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9章 尴尬局儿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倒是无所谓,反正他也不是干啥见不得人的事儿,带她去也行。

    陈妈也很放心苏浅语跟着儿子,也在一边说:“行,苏长官去看看我们村也挺好的,陈飞啊,带长官好好逛逛。”

    苏浅语被陈妈一口一个长官整的挺不好意思的,就说:“阿姨你别叫我长官了,叫我小苏就行。”

    陈妈满口答应,陈飞就跟苏浅语出门。

    陈飞本来就是去找邓洁商量正事儿,就提前打了电话,说他回来了现在去找她。

    也没多想什么别的,到了邓洁家,发现她家门是虚掩着的,陈飞也挺纳闷,心说这是遭贼了?

    他轻轻敲了敲门,里面也没什么动静,要说是遭贼了也不太可能啊,有大军在,这附近十里八乡的贼也进不来。

    陈飞皱着眉,又加大了敲门的力道。

    敲了可能有小五分钟,里面终于有了动静,只听邓洁慵懒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进来啊,不是给你留门了吗?”

    陈飞耸耸肩,带着苏浅语拉开门就进去了。

    进门之后,两人都没看到邓洁的影子,大军似乎也不在家,陈飞便直接带着苏浅语就坐在邓洁家的客厅里。

    过了好一会儿也没见邓洁出来,陈飞心想,该不会是泡茶去了吧,泡茶也没可能这么久啊。

    苏浅语也很纳闷,哪有客人上门了,主人迟迟不见的道理?

    陈飞刚准备进去,看看邓洁忙什么呢,也不说一声,就听见邓洁的声音从里屋传来:“外面没人你就不会进来?嗯?弟弟。”

    这一声弟弟叫的风骚之极,听得苏浅语都打了个寒战。

    陈飞顿时停下了脚步,没想到邓洁说完这句话就从里屋走出来了。

    苏浅语和陈飞看到眼前的邓洁都愣住了,只见她穿着一套性感的蕾丝内衣,外面披着一条透明的黑色情趣睡衣,那场景,真是香艳之极。

    似乎是刚洗完澡头发还没有干的样子,脸上却化了妩媚勾人的妆。

    可是等她走到客厅看到,她家的沙发上竟然不只是陈飞一个人的时候,顿时愣在了原地。

    陈飞和苏浅语互相看了一眼,也是无比的尴尬。

    一个女人等着一个男人独自来家里,还特地做了这样的装扮,那她的目的可能是个人都知道吧?

    苏浅语看了两眼,面上骤然一红,把头低下去了。

    陈飞尴尬的笑了两声,邓洁此时羞愧不已,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但是现在她就这么走进去也很尴尬,她还是需要一个台阶的,要不转身就走这目的性也太明显了。

    陈飞是没想通,邓洁这是抽的什么风,以前来她家她也不这样啊,今天这是咋了?

    陈飞看邓洁整个人脸都红的发紫,尴尬的站在原地也没动,赶紧明白了,找了个台阶说:“邓姐,那啥,刚洗完澡吧?赶紧把衣服穿上,商量正事儿。”

    邓洁赶紧趁机下台阶,恩了一声,回去换衣服了。

    邓洁卸了妆,换了衣服之后,才走出卧室,给陈飞倒了杯水,却特地没有苏浅语的。

    你说她能不气么?这眼看到了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谁也没有个萌动的春情了,眼看大军那小子都不安分了,她一个寡妇就不能有第二春了?

    苏浅语倒不介意,反正她也只是为了完成任务,又不是要在这生活,友好不友好的,对她来说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情。

    只是这大姐赤果果的勾引是不是太……有那么一瞬间,她连带着陈飞都一起嫌弃了。

    邓洁坐下之后,苏浅语才把头抬起来,刚才一幕她算是见识了,都说城里人会玩,现在看来好像村里人更胜一筹。

    但是对人家而言她是客人,要先有礼仪,这一点苏浅语是一点也不含糊的。

    她首先站起来,伸出手,带着礼貌的微笑对她说:“你好,苏浅语。”

    邓洁本来就一肚子火,面对苏浅语伸出的手,她反倒冷笑一声,把手交叉在胸前,瞪了陈飞一眼说:“你来的时候怎么不跟我说还有别人?”

    陈飞一愣,心说你也没问我啊,再说谁能想到你莫名其妙唱这一出。

    苏浅语的手还尴尬的停在半空,这让她也皱了皱眉,随后便从容的收了回来。

    礼貌是一个人的基本素质,反正她是做到了,至于别人怎么样,那就是别人的素质问题了。

    陈飞一个周围都是美女的直男癌,完全不知道此时气氛有多尴尬,就笑笑说:“那啥,邓姐,大军呢?”

    邓洁白了陈飞一眼说:“大军?从上次跟你跟你去了趟市里开始,就跟让谁勾了魂儿似的,三天两头往泉城跑,我还想问你是咋回事儿呢?”

    陈飞一听,也乐了,心说这个大军人看着傻乎乎的,办起正事儿来还真是不含糊啊,这么快就和袁宁勾搭上了?

    袁宁这回回来,性格大变,而且胖子也下落不明,估计整个人也缺乏安全感,有大军在也挺好的。

    想着,陈飞觉得回来的事情又增加了一件,他是一定要把袁宁和大军撮合到一起的。

    大军虽然家境贫寒了点,但人老实,忠诚,又肯吃苦,没什么不好的。

    想着,陈飞就傻笑起来,要是他俩真能成,也算了了陈飞的一桩心事吧。

    邓洁看陈飞傻笑,也没好气,说:“你笑什么?”

    说完还顺便白了苏浅语一眼。

    其实苏浅语算是很委屈的,毕竟这大姐穿成这样也不是她的错,这左一眼右一眼,搞得她跟欠她钱似的。

    看来女人之间的战争就是这样,你让我尴尬,我那我就让你更尴尬。

    最后还没等陈飞说什么,邓洁又说:“行了,有啥事儿明天办公室谈吧,我今天就做了俩人的饭,不知道有外人来,锅里还炖着东西呢,我就不送了。”

    邓洁这话说的阴阳怪气,苏浅语好歹也是女人,不管再怎么样心里也不舒服。

    她故意笑笑,一手掺上陈飞的胳膊说:“走吧,咱回家吃饭。”

    陈飞也是头回被下逐客令,有点莫名其妙,但是一般人都能明白,就是因为他把苏浅语带来的原因。

    但陈飞自己是完全没明白,耸了耸肩说:“行,那你就等着大军回来吃吧,明天上办公室再谈。”

    邓洁看着苏浅语跨上陈飞的胳膊,心里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而且陈飞的后之后觉也让她扫了不少面子,看她反常竟然连问都不问一句。

    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邓洁气的咣当就把门摔上了,坐在沙发上冷哼一声:“小狐狸精,我就看看你有啥本事能把陈飞勾走。”

    人就是这样,沈嘉琪和周南音来的时候,她还什么都不是,遭受村人的冷眼和嘲讽,跟这些女人站在一起难免有些相形见绌。

    后来邓洁也算是渐渐上位了,陈飞厂子虽然不算特别大,但好歹也贯穿着整个村子。

    她也算的上是二把手了,渐渐的,人也有了自信,加上她本来姿色也不差,所以就膨胀了点。

    陈飞和苏浅语往家里走,刚才气氛不太对,他也没注意她是什么时候把胳膊跨上来的。

    似乎苏浅语也忘了她的胳膊还在陈飞的胳膊上挂着。

    两个人就这么往家走,夕阳,大山,田地,清新的空气,还有相间的小路。

    如此良辰美景,要是一个人,就显得有点孤寂了,苏浅语微微笑了笑,这里似乎一切都有着蓬勃的生机,跟边疆空寂的大漠完全不一样。

    到家之后,陈飞要开门,找钥匙的时候才发现苏浅语的胳膊还挂着。

    陈飞愣了一下,苏浅语也一愣,赶紧把手从陈飞胳膊里抽出来,干咳了两声。

    陈飞挺惊讶,这一路他都觉得十分自然,难道他跟苏浅语已经不知不觉熟悉到这种程度了?

    不过熟悉归熟悉,陈飞依旧边开门边笑着说:“呦,都未婚妻了还害羞干啥?”

    苏浅语立刻白了他一眼,不过这次却没反驳什么,毕竟是她主动的。

    进门之后,陈妈刚好端上一大盆炖肉,闻着饭菜的香味,陈飞也觉得肚子里唱起了空城计。

    苏浅语从小就出生在军旅家庭,爸爸妈妈都是军人,她们本来就很少有时间能聚集在一起,这让从小跟着外婆的苏浅语少了许多父母的关怀。

    她的父亲相当古板,几乎也是不苟言笑,妈妈又经常不在,很多时候都是七大姑八大姨挨家凑合着过。

    可能是缺少了很多家庭温暖的原因,苏浅语竟然有几分喜欢上了这里。

    好在陈飞房间不小,他不知道从哪弄了个弹簧床,凑合一下也是可以的。

    陈妈挺担心的,对于儿子这个频繁换女友,她也挺不知所措的,这么换下去,啥时候能给她整个大孙子啊。

    晚上的时候,她还把陈飞拉到一边,问:“我说小飞啊,那个苏长官到底跟你啥关系,你跟妈说实话。”

    陈飞现在表示很委屈,他也不想跟苏浅语一起住啊,关键这是人家的任务啊。

    陈飞只能叹口气说:“妈,咱家又没有别的房间,客厅又太冷,你也不能让客人睡吧,放心吧,我把以前我爸那个钢丝床支上了,不一起睡。”

    没想陈妈竟然有点失望的说:“不一起睡?哎……我还想早点抱孙子呢。”

    陈飞被陈妈的语气跟表情整懵了,心说这小老太太啥意思?合着不一起她还失望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