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一吻定情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这特么就很尴尬了,陈飞这一下午没干别的,光琢磨怎么放倒苏浅语了,结果人家不喝姜汤?

    关键是这种叫做阿普唑仑的安眠药放在水里绝对不行,水会浑浊不说,味道还挺苦。

    放在饮料里又会失去药性,这特么该咋整?

    就在陈飞现在完全懵逼的时候,神助攻一样的陈妈突然说:“小苏啊,姜是好东西,再说我看你这两天来还老咳嗽,晚上必须喝一碗。”

    陈飞听到妈说的这句话,恨不得飞过去抱着她亲两口,这么懂他的心思,绝对是亲妈。

    苏浅语能拒绝的了他,但是肯定没法拒绝长辈啊,这简直是天助我也。

    这时候,陈飞也在一边迎合的说:“对啊,姜可是小人参,包治百病,再说我妈都发话了,你好歹也给点面子吧。”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纵然苏浅语再不喜欢这种东西,也没有办法拒绝了。

    再说这种细致入微的照顾和温暖,也让她不容拒绝。

    陈飞赶紧屁颠屁颠的奔过去,说:“行了妈,你们去看会儿电视,我熬姜汤。”

    苏浅语看了陈飞一眼说:“你还会熬姜汤呢?”

    陈飞撇撇嘴说:“你怎么说话呢?知不知道什么叫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都跟你们这种子弟似的?”

    苏浅语瞪了他一眼,她是发现了,跟陈飞说话,绝对不可能正常说过三句以上。

    出了厨房,她就陪着陈妈在客厅看电视,时不时的还看看陈飞的背影。

    虽然部队里做饭的都是男炊事兵,可是跟这种居家做饭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男人下厨,对女人来说,其实根本就是一件能暖到人心的,幸福的事。

    陈飞可不这么想,他也就会下个方便面,现在他就琢磨多放点姜,辣一点,可能就能遮盖阿普唑仑片的苦味。

    想着,陈飞又往姜汤里加了红枣红糖和枸杞,这几种东西煮在一起,完全能盖掉所有不良的味道,这样她绝对不会怀疑了吧。

    等到汤差不多了,陈飞就把汤分成两碗,然后在其中的一碗里,加了四片安眠药,一边加还一边小声叨叨:“苏长官,苏姐姐,苏美女,对不住了啊,那啥,等小弟回来一定负荆请罪,你可一定得喝了啊。”

    等陈飞端着汤进屋的时候,陈妈刚站起来说:“我先回屋了啊,老了到点就困。”

    陈飞点点头,说:“妈我给你端屋里啊。”

    陈妈带着一种十分关心暧昧的眼神看了两个年轻人一眼说:“不用不用,我自己端进去就行,你们俩也回屋吧,晚上客厅还是凉。”

    陈飞此时对老妈完全是感激涕零的,阿普唑仑放在姜汤里,稍微有点浑浊,客厅灯光亮,难免会看出端倪。

    但陈飞房间里就不一定了,他房间的光比较暗,而且相对来说也稍显暧昧,这就简单多了。

    陈飞端着汤进了房间,苏浅语也跟着进去,坐在床边。

    他一直绷着神经面带微笑,其实紧张的后槽牙都快咬松了,她得把这一碗都喝完才能起效,两口跟本不管事儿啊关键是。

    苏浅语手里捧着陈飞递过来的姜汤,吹了吹然后喝了一口,就在她咽下去的一瞬间,陈飞也跟着咽了口口水。

    只见苏浅语喝完之后,便紧紧皱了皱眉头,将姜汤放在一边的床头上。

    陈飞很担心,也很好奇,你说这加了药的姜汤是什么味道呢?

    他端起姜汤,尝了一口,好像没有啥药味啊,那他就放心了,现在的问题就是骗着这小姐姐把这一碗姜汤全整干净。

    想着,陈飞笑笑,说:“小姐姐,好歹是我亲手熬得,你就喝一口也太不给面儿了吧。”

    苏浅语拧着眉头,使劲摇头说:“我真的喝不下去。”

    看着一向冰冷的苏浅语此时像个小孩一样,陈飞叹了口气,既然像孩子,那就用孩子的方法哄她喝就好了啊。

    陈飞拿出感冒药说:“这样吧,你用这个姜汤把感冒药喝了咱们就算完,行吧?”

    苏浅语皱着眉,眯着眼睛,点点头,毕竟是陈飞费劲熬得,怎么她也得给点面子吧。

    姜汤挺烫的,陈飞就拉过来一个凳子,坐在苏浅语前面,用勺子边搅和边吹气,然后舀起一勺吹了吹递到苏浅语嘴边,声音无比温柔的说:“乖,张嘴,喝掉。”

    昏暗的灯光下,苏浅语看着陈飞长长的睫毛,听着他温柔的声音,整个人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包围了一般。

    竟然就这样被陈飞喂着喝了好几口。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小半碗已经喝完了。

    苏浅语对她对陈飞升起的异样感觉很是难为情,但表面上又不能显露出来,一把夺过陈飞手里的碗说:“我自己长手了!”

    陈飞把药递过去说:“那你赶紧吃了。”

    两口下去,还剩了个碗底,但最后的都是精华啊,要是这个底儿不喝,也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最后陈飞是连哄带骗,苏浅语打死都不肯喝。

    陈飞端着碗,眯着眼看着苏浅语,既然你不配合,那就别怪小爷我用那招了。

    他当着苏浅语的面,一口把剩下的汤都喝嘴里,我去,那叫一个辣,果然是精华……

    然后他慢慢靠近苏浅语,把她搞的一愣,陈飞这是要干甚么?

    陈飞才不管她会不会反抗,软的不行,他就是硬灌,也要给她灌进去。

    他单膝跪在苏浅语身边,慢慢俯下身子,苏浅语对陈飞突如其来的动作相当惊慌,往后一靠,几乎上半身就接近躺在床上了。

    面对陈飞的身子突然压上来,她伸手去推,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席卷上她的全身。

    这种感觉竟然让她使不上力气。

    陈飞唇角带起一个邪魅的笑意,紧接着柔软的唇便在一瞬间压上了苏浅语的冰凉的薄唇。

    苏浅语的心骤然紧缩了一下,她拼命的拍打陈飞的胸膛,这个臭流氓到底想干什么。

    可是与之前不一样的是,下一秒,一个柔软的东西便直接钻进了她的嘴巴里。

    嘴巴被撬开,一股姜汤的味道便灌满了她整个口腔,辣的她想起身吐掉,但陈飞怎么肯容她起身。

    苏浅语比较保守,又在军队待了多年,对男女之间的感情确实不是很懂。

    此时被陈飞的灵活的舌头侵占了口腔,她又羞又怒,浑身一种难言的燥热让她的脸红的宛如蒙上一层朱红的帐子。

    陈飞的舌带着一股男人的霸道,四处侵略,让她突然很想品尝一下这种欢愉的感觉。

    苏浅语慢慢闭上眼,生涩的迎合着陈飞的稳,渐渐的,嘴巴里辣人的味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散去了。

    陈飞的气息带着一股雄性荷尔蒙的味道喷在她的脸上,让她渐渐的开始放松下来,生涩在这一场长吻中开始慢慢变得熟练,甚至略带挑逗。

    陈飞本来的目的只是把药给她灌进去,却没想,被身下的整个女人勾起了感觉。

    他开始不停的索吻,加上暧昧的灯光,让陈飞又点欲罢不能。

    鬼知道作为一男人,能征服一个平日不苟言笑,冷艳绝伦的女军官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的手宛若游蛇般缓缓攀上苏浅语纤细的腰,轻轻亲吻着她的耳垂和白皙的脖颈,一路向下,所到之处,都蕴藏着男人霸道的占有欲。

    苏浅语整个人眼神迷离,这种异样的感觉让她脑子一片空白,甚至分不清楚现实和梦境。

    这是一种她从未体会过的感觉,她感觉陈飞的手,缓缓从腰上伸进她的上身,然后轻车熟路的解开了她最后的防备。

    男人的手掌总是带着炙热的气息,就在他抓住她骄挺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住的轻喘了一声。

    这一声足以刺激到陈飞的脑神经,只娇柔,不造作。

    陈飞的轻吻还在一路向下,那种蜻蜓点水的挑逗让苏浅语完全陷入一片欲海,丧失了最后的理智,原来男人和女人的亲密接触是这样的?

    让人欲罢而不可收。

    陈飞的手在苏浅语骄挺之上的一点来回环绕,那一点也适时的突起,配合着他手指的放纵。

    苏浅语娇弱羞涩的轻喘声如同欲火中灼热的浪,一下一下的拍打着陈飞已如同猛兽一般的神经上。

    此时已经没有办法停手了,这是男人和女人之间,最原始的感情,陈飞坐起来便要解开苏浅语的上衣。

    此时此刻他不是陈飞,只是一个男人,只是想要得到这个女人而已。

    男人在这种时候,往往占有欲才是最强的,他的经验告诉他,这还是个未经世事的女人。

    欲望已经完全的占据了他年轻而蓬勃的心。

    可就在他已经完全陷入苏浅语的温柔乡的时候,却被她抓住了手。

    陈飞一愣,微微皱眉看向苏浅语,眼神中带着不解和难耐。

    苏浅语眼中旖旎未消,却如同每个女人,在对喜欢的男人献出她们最宝贵东西的时候,依旧有所顾虑一样。

    她盯着陈飞眼睛,轻轻的说:“如果你只是玩玩,我对你这种男人没有兴趣。”

    其实她心里是希望陈飞对她说,我对你是真的。哪怕不是爱,是喜欢也好。

    就在她学会迎合陈飞那一吻的时候,她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男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