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险境重逢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桃运魔戒最新章节!

    陈飞本能的想拔腿就跑,可奈何腿软,根本动都动不了,而偏偏在这么急人的时候,许慕青的声音也消失了。

    陈飞站在原地没敢动,只心里默默的骂了一句:卧槽,尼玛一点都不靠谱。

    骂完之后他发现,这股气息还是没有离开他的意思,好像陈飞一动不动,那气息也一动不动似的。

    反正已经到这个节骨眼上,许慕青现在也靠不住,那也只能硬着头皮对付了。

    陈飞从第二次进来就没敢动过,一直站在离门口不远的地方,倒霉的是,站着的这个地方,恰好又门框把月光挡住,不然他还能从影子看看到底是哪路鬼神在他身后吹阴气。

    可奇怪的是,这东西似乎没有伤害他的意思,只是对着他吹气,可是时间一长,陈飞就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你说人家的鬼吹气,吹得都是阴气,阴气要是灌脖子里,那是能冻死人的,小时候一被冻感冒发烧什么的,老人就说是被鬼给喷气了啥的,可是这股气,陈飞怎么觉得是温热的呢?

    难道现在鬼都进化了,有一套模拟人类呼吸带温度系统?卧槽,那还挺搞笑的啊。

    陈飞怎么想怎么不对,随后他断定,站在他身后的,应该是人,刚才许慕青不是也说了,这里有其他活人的气息。

    虽然有时候,人比鬼可怕,但在这样的环境下,他也不可能会灭口吧?

    想着,陈飞在心里默数了三个数,刚数到三的时候,骤然往前迈了一步,猛地回头枪就已经顶在身后人的胸膛上了。

    只见站在陈飞身后的人头发半湿不干的耷拉在胸前,正举着手惊恐的看着他,而他漆黑的枪口,正顶在一个柔软的部位。

    看清楚这人是谁,陈飞又惊又喜的喊了一声:“卧槽,你特么是人是鬼,我没有要丢下你的意思,你可别怪我啊。”

    奥莉薇亚捋了捋胸前的头发,然后淡淡的说:“你不是不让我拍你?所以我就站着等你转身啊。”

    陈飞愣了一下,心说这特么能一样么,得亏他心理素质好,加上见过的怪事儿多,要不今天非被他吓尿裤子。

    等陈飞的一颗小心脏缓过来,他对着奥莉薇亚就是一个熊抱,她是有体温的,感谢她们上帝没有收她,也感谢他们俩还能活着再见。

    陈飞有点激动,也忘了去看女尸,拉着她就说:“我还以为你死了,那个水里有一个长着你的脸的人头水母。”

    奥莉薇亚的脸稍微红了一些说:“人么人头?当时我被直接卷到下面,不知道是触发几关了还是怎么,等我上岸的时候,那个大门已经是开的了,我以为是你开的,就进来找你。”

    陈飞听完,点点头,心里叫苦不迭,西方人活的就是比华夏人容易,一觉醒来大门就开了,还得陈飞历尽万千危险,好不容易才从这里边出来。

    心里感慨完,陈飞总算是想起了他要去看女尸,这里面的一切都这么诡异,只有这个女尸跟别人不一样,说不定所有的秘密都能从这个女尸身上被解释清楚呢。

    随后,陈飞就对奥莉薇亚说:“那个,你先出去等我,我去看看,那个女尸好像怪怪的。”

    对于尸体这种东西,奥莉薇亚可以说是有很畏惧的,能不接近就别凑热闹了,再说万一有什么危险,她在外面也好能帮衬一把。

    虽然再次见面应该是惊喜的时刻,但怎么也得等俩人都安全了,才能坐一起好好抱头痛哭吧。

    才刚见面,两人又立刻陷入了紧张的战备状态。

    有了活人在身边,且不说能不能派上用场,至少心里还是挺踏实的。

    陈飞手里拿着瓦尔特,再一次慢慢走向了女尸,这次他一直绷着神经,他是真的怕那个声音在不知不觉得从哪里窜出来。

    每往前走一步,陈飞的心就跟着颤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包围着他,让他有点不安,既是不安,又有点熟悉。

    这一次,陈飞再看那女尸的时候,觉得那眉眼,一定是在哪见过,诡异中透着阴森。

    看着看着,突然,一个画面闪过陈飞的脑子,让他浑身猛地一震,然后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两步,汗不由分说的就从额头上滴下来,竟然有些阴冷。

    随后,他没管别的,逃也似的从门口退了出来,扶着膝盖大口的喘气。

    奥莉薇亚见到陈飞这样,也皱了皱眉,上前问他:“你怎么了?”

    陈飞边喘气边摇了摇头,话说回来,这女尸一没动,二没怎么,他不应该这样才对,可是就是因为刚才想起的东西,他才觉得无比诡异。

    这女人的脸,他不会看错,就是之前在尼雅绿洲遗址边缘执行任务的时候,出现的白衣女人,那时候她跟陈飞离着一段距离,似乎不怀好意的把他往沙漠的中心引着,想把他置于孤立无援,万劫不复的沙漠流沙中心。

    后来走着走着陈飞被人叫醒,他才发现不对,再去寻找这个女人的时候,她就不见了。

    可是时隔许久,她竟然又出现在了这个诡异的将军府,再一次化作鬼魅迷惑他,让他死。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

    奥莉薇亚拉着陈飞,离开了女人所在的别院,找了一间没人的房间,点燃了桌上的烛台,两人都皱着眉头坐在桌前,开始的时候,谁都没有再说话,沉默了片刻,陈飞才幽然开口道:“算了,咱们还是等天亮了先找到路离开这再说吧。”

    奥莉薇亚苦笑了两声,然后走到窗边,推开一扇窗户,她比陈飞早进来的时间长的多,在西方,只有吸血鬼会昼伏夜出,变成骷髅的士兵是不会在半夜袭击人的。

    她喃喃的说:“我们可能等不到天亮了,这里,根本就不会天亮。”

    陈飞皱了皱眉,随着她的目光看去,心里沉了半分,说:“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不会天亮?我们不是已经出来了么?”

    奥莉薇亚摇摇头,也许是因为跟陈飞接触时间长了,竟然也学会了他睿智沉着的一面,她坐在椅子上说:“我进来的时间要比你长的多,如果能天亮,可能现在已经亮了。”

    陈飞被他这么一说,才反应过来,是啊,从他进来的时间来看,也不短了,按照常理来说,现在已经可以看见天边的鱼肚白了,可是这里依然是黑天。

    陈飞站起来,走到窗边,才愕然发现,天边的月亮的位置,大小,似乎完全没有变化,静静的挂在天边,更像是一个只为照明的用的装饰物。

    陈飞紧紧的皱着眉,难道他们从一个绝境里走出来,又走入了另一个绝境,可这里的一切都无比真实,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反正现在他不可能指望奥莉薇亚这个洋妞来给他分析,他又坐回座位上,这里所有东西都诡异无比,仿佛糟了一个巨大的劫难,除了那个诡异的女尸之外,再没有什么别样的线索。

    奥莉薇亚轻声说:“陈,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我们根本就没出去。”

    陈飞一愣,没出去?可是他们也不瞎啊,明明就是从一个被黑白无常拉开的大门进来的,难道这里是地狱,他们,已经死了?

    应该不会啊,陈飞要是下地狱也就算了,这个洋妞怎么也下来了?难道是入乡随俗了?

    再说了就算是地狱吧,阎王呢?判官呢?小鬼呢?陈飞不觉得这地方是用来搞笑的,既然他存在了,也会有一定存在的作用,或者是用来迷惑人,也或者是用来困住人。

    奥莉薇亚在一遍想了很久,说:“陈,你说,人长着五官,眼睛用来看,鼻子用来闻,耳朵用来听,嘴用来尝味道,但人如果长得不是五官,而是六官呢?多出来的那一个器官会用来干什么呢?”

    陈飞听到他这么一说,吓了一大跳,她这都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难道这孩子也被那个女尸给魇住了?

    想着,陈飞站起来,走到奥莉薇亚面前,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

    看样子应该没烧啊,那怎么还说上胡话了呢。

    奥莉薇亚对陈飞的这个动作很不满意,她觉得他肯定是没有明白她的意思。

    于是打开陈飞的手说:“我没生病,我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有一个不用眼看,鼻闻,耳听,嘴尝的另一个器官,是不是就会感受到这是哪里。”

    奥莉薇亚苦学华夏语,但这已经是她能说出的,最清楚的一种解释了,如果陈飞再听不懂,那她也不知道怎么才能给他解释了。

    陈飞现在就觉得奥莉薇亚有点不对,但她又把之前意思叙述了一遍,他也觉得有那么点意思了,她的意思是不是说,他们之所以会觉得他们已经出来了,是因为,五官的错误诱导,如果关闭五官去感受,也许这里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陈飞恍然大悟的看着奥莉薇亚,她看着他的表情,知道他肯定是明白她的意思了,也欣慰的笑笑。

    要是这么说来,这地方很有可能只是他们的幻觉,这个地方的所有,都是他们眼睛所看到的假象!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