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血棺怪尸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按理来说,这一路走过来,除了不太好闻的气味,整个诡异的环境已经给了他们足够多的心理暗示,已经没有什么能让陈飞觉得恶心了。

    但当他看见棺材里面的东西的时候,整个人已经不能用震惊和恶心来形容了。

    棺材里躺着一具仿佛被人活活剥了皮的尸体,肌肉的纹理和周身的经络还清晰可见,除了脸上似乎已经变成了森白的骷髅之外,尸体仿佛还有着能活过来的活力似的。

    陈飞咽了口唾沫,往后退了两步,他敢打赌,这玩意够他做好几天噩梦的了。

    但让人更加毛骨悚然的是,这肌肉周身覆盖着的血管似乎正好跟棺材连接在一起,仿佛在吸收棺材上的血液。

    而那令人恶心的,清晰可见的经脉,好像正鲜活似的,一跳一跳,跟人心跳的频率正好吻合。

    奇怪的是,既然是这样,那为什么只有脸上变成白骨了呢?

    好奇心驱使陈飞去做一件他自己可能都在抗拒的事情,那就是,摸摸这家伙的脸。

    陈飞伸出有点发抖的手,生怕万一这货突然活过来把他一把抓住,那就不好玩了。

    想着,为了以防万一,他从包里拿出那把瓦尔特手枪,然后用抓着狼眼手电的左手去查看。

    这样万一有什么变故,陈飞就能在第一时间打爆它的脑袋。

    陈飞拿着枪,心里也有了底儿,但当他的手摸到棺材里尸体的脸上才发现,这东西根本就不是只有脸上的肌肉腐烂了,而是它的脸上根本就是带了一个骷髅的面具。

    这让他不得不想到之前在壁画上看到的,那些在祭祀台下面的,带着骷髅面具的人。

    难道这个地方就是他们杀奴隶,然后让画里的大将复活的地方?但如果是这里,按照画上说的,大将应该已经复活了才是,怎么可能会是这带着骷髅面具的人躺在棺材里呢?

    还是说他们根本没有成功?后面的一切都是虚构的?不过,不管是不是虚构的,陈飞都可以跟定,无论是这些壁画,还是这里诡异无比的祭祀台,都跟指环有着某种密不可分的关系。

    换句话说,都跟他有着某种关系!

    陈飞不知道是不是被奥莉薇亚附体,体内的好奇心已经爆棚到了一定的状态,竟然想去摘那东西的面具。

    而那尸体也没有像陈飞预想的一样,突然弹坐起来,或者在陈飞触碰那个面具的时候,突然睁开眼睛。

    既然没有异动,陈飞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伸手就去摘尸体脸上的骷髅面具。

    陈飞一发力,竟然没有拽下来,看来这面具不知道是因为尸体的腐烂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已经牢牢的粘在尸体的脸上,根本摘不下来。

    由于尸体上的经络都连在棺材上,陈飞也不可能把尸体翻开去看看尸体下面到底有没有能出去的地方。

    一时间,竟然有点沮丧,这个尸体到底是哪个年代的人呢?按照壁画上的提示,他到底是下面带着面具的常人,还是那个吟唱的祭司?,而且尸体为何如此诡异?

    这时候奥莉薇亚走过来也看到了尸体,惊讶的说:“这好像我们西方的一种祭祀活动。”

    陈飞一愣,在华夏大地的一片山腹中,为啥会出现这些洋人的祭祀,别尼玛闹了,怎么可能。

    奥莉薇亚倒是不以为然,他说:“确实是这样的,西方一些邪恶的宗教组织就是会把人皮剥开然后把人仍在装满血液的棺材里泡着的,这是我从一个书里看到的。”

    陈飞撇了撇嘴,现在他脑袋是要多乱有多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涌上心头,仿佛从他们进到这个洞穴开始,就是在被一种奇怪的力量吸引着。

    陈飞用手电在棺材里照了半天,突然,他发现在尸体的脖颈后面,枕着的,好像不是个什么枕头,而是几个精致的小盒子。

    陈飞随手拿出一个,那盒子的材质好像是一种金属,至于是什么金属,陈飞就不知道了,反正不是常规的,因为从外表上看,既不是铜,也不是铁。

    盒子看起来很小,很精致,而盒子上描绘的花纹,正是那个探险家笔记上画的东西。

    难道说,这些盒子里装的,就是那些指环?而这不同年代,进来又死去的人,都是为了追逐指环或者想要破解指环的秘密?

    想都不用想,既然有人进来过,棺材也被人打开过,那盒子里的东西肯定是被人带走了。

    陈飞想把盒子放回原地,却没想这棺材被血浸泡的太久,早都酥软不堪,他一下没撑住,竟然差点栽进棺材。

    不过好在他动作够快,机智的将手迅速移位,虽然保住了身体的平衡,但手却按在了那句恶心的尸体上。

    想象一下,你把一只手按在一个剥了皮的人身上,是什么触感?

    陈飞一阵阵恶心,想赶紧把手从这尸体上拿下来,突然,手腕一紧,那东西竟然死死的摁住了陈飞的手腕。

    陈飞还来不及反应的一瞬间,那尸体便从棺材里,连同着链接棺材的经络和血管,坐了起来。

    陈飞的左手连同手电被抓着,根本动弹不了,右手的瓦尔特手枪也因为刚才突然的紧张,掉落在棺材里。

    奥莉薇亚很显然是没有想到这突然的变故,吓得差点跌坐在地上。

    虽然陈飞是当过兵也接受过特种训练的人,但面对再强大的敌人和面对这种诡异的尸体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此时陈飞的脸和尸体呈一种平行的状态,他能感觉到,尸体腐朽而空洞的眼框里,似乎正有什么在窥探着他,他似乎从来没觉得自己心跳的这么快过。

    陈飞紧张的不能自持,另一手在没有光线的情况下胡乱的去摸刚才掉进去的瓦尔特手枪。

    奥莉薇亚在一边张着嘴,这种恐慌和经历无论是在哪里她都不曾体验过。

    早听闻华夏的这些故事,但没想到,这些竟然都是真的,

    陈飞只觉得一股腥臭的气息不停的扑鼻而来,仿佛这东西从抓住他的左手开始,竟然渐渐有了呼吸。

    陈飞大惊,这玩意抓着他,并且渐渐活了,那说明什么?会不会是这个诡异的尸体正在吸收他体内的精血?

    但好像也不是啊,陈飞从刚才开始,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但不管怎么样,要是让这东西活过来,那他还不如直接咬舌自尽来的划算。

    随后,陈飞大吼一声,想要把手从尸体的手里拔出来,但这东西仿佛就像个手铐一般,把陈飞的左手牢牢固定住了。

    情急之下,陈飞偏着头对奥莉薇亚喊:“过来照着,把手枪给我。”

    奥莉薇亚虽然害怕,但面对如此危机,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手里的灯台随着她发抖的手,火苗也摇晃飘忽。

    到了棺材边上,奥莉薇亚干脆把眼睛闭上了,只举着灯台,说:“你快点找。”

    陈飞简直要醉了,心说我特么被这货拉着,怎么找?

    但想想,她好歹也是个姑娘,现在这样,放在女人堆儿里,胆子已经算大的了,也不好强求。

    陈飞突然发现,好像这东西除了抓着他的手坐着以外,就没有别的动作了。

    如此,陈飞便放下心,借着灯台微弱的火苗就往里看,可惜了,那把瓦尔特手枪跟和他开玩笑似的,好巧不巧正好卡在尸体的脚踝和棺材的缝隙里。

    要是以陈飞这种诡异的姿势去捡,下一步他就能一脑袋栽进棺材里边。

    手按在这尸体上已经够恶心的了,他可不想把脸也贴在这玩意上边,于是就说:“小姐姐,求你了,你把眼睛睁开,把枪捡起来递给我就行。”

    奥莉薇亚听到陈飞说话,才缓缓的睁开一只眼睛,然后小心翼翼的绕过去捡起枪,递给陈飞,然后还一脸的同情的说:“感谢上帝,祝你好运。”

    突然,她好像发现了什么似的,说:“陈,这里有个洞。”

    奥莉薇亚指着的地方,正好是个尸体做起来之前的身子下面。

    当然,陈飞现在这样也看不见,但多少还是有点欣喜的,看来之前进来的人,就是从这个位置上出去的。

    陈飞手里握着瓦尔特手枪,心里当然踏实了不少,黑暗中,他熟练的用脚后跟上膛,然后将枪口对着尸体脑袋,默默的说:“甭管你是什么人,但你想拦路,恐怕找错人了。”

    话音刚落,只见火光一闪,一声枪响便在空旷的洞中炸响开来。

    同一瞬间,陈飞便想抽出被这东西抓住的左手,那东西仿佛真的有生命一般,真的松动了一些。

    陈飞得以脱困,却也没敢懈怠,抬手对着棺材里尸体脑袋的位置啪啪啪又是几枪,这么近的距离,就算你是大罗神仙,恐怕也被瓦尔特的威力打成肉沫了。

    过了好一会儿,陈飞才去看,此时狼眼手电的光线已经微弱到一定极限了。

    可是让陈飞惊愕的是,虽然子弹是打出去了,但就好像打进了棉花里,这家伙似乎完全没收到一点点影响,在脱离了陈飞的左手之后,便又被那经络扯动着,躺了下去,再一次堵住了之前奥莉薇亚说的洞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