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唐钰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从局子里出来的时间差不多是下午一点左右,而华夏的时间比乌克兰时间快五个小时多。

    乌克兰早上八点的时候,奥莉薇亚就收拾好了行李,催促吉米快点动身。

    现在布朗特克莱门特在沙特谈一笔至少十几个亿的生意,所以对于女儿已经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往外跑这事儿,完全不知道。

    奥莉薇亚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华夏迷,对于这个神秘古老的国家,她一直都很向往。、

    虽然吉米觉得这这么跑出去似乎不妥,但他一直认为,小姐追求喜欢的事儿没有什么不好。

    他是打算动身之后,再告诉主人,华夏地大物博,他也不相信和上次一样的事情会发生两回。

    两人带足了钱,算是简装上阵,奥莉薇亚答应吉米,她就在华夏玩几天,保证在七天之内就回来。

    既然小姐已经这么说了,他也不能打击她,只是玩几天的话,真的没什么不可以的。

    到了机场,查了一下航班,这个时间从乌克兰到华夏的只有去沪都的机票,看来要是想去泉城,还要转机。

    不够这对一个家财万贯的大小姐来说,转机只是时间问题。

    外国人跟华夏人的思想不一样,他们相对来说比较开放,更有冒险精神,虽然说上次她是在泉城出事儿的,她还是决定去泉城。

    华夏大地,泉城算是她比较熟悉的,加上那里还有陈飞在,一年多没见,不知道这个华夏男人会不会把她忘了。

    毕竟上次告别的时候说好了,下次再见,她一定要用华夏语跟他亲自说一句谢谢的。

    乌克兰到沪都差不多要九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等他们到了华夏,按华夏的时间算,应该就是半夜了。

    华夏沪都,市中心屹立着一撞大楼,没有人不知道这里,它是整个沪都的金融中心,

    在这里办公的人都是全沪都的精英,他们匆忙来往于这个区域和各个公司之间。

    在沪都的每一个白领上班族,无论任何领域,没有人不羡慕能在这里讨到工作的幸运儿。

    这就像在古代,虽然同样都是太监,但在皇帝身边的和在微不足道的小贵族身边的,地位那就差的远了。

    皇帝身边的太监永远都比下人高出两节,有些后宫的妃子见了皇帝身边的太监都还要问候两声呢。

    这是一个道理,同样都是白领,但能在这个建筑物里上班的,水平都会高出那么一些水平。

    这种建筑物,是全华夏人皆知的寰宇集团,它手下的业务千百种,整整六十层,都是公司的领地。

    寰宇集团是一个传奇,在它眼里,沪都所有的公司都不值一提,它能提供最优秀的技术,人才,设备。

    所涉及的领域范围之广,上到金融证券,熔钢炼镍,资助学校,希望工程,光是慈善项目就做了不计其数。

    下到快递公司,母婴用品,细小零件。

    这就跟某宝一样,只不过人家是做互联网商业,但寰宇做的都是实体经济。

    如果你现在问一个大学的学霸,出来会选择公务员还是寰宇公司,那答案就是肯定的了,选后者。

    而巨大的寰宇集团背后,当然会有一个只手遮天的**oss,他算是站在人类的顶端了,集名誉金钱权利于一身。

    唐钰站在寰宇集团顶端的房间里,俯视着楼下如蝼蚁一般的人群,唇角带了一点淡淡的笑意。

    对一个已经拥有了一切的人来说,他要的已经不是金钱和名誉了。

    他是一个慈善家,但也是个野心家,他的野心,已经不是华夏大地能承的下的了。

    办公桌上电话响的一瞬间,唐钰眉头微微一蹙,随后便展开了。

    他淡淡笑了笑,对着电话里轻描淡写的说了几个字:“要活的。”

    唐钰的成功,从他二十五岁那年开始,从那时起,便高高在上,除了些微小的挫折,他从没失败过。

    只要他要的,便都唾手可得,但为一次失败,是从一个叫陈飞的男人身上开始。

    电话是唐钰手下的一个头目打来的,有消息说布朗特克莱门特的千金已经在来沪都的路上,他们已经派人去捉了。

    公众形象中,唐钰完全是那种眉如墨画,风流儒雅的男人。

    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拒绝的了这样的男人。

    唐钰当然不只是一个身价高的商人,背后京都唐家的势力也是他耀眼的原因之一。

    否则短短的时间,寰宇也不会易主在他身上。

    唐钰坐在沙发上,摩挲着他的中指,从得到它起,才是他命运转变的开始。

    人如果太过强大,就总会回想起曾经最颓败的时候,两者对比之后,总会有点微弱的快感在心里徜徉。

    他将头靠在沙发背上,静静的看着窗外,唇边露出一丝邪魅的笑意。

    唐钰出生在京都唐家,这是一个不管再政界还是商界都让人望而生畏的三代豪门。

    往上三代算起,唐家就一直政商联姻,在唐钰父亲那一代,唐家在京都已经变得空前强大。

    其实再往上数数,大家族其实多到不计其数,只是在某个年代的催化下,很多豪门旺族没能挺那几年的过革命,纷纷衰落,如今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如今这样的家族在整个华夏已经寥寥数几,京都的唐家,周家,许家都还紧紧握着实权,这三家的人,就算有十个亿也没把握能跟他们对顶一下。

    而相对的,鲁地的吴家这类,已经开始有慢慢衰落的迹象,虽然在商业还是做得风声水起,但论军政方面,已经远远没有势力了。

    唐钰出声在这么一个让人羡慕和咂舌的家族里,从小就很优秀,每一个名门的后裔,都要比一个普通的孩子难的多。

    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不说吧,还得美英俄日法语样样精通。

    唐钰上面还有三个哥哥,家业这种东西,怎么都不会轮到他,更让他不解的是,他的父亲似乎很不喜欢这个儿子,虽然无论做什么,他都是最好的。

    没有人能明白他的心,他一直过着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似乎老天并不公平,他的优秀和善良并没有带给他好运,回家之后该面对的还是父亲的冷漠和哥哥们的捉弄。

    似乎没个人都只看到他光鲜亮丽的外表,却没人能知道他的心早在一个家族巨匾下疲累不堪。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他在乌克兰上大学,那时候的他还天真的纯洁,从来不会像一些子弟一样乱搞。

    在大学里,喜欢了一个女孩两年,最后表白却惨遭拒绝,这个世界上,不是老天会把所有好的都给同一个人,只有感情这种事儿,没有为什么。

    后来回到京都,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陪大哥去潘家园给老爷子买生日礼物,潘家园是京都古董极负盛名的地方,当然,也是水货最多的地方。

    这里的的假货造的,连国家都能惊呆了,所以说,来潘家园是来淘宝的,有宝,但得看你眼睛行不行。

    唐钰对古董并不是很感兴趣,大概就凭这一点,就得不到唐家家主的青睐吧。

    转着转着,他跟大哥就分开了,那时候天还热,他想找个阴凉地,不知不觉的便走到了一个胡同里。

    他进来的地方是个死胡同,尽头坐着一个乞丐一样的老头,在这种高温下,一个上了年纪的人独自坐在那里,显得十分孤独。

    唐钰出去买了两瓶水,走过去,老乞丐穿的脏兮兮的,他盘腿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壁,也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已经挂了。

    老乞丐前边摊了一块破布,上边摆满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有几本已经缺了页,纸张破烂泛黄的古书。

    其实把书做旧,是潘家园造假最基本的手段和技术,做这一行的,没人相信一本书旧了就值钱。

    唐钰蹲下身子,翻看了两页,上面的他倒是能看懂,但完全不知道这是讲什么,但书中说到蚩尤和黄帝,说不定是本神话书?

    旁边放着一个小型的类似香炉的东西,看上去也无比古旧,剩下一些零碎的玛瑙指环一样的饰品,什么年代的还真不好说。

    这时候,唐钰被一个质地奇怪的指环所吸引了,他拿起指环,指环的凸起部位是头骨,做工精细,侧边雕刻着一种兽类。

    虽然雕刻的线条简洁,但还是依稀可辨形状,这东西没有五官,只有一个嘴,通体混元,看上去十分恶心。

    就在唐钰仔细看的时候,突然手腕被一只如同枯树一般脏兮兮的手攥住了。

    他眉头顿时一皱,差点一屁股坐地上,等他抬头去看的时候,只见老乞丐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了,也盯着他手里的指环看着。

    唐钰见他醒了,就把手里的水递给他说:“天热,您喝点水吧。”

    老乞丐面色诡异的笑了笑说:“小伙子一看你,非富即贵,对我这指环感兴趣?”

    唐钰也很好奇,就问:“大爷,你这指环上刻的是什么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