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壁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望着石门背后“逃出生天”四个大字,陈飞也稍微放心,又返回去准备去看这些比划。

    无论是古还是今,壁画和文字内容上都是重要的信息,而且既然那个探险家敢来,说不定就是为了探寻指环的秘密而来的。

    所以这些壁画上,肯定有记载关于指环的信息。

    第二幅壁画上画的,是一个身披金鳞铠甲的大汉,头上长着牛角,怒目圆睁,威风凛凛,再往下看,大汉竟有六臂八足,脚下却长着跟牛一样的蹄子。

    陈飞皱了皱眉,这个他倒是没听说过是谁,难道也是指环上的形象之一?

    他慢慢往前走,第三幅壁画上,是这个人站在高处,身下有很多人跪在地上,各个都低着头,似乎在膜拜什么。

    第三幅上,似乎是战争的场景,再往后看,几乎都是不同的战争场景,形态各异,而且线条极为丰富,画的都是在战场上,这个奇怪的大将英勇无比,百战百胜的情景。

    这种场景一直持续了不只知道持续画了所少,才有了变化。

    好像后来是来了一些人,这些人穿的似乎更斯文点,一个头戴竖冠的人指挥着一帮人开始交战。

    在后面又是交战中的场景,又不知道走了多久,那个大将似乎败落下来,到了不知道多少幅的时候,大将身边出现了一个带着骷髅面具身披黑袍的人拿出一个类似玉玺的东西,高举着对着另一帮人。

    后面一副是那些人落荒而逃的情景。

    陈飞看着这些壁画渐渐的入迷了,这就像小时候的连环画,虽然没有文字,但讲述的东西却很真实,虽然他也没听过这是什么故事,但确实很有意思。

    接连下去的,还是交战的场景,但最后到底是谁打赢了,却没有画出来,而是直接出现了一个类似于祭祀台的地方,陈飞隐约觉得,这地方似乎跟僰人族的那种祭祀台挺像的。

    一些带着骷髅面具的常人通通跪拜在台下,对着一个比正常人大出两三倍的头骨磕头,而那头骨上,竟然也画着两个牛角。

    陈飞点点头,看来说不定是那个大将最后打输了,这个头骨是他的?

    再后来就是这些人把人绑在柱子上祭天的场景,被绑在柱子上的人,有的面对着,有的背对着,面对着的面貌竟然清晰可见,有的一脸平静,有的一脸贪欲之色,有的面带微笑,有的对着天嘶吼,更令人咂舌的,还绑着一个哭泣的女人。

    女人的肚子看上去非常突兀,仿佛是怀了孕的孕妇。

    这些人不知道是奴隶还是别的什么人,但用孕妇来祭祀的,还真是惨绝人寰。

    陈飞接着看了几幅,就是他们分别用不同的方法折磨这些被绑在柱子上的人,那手法十分残忍,即便是只是用线条描绘出来,都让人不敢直视。

    陈飞因为看的入迷,根本就忽略了他已经走了多久,走了多长时间,腿都开始有点酸了也没发觉。

    他接着往后看,让他心里一惊,折磨完了那些奴隶一样的人,接下来就是把几个盒子放在了那个头骨旁边,一个类似于大祭司的人双手平伸,似乎在颂唱着什么。

    在后面,只见那个大将竟然奇迹般的活了过来。

    但从这一副的后面,画风明显变了,不在栩栩如生和精细,而是用一种十分混款和疯狂的表现手法。

    十分的潦草,而且看上去让人十分的不舒服。

    这种画风不知道连续了多少,但陈飞能看出来,大地灼烧,山洪海啸,民不聊生。

    其中有一副是那个巨神一样的大将带着面带骷髅面具的人屠杀平民的场景。

    最后天地之间仿佛变成了一个地狱一样的地方,让陈飞觉得有些不寒而栗,便不再去看这样的场景。

    再一次出现的,便是一条线,十分平静,什么都没有,甚至连起伏都没有。

    陈飞缓缓的吐了口气,这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而且细思甚恐。

    陈飞用手电照了一下,没想到前面还有壁画,他赶忙跑过去用手电照着看。

    结果竟然让跟他们刚进来的第一幅壁画一样,在往后,竟然跟前面如出一辙。

    奥莉薇亚此此时在一边抱怨说:“我们走了这么久,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出口啊。”

    被他这么一说,陈飞也反应过来了,小腿已经走的有些酸胀了也没找到出口啊,这些壁画都看完,走到这估计也就走了上公里了。

    刚才一路过来,奥莉薇亚都跟在陈飞身边,如果说他没有注意这条通道的话,那这丫头肯定注意到了。

    陈飞小声问:“你注意这条路是圆的还是弯的?”

    奥莉薇亚想了想说:“从刚才我就在注意,这条路一直都是直的,而且非常直。”

    陈飞点点头,既然是直的,那也就说明可能只是没走到头的原因,再往前走走看看。

    奥莉薇亚有点不乐意,刚才看陈飞边走边看的的入迷,也没好意思叫他,现在走了这么久,理应休息一下吧。

    陈飞看奥莉薇亚的样子,有点无奈的鼓励她说:“咱们再走走,说不定前边就是出口,别轻易放弃嘛。”

    奥莉薇亚瞪了一眼陈飞,心说好像你停下一会儿这个通道就会变了似的。

    但无奈陈飞已经自己往前走了,她可不想被一个人扔在这条漆黑的通道里。

    狼眼手电的光柱又把这些壁画扫了一遍,后面的壁画从第一幅和最后一幅简直如出一辙。

    这次别说奥莉薇亚了,连陈飞都觉得有点疲惫,两人靠着壁画的下面坐下,陈飞从背包里拿出了一些压缩饼干。

    奥莉薇亚虽然累,但还是摇了摇头,首先这东西是从那条怪鱼恶心的肚子里扒拉出来的,想着就没什么食欲,第二,现在她很渴,吃这个东西就更渴了,还不如不吃,而且这条通道也太长了,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是时候才能见到光。

    见她不吃,陈飞也没什么心思吃了,他突然特别后悔刚才进来的时候怎么没带些水。

    随后他又否认了这种想法,因为就算他之前就想到这点了,没有盛水用的器皿不也没用?

    不过如果早想到了,也许他们就不会这么冒失的进来。

    当初可能是求生心切,此时却把他们带进了一个死胡同。

    这让陈飞不禁有点怀疑是不是他干脆就没有弄明白那个短碑上所雕刻的画的真正含义。

    两人休息了一会儿,陈飞站起来,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再走走,在这蹲着,不吃东西也不是办法,华夏有句话叫,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在这么等下去,估计就没走的心情了。”

    奥莉薇亚点点头,现在她倒希望赶紧一鼓作气走到头,然后出去找到水源。

    陈飞和奥莉薇亚又往前走,走了一段时间,再一次走到了最后只画了一条线的壁画边上。

    陈飞缓缓吐了口气,这简直就是遭罪啊,但是这些壁画都是一样的,画两遍的意义何在。

    想着,陈飞又接着往前走,奥莉薇亚有些无力的跟在他身后。

    因为光线比较暗,走了两步之后,奥莉薇亚顿时觉得额头一痛,只见陈飞怔怔的立在原地,没有动。

    她揉着额头抱怨着说:“你不是说一鼓作气的吗,怎么停住了?”

    只见陈飞手里狼眼手电的光束正好定在衣服壁画上,而且这个壁画竟然又是跟着之前他们刚进来的时候的一模一样!

    陈飞突然发觉不对,他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难道这条通道根本就是一个死循环?

    但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笔直的通道,一点拐弯也没有,怎么可能会让人在原地打转呢?

    想着,陈飞就说:“你的火机呢?把它拿出来点亮,我再走一遍,我觉得这里似乎不对劲。”

    奥莉薇亚也不是傻子,顿时也紧张起来,就算她不能明白这个壁画上的意思,也能看出来,这些首尾相接的壁画一直在重复。

    她点点头,然后从兜里掏出火机,跟陈飞约定每过一分钟燃一分钟,不然等陈飞走过去,可能油就会耗尽。

    其实奥莉薇亚已经够胆大的了,一般女生肯定不会让陈飞一个人走,玩意恰好找到出口他不会来了呢?

    或者中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人就失踪了,那留下她一个女孩,想想都觉得可怕,但是现在,除了相信陈飞,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陈飞拿着手电,这次他留了个心眼,仔细数着壁画的张数。

    其实他完全可以在第一幅壁画上做标记,然后带着奥莉薇亚一起走,但现在在没有水的情况下,他不想让那丫头多耗费体力。

    陈飞是在沙漠中当过兵,对于耐暑耐渴方面已经训练出来了,一段时间运动过后不喝水还能撑住。

    这些壁画很是巨大,大概三米一幅,直到马上走到尽头的时候,陈飞的心瞬间便凉了下来。

    从不远处,陈飞看到了一点微弱的光亮,这光亮,不用说他也知道,是来自奥莉薇亚的打火机。

    他定定的站了一会儿,似乎还不愿意放弃,随后光亮消失了,又过了一分钟,那个亮光又缓缓的亮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