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乌龙事件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苏浅语的话仿佛一个重锤,敲击在他心里。

    玩玩吗?他肯定不是这种男人,苏浅语的眼神包含着一种东西,一种深邃而难懂的东西。

    陈飞苦涩的笑了一下,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说:“对不起啊,我……”

    刚说完,一记响亮的耳光就在陈飞脸上炸开来,打的陈飞耳朵轰隆作响。

    他知道这一巴掌有多重,才能有眼冒金星的效果,陈飞站起来,什么都没说,拿着烟就往外走。

    坐在客厅里,身上的那股邪火才算彻底压下去,一根烟让他冷静下来,他也不知道刚才那算是着了什么道了。

    仿佛自从上次白骨受伤之后,心里的某个深处似乎一直就有一团黑色的烟,在他被各种欲望控制的时候,再在黑暗中拉他一把。

    陈飞叹了口气,久久都没回屋子里,想起苏浅语的样子,让她心里也十分难受。

    其实人和人之间本来应该很简单,喜欢就去干,哪有那么多事儿,但一时冲动的后果也是很多人没有办法面对的。

    苏浅语的那句话还在陈飞耳边萦绕不散,不过好在悬崖勒马,没铸成大错。

    陈飞脸上,依然火辣辣的疼,他是不知道苏浅语那时候的心里是多恨他才会用这么大的劲儿。

    感觉尼玛连洪荒之力都用上了。

    陈飞到水槽里吐了口唾沫,还隐隐有点血,估计这一巴掌把嘴里面也干烂了。

    哎,虽说无毒不丈夫吧,但后面也永远压着个最毒妇人心啊。

    陈飞想了想,虽然说道歉没用,但他还是想说声对不起,他是能睡一觉就当今天不存在的人,就是不知道苏浅语会怎么想。

    回去的时候,苏浅语已经把衣服都穿好了,不知道是不是阿普唑仑的药效上来,她已经睡着了。

    陈飞走到床边上,看着她的样子,眼边似乎还带着泪痕,其实心里也挺不是滋味,毕竟从跟苏浅语认识开始,哪怕是生死关头,都没见她掉过一滴眼泪。

    而他今天,竟然让一个在火炮下依然可以保持沉着冷静头脑的女人,哭了。

    这一晚,很漫长,陈飞没怎么睡,天还没亮的时候就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前往沪都。

    要说两个城市有多远,其实就是一张飞机票的事儿。

    想想之前,好歹还有个吴天赐陪着,到了别的地方也认识了不少新的人,这些人在他生命力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仿佛只是为了完成一个使命。

    下了飞机,陈飞在沪都的机场里,深深叹了口气,然后把手机关机放在包里了。

    现在开始,谁也不能阻止他,就像吴天赐说的,去弄这些东西虽然看似很简单,但毕竟要跟一些沪都的地下势力打交道。

    之前的时候,陈飞就把吴天赐发过来的地址和电话抄在一个纸上了。

    他看着手里的地址一脸懵逼,骂了一句,妈的没有手机连导航都不能开,还真是特么不方便啊。

    但是现在他无论如何不能开机,理由当然很简单,等苏浅语醒了,估计会对他狂轰乱炸,如果不接,那她肯定会通过卫星定位到他的位置。

    人可能都有个通病,除了必须是当天去当天回的事儿,应该第一时间都会先找个能落脚的地方,稍微熟悉一下一个陌生的城市。

    为了不暴露他的任何身份信息,他决定去找一个不需要身份证的小旅馆。

    这样就算苏浅语能查到陈飞在沪都,也拿他没辙,沪都这么大,她想从这片人海里把他捞出来,还真差点事儿。

    但在沪都这种充满商业和奢靡的快节奏城市里,想找个不要身份证的小旅馆对于陈飞这种第一次来沪都的外地人还是困难了点。

    陈飞从机场到市里的时候,想了一路,估计想找这种旅馆,而且方便打听事儿的,只有火车站附近了。

    想着,陈飞就跟师傅说去火车站,果然,无论一个城市发展的多强大,多商业化,最落后的地方肯定就是火车站附近的犄角旮旯。

    陈飞背着包,四处张望,一般这时候,肯定会有举着小牌子大妈走过来,笑呵呵的问你:“小伙子,住店吗?”

    但有时候,苍天就偏偏不按套路出牌,就像你在找东西的时候,平常你用不着的时候,它就在你手边,但一用到再去找,这玩意就会突然奇迹一样的消失。

    此时陈飞就是这种感觉,眼看快中午了,他已经在沪都火车站站了快半个小时,也没看到一个举牌子拉人的。

    这尼玛不科学啊,难道沪都的治安啥的已经好到这个份上了?

    陈飞不禁开始怀疑,这特么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出师不利,晃荡了一早上,竟然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找到。

    就在陈飞已经放弃,准备大不了开个宾馆,然后早点办完事儿,在苏浅语抓住他之前先搞定,只不过就是风险啥的大了点。

    这时候就有人在陈飞身后说了句:“小伙子,住店吗?”

    陈飞发誓,这是这个月之内,听到的最让他感动的一句话。

    陈飞带着一脸欣喜转身,带着欣喜的说:“住住住。”

    说完之后他才发现,我靠,沪都就是不一样啊,泉城都是大妈级别的来拉客,沪都都换成年轻的小哥哥了?啧啧,真是时代在进步啊。

    男的点点头,然后看了周围一眼,似乎在堤防着这么,不由分说就把陈飞带到了一个人不多的角落。

    火车站人来人往,焦急匆忙的人太多,谁也没注意到他俩,陈飞还挺纳闷的,住个店而已,这个是要干啥啊?

    陈飞好奇的小声问年轻人说:“最近查的严么?”

    年轻人抬了抬眉毛,说:“你觉得呢?何止是严,我兄弟好几个都进去了,要不是我激灵,早就让条子带走了。”

    陈飞听完有点懵,咂咂嘴,心说现在拉客人住店都查的这么严?整不好还得进去?

    他伸手拍拍年轻人的肩膀,一脸同情的看着他说:“兄弟辛苦了,这样吧,我先把钱给你。”

    其实陈飞一向很尊重这种自食其力的人,只不过是方法不当罢了,要是都能有个好职业,谁特么还在这拉人去住宾馆啊。

    年轻人一看陈飞挺敞亮,看了看旁边,从怀里拿出一个德芙巧克力的小盒子,递给陈飞。

    陈飞一看也乐了,卧槽现在住店还送巧克力?德芙赞助的?

    随后年轻人伸手默默比了三个手指,对着陈飞一扬下巴。

    陈飞也一愣,小旅馆现在这么黑呢?三百,赶上住酒店的了,不过现在他算是赶鸭子上架,都是没办法的事儿,也只能认宰了。

    随后,陈飞默默从兜里掏出三百块钱,递给年轻人,说:“行了,带我去吧。”

    年轻人看着陈飞递过来的三百块钱,手骤然抖了一下,说:“哥,你跟我开玩笑呢?”

    陈飞也一愣,看了看年轻人一脸震惊的表情,难道他的意思是三十块钱就行?

    想着陈飞笑了笑,又把三张大票往回抽了两张,笑着说:“小伙子人实在,这一百都给你,不用找了。”

    年轻人突然皱紧眉头,沉默了一回儿,从兜里掏出烟点上,抽了一口说:“我说哥们儿,你特么到底是干啥的?”

    他突然露出的痞劲儿让陈飞不禁一愣,然后说:“不是,我干啥的跟你也没关系,赶紧带我去就行了。”

    年轻人没动,只是自顾的嘲笑两声,骂了一句说:“你特么让我带你干啥去?”

    陈飞对这货突然变化的态度也很懵,皱了皱眉说:“你不问住店吗?你说我能干啥去。”

    年轻人听到陈飞的话似乎很崩溃的样子,狠狠砸吧了一口烟,往地上一摔,照着陈飞的脑袋就是一拳头。

    他边打还边骂了一句:“卧槽你大爷,我特么让你住店,煞笔,浪费老子时间。”

    陈飞现在还在懵逼中,对年轻人突如其来的一拳也算是防不胜防,这就结结实实的被怼了一下。

    陈飞当然也不是吃素的,这种打也不能白挨啊,他反手抓住年轻人的腕子,另一只手上来就是个大耳光,抽的他往后退了两步。

    就在陈飞准备抓过来再抽两下,就当是出师不利,多抽两下去去晦气的时候,几个男人迅速从一边跑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把陈飞和年轻人一起按在地上了。

    陈飞到现在还是懵逼的,他真的只是想好好住个店而已。

    随后背后的手腕上就是一凉,陈飞心里也一惊,这些人是便衣?

    第一反应就是,难道苏浅语这么快就找到他了?效率这么高?

    被带回火车站旁治安部,进行了各种问话,笔录之后,陈飞才知道这个逼事儿是有多乌龙。

    感情人家是在找下家做毒品交易,住店吗,和三个住是人家的街头语。

    而陈飞就这么默默给自己下了个套,虽然这里面完全没他的事儿。

    华夏的警察还是挺讲理的,查了陈飞的身份证件之后,发现确实没有什么污点,而且是外地来的,也就把陈飞的手铐子解开了。

    火车站附近在近些日子突然涌出了一大票本地内毒品交易的犯罪活动,他们都是以住店吗做暗号的,警察正在实施打击抓捕中。

    陈飞这完全算是躺枪了,虽然还是从局子里出来了,但原本他以为很简单就能搞定的事情,却出了一个更大的意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