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赑屃背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骂了一句,妈的这个没用的女人,简直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随后,他飞速闪身,到奥莉薇亚身边,拉起她的胳膊跑了两步远离石门之后,照着她的膝盖背面就是一脚。

    真的不是陈飞对漂亮妹子不怜香惜玉,这妹子有个毛病,就是你跟她发出什么突然指令的时候,她都要瞪着她那双水汪汪的蓝眼睛问一句为什么。

    简直就是华夏人说的,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类型。

    现在哪有那么多时间跟她解释。

    被陈飞给了一脚之后,奥莉薇亚顿时觉得膝盖一软,哐当就跪在地上,陈飞顺势按住她的后脖颈,二人便一起趴在了地上。

    按照电视里说了,机关被触发,必有暗器,一般都是什么毒箭,飞镖之类的,所以趴下也是为了减小中招的可能性。

    陈飞紧张的盯着沸腾的水潭,只见水潭下面竟然缓缓升上来一个阴影。

    奥莉薇亚被陈飞有这么一弄十分委屈,小声说:“你一点也不绅士,难道你对别的女人也这样?”

    陈飞想了想,就是沈嘉琪来了他也一样对待,只不过华夏人知道好赖,这种关键时候绝对不会问为什么。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水潭里慢慢出现了一块短碑,而周围好像什么都没有,可能是陈飞之前电视看多了才会觉得有暗器。

    他缓缓从地上爬起来,为了表示刚才那一脚的歉意,他好心的伸出手想把奥莉薇亚也从地上拉起来。

    可是奥莉薇亚却不买陈飞这个账,自己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狠狠瞪了陈飞一眼。

    陈飞突然觉得他可能有点先入为主了,这么隐秘的机关,而且是在墙上,应该不会是什么能触发暗器的机关才对。

    一般暗器的机关都是安装在平常不注意就能踩到的脚下,而他们来来回回这么多趟,要是触发机关早都应该踩到了,怎么好巧不巧的等到现在。

    陈飞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我这不是害怕触发暗器机关嘛,十万火急,哪来的急跟你解释,再说了,华夏有句人尽皆知的话,对待小姐姐要简单粗暴。”

    奥莉薇亚倒不是个小心眼的人,虽然没说原谅陈飞,但也没刚才起来那副气鼓的样子了。

    哄好了这个灾星,陈飞才注意去看水潭中心的那个短碑。

    水潭的中的水还在继续沸腾着,好像下面还有东西没有上来一样。

    陈飞皱眉,双眼紧紧的盯着,生怕他稍微不注意,水潭里面就有什么不好的东西上来,万一再来那么一条鱼咋办。

    大约又过了一会儿,水潭里的水才停止沸腾,潭中的东西也全部展露在陈飞他们面前。

    陈飞一乐,这东西他倒是见过,只见一个长着龙头的龟上正托着刚才出水的短碑。

    奥莉薇亚又抑制不住她蓬勃的小好奇心,指着那头怪兽问陈飞:“这是什么东西?”

    陈飞一笑,得意的说:“跟刚才本子上的饕餮一样,也是传说中龙的一子,叫赑屃,好负重,所以一般都用来托着石碑,而且属于良兽,看来这石碑上如果有文字的话应该不是什么让人讨厌的内容。”

    奥莉薇亚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华夏有这么多有意思的传说,为什么他们国家就这么少?

    当下,陈飞便放下身上的东西,脱掉衣服说:“你在这待着,我去看看上面写的什么?”

    奥莉薇亚点点头说:“小心。”本来她想嘱咐陈飞,小心水里别再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可是想想之前,刚说完小心有食人鱼,那条巨鱼就出现了,这大概就是华夏人说的乌鸦嘴,所以现在,她选择乖乖闭嘴。

    陈飞游到水潭中间,上半身扒在赑屃身上,仔细的看着短碑上内容。

    其实他基本上看不太懂,但是华夏子孙对于华夏的文字的感应,可比英文靠谱多了。

    而让陈飞欣喜的是,这个短碑上记载的,好像正是关于石门的。

    由于正面都是字,所以他看不懂几个,又转身游到短碑的背面去看,只见这次都是一些点单的图画,这就相对简单了。

    三道石门的样子,还有顺序都在这个短碑上体现的淋漓尽致,但不一样的是,门上雕的不是兽首,而是别的图画。

    第一个上面是一个圆圈,第二个是一个小人,第三个则是两条重叠在一起波浪线。

    陈飞皱着眉头,这画的是什么意思呢,虽然简单,但也少了不少可用信息。

    他接着往下看,还是那三道门,顺序什么都没变。

    但第一幅和第三个上面的图案却变了,第一道门上的圆圈上画了一个小人,第三个波浪线下面画着一个横着的小人。

    再往下看,就什么都没有了,陈飞很纳闷,来来回回又把上面的字和画看了好几遍。

    连托着短碑的赑屃都检查了个遍,根本没有什么异样。

    随后他便游回岸上,穿好衣服,又盯着石门研究起来,这俩画是什么意思呢。

    古代机关一般不都是八门遁甲么,而这里只有三道门,别的地方他们也仔细找过了,不可能有门,短碑上也显示只有三道而已。

    一下子所有的线索都断了,陈飞突然觉得一阵烦躁,双手不停的抓着头,像一头狂躁的狮子,奥莉薇亚也不敢过去询问,只能在一边看着他。

    妈的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心情就够不爽的了,还要想这种烧脑的问题。

    随后,陈飞突然顿了一下,然后盯着石门。

    不见天日……日?

    陈飞突然想起短碑上的图画,说不定,第一幅画上的圆圈就是太阳,太阳在天上?

    第二个门是小人,那就只能是人,那第三个波浪线,说不定就是大地?

    所以说这三个门代表天地人?卧槽,想想好像就是这么回事儿啊!老子简直太尼玛机智了!

    奥莉薇亚突然对陈飞产生了浓重的好奇心,这个看人有时候看着弱小,爆发的时候又如此恐怖。

    而且刚才还狂躁异常,现在竟然开始狂喜,这人别不是神经病吧?

    既然知道了这画是天地人的意思,那下一步就太好半了。

    第一个门,太阳上站小人,也就是说人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那还有啥好说的,八成就是挂了,第三个门,小人横着在地下,那不就是死了嘛,而第二个门上面小人没有变化,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说明啥事儿没有啊,人还是人啊!

    想着,陈飞就伸手拉住了兽头嘴里的铁环,虽然说他推理的似乎很正确,可真的要做出选择的时候,还是难免会紧张。

    奥莉薇亚见陈飞拉住了其中一个铁环,也跟着紧张起来,紧紧盯着陈飞的手。

    陈飞深深呼吸了一下,右手发力,缓缓拉动了兽头上的铁环。

    他本以为会很难拉动,这样至少在拉动过程中一旦有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就能停手。

    但陈飞想多了,拉动这个,完全就跟你随手拉了一个实木椅子一样简单。

    随着铁环被拉到底,陈飞才松了手,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紧紧的盯着石门上的变化,要是没啥用,那他就尴尬了。

    过了差不多半分钟,石门竟然在一声响动之后,开始缓缓上升,然后停在了一半的位置。

    陈飞立刻闪身到一边,生怕有什么东西会突然蹿出来似的。

    不过东西是没窜出来,陈飞倒是闻见一股味道,这种味道说是霉味吧?又比那种味道重,要说是臭味吧?还不是。总之就是一股怪怪的味道。

    陈飞把身上穿的衬衣脱下来,硬生生扯掉两个袖子,然后递给奥莉薇亚说:“用这个绑在口鼻上,万一里面味道不对,赶紧撤出来。”

    奥莉薇亚突然觉得心里一暖,她突然发现陈飞认真的样子特别迷人。

    陈飞从用衣服做的包里取出狼眼手电,然后一摆头,示意他先进去,奥莉薇亚垫后。

    进了大门之后陈飞用狼眼手电找了一下周围,这似乎是一个幽深的通道,但比他们进来的那个要宽的多,起码有五米。

    而左边的石壁上,赫然出现了一副巨大的壁画,壁画上面描绘的栩栩如生,由于陈飞一不是倒斗的,二不是考古的,至于这是什么年代的,他肯定是看不出来了。

    只见第一幅壁画上画的,正是这三幅大门,大概意思描绘的非常清楚了。

    陈飞边走边看,看到第二幅画的时候,只能一声巨响,吓得陈飞差点没跳起来。

    陈飞心里一惊,赶忙到到声音来源处,只见石门不知道已经什么时候闭合了,而刚才的巨响,应该就是石门关闭的时候发出来的。

    他用狼眼手电上下扫着石门的缝隙,和石门的背面,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能返回原路的机关。

    奥莉薇亚此时心里也是凉的,死死抓着陈飞的胳膊,声音颤抖的说:“陈,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

    陈飞皱着眉说:“别胡说!”就在这时候,手电光突然照到门背后写着四个大字,这四个字不管是从外形还是什么都比较好认一点,看到这陈飞也就放心了,笑了笑,伸手摸着奥莉薇亚的发顶说:“放心吧,这条路一定能出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