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血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奥莉薇亚也很纳闷,既然已经说了是物理原理为什么还要低头呢?这么做是不是有点怪力乱神了?

    陈飞当然相信,设计这个机关的人一定是精通算计,而且懂得利用人类五感的弊端,制造出这种幻觉。

    但如果静下心来想,似乎不是什么特别困难的事情,但这种地方还有这么个壁画,细思甚恐,也难排除有非人力的可能性。

    举头三尺有神明,该着求人家,就该低着头夹着尾巴走,总不是什么坏事儿。

    再说了,跟着塑胶轴走也有好处,就是可以放弃五感,只盯着一个点,这样受影响的几率就会被大大的缩小了。

    奥莉薇亚有点不以为然,问陈飞:“你真的相信东方鬼怪的存在吗?”

    陈飞一楞,撇嘴冷笑了一声说:“那我问你,你相信你们上帝存在么?”

    奥莉薇亚也是一愣,没想到陈飞会直接反问回来,在西方人里,这些基督教徒来说,上帝的存在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啊。

    陈飞也懒得理她,不过他相信,入乡随俗这个道理,她这么大人应该懂得。

    想着,陈飞弯下腰然后把塑胶轴放在之前计算好的位置上,等了几秒之后,塑胶轴竟像是被什么吸引着一般缓缓往下滚去。

    陈飞心里一喜,随后用狼眼手电照着塑胶轴,低下头去走。

    陈飞害怕因为心里诱导,如果现在去注意步子和距离的话,依然还是会出问题,便心里想着别的事情,只用眼睛盯着塑胶轴然后跟着它走。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他竟然想起了苏浅语,然后轻轻叹了口气,两个人搞的这么尴尬以后还是别见面了好。

    那天晚上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鬼迷心窍一般的就差点犯错了,现在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泉城。

    走了一段路,陈飞是真的不知道他们走了多远的距离,直到奥莉薇亚在后面拉了拉他的裤袋,说:“陈,我实在走不动了,我们是不是休息一下?”

    陈飞愣了一下然后问她说:“咱们走了多久了?”

    奥莉薇亚想了想,因为两人根本没有时间观念,她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走了多久,就说:“塑胶轴停下来了吗?”

    陈飞挑了挑眉看着地上还在滚动的塑胶轴说:“别停,接着走。”

    奥莉薇亚不满的哼唧了一声,跟在陈飞后面走着。

    陈飞整个人的精力都集中在塑胶轴上,突然,塑胶轴似乎碰到什么阻碍似的,突然在原地停顿了一下,然后倒了下去。

    陈飞后脑一紧,这种时候,他是该抬头看一眼了,于是便双手合十,按照之前的老套路来了一遍。

    还没等陈飞抬头,就听见奥莉薇亚兴奋的说:“陈,你快看,我们出来了。”

    陈飞心里一喜,也跟着抬头,这里跟之前的水潭一样大空间的地方。

    只不过之前那个水潭十分的粗糙,除了水潭,就只是从山体中间挖出来一个大洞一样,这里跟之前那个相比,就要精炼很多了。

    这里似乎全是用青石板建筑而成,灯是已经被人点燃了的,还没有熄灭,整个地面环境四四方方,洞顶是圆的,中间还有一个凸起的平台。

    陈飞绕着凸起的平台四周看了一眼,好像是有人工修建的石梯,可以上去,石台相当大,跟之前那个水潭差不多,也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

    因为陈飞他们在下面,并看不到石台上面的状况,奥莉薇亚好奇的脱离陈飞去看周围的情况,就在她刚打算上去的时候,被他一把拉住了。

    陈飞没好气的说:“我说灾星,你就别添乱了,先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出口,你上去干嘛,万一有机关把你弄死了,我不就白救你了?”

    奥莉薇亚点点头跟陈飞说:“ok,iknow,我什么都不碰。”

    就算她说什么都不碰,陈飞对这个女人还是不太放心,毕竟这个女人的好奇心大过她对生命的重视程度。

    陈飞在周围转了一圈,借着灯光,每一个角度都看了个遍,完全没有发现任何人能出去的出口,连机关都没有发现一个。

    但从进来,这些灯台的里的油灯是亮着的,说明曾经一定有人来过这里,而且这里也没有谁的尸体,也就是说,来过这里的人,一定有活着出去过得。

    想到这里,陈飞的信心大增,既然这里没有出口,那不妨去台子上看看。

    陈飞把手电收好,在通道里的消耗,已经让手电的光线非常弱了,而且在鱼腹中也没有发现什么备用电池之类的,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不要再过度使用比较好。

    中间的高台起码有小三层那么高,而下面的这些灯台也就跟陈飞的身高差不多,现在上去,上面肯定是黑的。

    想着,陈飞决定从灯台上取下来一盏灯,上去看看。

    铜台和灯是分离的,只是靠一个平稳的底座支撑,陈飞要想拿下来还是很简单的

    拿下来的同时,陈飞发现,这里的油已经被烧了一半了。

    如果说这灯台里的油跟之前是一样的,说明这特殊的灯油是一种用来作为长明灯的材质。

    之前燃烧了那么久,灯台里面的油都不见有丝毫减少,而这油灯已经燃烧了一半,说明点亮这些油灯的人已经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了。

    陈飞把灯台拿在手里,这里的构造看起来倒是很像一座古墓,但古墓里的灯台铜座都是被雕刻成灯奴的样子,但是这里的看上却十分简单,似乎完全没有可以去描画什么的意思。

    除了那八十一副诡异的壁画之外,便什么信息都没有了。

    陈飞端着灯台,咽了口唾沫就往上走,如果说,上一个人是安全出去的,而这个下面又没有出口,那就说明,唯一的出口,就在高台上。

    上到高台上的一瞬间,陈飞整个人头皮顿时麻了一下,只见高台上错落的立了几根石柱,跟壁画上虐待奴隶的一模一样。

    而石柱中间的位置摆了一口红色的棺材,与其说是红色,还不如说是黑色,因为那颜色真的太暗了。

    不知道是因为代入感太强还是别的什么,陈飞竟然闻见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棺材的盖子已经被移开了一半,陈飞把手里的灯台放低去看,棺木的颜色黑的仿佛能吸走油灯发出的微弱的光亮。

    由于看不清,陈飞只能再低头去看,但依然什么都看不见,只能闻见一股腐朽的味道。

    这时候,奥莉薇亚也上到台子上,不禁感慨的说:“华夏真是太神奇了,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祭祀台?”

    陈飞没有回答,只是紧紧的皱着眉头,目光一直在往里面看,这棺材很明显就是被人开过了,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没有合上。

    陈飞读过很多这种关于古墓类的书籍,还有一些关于盗墓累的小说。

    一般盗墓的分为,搬山,卸岭,摸金,发丘几种,每一个都有每一个的规矩。

    现在想想,说不定他们掉进来的地方,还有通往水潭的那条窄路,根本就不是什么天然形成的路,很可能是一个盗洞。

    所有盗墓流派中,最没规矩的,就是卸岭一派,这种开了棺材不合上的事儿,也就只有他们能干的出来。

    这时候奥莉薇亚说:“我们能不能把这个打开看看?”

    陈飞愣了一下,这个他倒是没想过,再怎么样也不能侮辱了老祖宗的遗体不是?

    开棺这事儿他不干,但是现在眼前没有路了,再说,棺材已经被人打开了,看看有什么也无妨。

    想着,陈飞笑了两声说:“那你过来帮我,咱们把这个打开看看。”

    陈飞的手按在棺材盖子上的一瞬间,就有点害怕了,心里一个劲儿的念叨:祖师爷莫怪罪,我就是看看这下边有没有出口,您的东西我保证什么都不拿。

    陈飞只觉得棺材盖子潮乎乎的,这里又没有水,相比起之前带有水潭的洞穴,已经干燥许多了,怎么按在这上边跟按在海绵上似的呢。

    随后,他把手拿起来,看了看,只见在微弱的灯光下,陈飞的手已经被上面潮湿的液体染红了。

    他拿起来闻了闻,差点吐出来,一股猛烈的腥臭气息钻入了他的鼻腔。

    看来,之前刚上来的那股血腥味根本不是他的错觉,是这棺材发出来的味道。

    难道说,这棺材根本就是用血浸泡过得?

    他不敢多想,估计再耗一天,他们都得死在这里,当下,他示意奥莉薇亚跟他一起用力。

    只听几声沉闷的想动,棺材盖子被推动后直接掀翻在地板上,

    一股发霉恶心的味道直冲向陈飞他们的鼻腔,奥莉薇亚赶忙捂住嘴往后退了几步。

    陈飞把灯台递给奥莉薇亚,然后自己把狼眼手电拿在手里说:“你往后退,这个棺材有点诡异,整个棺材用血浸泡,里边说不好是什么东西。”

    奥莉薇亚也很害怕,点点头就退出了棺材三米以外的范围内,目光却紧紧的盯着陈飞的动作。

    拿着灯台毕竟还是有不方便的地方,想着,陈飞点亮手电便往棺材里照下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