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笔记的残页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紧紧皱着眉头,继续翻看后面的内容,果然,后面还有跟第一页那些怪兽一样的东西,但却并非每一个都有祥瑞之感。

    看到这个笔记的时候,他隐隐觉得,这一定是关于他,还有指环的秘密。

    第一页的瑞兽后面,被画出的,赫然就是一个指环,而这个指环分分明明就是陈飞带着的那一种。

    包括指环整个的立体图样,都被人描绘了出来,正面绘图,两侧绘图还有背面绘图,事无巨细,让人一看便能明白。

    看到第一幅图的样子,陈飞倒没有多吃惊,也算是有心理准备了。

    仔细看了之后,他才知道,这个瑞兽为甚么那么眼熟,它被描绘在了指环的侧面,而且,恰好的是陈飞现在所拥有的那一枚。

    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什么花,先来看来只是把这个瑞兽简化了,指环绘图的下方,还写了一些英语的注释,本来印刷体都看不懂的陈飞,这种纯手写体他就更看不懂了。

    但大段的英文里,竟然出现了华夏文字注释用的拼音,写的人大概是不知道怎么用英语翻译吧?

    拼音写得很标准,baize,拼出来就是白泽,白泽听着挺耳熟的,感觉像是个人名,但陈飞肯定这个画图的人写得,绝对不是个人名。

    因为外国人习惯把姓氏放在后面,即便是叫华夏人也是一样,比如什么,大卫刘,东健陈之类的,所以,他可不觉得华夏人有叫泽白的。

    陈飞闭上眼睛,用两个指头轻轻揉捏着蹙起的眉头,轻轻念叨着:“白泽,白泽,我好像在哪听过。”

    他又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这个瑞兽,发现这个瑞兽兽身如狮,头上有角,长着一对羊的耳朵,想着,他兴奋的一拍大腿。

    他记得小时候老是缠着爸爸讲一些华夏上古神兽来着,这瑞兽叫白泽,据说他是生活在昆仑山深处的神灵,在天下有大难,有贤君且无力回天之时方才奉召而出,传说它通晓天下所有魑魅魍魉的名字,相貌和治理办法,是上古第一瑞兽。

    他还记得小时候从听完这个故事,还给他们家的羊起名叫白泽,天天跟他玩神兽游戏。

    奥莉薇亚被陈飞一惊一乍的给弄醒了,揉着眼睛从他身上爬起来,先是看到陈飞手上的绷带,然后惊讶的说:“陈,你什么时候受伤了?”

    陈飞看他醒了,也挺高兴,这不就能翻译了,但这傻妞后面这句话让他深感无奈。

    他冷笑一声说:“我说灾星,我这伤口从在水里就有了,你才看见?你可长点心吧。”

    奥莉薇亚听完,迷茫的摇摇头说:“心脏?我有了,不需要再一个。”

    这句话说的陈飞更是哭笑不得,当下摆摆手说:“行了行了,跟你没法好好说话,哎,你帮我看看这写的是什么?”

    说完,就把图样下面的字拿给奥莉薇亚看。

    奥莉薇亚是能看懂没错,但是按照她的华夏语水平,想给陈飞完完全全照着这个标准的意思翻译出来还是有困难的。

    陈飞也只能摘重点的听,剩下的就只能靠猜了。

    奥莉薇亚翻译出来的东西,大概也就是说这个瑞兽的名字,还有它的外貌,后面说:指环选择良主,为人民服务,其中还提到了两个极为关键的词,就是净化和治疗。

    陈飞是这枚指环的拥有者,他当然知道,这就是关键词,也许就是拥有这枚指环之后,所拥有的能力。

    可是,翻译到最后,也只字未提关于他身体里的白骨,难道白骨不是指环中的附带品?

    想着,他又往后翻,这次图样上画的,估计很多华夏小孩都知道,是一个男人,下身穿着金鳞甲,没有头,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手里拿着一把威风凛凛的大斧,不用说,就是这就是战神刑天了。

    陈飞为了避免浪费时间,还得使劲跟这灾星沟通,直接指了用红线画出来的关键词,让奥莉薇亚来翻译。

    但这个上面只写了一个词,翻译过来是战神的意思。

    陈飞挠挠头,战神是什么意思?难道有这个指环的就是神了?不会这么夸张吧?

    刑天本来就是上古神话中的战神,有没有可能这个人在画关键词的时候整错了?

    想着,陈飞又让她逐字逐句的翻译了一遍,可惜了,依然没什么线索。

    不过看到这,陈飞其实已经很满足了,至少让他知道,他不是那个最特别的,而且这个世界上还不只是一枚两枚那么简单。

    后面的两页,画的可是十足的凶兽,而且搞笑的是,旁边还照猫画虎,歪歪扭扭的写了两个字:饕餮

    陈飞不知道是当时画这个画的人一时兴起,觉得华夏文化太深奥,所以学着写了一下,还是因为在华夏,饕餮的形状,因为地区的差异而各有不同,所以才在一边注释,怕跟其他类似的凶兽混淆。

    但奇怪的是,这副图画的下面,却没有了之前的注释,写了两句,断点处还没写完,并且被一块墨迹给覆盖了。

    陈飞皱着眉头,那指环上出现饕餮纹样是什么意思呢?

    在华夏青铜鼎盛的商,周时期,人们会把饕餮的纹样雕在鼎上,那换在指环上,又是什么意思呢?

    奥莉薇亚本来喜欢华夏文化,此时也兴致勃勃的跟着陈飞看。

    然后问陈飞说:“这个怪兽是什么?”

    陈飞想着也觉得没事儿干,就给她解释起来,顺便给外国人弘扬一下我大华夏上下五千年的神话底蕴。

    他指着饕餮这俩字说:“这个叫饕餮,在华夏传说中,是龙的其中一个儿子,极为贪吃,见什么吃什么,在华夏,人们将贪于饮食或者贪婪财物的人称为饕餮之徒……”

    话没说完,陈飞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猛地皱起了眉毛,把奥莉薇亚吓了一跳。

    贪婪……让他突然想到了许慕青被在跟他在澳都赌的女人体内,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咬伤,她曾说过,这女人拥有的是贪婪之戒,也就是说,她拥有的,很可能是这枚刻着饕餮的指环。

    陈飞还想再往后看,可惜后面几页都不知道被什么人撕掉了。

    本来他是想让奥莉薇亚看看这前面写的是什么,现在来看应该是用不着了,就她那点中文水平,跟他简单对话还行,翻译这东西,听着还不够他糟心的。

    随后,他便把本子揣在怀里,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说:“休息好了吗?休息好了我们走。”

    奥莉薇亚也站起来,点点头,示意可以走了,陈飞其实挺好奇这铜台里到底是什么灯油,烧了这么久还没烧完。

    于是就去看,只见灯碗里的油好像一点都没有少,这让他十分震惊,他伸出手,沾了一点点,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有股淡淡的腥味。

    所以这应该是动物的油脂?但这不科学啊,要是动物的油脂,应该跟蜡烛一样凝固才是啊。

    而且动物油脂燃点都比较高,你见谁家拿猪油做灯的?

    想着,他便把手在水潭里涮了涮,只见手指上的油花竟然飘在水上,并没有任何预冷凝固的迹象,反而如同汽油一般出现了不同的色彩。

    这就很尴尬了,他记得之前看过一些小说,说是有些地下古墓做长明灯,用过一种叫做烛九阴的油脂,还有的说是东海鲛人脂,但小说大多都是虚构的,难道说世上真有这东西?

    就在陈飞凝眉思索的时候,从对面传来奥莉薇亚的声音:“陈,这边三个门,走哪一个?”

    陈飞听到她的声音,当下背起装着东西的衣服也贴着岩壁走过去,仔细观察着三道大门。

    关键让他懵逼的是,三道石门上面所雕的三个兽首没有一个他认识的,这就尴尬了。

    按说在这种诡异无比的地方,有机关也不是不可能,万一开错了,便可以顷刻间毙命也说不定。

    捏着下巴,仔细观察着,既然鱼腹里有人,就说明这地方肯定不只是一个人来过,说不定有别人出去过的线索呢?

    陈飞想着,就去观察兽首嘴里的铁环,看看哪个开的人多不就好了。

    后来陈飞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蠢,别说鬼地方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有几个人进来过,就是能进来的人有观光团那么多也白搭啊。

    谁特么知道拉开铁环的人最后是活着还是死了?

    其实陈飞也挺烦的,这一个难题又一个难题的接踵而至,从开始就这么复杂,后面肯定简单不了,看来得做好长期抗战的准备了。

    就在陈飞还没琢磨明白的时候,突然几声电视里熟悉的响声带着回音在空旷的洞中响起来。

    “咔咔,咔咔咔,咔咔……”

    陈飞当时头皮就是一紧,只要是看过电视的,傻子都知道这肯定是什么机关被触发的声音啊。

    关键问题是他还没拉铁环呢,难道在石门面前站时间长了,石门就会自动选择?

    这绝对不可能,要真是这样,就太特么扯淡了。

    想着,陈飞赶紧转身去看奥莉薇亚,只见她停留的地方,面前正好有一个十分不起眼的突起,现在已经随着机关被开启而陷进去了。

    就在陈飞他们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时候,那水潭的正中突然像被煮开了一样沸腾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