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还治其人之身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是对家里的这一宝搞的有点无语,他平时没正经的调戏苏浅语也就算了,这要是让她听见了,以为他全家都不正经呢。

    想着,陈飞撇撇嘴,回屋里了。

    到了睡觉的时间,苏浅语几乎是全副武装的躺在床上,不知道是因为陈飞家里冷,还是对他不放心,怕他狼心突起。

    陈飞看到这副场景,心下也叹了口气,心说我又不会把你干个啥,好歹你把外套脱了啊。

    想着,也没说什么就各自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苏浅语已经醒了,而且让陈飞震惊的是,她竟然在帮陈妈打扫屋子,这尼玛俨然就是一个准儿媳啊。

    陈飞刚洗漱好准备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吃的,就听陈妈说了一句让他头皮发麻的话:“那啥,小苏啊,我家小飞人好,看看啥时候合适把婚定了?”

    听完陈飞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去,合着他也就多睡了俩小时时间,他们的谈话已经进展到如此之快了?

    再这样下去是不是都该选良辰吉日了卧槽?

    陈飞眼看苏浅语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但面对老人家也不好说什么的样子,让陈飞看了都想笑。

    他忍着笑一把把苏浅语拉过来说:“那啥,我们得走了妈。”

    说完,便窜出了屋子,然后狠狠的叹口气,不好意思的说:“那啥,我妈年纪大了,农村结婚早,你别介意啊。”

    其实要说陈飞平时撩她一下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是被陈妈这么认真的一说,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苏浅语倒是没什么,出门之后,深深呼吸了一口来自大山农村的新鲜空气,摇摇头说:“没关系,老人家嘛,我爸妈根本就没时间想我的这些事儿,我倒是挺自由的。”

    陈飞一看苏浅语没生气,贱劲儿又上来了,说:“那你就打算一辈子当剩女啊?不过像你这种成天绷着脸的,当兵的硬汉都不一定驾驭的了你,以后谁敢娶你啊?”

    按陈飞的想法,这句话说完之后,苏浅语应该会嗔怒的骂他一句,或者拿小拳拳锤他胸口什么的,以便增进感情嘛。

    万万没想到,苏浅语听着陈飞说完,唇角一勾说:“你敢就行啊。”

    这句话说完,陈飞顿时脸红到脖子了,苏浅语看着这小流氓被反调戏就觉得挺爽。

    陈飞也就撩一下别人行,被别人发过来攻击就完全乱了阵脚,此时他快速走到苏浅语前边,干咳一声说:“那啥我们赶紧的吧。”

    说完便一直保持在苏浅语前面走,连头都没好意思回。

    苏浅语看着陈飞局促的样子,不由的笑了笑,从到了这里,她始终觉得身心十分愉悦,这是一种跟她以往经历都不太一样的感觉。

    非要形容的话,应该就是一种被陈飞的温暖所波及的轻松。

    陈飞想了想,狡黠一笑说:“对了,我得去看个人先,不过你都到这了,入乡随俗啥的,接点地气,别老绷着脸,看着怪吓人的。”

    苏浅语白了陈飞一眼,没说话。

    陈飞走到村里的超市前,买了一堆补品,苏浅语本来以为他应该是去看什么病患,但很明显不是,而且他却看得这个人还是她极为厌恶的一个。

    陈飞去看的,不是别人,还就是李强兵的妈,王秀娥。

    这个女人,完全就是属于村里造谣生事,招惹是非的那一种。

    陈飞敲了敲门,李强兵不在,王秀娥一看是陈飞,狠狠瞪了一眼就准备把门关上。

    陈飞一笑,伸出一只脚把门档上,说:“哎李婶,我这是来看看你,你腰不是被摔了么。”

    李强兵的妈本来没想让陈飞进来,但是一看陈飞手里拎的东西,价格好像都不便宜,权衡了一下,觉得他也干不了个啥,就把门打开了。

    陈飞顺势就进去了,苏浅语跟在他身后,厌恶的皱了皱眉。

    陈飞进屋之后,大咧咧的往沙发上一坐,然后把补品放在桌边上,二郎腿一翘,说:“李婶儿,说白了,今儿我是来谢谢你的。”

    王秀娥一愣,眼睛还没从放在地上的补品里拔出来,没好态度,心不在焉的问:“你谢我啥?”

    苏浅语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看着陈飞浑身撒发着一种与之前完全不同的痞气,也想看看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对陈飞,她之前根本没有太多关注,开始注意这个人是从他救了她开始的吧。

    从他救她的时候说的那句:违背军令的人是垃圾,但无视同伴生死的人连垃圾都不如开始,她就开始关注这个男人了。

    此时陈飞一笑说:“呵呵,李婶儿,说是感谢你,还不如说是感谢你儿子呢?”

    王秀娥坐在一边,听到陈飞的话,才把眼睛从东西上挪开,狐疑的问:“你啥意思?有话直说。”

    陈飞咂咂嘴,搓着手说:“李婶儿啊,咱们这也没外人,我就直说了,虫子是你儿子放大家田里的吧?”

    王秀娥一听,整个人一怔,仿佛有点急眼了似的站起来,指着陈飞就说:“我告诉你啊,你没证据别在我家放这个屁!滚滚滚,出去出去。”

    说完,就像扯陈飞的衣服,陈飞倒是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凭王秀娥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拉得动他。

    随后陈飞一咧嘴,笑了笑说:“不是,李婶儿,你这听话别听一半儿啊,亏了你们家李强兵,他放的这玩意,药用价值可是我们种的草的几倍,你说强兵哥也是,想帮弟弟的忙直接说,我又不是不接受,这整的,我还误会他了。”

    王秀娥一听,整个扯着陈飞衣服的手都有点发抖,这事儿她当然知道,而且还是她支持的,难道这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本来想拆了陈飞营生的庙,但却完全给人家做了个顺水推舟。

    这么一想,王秀娥当下就有点打晃,站不住就往后一倒,一屁股坐在一边了。

    这时候,陈飞才站起来看着王秀娥整个黑到不能再黑的脸,表情贱到不能再贱的说:“那我就先走了,李婶儿,这些补品呢,你就留着慢慢吃,好好补,补完再来厂子给我帮忙。”

    说完,给苏浅语使了个眼色,二人就出去了。

    出去之后,陈飞还没有要走的意思,依旧站在李强兵家门口,苏浅语也很纳闷。

    还没等她要问的时候,只见陈飞挑着眉毛笑了笑,伸出手,三,二,一,像是在倒数,搞得她也一头雾水。

    只见陈飞三个数数完的时候,从李强兵家传来一声哭嚎,然后就是一阵摔摔打打的声音。

    陈飞看着苏浅语耸了耸肩,说:“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估计够他们恶心一阵儿了。”

    两人走到厂子,苏浅语问:“这是你的?”

    陈飞点点头说:“对啊,法人是我,别看他现在小,但前途可是大大的有。”

    苏浅语一直以为陈飞是个小痞子小混混,没想到竟然还拥有这样的资产,她心里骤然一紧。

    陈飞这样的家庭不可能有这样的经济实力,难道真的和那些非法的勾当有关?

    要知道,作为一个有军衔的人,做任何违背国家和原则的事儿,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陈飞看苏浅语的脸色不好,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以为是要见邓洁了,她不爽呢。

    就说:“那个,邓洁吧,人好就是有时候嘴不饶人,你也别太往心里去。”

    苏浅语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勉强笑笑说:“没事,你快办事儿吧。”

    邓洁已经在办公室等他了,陈飞按照估算把钱款,包括给村民的赔偿金都拨过去之后,账户里还剩下两百多万。

    这一笔钱如果都用在专项费用上,陈飞的团队是一定可以研发出相当棒的新产品的。

    苏浅语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也为了向上级汇报陈飞所拥有的资产情况,没有跟进去。

    等陈飞和邓洁出来的时候,便关掉了联络器。

    邓洁看见苏浅语依然不怎么友好,苏浅语脸上也挂着一个僵冷的微笑。

    陈飞看着她俩,怎么看怎么觉得周围的空气好像凝固了似的,有点呼吸不畅。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女人之间的战争?

    陈飞默默的叹口气说:“邓洁,带我去研发间。”

    到了门口,陈飞很认真的说:“那个,苏,苏……苏同志,这个是我们公司的机密,你确实不方便进去,希望你可以理解。”

    陈飞是想叫苏队长来着,但是这么叫似乎又不合适,就改成了同志。

    但是陈飞这么疏远的叫法反而让邓洁比较得意,她换上无菌服,在进门的一刹那,对着苏浅语做了一个得意的神色。

    苏浅语本身不是一个善妒的女人,军人很多时候是不拘小节,可是看着邓洁这个莫名其妙的眼神,好像在说:“旁边这个男人是我的哦,小妹妹。”

    这让苏浅语有种莫名的不爽,但更不清楚她到底是在不爽什么。

    陈飞,是她的就是喽,反正她跟这个男人什么关系都没有,她以后是肯定会找一个军官结婚的,这种小痞子一样的人,她苏浅语巴不得任务结束之后离得远远的,可是为什么,想到这里,心里反倒有点难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