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故技重施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老乞丐笑笑说:“这是上古凶兽,混沌,据说人类不会看见它,也不会听见它的声音,但是如果遇到品德高尚的人它便会暴躁施虐,黑化人的内心,如果遇到品行低劣的坏人,他便会帮助他,听从他的指挥。”

    唐钰皱着眉,听老乞丐说完,这种凶兽他还是第一次听到。

    然后老乞丐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说:“我准备收摊了,小伙子不入手两件?”

    唐钰本来也是好心,觉得这大爷一个人不容易,就说:“大爷,多少钱?”

    老乞丐开的价钱不高,整个一摊子东西才收了八百块,唐钰好心给了一千。

    不管是不是假的,就当是做善事了。

    回到家之后,唐钰就把指环拿出来把玩,虽然这东西一看质地就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不知道为什么他却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就好像有个东西在冥冥之中召唤他一般,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便戴上了这个指环。

    电话的声音打破了唐钰的回忆,他皱着眉,拇指跟食指捏了捏鼻梁,站起来,拿起电话。

    电话的内容依旧很简单,那个女人,明天就会送到他面前。

    在华夏大地上,尤其是沪都,纵然她身边有再多保镖也不会是唐钰手下退役佣兵的对手。

    奥莉薇亚和吉米当然怎么也不会想到,从他们踏上华夏大地的那一分钟开始,就已经如同被猎人围困的生灵。

    下了飞机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被唐钰的人盯住了。

    只是他们永远都不会想到,故技重施这个词在华夏大地上,用途还是很广的。

    沪都这个城市对于他们俩老外来说,还是有点陌生,加上语言并不算通,一切都很麻烦。

    沪都的夜晚灯火辉煌,车水马龙,华夏大地上的每一个地方,都能吸引这个来自乌克兰的妹子。

    最后她决定,先延迟一天,第二天再去泉城。

    奥莉薇亚吉米打了个车,准备先找个靠江边位置的宾馆,欣赏一下夜景。

    当一个人有实力的时候干什么事儿都很牛逼,可能根本不用唐钰的人出手,她们就已经自己往坑里跳了。

    奥莉薇亚住的,正是寰宇旗下的星级酒店,对于唐钰的手下来说,这无疑就是瓮中捉鳖,真不知鬼不觉的就能把人带走。

    他们不是什么执法人员,也不是什么绅士,甭管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只要能得手就可以。

    老板说了要活的,不让她死就可以了。

    为了保证行动万无一失,唐钰的得力手下霍全亲自挑了十二个顶级佣兵,亲自出马。

    却没想到这个女人一点危机意识都没有,手下就带了一个人,凭借霍全他们的实力,不自信的说,不管他带的人是什么顶级高手,只要没带枪,三个人就够。

    奥莉薇亚当然没想到她已经被十二个顶级佣兵盯上了,她站在窗边,看着江边的夜景,深深的吸了口气。

    蓝色的眸子被灯火映照的格外迷人。

    十二个佣兵在酒店里早都设好了埋伏,同时通知酒店关掉了所有监控设备。

    一直到夜深十分,酒店的灯陆陆续续关闭的时候,他们就可以动手了。

    用不着破门,酒店直接就有可以开门的电子钥匙,还没等奥莉薇亚来得及反应,霍全已经把装了镇定药物的注射器扎进了她的脖颈。

    还以为有多难搞到手,结果就这么易如反掌,让霍全完全没有尽兴。

    他把奥莉薇亚扛在肩上,带出了酒店,接应的人已经在外面准备好了。

    看到老大这么快就出来了,其余的人也是十分震惊。

    霍全坐在房车里,手里拿着洋酒杯,不满的喝了一口,说:“我还以为上次被她跑了以后,再回来她能长点教训呢,没想到这么简单。”

    相比起来,运气不好的不只是奥莉薇亚,陈飞的运气也不怎么样。

    开始就被人当毒贩子差点抓走,好在现在设备比较先进,解释清楚了也就没事儿。

    听那些警员说,这些毒贩子就跟闹灾是的,突然崛起了一大片,手里拿的货都是高纯度的海洛因和摇头丸之类的玩意。

    而且拿到货之后,会通过一个什么网络,只在本地找下家,这案子都一个月了,到现在也没破的了。

    可怜陈飞了,从他们的出现,火车站都没有拉人住店的地儿了,害得他晃荡了大半夜都没找到能休息的地方。

    不管几点,火车站周围永远是人声鼎沸,他在附近的一个饭馆儿待到半夜,人家打烊之后,才出来。

    陈飞突然发现不能用身份证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现在就连网吧都去不了。

    想着,陈飞边在火车站附近晃荡,沿着一条路往下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见一块旅馆招牌的破房子。

    陈飞走进去说:“还有房么老板?”

    陈飞四下看了一眼,这应该是自己家的房子改成的,老板直接就在前台里支了张床,方便晚上客人进来。

    通道陈飞的声音,老板操着一口浓重的沪普话跟陈飞说:“要多少都有的呀,你几个人?”

    陈飞比了一个手指头说:“我就一个人,你这多钱一晚?”

    老板往陈飞后面看了看说:“一晚一百二,住的哇?”

    这倒无所谓,干净就行,开好房,陈飞才算放心,早知道白天他就往这边走了。

    他突然想起来吴天赐说的,那个地址相当难找,最好找个老上海人问问,这不正好么,白天的晦气终于消失了。

    想着,陈飞笑了笑,从兜里掏出烟,递给老板一根说:“老板,你是老上海人吧?”

    老板接过烟点上,也笑笑说:“是的呀,你是哪里人?”

    老板这话完全是出于一种礼貌,陈飞又不是来跟他聊天的,也就没回答他这句话,而是直接把兜里已经被揉皱的纸条那上来,拍在桌上。

    他笑着说:“老板,这个地方怎么走啊?”

    老板看了看地址,脸上的表情骤然变得严肃起来,随后变得相当惊恐,然后抬起头看着陈飞,小心翼翼的问:“你到底是什么人?找这个地方干什么?”

    陈飞当然不能告诉他,他是要去找一帮沪都黑到干一笔地下药品交易。

    其实这些药品倒不是说是什么违禁药品,按理来说正规的生物制药公司是可以直接向国家申请的。

    但是这么一来一层往一层上面报,鬼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批的下来。

    相比之下,在黑市交易就是一个相当快捷简便的方法。

    陈飞依旧脸上带笑的说:“我就是去找个人,怎么了老板,这个地方不能去啊?”

    一听陈飞去找人,老板干脆连话都不跟他说了,把陈飞刚递上来的一百块钱给他往台子上一拍说:“不好意思,我这里没房了,你到别的地方在找找吧。”

    陈飞愣了一下,心说这怎么问路还问出事儿了,刚才还说要多少有多少,现在又说没房,显然就是不想让他在这里住。

    但毕竟这是人家的地盘,难道还能拿着刀逼着老板给睡是怎么的?

    陈飞没好气的一把夺过钱,转身出门了。

    老板赶紧站起身,用抹布把陈飞趴过的前台抹了两把,边擦还边说:“真是晦气的呀,哎呀,非要跟这个鬼地方扯到一起,还来问我,我明天生意不要做了哦。”

    陈飞站在旅馆门口,整个人很懵逼,但也很莫名其妙,这个老板什么都没说就把他赶出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有这么恐怖么,都能让普通群众闻风丧胆?

    陈飞被这个地方勾起了好奇心,难道真的这么威胁,这算是狼窝还是虎穴啊?

    不过现在对陈飞来说,不管是狼窝还是虎穴他都得闯一闯,毕竟他只是去做交易的,又不是去干吗。

    陈飞就在小旅馆前面的台阶上坐下来,趴在膝盖上稍微眯了一会儿,直到天亮了,他才拖着僵硬的身子离开。

    他找了个肯德基,进去洗了把脸,精神了之后,他又把地址从兜里掏出来看。

    想着旅店老板的样子,觉得还是应该买把刀子什么的,有备无患嘛。

    想着陈飞就找了个火车站附近的市场,买了把蝴蝶刀,这玩意上学的小男孩经常玩,只不过小时候玩的,都是没开过刃,耍两下花架子撩撩妹还行。

    陈飞把刀拿在手里,甸了甸,又耍了两下,感觉还挺顺手的。

    这家卖刀的小贩听口音不是本地人,啥刀都卖,旁边还放着个磨刀石,陈飞扔了一百块钱说:“把这玩意开个刃,我一百块钱买你的。”

    小贩喜滋滋的拿着钱揣到兜里,笑嘻嘻的说:“好嘞,我开过的刃啊,别说玩着顺手,捅人都行。”

    小贩只是顺嘴一说,发现说的有点过,就接着说:“我就这么一说啊大哥,你可别真去捅人。”

    陈飞笑着说:“哎老板,这地儿你知道吗?”

    说完把地址递给小贩,小贩看了看摇摇头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但看样子挺远的。”

    陈飞点点头,拿着蝴蝶刀说了句谢,就到路边打车。

    但整整一个上午,陈飞都没有打到一辆车,这地方空车是挺多,但司机一看陈飞这地方,脸色都是一变,无一例外,态度好点的还说声不走,态度不好的,瞪陈飞一眼直接一脚油门就出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