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怎么又是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现在完全是懵逼的状态,里屋的女人声音一听也不是什么好叫,难道这地方不但卖这玩意还卖人?

    不过这不是他该管的事儿,还是老老实实把手头的东西买到打道回府是上策。

    霍全看见陈飞的眼睛盯着里边,整个人的神经都紧张了起来。

    说到底,当时陈飞把这洋妞救走之后,他就开始查这个人,这个人完全没有背景,和势力,越是这种人,有那么卓尔不凡的能力,才让人怀疑和害怕。

    因为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少,这个他霍全也不清楚。

    霍全的手已经摸向了腰间,如果陈飞有什么异动,他第一时间便会开枪。

    而且作为雇佣兵出身的他,论武力,未必压制不住陈飞。

    陈飞看霍全紧张的样子,就说:“那个,这些药都有么?多少钱,我急用。”

    说到底陈飞就是来买药的,别的他是一概不想管,但这人的样子又让他觉得很奇怪。

    心说我就一人儿来的,你好歹也是个社会势力的头,这么紧张干啥。

    霍全看陈飞完全没有要管闲事的样子,也放心下来,在说了,身边还有十二个顶级雇佣兵,就算他再炸毛也不会怎么样,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他了。

    霍全把单子交给身边的人,说:“去取货。”

    然后又坐回沙发上,手往前一伸说:“坐吧。”

    陈飞也跟着坐下,等着取货的人回来,他发现在这个过程中,对面的男人一直不停的打量着他,脸上还带着一股耐人寻味的表情。

    取货的人回来的时候,霍全只想跟陈飞谈价钱,然后让他快点滚。

    他怕陈飞?当然不是,只是好不容易抓住了这个乌克兰妞,他不想再节外生枝而已。

    霍全笑了笑,用下巴指了指桌上的东西说:“这些,一百三十万。”

    陈飞惊呆了,这些东西要是向上申请,虽然慢了点,但也算是免费的好吗?

    这些社会势力还真是敢狮子大开口,来之前,吴天赐就告诉他,能不去就别去,跟这些人交易就是一锤子买卖。

    如果你没有背景,他们是不会还价的,而且要多少,你就得给多少,否则就别想安全的走出这个门。

    现在陈飞算是见识了,为啥社会势力要用黑这个字来形容了,这尼玛是真黑啊。

    这时候,霍全冷笑了两声说:“拿钱,货你拿走,然后走人。”

    陈飞实在是忍不了,这不就是赤果果的敲诈么,他是想过这些人要价肯定会黑,但没想到能黑到这个地步。

    他辛辛苦苦弄来的钱,又不是为了孝敬这帮人,随后他喊了一声:“大哥,你这太黑了。”

    这些毛坯房只是一个结构,除了大门口被安上门了以外,其余地方都是没有的。

    奥莉薇亚虽然被堵住了嘴,但声音她还是能听清楚的,但就是刚才陈飞这一嗓子,让她十分惊讶。

    相处了好歹一个多月,陈飞的声音她当然记得,只是没有可能会这么巧吧?

    她拼命的喊,但所有的声音到了嘴边就变成了呜咽,不管怎么说,她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求救的机会。

    声音传播速度还是很快的,陈飞一愣,然后又去看里边的情景,

    霍全得跟陈飞磨叽,今天这个货他是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随后,他从腰上拔出枪,直接对准陈飞的脑袋说:“拿钱,走人。”

    陈飞一愣,心说做交易也用不着这么不礼貌吧,不过说真的,他的这颗脑袋还真是被很多枪青睐啊。

    霍全盯着陈飞,之前老板让他查这个人,后来便没了下文,如果能把陈飞一起抓回去,也算不吃亏。

    不管陈飞是不是上次那个人,如果是,那也算是他能把上次的过错给补上了,如果不是,直接做掉就好了。

    毕竟华夏最多的就是人口。

    还没等陈飞又所动作,霍全对着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随后,陈飞便感觉脖子一疼,眼前就陷入了一片黑暗。

    等陈飞再次醒来的时候,手已经被束缚住了,嘴上也被贴上了胶带,

    睁开眼的时候,一阵明亮的灯光刺的他的眼睛一阵难受,他只觉得脑子一阵剧痛。

    随后他晃了晃头,再一次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这次他才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心说这帮人贩卖人口,卖女人他也认了,不会连男人也卖吧?关键是他这样的卖出去也不值钱啊,他们这是图啥啊?

    头转到右边的时候,吓了陈飞一跳,一个外国女人跟他一样被绑着,正眨着一双深邃迷人的眼睛盯着他看。

    关键是这女人特么怎么这么眼熟呢,想着,陈飞在脑子里仔细的搜索着。

    突然,陈飞的脑中浮现出了一个画面,然后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卧槽,这不是上次好不容易给送回国那灾星么。

    陈飞现在是死的心都有了,怪不得今天一天他都不顺呢,合着要遇到这个灾星。

    他算是服了,自从把她救回来,那一阵子都没啥好事儿,连三块一碗的泡面到最后都是奢侈品。

    不过这么一耽搁,能不能活着出去还是一码事儿,但公司的事儿肯定是没戏了,这一趟来的是要多不值有多不值。

    陈飞能感觉到她似乎想说什么,不过好在她的嘴也被堵着,否则跟这个言语不通的妞交流能把人气死。

    现在陈飞能做到的就是假装不认识,然后继续观察四周的环境。

    现在也不知道几点了,但可以肯定天已经黑了。

    窗外如同浓墨染过的黑暗,从这个荒凉偏僻的地方,纵然是灯火通明的沪都也照不到。

    陈飞试着挣脱手上的绳索,但这种把手反绑在椅子后面的姿势实在是不好用力。

    奥莉薇亚在一边定定的看着他,其实她是想说,如果能挣开她早就脱身了,想劝陈飞别白费力气,却无奈开不了口。

    陈飞的嘴上贴着一块脚步,小时候他看电视,很多被抓的人质什么的,嘴上被贴着胶带就没法发声,他也好奇给自己贴上看看能不能说话。

    实验之后他就想说这帮货尼玛是智障吗,这东西根本就没什么卵用。

    众所周知,胶是很怕水的,而且人的皮肤上是会分泌油脂的,那胶带的胶面遇上水和油的时候,完全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想着,陈飞便强撑着将嘴咧开一点点缝,然后用舌头顶上去,用口水开始一点点湿润胶布的边缘。

    这样一来,甭管你是胶布还是膏药啥的,弄开只是时间问题。

    陈飞舔了半天,果然,这招就是好使,能用鼻子和嘴同时呼吸的感觉真尼玛是太好了。

    奥莉薇亚见陈飞竟然能把嘴上的东西弄下来,也呜呜的想让他教她,虽然她没出声,但从她的眼神能看出来。

    至少陈飞是这么理解的。

    两人的距离不远,但也不近,差不多一个手臂的距离,但用这样的姿势被绑着,想帮她也爱莫能助啊。

    不过从刚才这一段时间来看,陈飞断定,现在应该是深夜了,这小姐姐这么呜咽都没人进来看一眼,应该是都休息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此时不脱身更待何时。

    陈飞把手做了各种姿势,想试试能不能稍微伸出来一个手指头啥的,但他可能想多了,这些人打的是海盗结,就是他把手蹭烂了也未必能脱困。

    又试了几下,陈飞手腕子上的皮都磨成了红色,绳子却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他也不得不放弃另想办法。

    就在他准备带着凳子先蹭到一边利用水泥墙边的棱角磨断绳子时候,突然听到大门响了一声,紧接着脚步声便越来越近。

    而且这脚步声好像不止一个人的,紧接着就是他们谈论的说笑声。

    “卧槽,这雨下的挺突然的,淋死老子了。”

    “老大临时被老板叫走了,让我们在这看着这小妞,干看着不能吃的感觉太特么不爽了,妈的,老子好几天没玩过女人了。”

    这些声音越走越近,陈飞不得不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这时候,第一个说话的人淫笑了两声,说:“反正今天就我们俩守夜,不如……”

    另一个随之附和道:“你特么疯了?老板要的女人你也想睡?闲自己死的早?”

    第一个咂咂嘴说:“要不说你胆儿小,女人能睡的有三个洞呢,关键那个咱别碰,另外两个……”

    话一说完,整个房间里都充斥着俩人放肆的淫笑声。

    陈飞听得皱了皱眉头,这小姐姐又要有危险了,不过估计她也听不懂他们说的啥。

    接着两人就从外面走进来,果然,陈飞从他们的目光里看到一种丑恶的欲望。

    两人进来之后说了两句话,可以判断出来,第一个说话的,留着一个平头,第二个个子比较矮。

    这时候,矮个子看了陈飞两眼,对平头说:“我说,这货咱们先扔哪?”

    平头走过来,伸出两只手捏住陈飞的下颚,把他捏的生疼,从这个力道看,则绝对不是一般小贼和保镖该有的力气。

    平头想了想,然后淫笑了两声说:“这小子怎么也算是男人,但既然是要交给老板的,死之前,让他饱饱眼福吧,就把他放这,让他看着我们睡这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