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凤冠女尸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呈现在陈飞面前的,是一具穿着衣服的骷髅,他弯着腰,左手抓着草,右手抓着一柄镰刀,镰刀上已经严重生锈了,不知道在风雨里被侵蚀了多久。

    陈飞此时的心跳已经达到了顶峰,没想到这里竟然如此诡异,见惯了许慕青,光是一个骨头架子是不可能带给陈飞这么大震撼的。

    主要是这副骨头架子保持活着时候的姿势,那他是怎么死的?

    陈飞想着,缓缓呼了口气,举起手中的枪,倒着往后走了几步才转身离开,越走越发现这里不对劲。

    大得吓人的月亮,诡异的安静,死状奇异的人骨,每一个都让人有种在恐怖片里身临其境的感觉。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陈飞看到将军府算是前厅的地方,门前站着两个穿着盔甲的守卫,手持长枪,军姿严整。

    再不远的地方,还有一个小队的士兵,似乎是在进行日常的巡逻,还迈着步子。

    可就是这看似正常的画面,却像是被定格了一样,能动的,除了陈飞,竟然别无他人。

    陈飞举着枪,缓缓接近,这些人都跟之前的人一样,已经变成了一具具的枯骨,当他凑近去看的时候,其中一个士兵空洞的眼中,竟然还爬出了一只通体漆黑的小蜥蜴,把他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陈飞真的不明白,这些人似乎是正在进行日常活动的时候,突然死去的,也许,他们就连已经变成骨头架子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这种场景,陈飞只在某一个科幻片中看过,一大批恐龙正在争先恐后的逃窜,然后突然身后传来一波热浪一样的气体,所有正在逃窜的恐龙就在一瞬间保持原有的动作变成了骨架。

    可现在陈飞看到的,完全不是电影啊,是活人!恐龙的话,是还没进化完全,没有智商,但人是有的,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让这些人突然就死了呢?

    陈飞觉得他浑身的汗毛都一根根的竖起来打颤了,这里简直太诡异了,根本不是人能用脑子去想的,而且,就算想破头也想不出来。

    陈飞又往里面走,他想知道,这偌大的宅子,难道所有人都是这么死的?就没有一个人,哪怕一个动物能正常点?

    走到后面,又是另一幅景象,所有的房间门上都挂着大红色的彩绸,但因为时间长了,已经有点褪色了。

    这将军府眼看规模不小,东西应该都有房,看这个样子,估计得有不下二十间,估计后面还有花园什么的。

    一路上,似乎又不少将军府的仆人在奔忙,手里有拿着各种东西的,都穿着古装,映入陈飞眼中的,东边房间所有大门都开着。

    陈飞壮着胆子往看起来最明亮,也就是月光最足的一个房间走进去,这次看到的,是一个梳妆打扮好的女人,穿着打扮看样子应该不是平常的样子,可能是要去参加什么宴会之类的。

    她身边的地上,还散落着一些花瓶的碎片,身前散散两两的跪着几个佣人,有男有女,那女人的动作很夸张,应该是为了什么事儿再跟下人生气。

    陈飞觉得,他眼前的这些东西就好像是被人用生物构架摆出来的模型一样,却又无比生动。

    陈飞缓缓退出来,进了另一间房,这间房里,只有一个女人,似乎在对着铜镜梳头,变成枯骨的手还放在鬓角上。

    陈飞看到那面落满了灰的铜镜上映出一个摸着鬓角的头骨就觉得毛骨悚然,便迅速的退出了房间。

    退出来之后,陈飞有往西边走,穿过一堵墙,便是一个辕道,再过去,又是几个房间,和那边不一样的是,这边似乎更加热闹了点。

    几乎这边所有的仆人都穿的相对喜庆点,侧边大门还开着,门口还放着一个古旧的大箱子,上面用红色绸带绑成一朵红花系在大箱子上。

    陈飞往里面走了两步,只见这个房间就更热闹了,中间摆着一个硕大的圆桌,一群人围着桌子,但能看出来穿的都相当华丽,其实他也很奇怪,这些人的皮肉都烂没了,怎么衣服还好好的呢?

    桌子上的菜已经腐烂殆尽,桌上的人正觥筹交错,有的还在敬酒,最显眼的是站在正对门的位置,一个穿着红色吉服,上面还贴着一个狮子补服,

    按说在古代,能穿有狮子补服的,应该是二品的武官,看来这就是将军府的主角了?

    不过他穿着吉服,难道是因为将军大婚?陈飞有点恍然大悟,怪不得东边的那几个怨气那么大,合着老公要娶小老婆,所以都不乐意了。

    看到这,陈飞突然有个特别变态的想法,他想去看看,就在他们覆灭的当天,这个宅子的女主人到底在哪里。

    想着,他便去寻,连看了几个房间,都跟之前差不多,绕过一个别院,到了一个算是曲径通幽的地方,只见这里全都是红色的绸子,一条火红色的毯子从院口上一直铺到院子房间门口,房间的门是紧闭的,安静的让人害怕。

    陈飞走过去,下了好几次决心,站在院子里许久,才把门推开。

    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月光把他的影子投在青砖地上,拉的很长,桌上的灰尘起码有两钱厚了,他绕过桌子走到里面,却让心中一震、

    床上的朱红色纱帐似乎是整个画面里唯一没有褪色的东西,只见一个女人,凤冠霞帔的坐在床边,整个人似乎很是娇小,身上的霞帔并列两条,深青色为主,前端剪裁为尖角缝合的相当紧密,后端平直,绣着云纹。

    凤冠缀以珠翠、花钗,用凤鸟装饰,盖头是大红的布帛,可让人惊异的是,她用盖头盖着脸,看不清什么样子,可周身却没有一点灰尘,怀里似乎还抱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看不清样子。

    陈飞虽然害怕,但也好奇,缓缓的往前走了两步,此时,却听见耳边传来一声软糯而空灵的声音:“来啊,过来……”

    诡异安静中突然传来这种声音,陈飞本应该吓尿了才是,可他却并没有,反而有一种想要过去一探究竟的感觉。

    似乎是被那声音指引着,他缓缓走到女尸面前,伸出手,想一探究竟。

    鬼知道陈飞是怎么了,他对这个女人的好奇心已经达到了顶峰,仿佛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一样,更仿佛这里的男主不是那个已经举着杯子变成骷髅的将军,而是他。

    此时陈飞唇角扬起了一个诡谲的微笑,站在女尸身旁,抓出了她顶着的,火红的盖头。

    随着盖头被陈飞扯的慢慢滑落,月光洒满了整个房间,他看清了她的脸。

    她竟然跟那些骷髅不一样,有血有肉,如同活着一般,只是双目紧闭,薄唇上还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

    那个声音还在陈飞耳边不停的响,仿佛在吸收着他年轻的生命,陈飞在不知不觉中被这奇怪的声音蛊惑,竟然弯下了身子,就在他嘴唇要碰上女尸的一瞬间,身子突然僵住了。

    随后,另一个声音便在他的脑中响起,这声音无比熟悉,陈飞在意识被抽离的时候想了许久才想起来,这个声音是……许慕青的!

    他瞬间一惊,原本呆滞的眼神也恢复的神采,此时的他跟眼前的女尸只有寸远,吓得他大叫一声,连滚带爬的出了屋子,直跑出了别院,才敢大口的喘气。

    刚安定下来,只听许慕青说:“你差点就死了。”

    陈飞当然知道,却觉得此时听见许慕青的声音无比的亲切,他惊魂未定的问:“你怎么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那女人是谁。”

    许慕青的声音幽然在陈飞耳边响起,说:“不清楚,但你小心,这里有活人的气息。”

    陈飞此时满脑子都是那些乱码七糟的僵尸片,他又不是道士,万一这女的追出来了怎么办,就问:“那,那她不会变成僵尸什么的吧?”

    许慕青警惕的说:“变成僵尸不会,我没有感受到尸气,这里的一切似乎都不对,好像是一个交织的空间。”

    陈飞完全不知道许慕青在说什么,但他能感觉到,自从上次许慕青被攻击过之后,力量就大大的减弱了,现在连他有危险都已经感受不到了,如果不是刚才有外界的意识强行插入他的意识,那女尸要是真掐他脖子,估计他就真挂了。

    陈飞觉得他还在魂飞魄散中没缓过来,头却不住的往那别院里面看,刚才他整个意识是混沌的,根本就没记住女尸的脸。

    但总觉得他必须要去看看,因为,那张脸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没错,虽然没记住,但如果真的再让他看一眼,他一定能认出来。

    想着,陈飞咬了咬牙,反正现在有许慕青在,他也不是那么害怕了,最主要的是,有她在,不用担心再被女鬼勾魂夺魄。

    陈飞定了定神,缓缓走进别院,房间里依旧没有什么动静,看来许慕青说的都是真的,这女尸应该不会变尸体吧。

    陈飞狠狠咽了口唾沫,再一次走进女尸房内。

    突然,陈飞身子猛地一震,因为他感觉到,背后正有个东西对着他的后脖领子吹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