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秘洞柔情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好在手里有狼眼手电,而且两人掉下来的地方又不尽相同,即便有所偏差,也差不了多远。

    陈飞听着奥莉薇亚落水后一直在拼命挣扎的声音,奋力游过去。

    不过这样的环境下,就算是陈飞体力再惊人,也感觉像是使不上力气一样,任凭他速度再快,冰冷的水还是包裹着他的全身,让他有点动弹不得。

    过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陈飞总算是抓住了正在水里因为抽筋,而拼命挣扎的奥莉薇亚。

    陈飞是想把她拖到岸上,如果在这样的水温里再过一会儿,别说一个女人,就连陈飞自己都有可能会短暂性的休克。

    想着,陈飞边拖着她的胳膊往一个方向拉,但在一片水域里,没有能指明方向的东西,想不偏离直线的往一个方向游过去谈何容易。

    陈飞往水里照了照,只见水里因为刚才奥莉薇亚扑腾的厉害,而变得稍有浑浊,说明这个水似乎并不是很深。

    水里光秃秃的,连水草都没有,这样的温度,既然连水草都不生,那估计也不可能有什么危险的怪物之类的玩意了。

    想着,陈飞就把奥莉薇亚往一个方向拖,不管能不能行,至少先接近岸边会比较好一点。

    好在之前二人都是经过充分的休息了,奥莉薇亚在被陈飞抓住之后,自己也能稍微用上一点力气,两人配合着,便稍微比之前陈飞一个人拉着她要好的多了。

    水中的冰冷让二人的身体机能不断的下降到最低状态,开始的时候,奥莉薇亚还知道踩水,到后面,已经完全是陈飞在拖着她走了。

    陈飞的嘴唇也被冻得发紫,却还一遍又一遍的提醒奥莉薇亚:“哎,灾星,坚持一下,马上就到了,别睡啊。”

    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在用意识强撑,但看样子已经完全坚持不下去了。

    如果现在你穿着登山服被困在暴雪中的喜马拉雅山上,在坚持一天可能就会完蛋。

    但陈飞这种完全是光着身子跳进南极冰川雪水里,简直就是要人老命。

    好在上苍眷顾,皇天不负有心人,陈飞着急的往前游了一段时间之后,便看到了岸,他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奥莉薇亚拖到岸上。

    刚上岸的时候,两人瞬间就感觉到了一阵暖意,可见这水到底有多冷。

    陈飞拿手电照着奥莉薇亚的脸,只见她双目紧闭,肌肉已经在冰水里冻的硬了,双唇已经呈现出紫灰色。

    陈飞怕他真的就这么死过去了,那他真的就白救这货了,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就这么死在这里。

    想着,陈飞边开始学着之前当兵时候学过的,心肺复苏术,双手交叠,按压着她的胸口。

    不过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把衣服什么都解开?不过这种时候也管不了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了,陈飞直接把奥莉薇亚的上衣脱下来,将勒着她的内衣也解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交叉按压。

    持续了大概一到两分钟,好像还是没什么特别大的作用,陈飞只能对她做人工呼吸了,他叹了口气,心说,小姐姐,我这绝对不是占你便宜啊,救命要紧。

    陈飞做人工呼吸的技术是比胸腔按压的技术高点,嘴对嘴来这么几口,绝对管事儿。

    不一会儿,奥莉薇亚便开始强烈的咳嗽起来,顺便吐掉呛进去的水。

    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之后,他才看着陈飞,只见陈飞手里正拿着她的胸罩子,而她自己,则是上半身完全赤果的暴露在空气里。

    随后她便像是受了惊的仓鼠一样,弹起来捂着胸口,发出一声极大分贝的尖叫。

    陈飞赶紧堵住耳朵,龇牙咧嘴的等着她叫完了在跟她解释,谁知这小姐姐第一时间便从他手里抢过了内衣,背过去胡乱套在身上,临末还在陈飞冰凉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爱的五指印。

    陈飞心里这个委屈啊,虽然拿着人家的内衣是有点猥琐,但她也不想想,就这样的环境下,他能干个啥?

    现在到好了,好心被人当成驴肝肺,他啥便宜都没占到反倒被人打了个耳光,想想都觉得很窝囊。

    陈飞从地上站起来,心情十分的不爽,慢慢走近奥莉薇亚,说:“老子好心救你你还打我?”

    奥莉薇亚刚才已经完全丧失了意识,当然不会知道陈飞脱光他的衣服只是为了给她做心肺复苏。

    陈飞也懒得解释,坏笑这一步步逼近她,看着她有些慌张的模样,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平时他可能活的太善良了。

    随后,陈飞把她逼到岸边的一个角落,顺手来了一个极具男友力的壁咚,说:“我说小姐姐,你这内衣是不是有点厚啊,吸水性太强,怪不得往下沉呢。”

    陈飞炙热的气息喷在奥莉薇亚冰凉的脸上,她竟然有那么一瞬间看的呆了,他唇角的笑容还挂在脸上没有退去,像是在调戏一只受了惊的小猫。

    奥莉薇亚猛地摇了摇头,不想在去看他的脸,尤其是这种黑暗的环境下,总是带着几分神秘和性感的,尤其现在穿着的这么少,这很容易出事的,

    陈飞倒是觉得,小姐姐不懂得感恩,他怎么也得教教他,饱暖思淫欲,况且他现在确实不饿,现在的状况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去,有句话叫,宁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奥莉薇亚只觉得陈飞的气息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沉重,相反的,她很想推开他,却怎么也抗拒不了这种诱惑。

    乌克兰人民的骨血里天生带着一种追求刺激的野性,要是换做一个柔弱的华夏妹子,估计也他们现在还在通道里没走出来呢。

    同生共死这么久,二人的心早就被一种无形的红线连在一起了。

    陈飞也许就是想逗逗她,却没想,身后地上的狼眼手电闪了两下突然啪的一声熄灭了。

    随后,陈飞便感觉到两片那冰凉的唇便印上了他的嘴巴,随后就是一条炙热灵活的游蛇钻进了他的口腔。

    陈飞心里一惊,没想到这小姐姐这么奔放,他当然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啊。

    陈飞放开胆子回应着这个炙热的激吻,随后,他腰上一沉,一条**便攀上了他的腰。

    整个环境陷入了一片黑暗中,陈飞的手不断的探索着,没有衣物附着,倒也让他省事儿了不少。

    男女之间的感情中,只要感觉一上来,就是干柴加烈火,根本挡都挡不住,已经有太久没吃过荤腥的陈飞当然没有那么有耐心的一点点重复前戏的动作。

    粗暴的撕扯开奥莉薇亚刚刚穿好的内衣,便低下头从她冰凉滑嫩的锁骨开始品尝。

    这一招对奥莉薇亚来说似乎很受用,她仰着头,沉重的喘息着,双手紧紧抱着埋在她胸口的,陈飞的头。

    陈飞的舌灵活至极,缓缓侵略着奥莉薇亚胸前的每一寸肌肤,这种感觉让他痴狂,一路向下,只到一片森林深处,还是没有停止探索。

    直到灵蛇触及到密林某处的凸出,惊得她喉咙间发出一声媚人颤栗的呻吟。

    那种来回的扫荡让她完全站不住,声音也越来越大,看来女人才是在关系中无法自控的一部分。

    陈飞闭着眼睛,享受着片刻安宁带给他的一切,就在奥莉薇亚已经完全瘫软下来的时候,他才释放出已经等待和压抑了许久的骄阳。

    他不管不顾,像一头发了疯的野兽一般嘶吼着闯进一片秘密花园,可让陈飞震惊的是,进来之后却没有那么容易,这座花园之中,竟然还带着一个无形的守卫,只等他狠心突破。

    陈飞一咬牙,狠狠一顶,长驱直入,任它有多坚固的堡垒城墙,都无法抵御奔驰而来的凶兽。

    奥莉薇亚眼神迷离的感受着私人花园被掠夺,随后的破门而入的痛楚让她瞬间的精神了几分,下意识的想要推开身上的男人。

    唇间却依旧发出最撩人火热的气息和声音,那种若是花园大门不破,任八百骑士也无法听到的动人声音。

    男人当然来回探索,这种感觉仿佛是活火山下日积月累缓缓运动的岩浆,也像是富士山口的积雪,像是非洲草原的上蓄势待发的猎豹。

    奥莉薇亚似乎可以闻见空气中男人奔流的荷尔蒙的气息,和他喉咙中发出的低低的沉吟。

    但二人始终处于站立的姿势,陈飞轻轻一笑,在奥莉薇亚耳边喷吐着炙热的气息说:“小姐姐,爽么?”

    此时奥莉薇亚的嗓音略带沙哑,一边呻吟一边从舌间挤出几个字:“ohbabythatsgood,aaeon,dontstop。”

    说完,舌尖还用力刮了一下陈飞的耳垂,让他整个神经一崩,谁也没想到,在这里,竟然是成了二人放浪形骸的温柔乡。

    陈飞自然是享受,西方女人的思想相对开放,感受着她纵情扭动的腰肢,尽力配合着陈飞的动作,这样的感觉不要太爽,这是在华夏从未有过的体会。

    一番**,悦耳的声音,似火的情欲,直到最后,雪山崩塌,岩浆喷薄而出,草原上的猎手伺机而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