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群虫袭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和奥莉薇亚过了好一会儿才静下心来,他从她手里拿过灯台,小心翼翼的往跟前凑了凑,准备再看看里面的那具被剥了皮的尸体,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虽说刚才子弹打上去的时候完全没反应,但也保不齐过一会儿就有变化了呢?

    不过现在像这样的事儿他是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他一个老爷们儿在这,总不能指望人家一个姑娘去看吧。

    陈飞只能硬着头皮往前挪,灯台的光虽说微弱但好歹周围都是漆黑一片,这样的反差对比下,距离稍微远点看到棺材里面的情景应该是不难的。

    陈飞干笑了两声给自己壮壮胆,就把灯台往下沉了三分。

    这一看,陈飞心不由的彻底凉了,就像被人泼了冷水一般,尸体完好如初般的躺在棺材里,被打中的地方连个弹孔都没有,更别说还能有什么伤害了。

    陈飞实在是没办法了,按照以前看的书里,摸金校尉为了取走尸体身上的大殓之服,都是用一种叫做捆尸索的东西把尸体绑住,然后带起座位,既能跟尸体保持安全距离,又能扒了尸体的衣服。

    而且陈飞记得,这段的描写还十分的详细,比如哪个步骤打哪个扣,他当时还拿枕头试过来着。

    要真是这样,说不定还有门,可是,想到这问题就来了,哪来的绳子?

    要是再用衣服绑绳子也不是不行,可是用过之后,衣服还要不要穿了?恶心不恶心?

    想想,陈飞便兀自打了个寒战,想到刚才这玩意抓着他的左手,就够恶心的了,要是让他穿绑完这东西的衣服,还不如直接让他用手抱着呢。

    随后他干脆不想了,现在脑子里除了乱还是乱,明明就差最后一步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安静下来,好好想想。

    陈飞是想,刚才为什么会被抓住,之前他试图摘下尸体脸上骷髅面具的时候,这么大动作都没能引来这鬼东西的异变,为什么那会儿就不小心按了一下就被抓住了。

    而且到后来的时候,也就他脱身快,那尸体已经渐渐有了呼吸和心跳一样的生理机能,但他自己却并未有什么不适或者不妥。

    难道是跟他按住的位置有关系?刚才那一下,妥妥的按在了尸体心脏附近的位置,说不定跟这个有关。

    想了想,陈飞转头问奥莉薇亚说:“灾星,你在想想,你确定棺材底子上有个洞么?”

    奥莉薇亚有点不乐意,当时她看的清清楚楚的,确定肯定是有一个洞,而且那个洞口看似是别人在慌忙间挖出来的,形状很不规则,目测也就够一个人进去。

    奥莉薇亚刚想跟陈飞说,陈飞就挥手打断了,然后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她被陈飞做的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得一抖,便立刻闭嘴在没说什么,不过现在来看,听这个男人的应该没有错。

    自从从这个地方掉下来开始,这个男人就显现出来他惊人的毅力和过人的智慧,这种样子,是男人最吸引女人的状态。

    陈飞总觉得,好像在这个山洞里,听到了一些窸窸窣窣,很小声的,就好像什么东西在蠢蠢欲动的声音。

    说好听点,这地方好像是个古墓,说不好听点,可能就是从前某一个邪教组织杀人祭祀的祭祀台,而这棺材里的,又带着骷髅面具,肯定不会是奴隶其中的一个,说不好就是那个什么大祭司。

    陈飞缓缓吸了口气,走上前去看,这人已经不知道在这里多少年了,可惜这地下古墓也没有什么文献记载,看不出什么端倪。

    如果是古墓,肯定是有主殿和耳室,还有殉葬坑什么的,虽然陈飞是没吃过猪肉的那一种,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该见过猪跑吧。

    想到这,他就觉得十分邪性,现在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也要出去。

    想了片刻,陈飞就跟奥莉薇亚说:“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再出不去,别说我们体力已经快耗尽了,我总觉得,这里还有更危险的东西存在,等会儿我去当诱饵,让这鬼尸体坐起来,你就趁机跳进洞里,然后我再想办法脱手。”

    奥莉薇亚虽然相信陈飞,但也多少有点担心,这种九死一生的时候,她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他一个人送死。

    如果说他最后没能出来,那留下她一个人,她能干什么?

    说到底,也就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富家千金,华夏有句话叫有钱能使鬼推磨,可是现在这样,就是有金子也是白搭。

    奥莉薇亚半天没说话,她肯定是不会让陈飞一个人冒险了,但是如果她不给他当累赘,说不定俩人就还有脱身的可能性,如果她执意不肯一个人先走,那说不定最后的机会也没有了。

    听着周围窸窸窣窣的响动声音越来越大,狼眼手电的光线已经微弱的无法再次照到洞顶。

    陈飞他们头皮发麻,只能任由这些搅乱人心智的声音慢慢接近。

    陈飞的心在没有任何犹豫,他一手拿着灯台,将瓦尔特手枪别在腰间,腾出来的那只手,便紧紧的抓住了奥莉薇亚的手。

    奥莉薇亚由于长时间没有进食,身体机能都退化了不少,手冰凉冰凉的,被陈飞火热的手一握,心里顿时安心了不少。

    她也不是聋子,自然能听到那越来越密集的窸窣作响的声音,也知道,如果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

    二人走到棺材前面,陈飞把灯台放在棺材尾上,固定好。

    然后跟奥莉薇亚说:“你会用枪吗?枪你拿走,等下我想办法让它坐起来,你就先跳进来,然后钻进去,我发现这鬼尸体在有呼吸的时候还挺怕疼,所以你千万别担心我脱手的问题。”

    奥莉薇亚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蓄势待发的在棺材边上,就等着尸体坐起来的一瞬间,好能下到下面的那个洞里。

    随后陈飞点点头,听着耳边那细碎的声音越来越近,像是一个由什么生物组成的浪潮一般,越是接近,那声音越是大的离谱。

    更重要的是,那声音不知道是成千还是上万,堆叠在一起,足够扰乱人的心智。

    当下陈飞把枪交到奥莉薇亚手里,自己却把蝴蝶刀拿在左手,准备好了以后,陈飞轻轻点了一下头,示意现在可以开始了。

    他深深呼吸了一口,便将右手按在了尸体的胸口上,此时那细碎的声音已经到了身后。

    可是让陈飞和奥莉薇亚都没想到的是,尸体竟然没有像他们之前想的一样弹坐起来,反而跟之前无异,直挺挺的躺在棺材中。

    陈飞一愣,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摇了摇头,鬼才知道是不是这会儿这鬼尸体心情不好,还是刚才坐累了的原因。

    还没等陈飞思考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啪啪两枪,就在陈飞身后炸响开来。

    陈飞慌忙转头去看,只见奥莉薇亚凝神静气,表情冷艳,犹如古墓丽影中主角的身姿,看来也是个玩枪的好手。

    陈飞一把拿过放置在棺材尾部的灯台,往她开枪的方向照过去,当看清的时候,陈飞的手猛地一抖,灯台一歪,险些就掉到了地上。

    就连奥莉薇亚也拿着枪的手也不住的颤抖,现在他们才看清,这窸窸窣窣的声音来自于什么。

    在陈飞他们眼前的,是一种长得很像鼠妇的昆虫,但是每一只要比鼠妇大了四五倍,而且通体乌黑,虫头上的触须不停的挥舞着,似乎正在找准了时刻攻击

    这些数百万一样的虫子在陈飞他们周围,犹如一波黑色的浪潮,密密麻麻,窸窸窣窣,让人看了都会心生惧意。

    有几只已经跃跃欲试的往前爬了几步,就在它们正要蹿起来攻击的一瞬间,只听奥莉薇亚扣动扳机,啪啪啪啪,几声过去,那些虫子竟然被人从半空中打落下来,虫群中其他的虫子似乎很惧怕这个武器,一个个也只跃跃欲试,似乎在寻找瓦尔特的攻击死角。

    陈飞很不甘心,把灯台交给奥莉薇亚,自己又跑去尝试,两次失败之后,他不禁有些绝望,身后不停的传来啪啪啪啪的枪响,很快,传来的就已经不是枪响,而是,咔咔两声空响,他知道,没有子弹了。

    陈飞想,之前在水潭里,没有发现尸体,是因为那些人都葬身鱼腹了,后来到了通道里,也发现了一些人的尸体。

    现在他算是明白,在这里为什么没有发现人尸体了,估计全是被这虫子给吃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这些生物,就好像在守护着这个躺在棺材里的人一样。

    陈飞皱着眉,只听奥莉薇亚焦急的喊:“快点啊,没子弹了,现在拿肯定是来不及了。”

    陈飞点点头,突然想到,看来不是他按的位置不对,而是,按着这个位置的,他的手,反了。

    之前让尸体坐起来的,是他的左手,带着指环的左手。

    现在看来,他之所以完全没受到影响,肯定是因为,这个尸体在吸收的,不是他身上的精血,而是指环上力量。

    随后,陈飞咬了咬下唇,现在这个状况,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想着,他便将蝴蝶刀换到右手,将左手按在了尸体的胸口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