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第二条勒索短信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沈嘉琪的眉眼间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焦灼,当然,如果换成外人肯定是看不出来。

    说夸张点,刘秘书对沈嘉琪也算是从小看大了,所以她有什么异样,他一眼就能明白,只是这个事情太突然了,查陈飞?

    为什么,还是说,这个人跟林雪薇的事儿有什么关系?

    之前虽然对陈飞的能力他也惊讶过,可是这小子确实看着不靠谱,还是要谨防大小姐跟他的关系过于密切的好。

    想着,她点点头说:“大小姐,我现在就着手调查,但是……”

    沈嘉琪听到刘秘书这个但是,也愣了一下,抬头看着他,想看看他接下来会说什么。

    刘秘书被沈嘉琪一看,笑了笑说:“没事,大小姐还是不要总是为琐事操心,所有的事儿交给我就好。”

    沈嘉琪听完,赞许的点点头,随后坐回座位上说:“那就先这样,尽快给我答复,你先出去吧。”

    刘秘书有点担心的离开沈嘉琪的办公室,自从林雪薇的事情出了以后,公司刚恢复好的元气又一次被伤到,她一个女孩儿日夜辛劳,可以说够难的了,无论怎么样,他能做的就是尽量分担。

    一百二十万对沈嘉琪来说,不算是个大数目,但对于一个一而再再而三被伤到元气的公司来说,每一笔钱都应该用在最有用的地方不是么。

    她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不知道为什么,唇角却露出一丝笑意,原来这个陈飞也有栽到别人手里的时候啊?

    当然,在泉城的一个山村的角落里,陈飞的家乡,也有一个人也收到同样的短息。

    邓洁收到消息的时候,先是一愣,随后直接给陈飞把电话打过去了。

    六子拿着手机,一看有来电,兴奋的说:“牛哥,又一个上道的,你接你接。”

    六子是牛哥一手带起来的,胆子小怕事儿,但是为人挺忠诚,对他也没有什么二心,所以一直也就留在身边了,有时候犯错什么的,他在老大面前美言两句也就过去了。

    牛哥接过电话,按照之前给沈嘉琪说的那句话,换汤不换药的说了一遍。

    邓洁一愣,我去,陈飞突然失踪的事儿她根本就不知道,明明她还因为陈飞带苏浅语回家,还让她吃了个大糗生气,好几天没理他。

    这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去沪都了,还被人绑架了?

    邓洁沉默了片刻就说:“我手头没有这么多,你们等等行么,先把人放了。”

    牛哥冷笑一声说:“你个小娘们儿,先把人放了?你当我傻么,放了人你让我喝西北风去?”

    邓洁叹了口气说:“那你缓缓,我现在手头没有这么多,等我凑齐了,不过你们得好好对我家男人。”

    牛哥一厅来了精神,心说,你家男人?你家男人把别人家的小妞拐跑两次了,这姐姐环保色的帽子扣的不少啊。

    想着,牛哥笑了笑说:“我觉得你家男人不靠谱,要不,你把钱给哥哥送来,咱俩双宿双飞,钱呢,咱俩一起花,你看怎么样?”

    这一句话把邓洁说的一股火窜上来,当即破口就骂:“放你的狗屁,你把老娘的男人伺候好了,好吃好喝的对待,老娘一分钱都不会少你的。”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牛哥在电话那边一愣,咂吧着嘴说:“这小子的老婆真尼玛辣,不过老子就喜欢这样的,哈哈,要是能把这小娘们整来就好了。”

    六子在一遍贼兮兮的一笑说:“那就直接让她来当面交易,到时候人不就是你的了么,咱背后可是整个寰宇,还怕一个小娘们么?”

    牛哥眯着眼睛,淫荡的笑了笑,六子说的没错,每一个霍全的手下,背后都是整个寰宇,谁也不想惹这档子事儿。

    六子想了想接着说:“而且到时候等你玩完了,咱用她当人质把那个洋妞换回来,咱们不就一举两得了?”

    牛哥一愣,说:“什么一举两得?”

    六子挤到牛哥边上一坐,笑嘻嘻的掰着手指头说:“牛哥,你应该这么想,这娘们是那小子老婆吧?你把他老婆压着,跟他换人质,要是他还要这个老婆,那咱们可就在老大面前立了大功了,到时候老大高兴,升官发财的事儿不是指日可待?到时候,别说这种泼的辣的,什么样没有?”

    六子说完,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接着说:“换句话说了,这小子要是有了洋妞忘了媳妇,那这媳妇要是长得不错,心一凉,不也被牛哥你收了嘛,想想不就是一举两得嘛?怎么着咱们也不吃亏啊。”

    牛哥听完,裂开嘴就开始笑,伸手就在六子脑袋上拍了一巴掌,淫笑着说:“就你小子聪明,那就告诉她,让她见面交易。”

    六子点点头,屁颠屁颠的站起来,拿起手机发短信去了。

    牛哥坐在沙发上,摸着下巴上的胡渣仔细琢磨着,六子说的特别有道理,亏他马上奔四的人了,还没老婆,之前相亲,人家都嫌他长得太着急,又没什么正经工作,不是沪都的户口,后来没一个能成的。

    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单说沈嘉琪这样的,他还真不稀罕,他就喜欢那种听着就贼辣的,那吃起来,才有味道,听着这种娘们在床上的叫声才特么过瘾。

    牛哥想着想着,下边竟然起了反应,他寻思着,不行,他非得把这小娘们整到手。

    邓洁在家里打了好几个喷嚏,人说,一想二骂三叨咕,这会儿不知道是谁叨咕她呢?

    陈飞现在下落不明,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邓洁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管怎么说,她得去趟陈飞家看看情况。

    要是那个他带回来的野女人还在,正好能问问这娘们是怎么把陈飞给弄丢了的,也难说这一切就是那个娘们搞的鬼呢?

    想到这,她都为陈飞捏把汗,这些个城里的女人一个个套路多深啊,像她们家陈飞这样的,不被她们玩进去才怪呢。

    想着,她随便在睡衣上套了个外套就顺着小路往陈飞家走。

    到了陈飞家门口,她正准备敲门,可是手抬起来又放下了。

    陈飞家有陈妈坐镇,对邓洁来说,他家跟龙潭虎穴差不多了,尤其是陈妈,她邓洁见了都得绕三米远,更别说现在硬着头皮大半夜的来敲门了。

    之前邓洁的名声可以说就是万人踩,那些老婶子的嘴一个二个的都不饶人,当然,陈飞的妈也肯定是这里边的一个。

    邓洁在陈飞家门口徘徊了好一阵子,这个门到底是敲还是不敲呢?

    为了陈飞,这个门她是不得不敲,硬着头皮也得敲,但是她也不想被人觉得她是有多放荡,才大半夜的来敲汉子的门。

    想着,邓洁就绕着陈飞家来回转圈,连猪圈附近都绕了,最后想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可以从窗户里看看陈飞在家不,要是不在家,就基本肯定这是真的了,要不陈飞的手机怎么可能再那些人手里?

    邓洁找了个高矮合适的窗户,就往里边看,只见里边灯光比较昏黄,也看不清什么。

    还没等她费劲从里面看清楚什么动静,只听后面一声大喝,吓得邓洁一哆嗦。

    随后,就有个穿着跟保安制服差不多的人牵着条狗就过来了,邓洁认出来,这是村里保安队的,之前孙志富干的就是这工作。

    谁知道这大晚上的这么不巧,竟然被村保安队的人看见了。

    男人一脸怀疑的看着邓洁,然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呦,这不是赵寡妇么?这么晚出来干啥?偷汉子啊?”

    邓洁一听就火了,嗓门瞬间就打开了:“你个不要脸的,说谁偷汉子呢?你妈才偷汉子呢。”

    安保队的一听也不乐意了,就说:“你个臭破鞋,就你那点破事儿当谁不知道呢?别以为现在老陈家火了,你攀上人家儿子,你就牛逼了,说到底破鞋就是破鞋!大半夜的上人家爬窗户,谁家大姑娘小媳妇干这事儿!”

    邓洁被他连珠炮似的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心里无限委屈,这些人的嘴就跟狗嘴似的,吐不出象牙也就罢了,还动不动咬你一口。

    这时候,陈妈在屋里听到动静也出来了,一推门看在邓洁和安保队的站在家门口,也愣了一下,语气不善的说:“你们在我家窗根地下干啥呢?”

    邓洁也是一愣,完了,这回把阎王招来了,还没等她组织好语言去解释,一边安保队长就先说话了:“婶儿,我这带着狗值班呢,就看她在你家窗根下边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干啥,我就上来问问,结果她还骂我,我们就声音大了点,吵到您了啊?”

    邓洁听完彻底懵了,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不要脸,恶人先告状还变着花样的玩,也是醉了。

    陈妈本来就不喜欢邓洁,但因为儿子厂子的事儿,她也不得不默许了,但这个女人竟然不知廉耻的爬窗根,这就让她不能忍了。

    安保队的也懒得参合,别参合不好再把他也参合进去了,就说:“婶儿,我先走了,还得去转转,你们好好处理,不行了就给安保队打电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