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公交车之狼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调戏苏浅语,完全是为了为了活跃一下气氛,点到为止,不然她就又要动手了。

    苏浅语脸在陈飞这种不正经的调笑下一阵红一阵白,冷冷的说:“上次是你逼我的?”

    陈飞嘿嘿一笑说:“强扭的瓜不甜,又没人逼你,我知道你是不好意思了,但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嘛,别不好意思了。”

    在苏浅语看来,陈飞这完全有点蹬鼻子上脸的意思了,如果不是因为军方的任务她就要动真格的了。

    陈飞这种人,跟小混混没什么区别嘛,不打他个满脸桃花开,他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等苏浅语内心戏码完了,想着要是陈飞在说一句,她就真要动手了。

    抬头一看,陈飞已经拉过她手里的箱子颠儿颠儿的往公交站牌去了。

    苏浅语一直在边疆部队里,平时能接触到的只有军车,公交车什么的,好久都没有坐过了。

    他们要从机场大巴到市里边倒车,然以后到泉城市边上,再坐两个小时的大巴才能到陈飞他们村子,而且每天去村子的车也就两趟,要是他们赶不上,那就只能第二天了。

    大巴上还好,但是到了公交车上,就没那么好过了,这趟318本来跑的是长线,并不多,但是到大巴车站的人特别多。

    车到站,刚一开门,等车的人便蜂拥而至的往上挤,那状态简直就是惨不忍睹,跟抢钱似的。

    连上人的门口都挤满了人,苏浅语见状,皱了皱眉说:“行了,这根本就上不去,咱们等下趟吧。”

    陈飞是知道,这趟车要是不上,那下一趟至少得等半个小时,而且哪一趟到这一站都是这样,等也白等。

    他一把拉过苏浅语说:“要是不上我们就赶不上大巴了,你先上,我给你殿后。”

    苏浅语挺这这话心里觉得有点怪怪的,这话怎么说的跟在战场上似的呢。

    毕竟是一个陌生的城市,苏浅语也只能听陈飞的。

    刚上车,苏浅语发现里面已经不是一般的挤了,她连投币口都够不到。

    陈飞眯起眼睛一笑,挤公交这种时候,就得不要脸,只要前边不是老头老太太,使劲一塞就进去的事儿。

    想着,他也站在苏浅语身后,用他宽阔的胸膛使劲往里顶,虽然这种姿势极为暧昧,但关键问题是要不这么挤,可能车门就关不上了。

    此时陈飞的前胸紧紧贴着苏浅语的后背,闻着苏浅语身上淡淡的,细微的花香的味道,在这拥挤的公交车里,怎么说也算是一种享受吧。

    苏浅语被陈飞搞得一阵痒,想转头让陈飞别贴这么紧。

    但现在公交车就是这么挤,她刚一转后,薄唇就贴在了陈飞的嘴唇上。

    陈飞也是一惊,苏浅语冰冰软软的唇印在唇上,让他心跳骤然加快了那么几分。

    苏浅语更是忘了刚才想说什么,尴尬的把头又转过去以便掩饰她此时羞红的脸。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第一次是苏浅语的初吻,但特殊时期,就当是人工呼吸了,但是这一次呢?

    此时苏浅语的内心十分慌乱,男生女生都一样,除非去做和尚,能清心寡欲,否则谁都会有春心荡漾的一刻。

    但此时陈飞觉得这是个能逗逗她的机会,想想以后她要全面监视他的生活了,就觉得,这一次绝对不能错过。

    他在苏浅语耳边轻声说:“我说未婚妻,这么想亲热也得回家嘛,现在人这么多,多不好。”

    苏浅语的耳朵相当敏感,被陈飞的温热的气息搞得浑身酥软,加上人多,就算她现在想回身抽他一巴掌,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陈飞现在完全发挥了死皮不要脸的精神,知道苏浅语现在也动不了手,耸耸肩,在苏浅语转头的怒视下露出一脸无辜的表情。

    过了大概四五站,下去的人蛮多的,但上来的却不多,往后车上陆陆续续上来的人应该都不会多了,这样就不至于手都抽不出来。

    陈飞和苏浅语被后面的人流送到车厢的中间,但此时的318仍旧很挤。

    这时候,旁边一个穿着学生服的小姑娘碰了碰苏浅语说:“姐姐,你往这边来点。”

    说完以后还警惕的看了陈飞一眼。

    陈飞和苏浅语都是一愣,然后他瞬间就明白了,之前就听说这趟公交车上色郎特别多,总是趁着拥挤干一些猥亵女人的事儿。

    陈飞叹了口气,估计这小妹子是把他当成公交车色郎了?

    想着,陈飞有点沮丧,默默的摸了摸脸,心说:我特么最近明明变帅了,难道看起来这么猥琐么?”

    苏浅语也明白了小姑娘的意思,特别配合的回头看了陈飞一眼,露出一个鄙视的眼神。

    然后往小姑娘那边挤了挤,小姑娘更是一脸警惕和厌恶的盯着陈飞,那眼神,简直已经不能用言语形容了。

    陈飞表示他很委屈,所以说,女人这种东西你千万不能惹,不然她非得给你加倍的还回来。

    陈飞叹了口气,算了,反正就这么点距离,被误会就被误会吧,也不能掉块肉啥的。

    随着车厢的咣当厉害,加上车厢中部要下车的人,挤来挤去的,就把陈飞和苏浅语挤散了。

    虽然那个小姑娘想摆脱陈飞,但很可惜,上苍没给她这个机会,她一直绷紧神经防范着,陈飞干脆也不去看他,自顾的看着窗外。

    又过了两站路,车上的人渐渐的多了,陈飞站的有点累,便想运动一下僵硬的脖子。

    这时候,他突然发现旁边的小姑娘看他的眼神变了,她没有直接盯着他看,而是用眼睛撇着陈飞。

    这感觉就跟她脖子上固定了啥东西不能转头一样,陈飞也挺可笑的,但为了少惹麻烦,他又开始看风景。

    陈飞虽然在看窗外,但老觉得小姑娘的眼神不大对,但也说不出来怎么个不对法。

    本来陈飞是面对车窗站着的,左手抓着坐着的人的靠背,小姑娘就站在他的左手边,刚好在她的面前。

    突然,他手背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滴在上面了,陈飞赶忙转头去看。

    只见小姑娘的眼神里正露出一种惊恐之色,眼睛还往外流着泪,仿佛遭受了天大的委屈。

    陈飞正在不解的时候突然想到,这小姑娘是不是正在受到什么胁迫。

    陈飞不敢妄加猜测,因为万一人家只是心情不好想哭,他还反倒被人当成色狼了怎么办?

    陈飞假装活动脖子,果然就看见小姑娘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满脸猥琐,身材偏胖的男人。

    不知道是从前面挤过来的,还是刚才趁着混乱直接从后门上来的。

    随着公交车的启动和行驶,这个男人肚脐以下的部位竟然贴着小姑娘的小屁股有规律有节奏的撞击。

    陈飞已经,卧槽,这该不会就是传说的电车之狼吧?

    再看小姑娘的样子,她肯定是感觉到不对了,但是这么多人,她也不叫,甚至连头都不敢回,就自己偷偷的哭,这能说明什么,恐怕傻子都能想到。

    她一定是被胁迫的,陈飞的战斗力对于这些平民而言已经爆表了,但是在这么拥挤,连拳脚都施展不开的狭小空间来说,他根本没有把握能帮上忙。

    小姑娘前面坐着一个白胡子老头,看样子年龄挺大的,看着小姑娘哭,只是叹了口气,然后从兜里掏出纸递给她一张,然后低下头。

    陈飞心说这老大爷还挺好心的,这会儿但要是他能问一句,让后面那人慌一下,说不定就还有动手的机会。

    刚从飞机上下来,别说身上有利器,连个水瓶子都没有。

    陈飞眼珠一转,赶紧把手机扔在地上假装去捡,果然,看到男人罪恶的器官正从拉练里伸出一半,不停的随着车厢晃动在小姑娘的后边顶着。

    而他的手里,还握着一把不长的匕首,但从闪烁的寒光来看,这刀应该相当锋利!

    匕首的刀尖,正好抵在小姑娘的腰上。

    虽然现在刚开春,但大家的衣服都很薄,刀尖似乎已经扎进了小姑娘的学生服,可能一个不小心,就会直接捅进去。

    如果这一下扎到肾脏,可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儿了。

    陈飞现在根本没有把握,动手他到是不怕,关键是这一车厢这么多人,每一个人都有可能被波及到。

    一旦这畜生发狂,拿着到乱挥舞,不知道多少人要受害。

    陈飞想问问苏浅语,这时候该怎么办,但她已经被挤到车厢后面去了,这特么就尴尬了。

    看着小姑娘惊恐的眼神,陈飞突然觉得,这畜生简直就是男人里的败类,妈的死一万次都不解恨。

    陈飞此时也是焦急万分,如果想不到办法,就只有等下一站停车的时候,人流下去一半的时候再动手了,可是那时候小姑娘得遭多少罪啊,估计这畜生也完事儿了。

    陈飞双拳紧握,有时候不要脸是最好的办法,看来此时他也只能发挥一下他不要脸的本质了。

    想着陈飞清了清嗓子,脑子里定格了一个分贝的高度,这句话喊出来,他要保证一车人都能听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