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你的命就是筹码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感慨,别人这一辈子也不见得能见回真枪,他倒好,这才多长时间枪都在他脑壳子上顶过好几回了。

    刘华强笑笑,对着陈飞的方向摆了摆手。

    瞬间陈飞只觉得脑袋一松,枪被人收回去了。

    随后,刘华强操着一口不太流利的普通话说:“听说你很会赌,跟我玩玩,可以吗?”

    陈飞没说话,但是心理已经把这货骂了一万遍,心说你特么这是询问吗?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好吗?

    但是他心里也不得不疑问,脱口而出说:“大哥,咱俩也没见过,你说着赌场玩的好的人多了,你干嘛非要找我啊?”

    陈飞刚说完这句话,就后悔到他姥姥家了,只觉得身后扫过一阵小微风,这感觉,八成脑袋又要受罪了。

    只见刘华强抬起头看了身后一眼,陈飞身后的动作瞬间就停止了。

    今天在这里的几分钟经历告诉他,没事儿别特么乱说话,有事儿也别说。

    现在不是搞清楚这人干嘛要叫他来的时候,而是怎么才能全须全尾的出去。

    现在吴天赐也不知道在哪,不过就断他来了,凭现在的他也帮不上什么忙。

    就算他老吴家来了也白搭,吴家豪门虽说各方面都有人,但总归也是正经商家,主要还是靠白道。

    这个男人虽然跟个笑面虎似的,恐怕根本不是什么善茬。

    想着,陈飞也笑笑说:“那个,大哥,怎么称呼?”

    刘华强看了陈飞一眼,没说话,在他眼里,陈飞这种人就跟蝼蚁一样,只要他高兴,想碾死多少就碾死多少。

    当然,问了等于白问,陈飞也很尴尬,干脆还是问点有用的比较好,就说:“大哥,我们玩啥?”

    刘华强笑笑,用撇脚的普通话说:“你擅长什么就玩什么。”

    陈飞想了想,这个时候,果然还是得先把许慕青弄出来,不然今天死这就白死了。

    陈飞没回答他的话,只是说:“大哥,这场面我有点紧张,能给我根烟么。”

    刘华强没说话,只是抬了抬下巴,旁边的小弟就递上一个雪茄盒。

    陈飞拿起一支,点了半天也没点上,急的他满头冷汗,他倒是无所谓,但对面那个不知道什么庙的祖宗可等不起。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陈飞才算是把雪茄点着,狠狠的抽了一口。

    指头粗的雪茄让陈飞被顶的整个人懵了片刻,有钱人抽雪茄都不下肺,只是装装样子,然后闻雪茄的味道就好。

    此时刘华强看陈飞抽雪茄猴急的样子,也笑出声来。

    陈飞从这笑声里听出了满满的不屑,连讽刺都没有,可能再人家眼里,他还不配。

    过了一会儿,白骨才说话:“又要开战?今天这个局儿,有意思。”

    陈飞觉得这个白骨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感情被枪口怼在脑袋上的不是她,所以她才能说的大言不惭的。

    还没等陈飞要跟她商量到底是玩什么的时候,白骨幽幽的说:“这里有指环的气息,而且特别重,说不定那枚指环就在这一层。”

    陈飞整个人一震,他抬头向四周扫了一圈,这里并没有戴安娜的影子啊,唯一一个女人还带着面纱,可是感觉上肯定不是那个女人。

    戴安娜给陈飞的感觉就是虽然看上去像个贵妇,但是举手投足之间还是有些轻佻。

    可是眼前这个女人,给人的感觉很沉稳,而且看样子也不像是男人的情人或者别的什么人。

    这时候,刘华强似乎有点不耐烦了,就说:“你想好了么?”

    陈飞一急,赶紧问许慕青:“小姐姐,现在不是讨论指环的时候,对面这男人要跟我赌,你擅长啥,咱们就选啥。”

    许慕青冷笑一声说:“纸牌吧,快点结束我要去探探指环的底儿。”

    陈飞心里说一声知道了,就对刘华强说:“来纸牌吧。”

    本来他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现在多说无益,说的越多,他脑袋上的枪口越多。

    虽然现在还不至于被崩一枪,但那玩意怎么说也是精铁做的,怼一下也特别疼。

    这时候,门口一阵响动,只见一个荷官走进来,虽然长得好看,但现在也不是多看两眼,对人家小妹子评头论足的时候。

    一般港都人玩纸牌,就是喜欢炸金花,内陆这么叫,但在港都还有别的叫法。

    两人决定就玩这个,金花链子最大,豹子其次,接下来就是同花。

    赌什么决定了,那接下来的就是拿什么赌了。

    陈飞觉得自己在这里也不安心,就说:“大哥,我的筹码都没拿上来,我下去拿一下。”

    陈飞的算盘是趁着拿筹码的时间,找吴天赐,让他做好准备要是他今天在这快挂了,好赶紧报警什么的。

    谁知刘华强并没有给陈飞这个机会,而是问他:“你觉得,你现在最缺的是什么?”

    陈飞被这么一问,想了半天,才说:“现在最缺的,是钱吧?”

    老祖宗都说了,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

    钱这个东西是好,上到身价数亿,下到平民百姓,都缺钱。

    刘华强笑了两声,说:“那你觉得五百万怎么样?”

    陈飞一楞,五百万,这货看样子肯定是拿的出来,但是他肯定是拿不出来了。

    就在陈飞刚准备说他拿不出这笔钱的时候,刘华强悠悠开口道:“我不要钱,如果你输了,就把命给我。”

    陈飞当即就要拍桌子,尼玛什么意思,难道说老子的命就值五百万,搞什么笑。

    就在他准备奋起反抗的时候,便看见一群小弟的手已经都按在了腰上。

    可能这会儿陈飞要是站起来,稍微有点什么动作,瞬间就会被这些黑洞洞的枪口射出来的子弹打成筛子。

    也就是说,这是一场只能赢不能输的游戏,而且,对陈飞来说,他没有任何反抗的和说不的权利。

    许慕青相比就淡然很多了,能简单解决的事儿她是不会有大动作的。

    所以当下最简单的就是,赶紧跟这个人玩牌,然后走人。

    陈飞现在脑子乱哄哄的,紧张的氛围让他没有能力有逻辑的思考任何事情。

    他也不傻,任何不管是哪条道上,都没有随便赌一下就要人命的玩法,但恰好,这就让陈飞这个衰人碰上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不过现在真的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换做是谁,被二十几把枪的枪口偷偷对着,都不会冷静沉着。

    陈飞点点头,用袖子擦掉额头上的冷汗,对着荷官说:“行了,发牌吧。”

    荷官点点头,冲着刘华强一笑,然后便开始发牌。

    陈飞拿到第一张牌,是一张方片六,第二章牌,是个方片七。

    他在心里默默祈祷,如果第三章牌是方片五,或者方片八,那就算是金花中最大的,所谓金链子。

    但有时候上帝就是会跟人开点小玩笑,陈飞的第三章手牌是一张三。

    虽然牌面已经这样了,但也不能表露出来,玩牌的高手,也是会通过对手表情微妙的变化来判断手牌的。

    按照规则,庄家一方先下押筹码,再由非庄家的一方决定是不是要弃牌。

    如果选择开,那就要拿出至少比庄家多的筹码,如果飞,就相当于非庄家的一方自己放弃手牌,并且拿出庄家筹码二分之一的筹码给庄家。

    这一把刘华强是庄家,许慕青还没说话,陈飞当然不知道刘华强到底是什么手牌。

    只见刘华强直接从桌上的筹码中扔出一张一百万的筹码。

    然后扬扬眉毛看着陈飞。

    陈飞紧紧皱着眉毛,心里暗骂,白骨平时挺祖宗的,怎么一到了关键时刻就掉链子呢!

    赌桌上是不能催人的,所以纵然刘华强有一百个不耐烦也只能任由陈飞在这磨叽。

    随后,陈飞只听白骨在脑中悠悠说了一句:“开他。”

    陈飞一愣,他担心白骨是不知道规则,如果开了,不是那么个意思,第一把他就要扔出去至少一百一十万。

    陈飞还想再问问白骨对方是什么牌的时候,只听刘华强冷笑了一声说:“陈先生昨天在赌桌上开牌可没有这么慢啊。”

    陈飞尴尬的笑笑说:“我开你。”

    陈飞知道,有时候,最简单的玩法同时也是最有效的玩法。

    刘华强亮出第一张牌,是一张方片十,第二章,是一张红桃十……“

    陈飞看到这心里一惊有不下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了,尼玛这个白骨怎么每次到关键的时候不靠谱呢。

    这次轮到陈飞亮手牌,两张之后,他还有最后一次决定权来决定要跟还是要翻倍或者飞牌。

    这就像是一场心里战的游戏,谁先沉不住气,谁就输了,而且最有可能的,就是对方的第三章牌亮出来之后没有你大。

    陈飞缓缓的亮出了两张花色相同的六,和七。

    林依依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二人的对局,并没有说话,只是不知道,陈飞现在的能力有多强呢,?

    刘华强也算是惊愕,如果陈飞最后一张可以连成一个金链子,那么就算他是豹子也会输。

    陈飞唇角一勾,这个时候,就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