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 黑暗的力量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矮个子听完,眼中更是流转着邪恶的光芒,毫不含糊伸手便握住了奥莉薇亚胸前挺拔的圣母峰。

    奈何奥莉薇亚嘴被堵着,发不出什么声音,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呜咽的声音。

    可能这俩人满脑子淫秽思想,完全没发现陈飞嘴上已经没胶布了,眼看两个人的魔爪就要伸向这个女人,他是干着急也没有用。

    奥莉薇亚的眼中越来越惊惧,面对两人淫笑的接近,不停的扭动着身体,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陈飞也不停的挣扎,这两个恶趣味的畜生竟然要在他面前做这种不要脸的勾当。

    随着矮个子越来越淫荡的笑容,和手指关节的加速蠕动,奥莉薇亚脸上的惧意只增不减。

    这时候,平头也加入了蹂躏奥莉薇亚的行列,并且一把撕掉了她嘴上的胶布。

    矮个子惊讶的看着平头说:“你这是干嘛,想死么?”

    平头不屑的吐了口唾沫说:“呵呵,女人不叫多没意思,叫的越大声老子越爽,再说了,他嘴被封着,怎么同时满足咱们俩人。”

    矮个子瞬间便懂了平头的意思,竖起大拇指说:“高手啊,不过她这么叫把其他人弄醒了可怎么办?”

    平头倒是很不以为然的说:“弄醒了就一起啊,有福同享是华夏民族的传统美德嘛,哈哈哈哈。”

    陈飞听着这些不要脸的王八蛋说什么华夏美德,我去你妹的,真特么是给华夏人丢脸。

    反正他陈飞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这妞在他面前出事儿,否则他一定会愧疚一辈子,现在挣扎无用,他只能冷静下来,用最快的速度想办法。

    奥莉薇亚的嘴被解封,便把头偏向陈飞,挣扎和剧烈的抖动着,大喊:“救救我,求你了。”

    平头对着奥莉薇亚的脸便是一巴掌,冷笑着说:“那个怂包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怎么可能保你,你就负责让哥哥们爽就行了。”

    本来陈飞在这样的情况下就很难静下心,现在被她这么一喊,内心更是波澜起伏,就好像他真的会见死不救一样,完全安静不下来。

    他现在只想让奥莉薇亚闭嘴,她这么喊,只会引来更多的狼,到时候就算陈飞想救也有心无力了。

    陈飞本来想提醒她,但已经晚了,只听另外的房间里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卧槽,大半夜的搞什么东西,守夜的人呢?”

    说完,就是一个人的脚步声,很快,他便看到平头和矮个子的咸猪手正在奥莉薇亚的身上摩挲。

    而那个把他吵醒的声音,正是奥莉薇亚的哭喊。

    他也是一愣,走过去说:“你们疯了?老大知道会杀了你的。”

    平头停下手里的动作,对着他说:“老大被老板叫走了,一时半会儿肯定回不来,再说了,我们就是玩玩别的地方而已,就算交给老板他也不会知道的。”

    那人一听,好像也是这么个理儿,跟着就淫笑着说:“那我把兄弟们叫起来,要爽大家一起爽。”

    平头点点头,男人就出去了。

    奥莉薇亚不停的扭着身体,但力气总有用完的时候,她眼中的露出一抹绝望的神色,眼泪已经把衣服打湿了。

    陈飞在一边恨得牙痒痒,可是现在能怎么办。

    果然,那男人又带了两个男人回来,现在五个高手,陈飞就算脱身,在一天多没吃什么东西保持体力的情况下,两个可以勉强,但五个,他只有被揍趴下的份。

    五个男人把奥莉薇亚围在中间,十只手就在她身上来来回回的摸。

    其中有一个竟然直接把裤子脱了,露出一条肮脏丑陋的东西对着奥莉薇亚来回撸动。

    平头也忍不住了,上来就要撕扯奥莉薇亚的衣服,一个大小姐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不过面对五个强壮的男人,她已经放弃了抵抗,眼中除了绝望,便没有其他神色。

    这样的画面再现的时候,陈飞只觉得脑子里像是被人塞了一颗闷雷,砰的一声炸开。

    他只觉得丹田处有一股气息在流动,如同一团难熄的火焰,更如同一座蠢蠢欲动的火山,瞬间便会喷发出来岩浆,然后灼热到燃烧整个大地。

    陈飞大喊了一声:“我说!”

    几个人都在兴头上,谁都没有注意过这个刚被扔在角落里的陈飞,被他这么一叫,都愣了一下。

    陈飞强忍着挤出一丝笑容,看着平头说:“哥们,你们这么爽,我在这看着,能给我跟烟么?”

    平头走过来,盯着陈飞的双腿之间,更是伸手去摸了一把,然后嘲笑说:“这么激烈的场面你都硬不起来,也只能抽根烟缓缓了,哈哈哈,等会儿我们怼那妞后花园的时候,把你头塞下去来个特写,看看你能硬吗,哈哈哈。”

    他这句话每一个字都把陈飞的怒气值推向了一个顶峰。

    平头从兜里掏出烟,点上之后递到陈飞嘴边,让他叼着,然后自己又走回到奥莉薇亚身边。

    此时,她上半身衣服已经不翼而飞了,只留下一个性感的白色内衣。

    一口浓烟下肺,他只觉得自己像是站在黑沙暴口上的一个蝼蚁,铺天盖地如同浓墨般的黑烟瞬间吞没了他的身体。

    隐约中,他只觉得一副枯骨慢慢的跟他的影子重叠起来。

    陈飞突然把头低下,吐出了嘴里的眼,在一边冷笑着,那种仿似阴风般的笑声空灵异常,几个人同时打了个冷颤,停下了手上的动作,通通去寻找这个声音的来源。

    其中一个单子小点的说:“都说这闹鬼,不会真闹鬼吧,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另一个也稍有紧张,皱着眉呸了一口说:“别乱说,平常杀几个喽啰没见你害怕,现在怕个卵子啊。”

    此时从陈飞喉咙里的冷笑越来越阴冷和尖锐,突然一股阴风吹得几个人心里一冷。

    刚才那个胆小的更害怕了,小声说:“人你给我来十个老子都不怕,但但,但是这特么是什么鬼东西啊。”

    平头的胆子最大,他可不相信怪力乱神那一套,屋子里除了他们几个,只有陈飞和奥莉薇亚。

    这个女的可以排除,要是她能这么吓唬人从一开始就吓唬了,没必要等到这时候吧。

    想着平头便来了气,从腰间拔出枪走到陈飞边上,这小子真是不识好歹,想给他表演一副活春宫,他还在这发出这种渗人的声音。

    平头的下面已经顶起了帐篷,他可不想现在在这男人身上浪费更多时间。

    想着,他熟练的反手一转,直接在低着头的陈飞后脑上就是一下。

    他们都是雇佣兵里的高手,这些动作对他们来说简直易如反掌,平常人不可能会精准都一枪托就能砸中后脑的要害,让人昏迷。

    砸不好的话,头破血流是轻的,砸到脑垂体部位,那就可以当场死亡。

    但让平头惊讶的是,这一枪托砸在陈飞的头上,竟让如同砸在了花岗岩上,二者敲击之下,竟然震的他虎口发麻,枪也险些脱手。

    人的颅骨虽然坚硬,但这种硬法平头还是第一次见。

    这让他不由的有些恼怒,就在他打算再来一下的时候,只见陈飞缓缓抬起头,看向他的脸。

    等平头看清的时候,竟是硬生生的吞了口口水,往后退了两步。

    只见陈飞整个脸上挂着一丝邪魅的笑容,那是那个笑容之中,仿佛吸收了无数的冤魂,阴鸷的眼眸里散着一种肃杀的气息,仿佛现在映入他眼帘的人,都是会被他折磨之后在吞掉的玩物。

    此时陈飞周身的气场让平头有点自乱阵脚,但身为高手的他也不是一个会被气场震慑到动弹不得的人。

    他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拿着枪的右手竟然在轻轻发抖。

    他手上的命不计其数,无论遇上什么样的对手,他都没皱过眉头,有句话叫,大不了就是死。

    可是面对这样的陈飞,他怕是连死的勇气都没有了。

    他用左手拉开枪的保险,黑黑的枪口对上陈飞的脑袋。

    现在他管不了这么多了,就算老大要把这家伙送去给老板拿赏金也没用,他现在只想杀了他。

    他隐隐有一种感觉,如果这个人现在不死,那么死的,就是他们这些人了。

    就在他扣动扳机的一瞬间,直觉整个枪往下压了一下,一枚子弹便狠狠的把水泥地面打出了一个孔洞。

    其他几个人此时早没了兴趣,都紧张的盯着陈飞的方向,同时摸出了腰上的枪。

    那个对着奥莉薇亚脱裤子的男人也慢慢疲软了下来,赶紧穿上了裤子。

    刚才这一声枪响,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只见陈飞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椅子上站起来了,而困住他的绳子,已经掉在了地上。

    从绳子的断口来看,根本不是被刀子什么的戾气割断的,而是硬生生被挣开的!

    这种进口的登山绳可以承受重达几吨的拉扯,却这么轻易被陈飞挣断了?

    但是更让他们害怕和诡异的不只是登山绳,而是陈飞的右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