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缠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刘华强本来也是算是个赌场的千王,但是看见陈飞这个样子,也没必要用什么手段。

    如果对他这种三流货色用手段,就算赢了也不怎么光彩。

    可是现在眼前的情况算是比较复杂的了,二人互相猜想对方的第三章手牌,谁的脸上都没有过多的表情。

    荷官再次确认是否需要开牌的时候,刘华强点点头,示意荷官可以开牌。

    当陈飞的第三章牌刚亮出来一个边的时候,刘华强是一阵欣喜的,可是当看到花色的时候,他从唇边硬硬挤出一句:“**”

    陈飞的第三章手牌虽然是三,但却跟前两张的花色相同,都是方片。

    而刘华强虽然前两张都是十,但第三章却并不是,所以刘华强的牌比较小。

    按照这种玩法,就算刘华强再牛逼也未必会战胜一个身体里有怪物的陈飞。

    很快,游戏便有了结果,陈飞现在手里的筹码有他自己的一条命,还有刘华强的四百万。

    最后一百万,如果刘华强再输掉,那他才真的就有点颜面无存了。

    就在刘华强恼羞成怒的时候,林依依突然笑了笑说:“强哥,我来。”

    陈飞和刘华强都是一愣。

    随后刘华强便意识到刚才是他失态了,他笑笑,站起身给林依依让位置说:“小子,你玩的不赖。”

    陈飞也没明白他说的啥,因为这最后一句,刘华强说的不是普通话。

    但他心里清楚他的接连取胜让刘华强心里十分烦躁,也就说这个男人好像开心和不开心都是想要了他的小命。

    随着林依依入座,陈飞把心思放空,他现在完全没心思去猜测这个女人是谁。

    管他的,现在那么多人都有怪癖,带面纱也不算什么。

    就算她带着头盔,陈飞现在也不觉得稀奇,他唯一想的,就是赶紧赢了赶紧闪人。

    林依依笑了笑,她微微抬眸,陈飞这个男人似乎也经历了一些事情,是比以前俊朗了一些,脸上的棱角也更加明显了。

    想着上次坐在一个桌子上还是在泉城酒吧,林依依不禁嗤笑了一声。

    这时候,荷官已经询问是否可以发牌了。

    林依依点点头,随后看着陈飞说:“如果你输了,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一条腿,如果你赢了,这些钱就是你的了。”

    陈飞叹了口气,看来还是这个女人通情达理,不过凭什么?又不是他非要赌的。

    但是没关系,只要有白骨在,他什么都不care。

    荷官发牌之后,陈飞依旧是庄家,这就证明他有了开牌的权利。

    陈飞翻开手牌,第一张是一个三,看着这张牌,他的心就已经凉了半截了。

    随着林依依的手牌也被翻开一张,他也缓缓的翻开了第二张手牌,是一张a。

    如果中间是一个二,那么,他就还有胜算,不然他拿的必然就是一副牌里最小的一个组合,更何况还不同花色。

    陈飞深深呼吸了一口,便翻开了第三章手牌,果然是张二,陈飞看到这里还是非常欣喜的。

    这就说明一个拖拉机,还是有可能和对家的手牌抗衡的,不然他就只能弃牌,那他就输了。

    说不定还真的就得把一条腿放这。

    刘华强摸着下巴,一言不发的坐在一边,翘着二郎腿抽着雪茄看着赌桌上的二人。

    时不时的露出一个阴鸷的表情,反正不管怎么说,这小子赢还是不赢,他都别想从他刘华强的眼皮子底下带着钱出去。

    但留不留的下这条命,还看上苍给不给他这个机会了。

    陈飞焦急的等待着白骨的传讯,但是这次却迟迟没了动静。

    他以为是不是时间长了所以这货就回去了?

    陈飞对着荷官打了一个暂停的手势说,那个,我有点紧张,我想抽烟。

    林依依眯着双眼,透过帽子下面的黑色纱帘看着陈飞的一举一动,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突然,她心里升腾出一股异样的感觉,只听内心深处林依依自己的幻影冷笑一声说:“来了……”

    随后林依依突然觉得心里陡然一沉,头也骤然疼起来,她放下手牌表示暂停。

    陈飞看着林依依的样子也挺纳闷的,心说对面这女的怎么了,不会赌的心脏病犯了把。

    旁边的小弟在刘华强的指示下,刚准备过来扶她一把,林依依却伸手一档,给制止了。

    林依依此时只觉得心脏格外难受,仿佛什么东西要从中间挤出来似的。

    脑中只看到一个幻影,在她内心里黑暗里,伸出了无数只毒蛇一般的触手,此时正紧紧的缠着一具尸骨。

    白色的尸骨上散发出幽幽的绿光,把那片黑暗照射的十分诡异。

    只见白骨突然用力,竟然徒手挣断了几只触手。

    那触手似乎恼羞成怒一般的,从断掉的地方滋生出了蛇头。

    黑暗中的蛇眼发出橙黄色的光,凶神恶煞,贪婪的看着白骨,似乎要把它尽数吞噬。

    白骨却看起来有些疲惫,一番缠斗下渐渐处于下风,体力不支,看似马上要跌进那片深渊里。

    陈飞是抽了半天雪茄,感觉肺要炸了也不见白骨说什么,却慢慢的有一种空洞的感觉。

    难道是白骨离体了?不能吧,白骨一向不会招呼不打一声就离体啊。

    陈飞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看看对面女人的样子,他也不觉有点意外。

    开始的时候因为紧张,他跟们没有仔细去看眼前这个女人,而是把所有的精力放在怎么赢回他的小命上。

    此时再看,这个女人周身的气焰竟然有一种冰冷迷人的妖冶,只是看不见脸,让陈飞觉得有点遗憾。

    不过这样的女人已经不是用一种普通形容词能形容的了,就算是沈大小姐,也不及她身上那种惊艳的一半。

    可是陈飞总觉得她很熟悉,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错觉。

    虽然陈飞也很想看看这一片纱帘下的面容,可是这女人身上总带着一种不容接近的气场。

    林依依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低着头,没说话也没有动。

    此时谁也没有说话,林依依只看到脑中那白骨缠斗不成,竟打算脱身。

    就在它飞出黑暗范围的瞬间,一条触手一样的蛇瞬间便咬住了她森白骨头的一部分。

    白骨反应也不慢,瞬间挣脱了撕咬,便化作一道白光飞出黑暗。

    随着白光的消失,林依依才觉得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好多了。

    白骨回到陈飞体内的一瞬间,陈飞是能感觉到的,他赶忙问:“你刚才干嘛去了。”

    白骨却沉默了片刻才回答:“这女人,指环在这女人手里。”

    陈飞能感觉到白骨的虚弱,也就是说,刚才也许她是在跟对面女人的指环战斗,说不定还受伤了。

    那现在对陈飞来说,完全就是九死一生了,面对着刘华强这么多小弟的枪口,没有白骨的帮助,他完全没有逃脱的余地。

    陈飞咬咬牙,说:“荷官,可以开了么?”

    现在他只想速战速决,离开这里,然后好问问白骨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候,陈飞只觉得心脏一疼,然后本来明亮的地方顿时落入了一块黑暗的东西。

    他仿佛看见白骨正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她左臂森白的骨头已经变成了腐蚀一般的黑色。

    虽然白骨没有表情,可是他仍然能感受到她的痛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

    只是陈飞万万没想到,白骨的战斗受的伤竟然会完全影响到他。

    不知道为什么,陈飞突然觉得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要,他只想要这笔钱,有了钱,他就可以拥有一切。

    陈飞仿佛看到了,刚才落入黑色中,竟然包裹着一具正在狞笑的,他自己的脸。

    陈飞赶紧甩甩头,眨眨眼睛,才看到,对面的女人已经好起来了。

    最后的一分钟,开牌,好在陈飞的运气不差,林依依的差一点就比陈飞大了,可惜在链子中a二三,要比qka大。“

    陈飞现在什么都不想,他只想拿着钱走人。

    他有点丧失理智的搂过桌上的筹码,然后笑着说:“谢谢大哥施舍,那我就先走了。”

    看着陈飞拿着钱的背影,刘华强冷哼一声,从腰里拔出昨晚他悉心擦拭的枪,打开保险,对着陈飞。

    就在马上就要扣动扳机的时候,却被林依依的手给压住了。

    刘华强咬着牙说:“林总这是什么意思?”

    林依依冷笑一声,看着陈飞的背影渐渐的消失在视线里说:“这么死,太便宜他了。”

    陈飞抱着筹码下楼的时候,整个人非常的兴奋,但却说不出来哪里应该兴奋。

    手里抱着五百万,加上之前的九十多万,将近六百万。

    兴奋是没有错,但陈飞从来不觉得他会因为钱高兴到一种几近癫狂的状态。

    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贪婪和渴望?

    就算是他,也不知道。

    陈飞走到楼下,又往楼上看了一眼,只见一片漆黑,却什么也看不到。

    但是内心深处有一个感觉,就是,这个女人他一定还会再见的。

    找了个安静的地方,陈飞从兜里掏出烟点上。

    不过这次不是为了叫白骨出来,而是他自己想来一支。

    偏偏这个时候,浮现出白骨微弱的声音说:“我们有麻烦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