女人,真是胆大包天啊,看来她是一定不知道他刘华强的厉害。

    随即,林依依收了笑容接着说:“强哥,我是来谈生意的,可不是来跟你闹着玩的。”

    林依依的突然认真让刘华强也没有想到,但是说到生意,也是正中了他的下怀。

    刘华强笑笑说:“林总不如说说你的计划?”

    林依依一笑说:“计划赶不上变化,那我就开门见山了,现在在南越,我手里的货可以说是最多的,但是我上面还有一家,一直在压我的价格,也许强哥听说过,南越阮晋元。”

    刘华强面无表情的听她说完,当她说到阮晋元的时候,他骤然皱了皱眉。

    作为一个参与毒品买卖交易的,当然对他的上家也有耳闻,必要的时候也会去调查,这个阮晋元确实手里握着大批的资源,他的实力在南越不容小觑。

    林依依接着说:“强哥,现在离我最近的买家就是你了,你要知道,如果我能收回阮晋元手里的资源,那你拿到的货,可就不是现在这个价了。”

    刘华强呵呵一笑说:“妹妹你太高估哥哥了,我可没有一个编制的军队帮你压阮晋元。”

    刘华强嘴上这么说,但至于他到底有没有这个实力,林依依可是比谁都清楚。

    早在决定来澳都之前,她早就已经把这个刘华强调查的差不多了。

    这个老狐狸,没尝到甜头之前,是肯定不会白白帮助她的。

    林依依随之一笑说:“强哥,你们这种大人物不见兔子不撒鹰,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我需要的可不是你的军队。”

    刘华强本来是港都人,平时并不在澳都,在港都,他掌管着一片不小的社会势力。

    他挑挑眉,给自己倒上一杯红酒说:“哦?那林总的意思?”

    林依依巧笑两声:“强哥,我是来给您送钱的。”

    刘华强脸上笑着,心里却十分佩服,这女人年龄不大,说话的尺度却把握的相当到位。

    一个强哥,拉近关系,一个您,表示尊重,至于最后这个送钱,是每个人都会感兴趣的话题。

    刘华强没打算直接买林依依的单,而是说:“那林总这个钱给的,我要不要的起呢?”

    这一晚上,关子卖的太久了,林依依已经打算直接下手,这种老狐狸,更适合速战速决。

    她笑着伸手,在刘华强的胸口上一摸,然后说:“强哥你也知道,我们做这一行,来的钱都不怎么干净,不干净怎么办,就要洗干净啊,但您这可是全澳都最大的赌场之一,洗钱的话,应该不难吧?”

    刘华强被林依依这么一摸,心口仿佛瞬间空洞了一样,他当然知道,做毒品是暴利,但是这些钱的来路,肯定会被一些白道盯上。

    林依依接着说:“而且我手里还有些内陆的客人,他们手里的黑钱可是比我多的多,但这些客户都捏在阮晋元手里,你说这怎么办呢?”

    刘华强当然知道,洗黑钱也是个暴利行当,但是凭借他一家赌场,钱多了,洗起来效率还是不怎么高。

    此时刘华强多少还是有点拿不稳,他能感觉到从他心里升腾出的一股股贪婪之意,那种对钱的渴望大大增加,已经占据了他的心神。

    林依依的意思,是拿黑钱来他的赌场洗白,按照一比九的比率,也就是说,一百万的黑钱,在他的赌场里洗干净,他就能白白赚到十万。

    这些钱洗白之后,他能明白她的意思,她需要这笔洗白的钱去投资做生意,然后干掉阮晋元,拿到他手里所有的大户。

    这对刘华强来说,完全是一个不小的诱惑,如果说林依依手里的这些是十,那加上阮晋元的,就是一百。

    白白到嘴的肉,他刘华强哪有不吃的道理。

    但干掉阮晋元,并没有想象的简单,这点林依依比谁都清楚,所以她才选择了一个,在钱这方面能跟她强强联合的男人。

    刘华强笑笑说:“林总深谋远虑,我刘某佩服。”

    林依依的站起来,优雅的放下手中的红酒杯,说:“今天不早了,强哥好好想想,妹妹说的是不是这么个理,如果可以,那这个计划我们就可以开始了。”

    刘华强点了点头说:“明天林总可以在我的场子里玩两把,碰碰运气。”

    说完,林依依笑笑转身往门外走,她面色冷艳,唇角带起一丝不屑的笑意。

    给刘华强思考的时间?笑话,从她的手摸到他胸口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被钱蒙了心了。

    这种老狐狸,如果没有指环的帮助,她一个人哪有那么好搞定。

    林依依直接在金沙赌场上面的宾馆下榻,上楼的几分钟里,她已经在心中计划好了所有的一切。

    阮晋元,除掉他,她便是全南越的女王,就没有人能踩在她的头顶了。

    而她也发现,她指环的力量,对心思越浑浊的人,效果越好。

    她当然不是没想过用指环的力量去对付阮晋元,只是这家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效果微乎其微啊。

    第二天,陈飞他们在酒店里,连吃饭带游泳,一直混到下午,两人才换好衣服准备去金沙赌场接着碰运气。

    今天陈飞手里八万的筹码,完全可以坐一个赔率稍微大一点的赌桌了。

    想着,两人便下楼,在门口刚好看到了雯姐。

    雯姐笑着看着陈飞说:“幸运儿,今天我带带你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