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人头水母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逃也似的死命挣扎着浮出水面大口咳嗽,刚才那一幕,简直是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东西了。

    他自诩胆子已经算大的了,但是看到那东西的时候,还是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陈飞这一惊,吓得他游出去至少十米,与其说是游出去,不如说是逃出去,还比较形象。

    刚才那张脸,是奥莉薇亚的没错,如果他没看错,那根本就是一颗发着光的人头!

    陈飞紧紧的攥着拳头,半天了,依旧惊魂未定,那特么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就算是奥莉薇亚受到什么危险,也不可能被什么东西把头啃下来吧。

    想着陈飞觉得有点不对劲,便再一次潜下去看,不过他真的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再看到之后还会逃跑。

    陈飞游回去之后,变远远的观察那颗人头,只见它就在水草后面,发着淡淡的白光,时不时的动一下,就好像刚吃饱了东西正在小憩一般。

    陈飞只觉得此时头发蒙,眼发黑,不知道是刚才吓的,还是呛了太多水的原因。

    那东西半天没有动,他也只能接近去看,刚到拿东西跟前,它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一瞬间便隐没在黑暗里了,

    陈飞感觉他自己在发抖,他总觉得这里的一切都诡异的让人难受,但是奥莉薇亚的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她已经……

    想到这,陈飞不敢再想,如果她是真的出事儿了,那他该怎么办?

    当下,陈飞决定,先不管这颗诡异的人头了,先靠岸上去休息一下比较好,说不定是因为他眼花或者出现幻觉了也未可知啊。

    就在陈飞转身,准备向着一个方向游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身后亮起一片白光。

    跟之前不一样的是,那种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白光,只有一点点,可是这次,就连狼眼手电的光束都被盖过了。

    而他的身后,仿佛是瞬间筑起了一道发着光芒的屏障,陈飞心里猛地一震,他突然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感觉背后的汗毛已经尽数炸起来了。

    他捏了捏手里的蝴蝶刀,缓缓转了个身。

    出现在眼前的一切,足以把他吓得魂飞魄散,他拼命的向往后退,却发现此时的他已经手脚瘫软,根本无力逃走了。

    这一道光亮的来源,根本不是什么生物,而是上百颗人头。

    他们表情各异,栩栩如生,飘在水里。

    有的似乎在挣扎,有的在惊恐,有的更像是在对着陈飞狞笑,陈飞此时只想逃离这片诡异的水域,他觉得,这简直能变成他一生的噩梦。

    陈飞转身便要逃,但这些人头怎么肯放过他,一瞬间便想陈飞的四周散开,那些微弱的光亮因为太过密集,而照亮了陈飞身边的整个水域。

    有时候,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恐惧只会被压在心底,陈飞眉头骤然一沉,反正估计今儿也活着出不去了,他倒要看看这些作祟的恶灵一样的人头,到底是什么东西。

    如果这个时候,还能保持一个冷静的头脑去想的话,应该清楚,如果这真是人头,在水里这么泡着,早尼玛该烂没了吧。

    想着,陈飞唇角弯出一个凉薄的弧度,手里的蝴蝶刀便架在身前。

    可就在这时候,陈飞突然发现,在一堆人头里竟然出现了一个他熟悉的脸。

    那颗人头似乎带着一个微微的笑意,就像陈飞小时候给陈飞讲故事一样,是,那颗头不是别人的,是陈飞已经失踪了几年之久的父亲。

    陈飞瞬间已经,整个人猛地一震,手一抖,蝴蝶刀便向下沉了下去。

    他一惊,想下去找刀,可是这次换气之后,已经憋到极限了,他本来离水面不远,但就算是这样,上去换气在下来,恐怕刀已经不知道要掉到哪里去了。

    无奈之下,陈飞只能选择上去换气,至于刀,就算没有了他还是可以用手拼命的。

    陈飞刚浮上水面换了口气,只觉得小腿被什么东西猛地一拉,害的他差一点又呛一鼻子水。

    陈飞被拉的沉入水下,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是被什么水草之类的缠住了,但现在看,竟然好像是什么东西的触须似的。

    只见一个圆形的水母一样的发着光亮的东西,身手长长的触手正死死的缠着陈飞的小腿。

    就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细长的触手已经插进了他的皮肤。

    陈飞直接的被水母次到的地方一阵刺痛,本能之下,他猛地一甩手,一拳打在那水母上面,只见被打到的水母果然完后一缩,随后,那圆圆的盖上,赫然渐渐的生出了变化。

    陈飞看的呆了,那水母上先是长出了眼睛,然后是鼻子,最后是嘴巴,让人觉得诡异的是,那水母发生变化后长出的,正与陈飞的脸如初一辙。

    此时陈飞只觉得这片水域诡异万千,他现在脑子根本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去思考,他只想离开这个鬼地方。

    陈飞只觉得被水母触手碰到的地方一阵酸麻,在水里根本使不上任何劲儿,只能先想办法找个地方靠岸再说。

    想着,陈飞不再去理会这些诡异的人面水母,兀自往岸边游过去。

    他发现这些水母在其中一只袭击完他,并且变成了他的样子之后,其他的就不再攻击了,而是静静地漂浮在水中。

    陈飞好尽力气,好不容易爬到岸上,整个人已经累瘫在岸边了,不知道是不是中了水母的毒还是他真的太累了,此时的他只觉得头晕目眩,整个四肢都想被人重击过一样胀痛。

    渐渐的,他只觉得眼前发黑,脑袋发沉,渐渐地整个人的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只想好好睡一觉,如果睡醒的时候,他还在这个地方,那他就继续努力,努力活下去,如果醒了以后他已经见了阎王,那就只能说明他不走运了。

    陈飞一直都不知道,从他们掉下来开始,六天零十一个小时,手机关机,没有人能联系到他。

    陈飞走的那天,苏浅语在安眠药的作用下睡到下午才起来,如果不是陈妈发现不对劲叫醒她,估计她能睡到第二天。

    醒来的时候,她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找了两圈之后,发现陈飞并不在家,打电话也是关机的状态。

    抛开她的私人情感,也正好说明了一个问题,她的任务失败了,接下来的日子,她必须要回到部队做检讨,最轻也不过是关禁闭,最重,当然就是军衔摘掉,从头开始。

    可是走的时候,她依旧记着陈飞说的,不想让他妈知道他当过兵的事情,所以随便找了个理由,就说是这边的任务结束了,要回部队。

    这么几天相处,陈妈对苏浅语也多多少少有点感情,临走的时候还抱怨陈飞说他不通情理,苏浅语也只能苦笑,一边安慰陈妈。

    好在陈飞本来平时就是到处跑,在边疆的时候,手机也一样经常关机好久,陈妈已经习惯了。

    走之前,苏浅语坐在陈飞的房间里,唇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也许她的这种感情,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不过好在这个错误在还没有变成错误的时候,就停止了,看来,对于感情,她还是不够理智和成熟吧。

    随后,苏浅语换上军装的一刹那,脸上的苦涩和留恋便被一扫而光,随后立马换上了一副冷傲和睿智的表情。

    临走的时候,对着陈妈敬礼也完全没有吐露一丝私人的情感,离开之后,她要做的,就是尽快赶回部队,希望能找到陈飞,弥补她的过失。

    同样心里不爽的不只有苏浅语,还有霍全手下的小弟。

    那天他们搜遍了整个山,也没有找到陈飞和那个乌克兰妞的踪迹,他们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突然就不见了,为此,老大勃然大怒,差点把他们崩了出气。

    霍全坐在烂尾楼里,手指节被捏的嘎嘣作响,没想到,第一次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叫陈飞的小子把老板的女人带走,这次又是!

    这分明就是对他的一种侮辱,他狠狠的一拳砸在茶几上,哐当一声,吓得一边的小弟连头都不敢台。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身后的这座山也不是什么深山老林,说到底,一天就能上个来回,他们是怎么消失不见了的呢?

    小弟看着霍全这两天阴沉的脸也知道,这两天在老板面前,肯定不好过,毕竟一个女人丢了两次,这事儿说出去谁都会笑话。

    此时,霍全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说:“我出去一趟,你们接着给我找,我就不相信他们能逃得出去。”

    霍全前脚发车,小弟后脚便如得大赦般的叹了口气说:“卧槽,这两天老大这气压够低的,吓得我们连大气都不敢喘。”

    其中一个切了一声说:“还不是那帮佣兵没用?平时跟大爷似的,把我们当孙子呼来喝去,到了正儿八经的时候,屁都不是。”

    开始时候说话的人摇摇头说:“话也不能这么说,你是没看到当时的场景,我和老大刚来现场的时候,那佣兵都死了俩了,一个被人抹了脖子,死的那叫一个惨,血都染红了半堵墙,第二个就更惨了,命根子都让人打爆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